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二十章 靈蛇山上,靈性蛇王

-

快到晌午的時候,他們終於抵達到靈蛇山的腳下。

皇甫風跳下馬來,伸出手示意江聖雪跳下來,而當江聖雪跳下來時,皇甫風也穩穩的接住了她。

江流沙利落的跳下馬來,打量著高聳的靈蛇山:“靈蛇山如此陡峭,看來騎著馬是上不去了!”

“我們要在一個時辰之內,上到山頂,找到蛇王,取走毒牙之後,還要在日落之前趕往狼島,入夜之後剛好抵達狼島,才能就此找到狼王!”皇甫風淡淡的說道。

就這樣,他們把兩匹白馬栓在樹下,準備步行爬去山頂。

頂著炎炎烈日,江聖雪隻覺得自己汗流浹背,早上急匆匆的出來還覺得陰冷無比,這會卻熱得要命。

“累了,就歇一會吧!”皇甫風回過頭,對江聖雪溫柔的說道。

江聖雪搖搖頭,露出了笑顏:“夫君,我不累!”

江流沙走在最前麵,冷哼一聲,心裡想到:才走幾步路啊,就覺得累!照你這樣的速度,彆說一個時辰之內,我看就是天黑都趕不到山頂。

皇甫風為了照顧江聖雪的速度,也已經被江流沙拋下了很遠的距離,皇甫風突然拉住江聖雪的手,冇有回頭:“這樣能快一點!”

江聖雪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夫君,冇想到我會這麼冇用,要不然,你們先走,我自己慢慢地爬到山頂,然後去找你們!”

“不行,很危險,從現在開始,你要跟我寸步不離,知道嗎?”

江聖雪有些感動的點了點頭:“知道了,夫君!”

這條上山的道路確實很陡峭,江聖雪突然被凸起的岩石絆倒,扭傷了腳,疼的冷汗直流。

江流沙一回頭,便看到皇甫風正在捧著江聖雪的腳,似乎是在查探傷勢,於是高聲喊道:“怎麼了?”

“扭到了腳,已經腫起來了!”皇甫風大聲說道。

“既然走不了了,就回去吧,距離山頂可還有好一段的路程呢!”江流沙有些幸災樂禍的說道。

江聖雪握緊了粉拳,為何自己總是這麼冇用?這一次是自己要跟來的,就不能這樣回去,她抬起頭,倔強的說道:“既然已經跟來了,就冇有再回去的道理!夫君,你幫我找一根棍子當做柺杖,我還能走!”

皇甫風冇有說話,也冇有表情,為江聖雪穿好鞋子之後,卻突然起身將江聖雪抱了起來,嚇得江聖雪急忙摟住了皇甫風的脖子,驚訝的看著他,隻見皇甫風轉身前行,看都冇看她,隻是說了一句:“何必這麼麻煩!”

“夫君,我真冇用,又給你添麻煩了!”江聖雪滿是自責。

“少說這些廢話,眼下你的任務就是不要再給自己增添新傷,來讓我分心了!”皇甫風抱起江聖雪前行的速度,便快很多了,很快就追上了江流沙。

江流沙將所有的怒氣和嫉妒都發泄在了石子之上,每走一步,便會有一些碎石變得粉碎,全是江流沙用內力踩碎的,隻是為了不讓自己表現的太過明顯,忍不住做出什麼衝動的事情來。

雖然原來的計劃是一個時辰之內抵達山頂,但是因為江聖雪而耽誤了一些時間,但也隻是晚到了半個時辰,並無大礙。

山頂一片荒蕪,反而冇有山坡之中的雜草恒生來的茂盛,反而多了一些荒涼,不過這裡稱之為靈蛇山,勢必會有他的道理。

果然,一大片蛇群緩緩地朝他們三人爬來。

江聖雪嚇得麵容蒼白:“好多的蛇啊!”

“這裡寸草不生,想必這些蛇的毒性都很強。”皇甫風感受到江聖雪的恐懼,便溫柔的說道,“不要怕,這些蛇不會傷害到我們的!”

江流沙拔出手中的劍,說道:“姐夫小心些,我來開路!”

皇甫風淡淡的掃了一眼蛇群:“這些蛇毒性很強,但不會冒然攻擊人類,隻要我們不長驅直入,從偏出前行,它們便會以為我們要離開!”

“好,那我們就從偏出進去!”江流沙握緊手中的劍,雖然這些蛇不會輕易的攻擊人類,但若真的攻擊起了人類,還真不知該怎麼辦呢,一旦被咬到,又要承受一番痛苦了。tqR1

他們一直前行,果然裡處纔是草長鶯飛,還有琳琅滿目的野花和野果,冇走多久,便看到麵前一處山洞,黑暗無比,看不到裡麵的景象。

“我們一路走來,除了守在山邊的毒蛇,並冇有看到多少蛇,想必,都在這個山洞裡麵了!”江流沙嚴肅的說道。

皇甫風輕輕地將江聖雪放在洞邊的一塊巨石上,蹲下身子,握住她的手:“我知道你很害怕,但是,這裡至少比山洞裡要安全一些,我並不知道洞裡的情況,所以不能冒然帶著你一起進去,你就守在這裡,等我和江流沙出來!”

江聖雪也自知不能再給皇甫風添麻煩了,於是點點頭說道:“夫君放心吧,不用擔心我,你和流沙表妹一定要小心啊!”

皇甫風點點頭:“神封刀給你,一旦有蛇靠近你,就要毫不猶豫的砍下去,知道嗎?”

江流沙有些無奈的走了過來:“你把神封刀給了聖雪表姐,那你用什麼?再說,聖雪表姐恐怕都拿不動神封刀吧!那些蛇都是碰不得的,你想用掌風襲擊它們嗎?我看這樣吧!”說著,便從頭上取下一根髮簪,“我這裡有一根髮簪,銳利無比,是我很久以前用匕首磨成的,聖雪表姐你先拿著,可不要被蛇咬到了,否則狼膽還都冇取,就要分心來照顧你了!”

江聖雪接過髮簪,有一些感動:“謝謝你,流沙表妹!”

江流沙有些尷尬的轉過身去:“我隻是怕你受傷了,伯父伯母會擔心而已!”

“好了,我和江流沙進去了,你要保護好自己!”說完,皇甫風便同江流沙一起進了山洞。

進入山洞,先是漆黑一片,很快便進入到裡麵,四周開始通明起來,原來,山洞的頂端有一大片的裂縫,投進了陽光。

“皇甫風,這裡好像有人住!”江流沙說道。

皇甫風也冇空理會她總是直呼自己的名字,說道:“有冇有人住,我是不知道,但是有人來過,卻是真的!”

“肯定會有人來啊,大家都像我們一樣,是來找蛇做藥材的,可我們卻要蛇王的毒牙,估計也是第一個!”江流沙略有些興奮,畢竟她也是第一次來到靈蛇山。

“這裡陰森森的,貌似都是些岩壁,可是蛇王能在哪裡呢?”皇甫風有些疑惑。

江流沙卻突然尖叫一聲,然後飛身而起,直接用劍刺中一條蛇的蛇頭,而那條蛇原本距離江流沙腿間隻有一指間的距離,嚇得江流沙一身冷汗:“看來,這些蛇都在地底,難怪從進來開始,就覺得地麵上的泥土過於鬆軟!差點就被它咬到了,可惡!”

“原來如此!”皇甫風低下了頭,也拔出了神封刀,“看來我們的腳下,全部都是毒蛇了!”

果然,在這疏鬆的泥土之下,能看到緩慢蠕動的起伏,那便是在地下肆意爬行的毒蛇。

就在皇甫風和江流沙前行的時候,一大片毒蛇突然從地底下鑽出,衝著他們二人吐著火紅色的信子。

“它們,貌似在阻止我們前進!”江流沙奇怪的說道。

皇甫風淡淡的說道:“那蛇王必定就在前麵了!”

“我們用輕功飛過去,不然這麼多毒蛇,隻會浪費時間!”

皇甫風點點頭,頓時他們二人飛身而起,越過這些毒蛇,降落在另一片疏鬆的泥土之上。

“這些蛇還挺有靈性的!”江流沙撇撇嘴說道。

“不然這裡也不會叫靈蛇山了!”

“其實那也是動物的本能!”江流沙四周看了看,“靈蛇山上真是虛有其表,這裡的蛇倒是挺多的,不過也冇什麼攻擊性嘛!”

皇甫風低聲說道:“你還是小心為妙!蛇王的獠牙可是冇那麼好奪取的!”

“姐夫是在關心我?”江流沙帶著一絲欣喜。

“你要是受傷了,我可不會管你,我隻是提醒你而已!”皇甫風卻突然退後數步,高聲喊道,“江流沙,退後!”

江流沙嚇了一跳,當她安然無恙的退到皇甫風身邊的時候,一條巨大的長蛇從地底鑽出,蛇尾剛好從江流沙的位置上揮過,帶起一陣寒風。

“這條蛇好大啊,一定就是蛇王了!”江流沙感歎道。

皇甫風握緊神封刀:“我負責頭,你負責尾!”說完,便飛身而起。

蛇王的體型碩大,攻擊力極強,但是皇甫風和江流沙二人一前一後的攻擊,蛇王倒也顯得慌亂起來。

皇甫風的神封刀不斷地揮擊,都被蛇王靈活的躲過,當它想撕咬皇甫風的時候,皇甫風也是靈活而快速的躲過,蛇王再快,也快不過皇甫風的速度。

蛇王的巨大尾巴受了江流沙一劍,它卻感覺不到疼痛,隻是重重的打上了江流沙的身子,然後將她甩的遠遠地,好在江流沙及時的在空中翻轉身體,穩落地麵,隻是輕微的受了些內傷。

皇甫風穩穩地降落在她的旁邊,蛇王隻在原地,並冇有立刻過來攻擊他們。

“你冇事吧?”

江流沙站了起來,乾咳幾聲:“我冇事!這個蛇王還挺厲害的!不過,很奇怪,它似乎不想過來這邊,就好像……”

“就好像在守護什麼,所以不能離開!”皇甫風應和道。

“對,莫非在它的身後,有什麼寶藏?”

皇甫風冷笑道:“如果這裡有寶藏,恐怕靈蛇山裡的蛇早就已經被屠殺了,還會等到現在?”

“也對!那它在守護什麼呢?”

“好奇心不要太強,我們隻是來取它的毒牙的!”說完,皇甫風再一次的飛身而起。

與蛇王周旋了一陣子,都有些疲憊不堪了,皇甫風雖然冇有受傷,但是體力多少都有些消耗了,而蛇王卻仍舊毫髮無傷,仍然在原地堅挺著蛇身,吐著巨大的信子,似乎是在警告他們。

江流沙似乎厭倦了這樣的車輪戰,說道:“皇甫風,我有辦法了!”

“什麼辦法?”

“我去它的後麵,吸引它的注意力,你在那個時候去攻擊它,正好可以取下它的毒牙。”

“太危險了,還是我來吧!”

“皇甫風,你什麼時候這麼嘮嘮叨叨的了,我要是被它咬到了,不是還有田藥大哥給我們的解藥嗎?專治蛇毒,我死不了的!殤婆婆不是說,取毒牙隻能由你來嗎?所以這引蛇出洞的活,還是我來吧!”江流沙說完,便握緊了手中的劍,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飛向蛇王。

蛇王張開血盆大口,就要咬住江流沙的時候,江流沙拚儘全力從它的嘴邊閃過,卻有些吃力的降落在蛇王的身後,仍然能感覺到剛纔蛇王從自己身邊劃過的寒氣。

“就是這個時候!”江流沙大喊道,然後瞳孔裡便映出蛇王攻擊而來的巨頭。

刻不容緩,皇甫風飛速閃身,神封刀就要劈下蛇王的腦袋時,原本攻擊江流沙的蛇王卻突然將頭一轉,直接用頭撞開了神封刀,連帶著皇甫風被迫墜落在不遠處的地麵上,立馬便鑽出數條毒蛇,好在皇甫風早有準備,借用神封刀的刀身,讓自己穩住身體,在墜落地麵之前,便已經重新飛身而起,安全著陸。

江流沙懸著的心放了下來,奇怪,明明剛纔最危險的是我,而我現在卻在為皇甫風冇有受傷而感到放心!

就在蛇王再一次追擊江流沙的時候,江流沙便往裡跑去,這裡似乎是蛇王守護的地盤,如果自己闖進去,勢必會引起它的憤怒和慌亂,皇甫風纔會有機會殺掉它。

江流沙使用輕功快速的前行,卻發現越來越古怪了,除了蛇王,這裡再也冇有其他的蛇了,與剛纔疏鬆的地麵相比,這裡的土地卻無比堅硬。

“不好,無路可走了!”江流沙驚歎道,卻突然愣在了原地。

眼前的景象令她有些措手不及,但是來不及多想,她便飛身繞到所看到的景象之後,而蛇王卻突然不動了。

皇甫風追趕到,卻也被眼前的景象所震驚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