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細心上藥,新的藥引

-

江聖雪小心翼翼的扶起常樂,讓她靠在床邊,然後接過明玉手中的藥碗:“娘,這些日子,可感覺好些了?”

常樂喝下江聖雪親自喂的藥,然後笑著說道:“如果孃的身子允許,真的很想跟聖雪你一起出去走走,整日悶在房間裡,也耽誤了你們小兩口的獨處!”

“娘哪裡的話?我和夫君,回到桃莊以後,有的是時間獨處呢!是吧,夫君?”江聖雪扭過頭看向皇甫風,一想到昨夜發生的事情,她就覺得,眼前這個男人,就是自己的一切。

時間是昨夜。

江聖雪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就連說話都開始結巴了:“夫……夫君,你,你剛纔,笑了?”

皇甫風緩緩地朝江聖雪走來,感受著房間門外襲進來的冷風,而麵前的人卻正驚訝的望著自己,忘記了關門,於是將頭低下去,與她麵對麵,嗅著她呼吸間的芳香:“給你一個機會,或許你可以教教我,怎樣去笑!”

江聖雪麵色緋紅,有些羞澀的低下頭去:“夫君,我聽說過,唯一讓夫君笑過的女人,隻有百裡嫣姑娘,我,聖雪真的可以,讓夫君笑嗎?”

皇甫風輕輕地用手指勾起江聖雪的下巴,說道:“我說你可以,你就可以,既然機會我已經給你了,至於怎麼做,江聖雪,可就看你自己的了!”

“夫君,我怎麼覺得你,有些怪怪的,不僅說了從來冇有說過的話,而且還說了這麼多,就好像不是你了,莫不是煞星丸起了副作用?夫君,你有冇有覺得哪裡不舒服?”江聖雪有些緊張的問道。

皇甫風真想對天翻個白眼,可這又不是他的風格。這個笨女人,看來是習慣自己對她的冷言冷語了,突然說些親近的話,還以為是煞星丸的副作用,皇甫風輕輕地敲了一下江聖雪的額頭:“你不是挺聰明的嗎?”

“但是在夫君這裡,聖雪總覺得自己好笨!”

“你確實很笨,站在門口這麼半天,還不覺得冷嗎?”皇甫風溫柔的說道。

江聖雪這才感覺到外麵襲進來的冷風,突然打了個哆嗦,然後笑了起來:“對哦,都忘記關門了,聖雪倒不覺的冷,就是怕冷到夫君,夫君本來就很冷了,要是再被風吹一吹,聖雪恐怕就更要吃苦頭了!”

皇甫風有些好笑的一把攬過江聖雪的腰,讓她靠近自己的身體,此刻他的表情竟然多了些邪惡,不過這表情可是讓江聖雪欣喜起來,也讓她越來越緊張了。

“果然還是伶牙俐齒的江聖雪,膽子也變大不少了嘛!先是利用我的信任給我喝下帶有煞星丸的毒酒,現在又是藉著冷風來諷刺我之前對你的冷漠。”

江聖雪有些愧疚的躲開皇甫風的目光:“夫君,我都知道錯了,也答應每天都給你熬碗蓮子湯了,怎麼還翻舊賬呢!”

“舊賬?今天都還冇過去呢,就不算是舊賬!”

江聖雪緊張兮兮的問道:“可夫君都說原諒聖雪了,是不能反悔的,你是江湖中人,又是冷麪狂龍,說話是要算話的!”

“自然算話!”

江聖雪總算是放心了:“那,聖雪去把門關上!”

“不用,你覺得很冷是嗎?”

“嗯……”江聖雪小心翼翼的點點頭。

“那這樣會不會覺得很暖呢?”皇甫風突然將她抱在懷中,江聖雪被這突如其來的幸福給驚呆了,這不是在做夢吧?她嚇得一動不敢動,但是這個懷抱,真的很溫暖。

但是她卻冇有看到,房間的對麵,黑暗之處,站著一個身影。而皇甫風知道她一直站在那裡,這一切,似乎是故意做給她看的,又好像自己的身體和思想不受控製,想逗弄一下自己的嬌妻,畢竟這個女人,是自己的妻子,他想做什麼,是他的權利,會不會傷害到其他女人,他都不在意。

江流沙站在黑暗之中,那雙玉手緩緩地握成了拳頭,無聲無息的砸在牆麵,出現一道裂痕,雙目欲裂,眼前所看到的,都像是噩夢,比忍受寂寞和孤獨還要痛苦的噩夢。

回憶就此結束。

皇甫風對著江聖雪溫柔的點點頭,然後看向常樂,說道:“娘,聖雪說的是,在江家堡的時間,還是多陪陪您纔好!如果我和聖雪不這樣做,我想我爹和我大娘也會責怪我們的。”

常樂笑著點點頭:“你們不煩我病病殃殃的就好!”

“娘,儘說這些不中聽的話!對了,爹呢?一大早就冇看到他了!”江聖雪問道。

“你爹一大早就被殤婆婆派來的下人叫去紅妖閣了,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事情,等他回來問問便是!”常樂說道。

皇甫風和江聖雪在常樂的房間裡陪她說話,大概過了一個多時辰,江池便從紅妖閣回來了,直奔常樂的房間。

一見到江聖雪和皇甫風,便急忙說道:“剛好你們也在,省的再派人去叫你們兩個了!”

“爹,是不是殤婆婆卜算出什麼了?”江聖雪問道。

“不,跟卜算無關,是跟你有娘有關的!”

常樂疑惑的說道:“跟我有關,老爺,到底是什麼事情啊?”

“殤老婆子說,夫人你的病遲遲不好,是因為還少了兩味藥引,但是那兩味藥引極其特殊,取來也要費一番功夫!”

“極其特殊的藥引,那會是什麼?”常樂不解的問道。

江池歎了口氣,說道:“是靈蛇山上蛇王的毒牙,和狼島上狼王的狼膽。”

“什麼?”常樂嚇得一身冷汗,江池急忙坐在她的床邊,握住她的手,讓她不要害怕。

江聖雪皺了皺眉:“爹,怎麼儘是這麼危險的東西?而且毒牙,那不是帶有劇毒的東西嗎?”

“是啊,我也覺得奇怪,便問殤老婆子是不是弄錯了,可她說冇有弄錯,就是毒牙和狼膽,隻怕是想以毒攻毒啊!可是夫人你,又不是中毒!”江池說道。

常樂說道:“殤婆婆從來冇有錯過,更不會害我,所以我想,殤婆婆是有她的道理!”

“爹,為了娘,那您豈不是又要和常歡奔波了?”江聖雪無奈的笑道。

江池搖搖頭:“怪,就怪在這!我說即刻就和歡兒一起去取這兩味藥引,可殤老婆子卻說,取藥引的人,隻能是風兒!”

“夫君?這是為什麼啊?難道這取藥,還要分人嗎?這麼奇怪!”江聖雪滿是不解。

“爹也不清楚,可是殤老婆子的話,向來不會錯!我問殤老婆子為什麼隻能由風兒去取,她便不說話了!”江池說道。

皇甫風冇有絲毫的猶豫:“既然如此,那取藥引的事情,就交給我吧!”

江池甚是欣慰的說道:“靈蛇山和狼島都是很危險的地方,而且蛇王的毒性最強,狼王的攻擊力又是最強,風兒,可要小心謹慎一些!”

“放心吧,爹!”

午飯的時候,江池在飯桌上也說起了這件事情,這讓常歡有些不快:“殤婆婆是不是覺得我們的武功都比不上表姐夫啊!”

“常歡,若是如此,也該是爹親自前往!”皇甫風頭也不抬的說道。

常歡冷笑起來:“不是吧,皇甫風居然這麼會拍馬屁?”

“常歡,你故意的是吧?什麼叫夫君會拍馬屁了,你這一句話,不僅侮辱了我夫君,還連我爹一起罵了,你個不孝的孩子!”江聖雪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常歡有些窘迫的急忙看向江池:“姑父,歡兒可真冇有辱罵您的意思啊!”

“歡兒,你不是很少爭強好勝嗎?怎麼這會倒是不服氣了?”

“姑父,我不是不服氣,就是覺得奇怪罷了!為何以前殤婆婆從來冇有說過缺少這兩味藥引?偏偏表姐夫來了,便突然需要這兩味藥引,還必須由表姐夫去取,你們不覺得奇怪嗎?”

江聖雪應和道:“自從殤婆婆看到夫君之後,行為便一直很奇怪,但是至少她不會傷害我們。”

江流沙一直低頭吃著飯,偶爾抬起頭看皇甫風一眼,表情很冷漠,但是眼神裡的情緒卻很複雜。

入夜,皇甫風被江池叫去了他的房間。

因為常樂重病的身子,不宜同房,所以江池這兩年來都是跟常樂分開睡得,但這並不妨礙他們夫妻之間恩愛的感情,而且這也是常樂主動提出的,說是想要靜修,但其實是怕自己半夜咳嗽,影響到江池的休息。

“最近盟主堂裡,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幫派頭目,都加入了除魔計劃,隻是十大高手的其餘之人,至今都冇有找到,還在繼續尋找!而等鑄劍山莊新的一批武器趕造完成之後,便會開始攻打魔宮!”皇甫風說道。tqR1

“到那個時候,我會立刻前往支援的,除掉魔宮,可不能少了我江池啊!”

江池和皇甫風正在商討除魔之事,江聖雪便輕輕地推門而進,手中的托盤擺放著兩杯她親自泡好的桃花茶:“爹,夫君,休息一下吧,聖雪給你們泡了桃花茶!”

想要將其中一杯端給江池的時候,桃花茶卻因為溢位了一些,燙到了江聖雪的手,江聖雪的手一抖,便不小心把茶打翻在地上了。

皇甫風想都冇想,便急忙起身抓起她的手,入目一片緋紅,便急忙說道:“爹,今天我們就談到這裡吧,我帶聖雪回房上藥,打翻的茶杯還請爹叫丫鬟們收拾一下吧!”

看著皇甫風如此緊張自己的女兒,江池的心裡彆提有多高興了:“青兒!”

“老爺!”叫做青兒的丫鬟走進房間。

“把地麵的茶杯收拾一下吧!”

“是,老爺!”

江池端起另外一杯桃花茶,細細的品味著,想到剛纔的場景,便滿意的笑了起來。

江聖雪原本以為,皇甫風帶她回到房間以後,便不會再管她了,畢竟那隻是演的夫妻恩愛的戲碼。

可是卻冇想到,皇甫風真的拿出了藥箱,然後為她紅腫的手部上起了藥。

那樣子,很認真,也很細心,眼前的人,就像是變了一個樣子,可卻是這樣真實。

她的心一軟,柔聲說道:“夫君,我仔細的想了想,或許我一個人,照顧不好夫君,還要夫君總是照顧我!從夫君替我找二孃討公道,再到籌集黃金為了去無敵山寨贖出我,現在聖雪手笨打翻了茶杯還要夫君給我上藥,聖雪心裡實在過意不去。而且,流沙表妹也到了嫁人的年紀,她剛好對你情有獨鐘,我也覺得自己之前做出的試探一事著實有些幼稚和毒辣,所以,我同意她做你的二房。”

皇甫風正在為江聖雪上藥的手突然停了下來,他抬起頭,眼神突然從溫柔變成了冰冷:“我不是你們姐妹兩個人的共同玩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