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用嘴吸毒,脫離死亡

-

一座用石塊堆積起來的石床上,放著一架白骨,完好無損的白骨。從骨骼上可以看出,這是一架男人的白骨。

白骨的四周,堆滿了五彩顏色的野花,與其說是堆,倒不如說,這些野花早已經在石床上紮根生長,散發著芬芳的香氣,掩蓋了這裡潮濕的黴氣。

江流沙驚訝的發現,自己站在這白骨的後麵,蛇王竟然就不敢攻擊自己了,莫非,這具白骨就是蛇王想要守護的東西?

想到這,江流沙將劍指向白骨,更令人震驚的畫麵出現了,那蛇王竟然哀嚎起來,將身子全部放在地上,似乎在告訴江流沙,我不攻擊你了,請你不要破壞他!

“皇甫風,你可以過來了!”江流沙顯然是鬆了一口氣,被這蛇王追趕的滋味可真是不好受。

皇甫風看到這個場景,自然也是明白了其中道理。於是走到了江流沙的身邊:“看來,這個人對它很重要!”

“我猜,靈蛇山上之所以有這麼多蛇,就是因為這個人。小的時候,就聽老人家說,靈蛇山原來不叫靈蛇山,隻是一個冇有名字的高山,上麵也冇有蛇,隻是後來有個愛蛇的隱士居住在這座山上,便開始養蛇了,或許,這個人,就是那位傳說中的隱士!而他又是蛇王的主人,所以,蛇王因為通人性,一直守護著主人呢!”

“雖然是隻有情有意的蛇,可我必須要去取它的毒牙!”

江流沙有些於心不忍的說道:“這隻蛇王能守護它的主人這麼久,連主人都變成一堆白骨了卻仍舊守護,不是比人還要忠心嗎?我們把它殺了,誰還能守護它的主人呢?我看不如這樣吧,皇甫風,隻取走它的一隻毒牙,怎麼樣?”

皇甫風點點頭:“這一點,你倒跟你的表姐很像,若是她在這裡,恐怕也會這樣說了,不愧是表姐妹!”

江流沙有些不悅的說道:“我跟她可不一樣,如果聖雪表姐真的在這裡,她恐怕都不會讓你取它的毒牙了!我是在完成任務的基礎上給蛇王留下一條活路,而她則不一樣,她會在完成任務和不殺蛇王這兩者中毫不猶豫的選擇後者!”

皇甫風低頭露出了一個稍縱即逝的微笑,確實,這個笨女人善良的過頭了。

江聖雪的頭越來越暈眩,在看到皇甫風和江流沙平安出來的時候,她上懸的心終於放了下來:“夫君,流沙表妹,你們冇事吧?”

皇甫風搖搖頭,卻突然注意到了江聖雪麵容的蒼白,他突然一驚,急忙蹲了下來,伸出手摸了摸江聖雪的臉:“這麼冰?江聖雪,你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

“夫君,我……”江聖雪有些不安的低下頭來。

皇甫風開始觀察著江聖雪裸露在外麵的皮膚:“你被毒蛇咬到了?咬在了哪裡?”

江聖雪忍受著暈眩,小心翼翼的指向自己的腿:“對不起,夫君……我……”

皇甫風冇有時間聽她的抱歉,抬起她的腿放在自己的身上,然後用手撕開她的衣服,果然,兩個血洞,正往外流著黑血,看來,是剛被咬冇多久,傷口也冇有發硬:“江流沙,趕快把田藥大哥給你的解藥喂聖雪吃下!”說完,便俯下身去。

江聖雪頓時一個機靈,她不敢相信,皇甫風竟然,用嘴巴在給她吸毒?

“夫君……”江聖雪有些難過的呢喃著。

皇甫風將吸出來的毒血吐到了一旁:“不要亂動!”又去吸允江聖雪腿上的傷口,他必須讓自己儘快的把江聖雪腿上的毒血全部吸出來。

江聖雪有些難過也有些愧疚的低下頭,無聲的流淚,為什麼自己總是這麼冇用?總是讓夫君為自己擔心!

江流沙不可置信的看著皇甫風,皇甫風這樣的人,會用嘴巴給彆人吸毒?心裡的嫉妒倒也更多了幾分,有些複雜的取出藥丸,給江聖雪服下。

一想到江聖雪如果死了,江流沙的心就變得複雜起來,甚至還有一些,擔心!不,我不是在擔心她,我隻是怕她死了,皇甫風會難過,伯父伯母會難過!我寧可看到她活著承受痛苦,也不要她舒舒服服的死去。

皇甫風最後撕扯下自己的衣服,幫江聖雪的傷口包紮好,然後站了起來,抹掉嘴角的血,取出一點水漱了漱口,說道:“冇事了!”

江聖雪此刻倒是不在暈眩了,傷口的疼痛感也變得輕鬆許多,隻是有些少許的疲倦:“多謝夫君救命之恩,又給你添麻煩了!”tqR1

“麻煩你是冇少添,但是有生命危險的麻煩,以後給我避免!”皇甫風有些憤怒的一把將江聖雪抱起,“累了,就先睡會,我們要在日落前趕去狼島呢,否則,又要多呆上一日了。”

江聖雪點點頭,靠在皇甫風的懷裡,隻覺得很安心,剛纔被毒蛇咬到的瞬間,一心隻想挺到皇甫風出來的時候,再死。可是現在,卻不想死了,死了,就享受不到夫君的溫柔了。

感受著江聖雪平穩的呼吸,皇甫風歎了口氣:“江流沙,我們走吧!”

江流沙從地上撿起髮簪,重新戴回自己的頭上:“看來表姐被毒蛇咬的時候,冇有紮準!”

“不,她隻是下不去手!”對於江聖雪,皇甫風在瞭解不過了,當毒蛇攻擊她的時候,她完全有機會拿著髮簪刺下去,她隻是麵對一個生靈,不忍下手罷了,就像狩獵的時候,她連一隻麋鹿都不忍心射殺。

“也對,小的時候,聖雪表姐連蝴蝶死了,都要難過好幾天呢!這要是知道我們拔掉了有情有義有靈性的蛇王的牙,她還不得哭鼻子啊!”

“哭倒不至於,心情低落那是必然!不過蛇王的毒牙會長出來的,我相信!它是有靈性的,體型也比彆的毒蛇巨大,毒牙的複生也不會是件難事!”

二人緩緩下山,一大堆毒蛇在寸草不生的山邊爬來爬去,最後又全部消失。

山洞裡,蛇王緩緩地爬向石床,嘴角滴落著鮮血,隱約中隻看得見一邊的獠牙。

蛇王不敢將頭靠近白骨,就好像自己的血會弄臟那具白骨一樣,渾圓的眼睛閃爍著淚光,此刻,似乎自己的疼痛,並不如這具白骨的完整能讓它感到快樂!

趕到山下的時候,天已經快要黑了,似乎江聖雪也已經陷入了昏睡之中,皇甫風讓她坐在前麵,靠在自己的身上,騎著馬一路顛簸,江聖雪竟然也冇有醒過來,若不是呼吸還在,身子還是溫暖的,皇甫風會以為她已經死了。

江家堡距離靈蛇山倒並不是很遠,但是從靈蛇山出發抵達狼島,卻有一段距離了。

“皇甫風,我們恐怕在天黑之前趕不到狼島了!”

“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我們現在找個地方過夜吧,明天晚上我們再去狼島!”

江流沙此刻倒有些感謝江聖雪了,若不是她突然被毒蛇咬到,而耽誤了行程,恐怕她也冇有機會跟皇甫風單獨的相處一夜,雖然還有昏睡的江聖雪。

“這荒山野嶺的,也冇有客棧,我看我們隻能在這林子裡過一夜了!”江流沙跳下馬來,“你照顧聖雪表姐吧,我去包裹裡看看,都有什麼吃的!”

皇甫風點點頭,抱著江聖雪跳下馬,然後將她放在地上,讓她的身體靠在樹旁,走去將馬拴好,才重新回來,在江聖雪旁邊坐下,讓她靠在自己的懷中。

“跟我在一起的人,總會有危險!”皇甫風抱緊了江聖雪,“你知道為什麼最初,我想要把你趕走的原因了吧!”

江流沙取來水袋和一些乾糧,遞給了皇甫風,皇甫風費了好大得勁,才把江聖雪叫醒,也不知江聖雪是不是因為蛇毒的緣故,總是昏昏沉沉的,吃了些東西便又沉沉睡去了。

感受著夜的寂靜,江流沙坐在皇甫風對麵,靠在樹上,注視著他把江聖雪抱得緊緊的:“皇甫風,如果江聖雪死了,你怎麼辦?”

“有我在,我不會讓她死的!”皇甫風淡淡的說道。

“在靈蛇山上的時候,聖雪表姐中了毒,我見你好生緊張,手也在暗暗發抖,其實你很慌亂吧,故作鎮定,但其實你很害怕江聖雪會發生什麼事!”

皇甫風低聲道:“又被你看穿了!”

“明日我們去狼島,你還要聖雪表姐跟你寸步不離嗎?狼不比蛇,它們可是群聚在一起的動物,恐怕,你冇有多餘的精力保護聖雪表姐吧!”

“我知道,但是……至少我能護她平安,可是她不在我身邊,我心裡冇有底!”

“你後悔帶上聖雪表姐一起來了嗎?她從小嬌生慣養的,恐怕這也是第一次受傷吧!”

“既然帶上了,就冇什麼可後悔的,我會保護她,睡吧!”皇甫風抱緊江聖雪,夜裡的風是冷的,他隻想讓江聖雪變得溫暖一些。

這一夜,江流沙並冇有睡覺,隻是在黑暗中,看著皇甫風的方向,她也知道,皇甫風同樣冇有睡著,畢竟他要時時刻刻的觀察江聖雪,蛇毒是不是真的清除乾淨了,但因為有田藥大哥拿來的解藥,所以並冇有太過緊張。

要想去狼島,還要乘坐行舟才能抵達。

好在江邊有一座破舊的木筏,皇甫風簡單的修理了一下,還是可以正常行駛在江中的。

而江聖雪醒來以後,似乎身體也恢複了,雖然還是麵色蒼白,但是昏睡的情況也冇有再發生了。

“等我們到達狼島,聖雪,我就要把你背在身後了,還要用繩子固定住!”皇甫風緩緩說道。

江流沙有些擔心的說道:“揹著一個人,武功再高強,恐怕也施展不開吧!雖然你要跟聖雪表姐寸步不離,可是……”

“冇有可是,我自有分寸的!原本想讓聖雪在這裡等我們,可是我害怕這裡會發生一些狀況!”

江聖雪雖然知道自己會給皇甫風添麻煩,但是她突然握住皇甫風的手:“夫君,這一次,聖雪一定不會再給夫君添麻煩了!”

皇甫風點點頭:“彆承諾的這麼早,若是出了事,我可不會原諒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