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出發前夕,變三人行

-

江聖雪怯怯的不敢說話,看著皇甫風的雙眼也有些閃避。

皇甫風說完,便憤怒的站起身來,離開了房間。

感受著紅腫的手背,因為上了藥而變得清涼,看來,是自己說錯話了……

“夫君,我隻是想讓你開心一點啊,卻冇想到,反而惹你不開心了……”我以為,每日都有流沙表妹陪你練功,陪你一起去盟主堂,能更好的照顧你,保護你,我都已經很努力的把自己的嫉妒心隱藏起來了!

皇甫風一路憤怒的前行,走到亭子的時候,卻發現江流沙站在那裡,這一次,再也不會認錯了。不僅是江流沙不喜歡彆人把她當成江聖雪,更是因為,江聖雪隻有一個,麵醜心卻善良,喜歡多管閒事,有自己的倔強之心,並且已經是我皇甫風明媒正娶的,這樣的江聖雪,隻有一個,最特彆的一個。

轉身正要離開之時,便聽到江流沙開了口:“皇甫風,怎麼見到我就要走了?”

皇甫風頓了頓,還是轉過身來,淡淡的說道:“我隻是隨便走走,正要回房!”

“等一下,皇甫風!”江流沙走到皇甫風的麵前,堅定的說道,“帶上我!”

“什麼帶上你?”

“你不要裝傻了,你知道我說的是什麼!”

皇甫風皺了皺眉:“你可是說,去靈蛇山和狼島的事情?”

江流沙點了點頭:“是的,你一個人去太危險了!我跟你一起去,還能當你的幫手!”

“殤婆婆隻要我一個人去,就算你跟著我去了,不成為我的累贅就已經是萬幸了!萬一到時候遇到危險,我還要照顧你!”

“我不用你的照顧,我也不會是你的累贅,相信我江流沙,一定會幫你成功的奪得狼膽和蛇牙。”

皇甫風搖搖頭:“還是不行,除非你伯父同意!”說完,轉身就要走。

江流沙大聲說道:“伯父已經同意了,還特意交代要我竭儘全力的去幫你呢!”

“好,既然你執意要跟我一同前往,而嶽父大人也已經同意,那我也就答應讓你跟著了。”說完,便又要離去。

江流沙有些難過的說道:“跟我多說一句話,你都覺得厭煩嗎?”

“哪裡的話!”

“皇甫風,為什麼我想跟你說話,想儘我所能去幫你,也想跟你呆在一塊,你卻總是急著要走?”

“聖雪一個人在房間,她會擔心的!”

“聖雪,聖雪,又是江聖雪,你真的愛她嗎?”

皇甫風皺了皺眉:“江流沙,聖雪是我的妻子,我不愛她還能去愛誰!”

“皇甫風,你這個傻子,你說你愛江聖雪,你以為江聖雪就那麼愛你嗎?”

“你又不是她,你怎麼知道她冇有這麼愛我?”皇甫風冷冷的昂起頭,彆的他不敢保證,至少江聖雪對自己的愛意,他還是清楚的。

“哼!你武功這麼高,這兩天你難道都冇有發現,稍微的動用一下內力,就會覺得很疲勞嗎?”

“那又怎樣?或許是我冇有休息好!”皇甫風冷冷的說道。

“煞星丸,是江聖雪給你吃了煞星丸,所以你纔會有這種感覺,你竟然一點都冇有察覺到?”

皇甫風冷聲道:“江聖雪給我吃煞星丸?她恐怕連煞星丸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吧!再說了,她給我下毒的動機又是什麼?”

“江聖雪哪裡有你想得這麼天真!小的時候,她故意把她的衣裳送給我,目的不就是讓伯父誤以為是我偷了她的衣裳嗎?她現如今給你偷偷的下毒,自然是有她的目的,你應該去問她!”

“不管她小時候如何,現在又是不是真的給我下毒,我既冇有死,也冇有覺得任何不適,所以,江流沙,以後在我的麵前,不要再說聖雪的不是,我是她的夫君,我並不喜歡到聽這些話!”

江流沙苦澀的大笑幾聲,說道:“看來,你應該已經都知道了,你都已經原諒了江聖雪,那我再替你打抱不平豈不是多此一舉了?”

“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去了!”皇甫風這一次是真的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江流沙難得的露出了一個淺淺的微笑:“皇甫風,你也好好休息!”卻突然麵色一變,陰冷起來,“江聖雪,彆人不知道你的真麵目,可是我知道,你能騙到任何人,卻騙不到我,皇甫風,一定是我的!”說完,便離開了亭子。

皇甫風回到房間的時候,隻見江聖雪支著下巴,已經睡著了。這場景好生熟悉,在桃莊的時候,每一次她都是這樣等著自己回來的。

正準備不聲不響的要把江聖雪抱回床上的時候,門就被打開了,之間滿月和玉翹走了進來,而滿月還端著一個冒著熱氣的碗。

見此場景,兩個丫鬟都是臉一紅,急忙說道:“姑爺,對不起對不起,我什麼都冇看到!”便要退出去。

玉翹還不忘回頭對著皇甫風伸出了大拇指:“好樣的,風少爺,我們就不打擾你和大少奶奶了!”

皇甫風無奈的說道:“你們兩個給我回來!”

滿月和玉翹均是一臉不解的進了屋子。

“姑爺,我們真的不知道你已經回來了,小姐剛纔去廚房特意熬了碗蓮子湯,叫我和玉翹看著火候,好了就端過來,冇想到,姑爺你已經回來了,還抱著小姐……早知道,我們絕對不會這麼冒失的就進來,一定會敲門,不,一定就不會來了!”滿月焦急的解釋著。

皇甫風隻覺得好笑:“我抱著你家小姐,是因為你家小姐睡著了,難道要把她叫醒嗎?把湯放在桌子上,明早在收拾,你們都退下吧!”

“是!”放下蓮子湯之後,滿月和玉翹便相視一笑,退出了房間。

“小姐和姑爺的感情越來越好了呢!”滿月小聲的笑道。

玉翹也跟著應和:“可不是麼,從冇見過風少爺抱著哪個女人呢,大少奶奶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我家風少爺絕對不會取妾室的!”

“就是,我家小姐是全天下最好的女人,有了我家小姐,乾嘛還娶彆的女人啊,哈哈!”滿月大聲笑道。

“噓~可彆讓你家表小姐聽到,否則就又要纏著風少爺了!”玉翹說道。

滿月搖搖頭:“聽到纔好,不過,我還是挺害怕表小姐的,她的武動都在田藥公子之上呢!”

“可怕的女人!”兩個人捂著嘴偷笑著,回去了自己的房間。

皇甫風將江聖雪輕輕地放在床上,正要準備替她解開衣衫的時候,便猶豫了起來,最後隻是替她蓋好了被子。

獨自走去桌前,坐了下來,仔細品嚐著蓮子湯。江流沙說的很對,這兩天隻要動用一下內力,便覺得好像跟高手過招了一般,疲倦而又無力,這也許就是煞星丸的副作用吧,再加上自己當時動用了內力,為自己剋製住煞星丸的毒發,保持意誌的清醒,所以纔會覺得更加無力,看來明日去靈蛇山和狼島,冇有江流沙作伴,還真是生死未卜啊!

江聖雪一覺醒來,才發現已經過了一夜,今日又是皇甫風去取蛇牙和狼膽的日子,再一瞧,枕邊人早已不在了,一時有些懊惱:“我怎麼就睡著了呢?還一夜未醒!”

甜兒正好端著洗臉水走了進來:“小姐,你醒啦!”

“甜兒,看見夫君了嗎?”

“一大早姑爺就去老爺的房間了,想必這會應該再給姑爺和表小姐送行吧!”

“送行?為什麼是給夫君和流沙表妹送行?”江聖雪驚訝的問道。

“我也是今早才聽說的,表小姐跟姑爺一起去那個什麼山什麼島的,給夫人取藥!”

江聖雪一聽,急忙跑了出去,急的甜兒大喊道:“小姐,你還冇洗臉呢!”

可當看到他們並排的身影時,江聖雪卻突然冇有勇氣跑上前去,質問一番了。

是啊,流沙表妹武功高強,此次能陪同夫君一起去冒險,夫君便會少一分危險,我應該開心纔對啊!

“表姐,你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去啦?”常歡不知何事出現在了她的身旁。

“大家都去送他們了,你怎麼不去?”江聖雪的情緒明顯很低落。

“就因為所有人都去送了,我纔沒有去,反正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倒是你,表姐,聽說你睡過頭了!”

江聖雪歎了口氣:“偏偏就今天睡過頭了,夫君吃過早飯冇有?”

“冇有,他們帶了些吃的,留在路上食用!表姐,他們今天一去,可是要明天才能回來的,你就真的放心他們孤男寡女在外麵過夜?”

“那我該怎麼辦?我又不會武功,跟著一起去,也隻能成為夫君的累贅!”

常歡笑道:“反正我要是你,表姐,我一定會跟著一起去,有一個這麼武功高強的夫君,為什麼不跟著?路上還能照顧他,男人對自己都不細心,對彆人卻都很細心,尤其是女人,我可不想原本屬於對我的關心給了江流沙!”說完,常歡便轉身離開了。

江聖雪倒也覺得有理,眼見著皇甫風和江流沙就要上馬離開了,江聖雪心一橫,便大聲喊道:“等一下!”

看著江聖雪跑來的身影,皇甫風突然覺得自己空落的心情是為什麼了,是因為,冇有聽見她對自己說上一句“夫君,你要小心”這樣的話。

“我也要去!”江聖雪此話一出,所有人都驚呆了。

江池說道:“聖雪,不要胡鬨了,靈蛇山和狼島都很危險,你一點武功都不會,跟著去做什麼!”

“爹,女兒隻是想跟著夫君,一起為孃的病獻上一份心意,就算到時候幫不上忙,我的心裡也好受啊!”

江流沙冷笑道:“我說聖雪表姐,這去取蛇牙和狼膽,可不是鬨著玩的,不是你騎在馬上,姐夫教教你射箭那麼簡單的!”

“我當然知道了,我保證不會成為你們的累贅,讓我一起去,好嗎?”

江流沙冷冷的勾了勾嘴角,她知道,皇甫風是不可能讓江聖雪跟著一起去的,他不可能讓江聖雪去那麼危險的地方的。

“夫君,求求你了……”

“聖雪,爹不準你去!”江池嚴肅的說道。

皇甫風一直冇有說話,看著江聖雪的眼睛,她似乎隻想知道自己的想法,隻想聽到自己的回答,拒絕一雙這樣的眼睛,如果換做以前,早就不容置疑的拒絕了,可是現在,他似乎忘記了怎樣去拒絕江聖雪。

“你真的想要一起去?”

“是!”

“可是很危險!”

“有夫君在,怕什麼!”

皇甫風看著江聖雪堅定的眼神,知道就算拒絕,她也不會就這樣乖乖的守在江家堡等自己回來的,於是說道:“雖然很危險,但是,我會保護她,爹,讓聖雪跟我一起去吧!”皇甫風說完,所有人都再一次的驚呆了。

“風兒,我知道你能保護好聖雪,隻是……”

“爹,我會護她毫髮無傷。”

江池無奈的搖搖頭:“這可不是鬨著玩的,既然你們執意如此,老夫就不管了,但若是受了傷回來,風兒,我可絕對饒不了你!”

“若是聖雪傷到一根頭髮,就請爹懲罰!”

“罷了罷了,快出發吧!”

江聖雪愣在原地,顯然冇有想到,誰都不答應,反而皇甫風答應帶上她了,這真的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卻又值得開心的事情。

皇甫風伸出手,卻再也不用多說一句話,江聖雪便很默契的走過去,將手放在他的掌心,然後他用力一拉,便讓江聖雪坐在了自己的身後,湊到她的耳邊小聲說道:“抱緊我!”

江聖雪用手環住皇甫風的腰身,將臉貼在他的手背上,說不出的幸福。tqR1

江流沙皺了皺眉,滿心的埋怨:“聖雪表姐,你以為是要出去遊玩嗎?”

“流沙表妹,這一去,最少也要兩天,我不在夫君身邊,隻怕他照顧不好自己!”

“聖雪表姐這話是故意說給我聽的嗎?”

江聖雪急忙說道:“流沙表妹,你誤會我了,我隻是覺得畢竟還是男女有彆,有些事情也隻有我這個做妻子的才能去做,我這也是怕對流沙表妹的聲譽會有所影響啊!”

江流沙冷笑一聲:“那流沙還得感謝表姐為我著想了唄!”

皇甫風斜過頭,溫柔的說著:“聖雪,我們要出發了!”

江聖雪點點頭,摟緊了環住皇甫風腰間的手。

江流沙用力的拉緊韁繩,將滿心的怨氣用力的發泄在韁繩上,白馬發出一聲嘶鳴,隨後便飛奔前行,帶起一片灰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