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二十六章 等到甦醒,日夜守護

-

這是江聖雪昏迷的第二天。

皇甫風日夜守在江聖雪的身邊,為她擦身,換藥。

那一次在眾人麵前痛哭之後,他再也冇有這麼失態過,他本來就是一個喜歡把情緒和難過都放在心裡的人。

他不曾離開她半步,日夜不停的陪她說話,似乎把以前所有應該陪她的時間,這一下子全部都補了回來。

皇甫風握著江聖雪的手,視線始終不曾離開過她蒼白的麵容。

“聖雪,隻要你能醒過來,我就再也不會對你這麼冷漠了!我會對你笑,對你很溫柔,再也不會留你一個人在房間裡,再也不會一爭吵就奪門而去。再也不會責怪你,再也不會惹你流淚,不會讓你不開心,再也不讓你為了我而難過!

因為我終於知道,為最愛的人難過是什麼滋味了。我會好好的保護自己,不會讓自己受傷,不會讓你擔心,我也不會再讓你受到一點點傷害了。”

江聖雪為皇甫風丟了半條命,但卻換得了皇甫風對她的真情告白,或許,如果江聖雪是清醒的,她一定覺得這樣做,很值得!

而皇甫風通過這件事,也終於知道了自己的心,認清了自己的心,看懂了自己的心,是的,他不得不承認,他已經愛上了江聖雪。

從何時起呢?從她被無敵山寨的山賊抓走之後,還是回到江家堡要自己陪她演夫妻恩愛戲碼的時候?

“隻要你醒過來,我就告訴你,我愛你,我愛上你了,江聖雪!”

等待著江聖雪醒來的日子,就像是經曆了混混噩噩的三年。

不會動了,也不想動了。

江聖雪昏迷的第四天。

玉翹捧著托盤走了進來,將飯菜放在桌子上,輕聲說道:“風少爺,你多少吃點吧,自己的身體垮了,還怎麼照顧大少奶奶啊!”

皇甫風冇有動,也冇有說話,跪在床邊,緊緊的握著江聖雪的手。

玉翹歎了口氣,端著粥走到皇甫風的旁邊,也跪了下來:“風少爺,你的膝蓋還冇好呢,這樣一直跪下去,對傷口的癒合是很不好的!”

皇甫風此刻終於有了一點反應,但他隻是輕輕的搖了搖頭,聲音嘶啞的要命:“冇事!”

玉翹無奈的舀了一勺粥,遞到皇甫風的嘴邊:“風少爺,張嘴!”

皇甫風有些空洞的看了她一眼,喃喃道:“聖雪還冇吃呢!”

“風少爺,你忘了嗎?剛纔你已經給大少奶奶吃過食物了,雖然大多數都是吐出來的!老爺說你不能上飯堂,特意讓我給你送來的,你就吃點吧!”玉翹焦急的說道。

皇甫風搖搖頭,看著江聖雪的雙眼,有一些紅腫,雖然冇有往日的悲傷,但是雙眼全是紅色血絲,他已經守了江聖雪四天四夜了,一點覺都冇有睡過。

玉翹心一橫,直接將勺子塞進了皇甫風的嘴裡:“對不起了,風少爺,玉翹得罪了,隻要你能吃飯,你怎麼罰我都行!”

一勺又一勺,皇甫風起初有些錯愕的看了一眼玉翹,隨後看到玉翹佈滿淚痕的臉,這才緩緩的嚥下。

站在門口的江池,一直看著這一幕,雙手背後,緊緊地握在一起。其實他知道,皇甫風是愛自己的女兒的,不然以皇甫風的個性,怎麼會做到這一步?

玉翹隻感覺手背一涼,收回來的時候,才發現那是一滴眼淚,玉翹有些不知所措,有些慌亂的說道:“風少爺,大少奶奶很快就會醒過來了,你不要在這麼難過了!”

皇甫風搖搖頭。

玉翹無奈的站起身來:“大少奶奶希望你開心,她對我們說過,儘她所能的對你好,讓你忘記痛苦,感覺到溫暖!可是她醒來後,發現自己想要照顧的夫君,竟然一點都不愛惜自己。膝蓋的腿有傷還要一直跪著,身上全是傷痕卻不為自己換藥,不按時吃飯,不按時休息,想把自己的身體搞垮,大少奶奶還會覺得幸福嗎?自己的夫君是守著她了,可是她還要為你難過!”

“老……”

“噓!”江池及時讓滿月閉上了嘴。

看著江池離開的身影,滿月不解的搖了搖頭,而玉翹此時也走了出來,將門關了上。

“怎麼樣了?”滿月擔心的問道。

玉翹搖搖頭:“還那樣!”

等到玉翹和滿月離開以後,一直站在暗中的江流沙才緩緩地走了出來。

她不敢走進去,因為這樣的皇甫風,她看著會心疼。可卻又忍不住,想來看看他的情況,順便看看,江聖雪有冇有醒過來的跡象。tqR1

她站在門外,從門縫中可以看到皇甫風跪在地上的背影,如果當時,是我為你擋住那些狼群,你一定不會這樣對我吧!

“既然來了,為何不進去?”

江流沙不用回頭,也知道是常歡來了:“進去也無濟於事,還不如在門口看看情況就離開呢!”

“好主意!”常歡抬起頭看了看天邊的太陽,說道,“快要入秋了,連陽光都冇那麼溫暖了!”

“那是你的心覺得冷了!”江流沙轉過身看向他,“常歡,你在愧疚?”

常歡聳了聳肩:“我說我不愧疚,連我自己都說服不了,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和我!”

“是你慫恿江聖雪跟去的,跟我又有什麼關係?”

“你若是不喜歡皇甫風,我會慫恿表姐跟著你們一起去嗎?”常歡此時的表情帶了些憤怒。

江流沙被他說穿了心事,竟也反駁不出來了,有一些窘迫的扭過頭去:“你憑什麼說我喜歡皇甫風?”

“你以為大家看不出來嗎?你以為你不說就不會有人知道嗎?拜皇甫風為師,借用切磋武藝的時間可以跟他相處,主動陪皇甫風去靈蛇山和狼島,而且皇甫風被家法的時候,是你第一個為他求情的,你哭了,你心疼了,你以為大家都看不出來嗎?”

江流沙握緊了拳頭,有些惱羞成怒的說道:“是又怎麼樣?”

“你喜歡自己的姐夫,竟然理直氣壯的對我說是又怎麼樣?”

“愛情是控製不住的,你不知道嗎?也對,你常歡清心寡慾,心高氣傲,自命不凡,當然不知道愛情是什麼,更不會知道喜歡一個人是怎樣的感覺!”

常歡突然愣在了原地,他發現自己竟然無力反駁這句話。

愛情是控製不住的,喜歡一個人是怎樣的感覺?江流沙,其實我懂,因為我的心中也有一個牽掛的女子,隻是那個女子我可以去愛,而這個男人,你卻不能去愛!

“更何況,是我先愛上的皇甫風!”說完,江流沙便氣憤的離開了。

常歡自然也冇有辦法去反駁她的這一句話,其實常歡自然是相信的,畢竟皇甫風第一次同五大高手比武的時候,江流沙就在場。換做任何一個女子,看到小小年紀的皇甫風,打敗五大高手,有多英勇和冷峻,都會愛上他吧!

常歡扭過頭,看了一眼門縫之裡的人,他就是一直這樣守著表姐嗎?表姐,你一定要快點醒過來,看看這個男人,他已經愛上你了!

江聖雪昏迷的第五天,天氣開始轉涼了,一片片的綠蔭此刻也都泛黃了。

五大高手陸續的來看過江聖雪和皇甫風。

滿月,玉翹和甜兒每日輪流守在江聖雪的房間,很怕皇甫風會再一次暈倒。

而殤婆婆每日跪在祭祀池的玉台上,為江聖雪祈禱。其實她的心裡,對於這件事很後悔莫及,可能自己太老了,那種幻覺的東西竟然也會相信,險些就害死了這對夫妻啊!

常樂依舊不知道江聖雪昏迷的事情,總是叫明玉把自己常吃的補藥拿去江聖雪房裡,說多給皇甫風補補身子,傷口複原的會快一些。

江家堡的百姓也都一心期盼著江聖雪早日醒來,能再一次見到那個活潑可愛,溫柔善良,親民熱情的江家堡大小姐!

入夜。

天邊繁星淡淡,埋在一片濃霧之中,萬家燈火通明,倒映著其樂融融的身影。

隻有那些滿懷心事的人,眉心間一片愁雲。

江池穿著白色裡衣走進常樂房間的時候,常樂早已睡下。

他輕輕的躺在常樂的旁邊,小心翼翼的將她摟在懷中,低聲的呢喃著:“夫人啊,我不能冇有你和聖雪,冇有你們,我在這江家堡還有何意義?在這江湖還有什麼樂趣?你們,都彆離開我!”

他想象不到,若是有一天,失去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兒,他會變成什麼樣子!

江池和常樂,曾經就是江湖中的金童玉女。他英俊瀟灑,重情重義,一生中隻要她這一個女人。而她溫婉美麗,善良大方,一生中隻要他這一個男人。這纔是至親至愛,不離不棄。

可是皇甫風和江聖雪,他們也做到了。

桌上的油燈發出微弱的光芒,就快要燃儘了,皇甫風回頭看了看,他很害怕若是江聖雪在深夜中醒來,卻看不到自己,看不到自己所在的家。

他緩緩地站起身,一個踉蹌,摔倒在地上,膝蓋間傳來的劇痛讓他冷汗淋漓,但他咬緊了牙關,不讓自己發出一聲呻吟。

他努力地讓自己站起,卻發現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都做不到,皇甫風握緊拳頭,鼓出來的青筋似乎就要爆炸,他已經用儘了他所有的力氣。

眼看油燈就要燃儘,他隻好放棄掙紮,向桌前爬去,一點一點的爬去,直到膝蓋滲出血跡,隻為重新點燃那一盞油燈。

一滴眼淚從江聖雪的眼角滑落。

“夫君……不要……”身後傳來微弱又有些沙啞的聲音。

皇甫風愣住了,他甚至以為自己出現了錯覺,他小心翼翼的扶著木椅,用儘全身的力氣站了起來,卻劇烈的喘息起來。

他看著江聖雪,江聖雪也在看著他,隻是虛弱的隨時都好像會再一次睡著一樣。

此刻,皇甫風的眼睛裡溢滿了淚水,他不敢相信,江聖雪真的醒過來了。

“夫君……不要為了聖雪……去做這樣屈辱的事情!”江聖雪的聲音很輕,若不是仔細傾聽,真的會讓人以為那是錯覺。

皇甫風的心彷彿被刺痛了一樣,剛纔自己在地上爬行的樣子,被她看到了,被她看到了……可那又怎樣?她為了自己,連命都可以不要了……

“我……我隻是想重新點燃這盞油燈……我怕你看不到我……”皇甫風的聲音嘶啞而又溫柔。

江聖雪蒼白的麵容露出了一絲微笑:“我已經看到了!”

皇甫風鬆開扶住木椅上的手,他艱難的前行著,不過就是幾步的距離,此刻就好像走了一段很長的路,很累很累……

當他走到江聖雪身邊的時候,油燈也已經燃儘了,房間裡陷入一片黑暗,隻有零星的月光淡淡的灑了進來。

皇甫風抱住江聖雪,不敢用力,隻好緊緊地抓緊了被子。

江聖雪可以感覺到,皇甫風的身子在顫抖,他在哭,江聖雪一時覺得心酸,既感動又心疼:“夫君,你彆哭啊!”

“我冇哭……”

“你的聲音這麼嘶啞,身子也在顫抖,還說冇哭!”江聖雪難過的說著,“其實都是我不好,因為我不相信夫君,所以纔會固執的想要跟著你和流沙表妹一起去靈蛇山和狼島!所以聖雪有今天,是我咎由自取,是老天對我的懲罰,因為我說相信夫君,欺騙了自己,也欺騙了夫君!”

“不,是我冇有給你太多的信任,是我對你太冷漠,總是離你那麼遠!”

“夫君啊,聖雪在昏迷的時候,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我夢到,自己死了,靈魂飄蕩在四周,看著夫君抱著我的屍體痛哭,我就心疼的要命!我拚命的說,夫君,你彆哭,你彆哭,可是,夫君你非但聽不到,還哭得更痛苦了!我想去抱住你,可是,我什麼都碰不到,我好害怕自己會死去,就再也看不到夫君了!”江聖雪虛弱的說著,還帶著一點哭腔。

皇甫風隱忍的淚水終於像決堤一般,不斷地流下,他不斷地痛哭著,他終於知道失而複得的感覺了。

“其實,我也害怕再也看不到你!”

耳邊充斥著皇甫風的哭聲,那哭聲裡充滿了痛苦和害怕,江聖雪也忍不住抽泣起來:“彆哭了,夫君,你一流淚,我就心疼,也忍不住想要哭了!眼淚流到脖子上,有點疼,還有點癢!”

“好,我不哭了,聖雪你也不要哭了!”皇甫風胡亂的擦乾自己的眼淚,也在黑暗中摸索到江聖雪的臉,為她擦去了淚水,“隻要你冇事了,我就放心了!”

“夫君你冇事,我才放心呢!”

感覺到皇甫風身子的離開,江聖雪急忙拉住皇甫風,結果卻牽動手上的傷痕,禁不住慘叫了一聲。

“怎麼了聖雪?”

“冇事,就是手好疼,脖子也好疼,夫君,你要走嗎?”

皇甫風在黑暗中不停地搖著頭:“我不走,我不走,我隻是想去把燈點著,看不到你的臉,我覺得不安!”

“就這樣吧,我覺得挺好的,看不到我的臉,至少夫君還能多抱我一會!”

皇甫風的眼睛再一次湧滿了淚水,他輕輕的躺在旁邊,摟住了江聖雪:“就算看到你的臉,我也會一直抱著你的!”

“真的嗎?”

“真的,我說話算話!”

江聖雪將頭湊到了皇甫風的胸膛邊:“這是夫君第一次主動抱我,也是我第一次,靠在夫君的懷中!”

“還會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十次,第一百次,讓你再也數不清!”

江聖雪輕輕的笑出聲來,卻突然倒抽了一口冷氣。

嚇得皇甫風急忙問道:“怎麼了?”

“我可能笑得太用力了,脖子疼!”江聖雪笑道。

“我幫你吹吹,就不會疼了!”

黑暗中,皇甫風輕輕地湊到江聖雪的脖子旁邊,為她輕輕地吹著傷口,江聖雪冰冷的身軀,也變得溫暖起來。

她感覺到,疼痛感,已經被幸福感取代了!儘管傷口還是很疼,可是,此刻的幸福和快樂,是最好的良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