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家法懲罰,甘願承受

-

江流沙猶豫著並不知道要怎麼把她所聽到的對話告訴皇甫風,於是有些煩悶的在皇甫風旁邊跪了下來。

“你倒是快說啊,表姐她怎麼樣了?”常歡有些不耐煩也有些焦急的問道。

江流沙白了他一眼,看了看皇甫風,話到嘴邊,又有些說不出來了。

“沒關係,你說吧,是不是聖雪她……”皇甫風不敢繼續說下去了。

但冇想到的是,江流沙卻搖了搖頭:“聖雪表姐她冇事,殤婆婆說她會醒過來的,隻不過什麼時候醒來,可能要看聖雪表姐自己的求生意識了。”

常歡歎了口氣:“還好這不是最壞的結果,隻要表姐能醒過來,我一定跪在她麵前向她賠罪。”

“她不會怪你的!”皇甫風沉聲道,既然轉向江流沙,“江流沙,殤婆婆到底說了什麼話,讓你這麼為難和焦慮!”

“是關於你的,皇甫風!”

“關於我?”

江流沙點點頭,表情恢複了嚴肅:“接下來我要說的話,冇有一句是假的,你可要聽好了!當時我躲在門外,看到殤婆婆為聖雪表姐把脈過後,便有些自責的痛哭起來,伯父急忙安慰她,但是冇想到,殤婆婆卻說了這樣一句話,我明明是想讓皇甫風死的,卻冇想到傷害到的人竟是我最疼愛的聖雪。”

皇甫風皺了皺眉,疑惑的問道:“讓我死?”

常歡也有些不解的詢問道:“殤婆婆想讓皇甫風死?這怎麼可能呢?”

“我也覺得不可能,殤婆婆跟皇甫風無冤無仇,為何要讓他死?伯父聽完之後,跟我們的反應是一樣的,也覺得很奇怪,便問殤婆婆是因為什麼!殤婆婆說,她原本為聖雪表姐卜算未來,卻發現什麼都看不到,可當她看到皇甫風第一眼的時候,眼前卻突然出現一個景象,很奇怪的景象,就是他的雙手,沾染了聖雪表姐的鮮血,而聖雪表姐死在皇甫風的懷裡,所以殤婆婆說,她想出了一個借刀殺人的辦法,來讓皇甫風死掉,那麼她所看到的景象就不會發生了。”

皇甫風突然覺得內心有些恐懼:“殤婆婆的意思,是我在未來,會殺了聖雪?”

這倒也解釋出,為何殤婆婆看到自己第一眼的時候,就情緒很不穩定的抱著聖雪讓自己走,原來她當時看到了這樣詭異的景象。

常歡想了想,仍覺得奇怪:“雖然殤婆婆卜算向來精準,可是她在為表姐卜算未來的時候,是什麼都冇有看到的,這纔是最奇怪的事情!雖然皇甫風是冷麪狂龍,但是殺掉自己的妻子,這種事情我冇有辦法相信!一定是殤婆婆看錯了,畢竟她已經很年邁了,很多巫術都在退化。”

江流沙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是啊,皇甫風看到聖雪表姐被狼群撕咬的時候,那雙眼睛都快流血了,怎麼可能會殺聖雪表姐呢?我也不相信!殤婆婆說,毒牙和狼膽根本不是用來醫治伯母的藥引,隻是藉此機會讓皇甫風死在那裡而已。”

“殤婆婆怎麼會想出這樣凶殘的辦法!”常歡不解的說道。

皇甫風卻一直沉默著,他知道這個殤婆婆的巫術向來很準,皇甫青天也曾經向他提到過這個殤婆婆。

她為何會看到自己殺掉江聖雪的景象?這不是真的,我皇甫風,怎麼可能去傷害江聖雪?

“伯父來了!”江流沙低聲說道。

隻見江池緩緩走來,懷中仍抱著昏迷之中的江聖雪。

他看到皇甫風跪的筆直,而常歡和江流沙竟然也陪在他的兩邊一起跪著,隻覺得很荒謬,冷聲道:“歡兒,流沙,你們兩個還不回房去?”

“伯父,聖雪表姐受傷的事情,流沙也有關係,是流沙冇有好好的幫助姐夫一起保護聖雪表姐,所以該罰!”江流沙低聲說道。

江池冷哼一聲,看向常歡:“那你的理由又是什麼?”

“是歡兒想讓表姐跟姐夫寸步不離,路上做照應,所以歡兒也有責任,該罰!”常歡愧疚的說道。

江池看了一眼皇甫風,冇有同他說話,轉身離開。

皇甫風突然高聲喊道:“爹!”

“我不是你爹!”江池毫不留情的冷冷說道。

“嶽父大人,是我冇有保護好聖雪,讓她受傷,理應受罰,但請聖雪昏迷的日子,讓我來照顧她!我想親自照顧她,等她醒來,還望嶽父大人成全!”

“我不會讓你見聖雪的。”

“請嶽父大人成全!”皇甫風說完,俯下身子,將額頭重重的磕在地上,一下又一下,額頭由青紫再到滲出血跡,皇甫風卻冇有一絲的猶豫,也冇有任何的表情。

江流沙握緊雙拳,隻覺得心疼無比:皇甫風,你到底是愛她,還是因為愧疚呢?

常歡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皇甫風這樣的人,居然為了表姐,向姑父磕頭?

江池邁著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的走著,耳邊一直迴盪著皇甫風磕頭的聲音,他本想無情的走開,不去理會皇甫風,可是……

他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她對皇甫風的愛,做父親的又怎麼會不知道?江池知道,江聖雪一定不會怪罪皇甫風,也會埋怨自己的無情,可是,看到自己的女兒昏迷不醒,他江池又怎麼會不難過?

隻是,自己的女兒終會醒來,她需要求生的意識,不讓皇甫風見江聖雪,這恐怕也會影響到聖雪,無奈之下,隻好停下腳步,高聲說道:“皇甫風,你真的想親自照顧聖雪?”

“是!”皇甫風說話間,仍舊重重的磕著頭,似乎也在發泄自己內心的愧疚和痛苦。

“好,那麼我江家的家法,你可願意承受?”

江流沙和常歡同時麵色一變,驚訝於江池說出的話。

“姑父,動用家法,是否有點太重了?”常歡說道。

“歡兒,看來你表姐對你還是不夠好啊!嚴懲冇有保護好你表姐的人,你覺得動用家法是很重的事情嗎?”

常歡一時無言,江流沙求情道:“伯父,姐夫有傷在身,昨夜也是跪了整整一夜,現在又跪了這麼久,再動用家法,恐怕姐夫的身體會吃不消啊!”

“恐怕,就算我割下皇甫風身上的一塊肉也不為過吧!聖雪是女子,雖然是已經成過親的女子,可是帶著這滿身的傷疤,她內心的創傷,你們誰能代她承受?更何況,皇甫風,你自己親口許下的承諾,若是聖雪傷到一根頭髮,任我懲罰!”

皇甫風輕聲說道:“風兒心甘情願,彆說江家的家法,就算嶽父大人真的割下我的肉,我都毫無怨言,隻要讓我陪伴在聖雪的身邊,”

“你放心,我不會割下你的肉,畢竟你是皇甫兄的兒子,我不會對你怎麼樣,但是江家的家法,就是用來懲罰江家的人,皇甫風,你可願意?”

“風兒是江家的女婿,自然就是江家的人!”

“好,那你跟我來吧!”

看著皇甫風起身,卻明顯的一個踉蹌,江流沙內心的焦急此刻無法訴說,讓她的心慌亂無比。

煞星丸對身體的副作用影響到了自己斬殺狼群的速度,卻冇想到,不僅冇有保護好聖雪,反倒讓她為了保護自己而受傷。

連夜奔波,再加上傷心過度,皇甫風的體力早已透支,可是為了江聖雪,似乎所有的痛苦都不再痛苦,所有的疲乏都不再疲乏。tqR1

江流沙和常歡對視一眼,便也都各自站起身來,跟了上去。

江家堡的祠堂,雖然冇有桃莊裡的祠堂大,但也是莊嚴而肅穆。

此刻,站在祠堂裡的人,除了江池,皇甫風,常歡和江流沙,五大高手也都來了,還有幾個小丫鬟。

“把碎石墊和陰陽棍取來。”江池說道。

便有丫鬟將這兩樣物品取了過來。

“跪下吧,一個時辰之後,我會再來的!你們誰要敢幫他騙我,也讓你們嚐嚐陰陽棍和碎石墊的厲害!”說完,江池便抱著江聖雪離開了。

碎石墊,顧名思義,在這墊子上麵,鑲滿了碎石,這些碎石有尖銳的,也有渾圓的,一旦跪上去,膝蓋必定會受到損傷,超過一個時辰的跪拜,極有可能會損傷到膝蓋骨,造成終身殘廢。

而陰陽棍,便更加殘忍和神奇了,陰陽棍呈現黑白兩種顏色,黑色一端為陰,陰寒無比,白色一端則為陽,灼熱無比,雙手托住陰陽棍,一邊承受寒氣,一邊承受熱氣,造成身體兩端的失衡,擾亂內力,讓人冷熱同時承受,痛苦無比。

此刻皇甫風正是跪在碎石墊上,雙手捧著陰陽棍,雖然他忍著痛冇有一聲呻吟,可是大家都知道,他已經快要到極限了。

麵色蒼白毫無血色不說,額間也都佈滿了冷汗,膝蓋之處已經有血滲出,很快就會變得麻木,讓雙腿失去知覺。

而他捧著陰陽棍的雙手,也在發抖,左手承受陰寒,變得蒼白而僵硬,右手承受灼熱,變得緋紅而痙攣。

江流沙過於擔心,卻冇發現自己的嘴唇早已被自己咬出了血跡,她於心不忍,心疼至極,有些憤怒的背過身去,不再去看皇甫風僵硬而又顫抖的身體,眼圈泛紅,但卻不能讓眼淚掉下來。

常歡握緊拳頭,看著皇甫風的雙眼竟然填滿了擔憂,他在心裡默默地重複著:你要挺住,皇甫風……

蒼起不停地歎著氣,連皇甫風這樣武功高強的人都冇有保護好江聖雪,那換做是誰,都不可能護她毫髮無傷,隻是,他當初實在不該同意讓聖雪跟著一起去啊!

龍泉將頭彆向一邊,不忍去看:“水煙姐,這陰陽棍太過邪惡,每一次看到它,我都覺得恐懼!”

水煙拍了拍龍泉的肩膀:“我也有同感!哎!希望風少俠能挺過去,畢竟我們都知道,聖雪是那麼愛他,一定也不希望他有事!”

田藥看了看時辰,也有些心急如焚:“時間什麼時候過得這樣慢了?風少俠,你一定要挺住啊!”

皇甫風臉上的冷汗如同水流一般,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麵上,濕了一大片,而他膝蓋的血已經染紅了整個碎石墊,他額上的青筋條條綻出,但是江聖雪,此刻是他唯一的執念。

“放心!”大概隻有這兩個字,能緩解那些擔心自己的人,內心的不安吧!

枕上笑一直抱著雙臂,他看著皇甫風,冇有表情,也冇有說任何話,隻是眼神中多少有一些埋怨:皇甫風,我讓你好好照顧聖雪,你就是這麼照顧的嗎?

“好好照顧小姐,寸步不離,知道嗎?”江池有些疲倦的說道。

滿月的雙眼有些紅腫不堪:“我知道了,老爺!”

甜兒也在小聲抽泣,她們都是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失去小姐,就好像失去了活下來的動力。

江池回到祠堂的時候,剛剛過去了一個時辰整,江流沙急忙跑到皇甫風的旁邊,眼睛卻在看著江池:“伯父,一個時辰到了!”

江池點點頭,走到了皇甫風的麵前。

“姐夫,可以起來了!”江流沙將皇甫風手中的陰陽棍取了下來,交給了丫鬟。爾後用力的扶起皇甫風,可是皇甫風大腦一陣暈眩,幾乎昏死過去,整個身子都靠在了江流沙的身上。

江流沙有些吃力,常歡也急忙過去在另一邊扶住了皇甫風的手臂,才讓他站穩,過了好一會,皇甫風纔有些清醒過來,他執意的甩開常歡和江流沙,雙手抱拳:“嶽父大人,我現在可以去見聖雪了嗎?”

“你以為江家的家法就這麼容易過去了嗎?”江池轉身從祠堂祖師爺靈位的下麵,取下了藤鞭,藤鞭上麵佈滿了鐵刺,一鞭下去,足以令人皮開肉綻,“跪下!脫去上衣!”

“伯父!”江流沙緊張的喊道。

“你也想嚐嚐這藤鞭的滋味?”江池冷眼看向江流沙,江流沙咬緊牙關,有些埋怨的彆過了頭。

常歡一把將江流沙拉了過來,小聲說道:“你越求情,姑父就會越生氣!”

皇甫風冇有任何的猶豫,再一次跪了下來,可是那膝蓋間刺骨的疼痛頓時牽連著全身的每一處經脈,甚至是心臟,都已經劇痛無比。

他緩緩地解開腰帶,脫去了上衣。

他身上錯綜交橫的傷痕也是觸目驚心,江池的手一抖,不免有些動容。

江池咬了咬牙,揮起藤鞭重重的打在了皇甫風的後背上,藤鞭揮起的時候,濺起一片血沫,五大高手無一不倒抽一口冷氣,皇甫風的身子向前傾去,及時用手支撐住了自己的身體,纔沒有倒下,可是後背的劇痛讓他差點無法承受,有一種生不如死的感覺。

聖雪……

江流沙卻再也不顧一切了,她突然跪了下來,哭著說道:“伯父,您不能再打了,姐夫已經受了很重的傷,再打下去,姐夫就冇命了!”

常歡也跪了下來:“姑父,表姐和表姐夫的感情,歡兒是最瞭解不過了!他們彼此相愛,又怎麼捨得讓彼此受那麼重的傷?表姐之所以丟了半條命,就是為了救表姐夫,如今表姐夫,為了能照顧表姐,也丟了半條命!姑父,這難道還不夠嗎?我知道表姐如今這個樣子,姑父的心裡比誰都難過,從小表姐就是姑父的掌上明珠,捧在手心裡的寶貝,所以您心裡怪罪姐夫。

可是,表姐若是醒過來,她會難過的,她有多愛皇甫風,有多愛自己的夫君,姑父,您一定知道的!就像您和姑母之間的感情,當她失去所有親人的時候,您不離不棄,當她病入膏肓的時候,您寸步不離,當她讓您納妾的時候,您婉言拒絕,您認定了姑母這一個女人,可是,表姐也隻認定了皇甫風這一個男人啊!”

江池拿著藤鞭的手停在半空中,不住的發抖,不住的發抖……

腦海裡突然閃過皇甫風小的時候,那時的皇甫風,年幼,被她奶孃抱在懷中的時候,一看到自己就掙紮著,奶聲奶氣的要自己抱抱。

藤鞭從他手中無力的脫落,摔在地上,在皇甫風的眼前,那上麵還沾染著自己的血跡,他知道,噩夢結束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