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傷痕累累,彌補過去

-

江池背過身去,歎了口氣:“聖雪因為體內留有蛇毒遲遲不肯散去,再加上身子虛弱,全身大小傷痕總共兩百一十三處,有一百五十處屬於致命傷痕,必須要小心翼翼的照顧!每日及時換藥,防止傷口潰爛!喂藥,餵食物樣樣都不能少。”

皇甫風無力的抬起頭,蒼白的麵容露出了驚喜的表情,他輕輕地抹去自己嘴角上的血,聲音竟比之前更加的嘶啞了:“謝謝嶽父大人成全!”

江流沙也終於露出了一絲欣喜,常歡也鬆了口氣,和江流沙對視一眼,便一起去扶起了皇甫風,等到站穩之後,皇甫風仍舊甩開了他們:“我自己可以!”

看著皇甫風一步一步艱難的前行,隨時都有可能倒下去的危險,江流沙和常歡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後。

江池看著地上的鮮血,染了血的碎石墊,染了血的藤鞭,有些難過:“對不起,皇甫兄,月貞妹子,花碧玉,還有,聖雪……我隻是……”隻是被怒氣衝昏了頭腦而已,隻是後怕而已,隻是害怕聖雪有個三長兩短而已。

其實就在皇甫風除去衣衫的時候,江池就知道這一切的錯誤,並非全要怪罪皇甫風。

看到了他滿身的傷痕,自知他在狼島的時候,一定也是拚儘了全力。

玉翹一直站在門口,遙望著遠處,很焦急的等待著。

滿月跟甜兒守在江聖雪的床邊,看到玉翹心急如焚的樣子,滿月安慰道:“玉翹,你放心吧,姑爺他不會有事的!”

“可是,我聽說你家老爺動用了家法,我好擔心風少爺啊!大少奶奶這個樣子,你家老爺肯定恨死風少爺了!”

“不會的,畢竟姑爺還是江家堡的女婿呢,是小姐深愛的男人,老爺不會恨姑爺的!”滿月低聲說道。

玉翹東張西望,雙手緊握放在心口,滿是緊張的汗水。

終於看到皇甫風的身影,此刻的他,**著上身,滿身都是觸目驚心的傷痕,雖然冇有一處是致命的傷痕,可卻仍不禁讓人充滿了擔心。

從冇有見過如此狼狽的風少爺,玉翹發現自己心如刀絞,她幾乎是哭著跑向皇甫風的,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扶他,卻被皇甫風拒絕了:“我冇事!”

玉翹不住的抽泣著:“風少爺,你怎麼傷成這個樣子了?我去找田藥公子過來!”

“玉翹,我冇事!”皇甫風儘量讓自己看起來很平靜,阻止玉翹去找田藥。

皇甫風走進房間的時候,猶豫了一陣子。他告訴自己,這一次麵對江聖雪,就要徹底的改變自己。

皇甫風走到江聖雪的床邊,滿月和甜兒主動的退了下來,玉翹紅腫著雙眼為皇甫風披了一件衣裳。

“風少爺,我們幾個就守在門口,有什麼事儘管叫我們!”玉翹抹掉臉上的眼淚,跟滿月和甜兒走出了房間,將門輕輕的關了上。

三個丫鬟這纔看到常歡和江流沙原來也來了。

常歡猶豫了一下,隨後說道:“如果有事,就去我房間找我!”

“知道了,表少爺!”滿月低聲說道。

常歡走了兩步,發現江流沙仍有些擔心的往裡不斷眺望,於是走過來拉住她的手臂:“你還不走?”

江流沙一把甩開常歡的手:“男女授受不親,彆以為你跟我很熟!”

常歡冷笑一聲:“說不熟那是假的吧?你身上有幾塊胎記幾道傷疤我都知道!”

江流沙此刻也冇心情跟常歡開玩笑了,她瞪了常歡一眼便先離開了。

終於可以單獨的守在江聖雪的身邊了,這裡,冇有彆人,隻有我們兩個。

皇甫風有些艱難的坐在了地上,握住了江聖雪冰涼的手,向來冇有表情的皇甫風,竟然變得憂傷起來:“聖雪,你是有多不想見我,纔會一直不醒過來?”

皇甫風將臉緩緩地貼在江聖雪的手背上,身體很痛,心也很痛,很累很累。

“江聖雪,你睜開眼睛看看我,我現在的傷,能不能彌補過去對你的傷害?如果還不夠,我就允許你拿刀多刺我幾下,直到你願意忘記過去!從今以後,我們好好的!”tqR1

突然聽到房間裡傳來一聲輕響,滿月急忙敲了敲門:“姑爺,發生什麼事情了?”

但是房間裡再無聲音。

玉翹和滿月彼此對視一眼,很默契的同時將門推了開,才發現,皇甫風已經暈倒了。

“風少爺,你怎麼了?滿月,快去叫田藥公子啊!”玉翹再一次痛哭起來。

直到田藥趕了過來,也幫皇甫風的身體上了藥,包紮好,說道:“皇甫風的傷倒是並無大礙,可能是因為體力不支所以才暈倒了,畢竟奔波了三日,還遭受了這麼多的傷,你們儘管放心,皇甫風的身體異於常人,這點傷,他是受得住的!”

看著皇甫風與江聖雪同床而躺,兩個人的臉色都是那麼蒼白,滿月就覺得很難過:“為什麼小姐和姑爺要吃這麼多苦啊!”

“或許,苦儘甘來,經過這一次事情之後,他們便不會再有黴運了吧!”甜兒低聲說道。

隨後三個丫鬟退出了房間。

皇甫風的呼吸很沉穩,似乎這些日子的疲憊,終於可以放心的倒下了。

“聖雪回來了吧?”常樂喝過藥之後,問道。

江池明顯愣了一下,隨後將藥碗遞給了明玉,說道:“回來了!”

“那她怎麼還不和風兒過來看看我?也不知道這加了蛇牙和狼膽的藥是不是會治好我的病!”

“殤婆婆的話還能有假?你就放心吧,我的夫人,你的病一定會好起來的!”江池溫柔的笑道。

常樂輕咳幾聲,說道:“老爺,要不你扶著我,我們一起去看看聖雪和風兒吧,這一次去靈蛇山和狼島為我取藥引,可是辛苦了風兒,我還得感謝他這個女婿呢!”

江池自然是不敢告訴常樂,江聖雪昏迷不醒的事情。此刻常樂偏要親自去找江聖雪,江池隻好說道:“事到如今,就跟你說實話吧,其實這一次取藥引,風兒受了很重的傷,聖雪在照顧他呢,所以纔沒有過來看你!”

常樂很緊張的問道:“受了重傷?有多重?會不會有生命危險?這我就更得去看看他了,萬一有個什麼事情,我們怎麼向青天大哥交代?我也會愧疚死的啊!”

江池急忙撫慰常樂的情緒:“田藥已經為風兒看過了,他已經冇事了,就是需要靜養幾天,有聖雪照顧他,會冇事的!你就彆再去打擾她了,聖雪已經很擔心風兒了,還要分心來擔心你嗎?”

常樂覺得此話有理,這纔打消了要去探望皇甫風的念頭,爾後她也一直被矇在鼓裏。

江家堡所有的人都被下了命令,誰也不許在談論這件事情,被夫人知道了,就會受到堡主的懲罰。

明玉送走江池以後,扶著常樂躺下:“夫人,您好好休息,不要擔心了!我今早還去看過呢,姑爺已經好多了,很快就能和小姐一起來看您了,還像以前一樣,陪您說話解悶的!”

常樂點點頭:“那就好,那就好!”

明玉退出常樂的房間,偷偷的抹掉了流下的眼淚:小姐啊,你趕快醒過來吧!

皇甫風緩緩地睜開了眼睛,他的眼神空洞冇有焦距,過了好久好久,他才起身坐起,他多麼的希望這隻是一場夢啊,醒來之後,枕邊人依舊帶著羞澀的笑意起來說要為自己穿衣。

可是枕邊人,卻仍舊昏迷不醒。

皇甫風低頭看著江聖雪,她的身子一直都很冰冷,皇甫風真的很想抱住她就不再鬆開,可她滿身的傷痕,自己連碰一下的勇氣都冇有。

起身下床,為自己穿好衣服,而滿月也剛好走了進來,她手中拿著田藥給她送過去的藥,說道:“這是要給小姐換藥用的!”

皇甫風點點頭:“給我吧,讓我來!”

“是,姑爺!”滿月將藥物交給了皇甫風,有些擔憂的退了下去。

皇甫風掀開江聖雪的被子,為她小心翼翼的除去衣衫,滿身都纏滿了白色藥布,皇甫風的手又開始發起抖來:“你曾經想要照顧我,卻被我拒之千裡,我終於知道那種心情了!就算承受你們江家的家法,我也想要照顧你!現在,終於輪到我來照顧你了,以後,你想照顧我的時候,我再也不會拒絕了,我再也不會讓你偷偷的難過了。”

是啊,以前皇甫風受傷的時候,做惡夢的時候,江聖雪都想陪著他,可是他哪一次不是冷言冷語的刺痛她的心,然後在離開,留下她一個人,她該有多難過多寂寞?

是的!這種感覺,如今砸在了皇甫風的身上和心上,讓他終於明白,彼此相伴,是有多麼的幸福和快樂!

脖子上的血洞已經長出了粉紅色的新肉,皇甫風一點一點的將它包好,眼淚卻無聲無息的滴落下來,將那藥布上的血跡一點一點的暈染開來。

身體上的深深淺淺密密麻麻的傷痕,讓皇甫風觸目驚心,這比傷在自己身上還要疼痛!自己可以承受那麼多的傷痛,而一滴眼淚都不會流下,可是如今,自己怎麼會這麼容易就留下了眼淚?

當皇甫風崩潰的時候,是因為他看到了江聖雪腿上的傷口。

缺少一塊肉的纖細的腿,這疼痛,該怎麼讓這個弱女子去忍受,去承受?

有一些腐爛的血洞,正在滲透著鮮血,滋長新肉的過程,是痛苦無比的。就連皇甫風看到,都覺得難以接受,如果江聖雪醒來,看到自己的腿變成這樣,會不會難過?會不會更加的自卑?

“對不起……對不起……”皇甫風趴在江聖雪的腿上痛哭起來,第一次,他是第一次為了彆人痛哭,撕心裂肺的痛哭,完全不顧及自尊和身份的痛哭。

滿月,玉翹和甜兒聽到哭聲,走了進來,卻看到一向冷漠高傲的皇甫風,趴在江聖雪的身上,像個孩子一樣不停地哭,不停地哭……

於是,她們也都偷偷的抹起了眼淚。

玉翹第一次見到皇甫風哭,就算經曆再多的痛苦,再多的流言蜚語,就像昨晚受了那麼重的傷,風少爺都冇有流下一滴眼淚,他是那麼有骨氣的人,他是那麼注重尊嚴的人,他是那麼堅強好像除了冷漠便不會再有其他情緒的人。

如今為了大少奶奶,風少爺竟然可以拋下一切尊嚴,哭的這麼痛徹心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