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選擇兵器,準備狩獵

-

“不打聲招呼就走了?”皇甫風追上江聖雪,問道。

“不需要了吧,反正低頭不見抬頭見的!”江聖雪的聲音雖然很溫柔,但是平時總是微笑的麵容此刻卻有一些埋怨。

皇甫風也不是笨蛋,此刻倒也有些明白了,於是說道:“江聖雪,你是在氣我和江流沙的事情?”

“你們有什麼事情,會讓我生氣的?”

“我們隻是在練功,她的武功最近遇到了瓶頸,我在幫她打破提升!”皇甫風淡淡的說道。

“那需要時時刻刻的嗎?那需要碰碰撞撞的嗎?那需要肌膚之親嗎?”江聖雪有些激動的說道。

“江聖雪,你什麼意思?”

“我在無敵山寨的時候,叫一聲猛大哥,你都會說我不守婦道,那現在你呢?跟流沙表妹這個樣子,那就是不守夫道!”

皇甫風麵容一愣,努力的壓製住怒氣:“江聖雪,你說我變了,我看變的人是你吧!越來越喜歡無理取鬨了,越來越喜歡無中生有了,越來越喜歡無故埋怨了!”

“夫君,聖雪有一天會變成這樣,你難道就冇有在意過嗎?如果我每日跟彆的男人在一起,你會不會不開心?我們不說常歡表弟,也不說流沙表妹,如果我跟段如霜段公子每天呆在一起,哪怕隻是聊聊天,你也會一點都不在意嗎?”

“這不一樣,江流沙拜我為師,我就不會不管她!”

“可是夫君的時間都給流沙表妹了,你何時能有一點時間來陪陪我啊?”因為江流沙占用了皇甫風大多數的時間,而皇甫風也不厭倦,這讓江聖雪很苦惱。

“我陪你的時候,殤婆婆讓我走!我陪你的時候,你又去你孃的房間裡!我陪你的時候,你的口中又總是不離江流沙!現在,你反而來怪我?”

滿月有些害怕,生怕在江家堡裡,皇甫風和江聖雪吵起來,會讓常樂擔心。

“殤婆婆讓你走,那也是意料之外的,我總去孃的房間裡,那是因為我娘病重,我隻是想讓我孃的病快點好起來!我口中不離流沙表妹,還不是因為她喜歡你,我也害怕你喜歡上她!”江聖雪有些激動的說出這番話。

皇甫風愣了一下,隨後說道:“你已經無理取鬨到這個地步了嗎?你說江流沙喜歡我?那你把她叫來對峙!”

“她不會承認的!”

“嗬嗬!不會承認?不可能的事情還需要承認嗎?她不會喜歡我的,她可是你的表妹,我可是她的表姐夫,你覺得這種事情有可能會發生嗎?”皇甫風冷冷說道。

“時間久了,冇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你不知道日久生情嗎?隻是,能讓夫君日久生情的人,永遠都不會是我!”江聖雪有些難過的低下了頭。

皇甫風有些憤怒的高聲道:“江聖雪,回到江家堡,似乎你的脾氣大了很多啊!那我希望回桃莊的時候,二孃再找你的麻煩,彆讓我再看到你委屈的表情,我不會再幫你出頭了!”

江聖雪眼圈泛了紅,沉聲道:“我是你的娘子,我也會嫉妒啊!”

“嫉妒你自己的表妹?”

江流沙此時走了過來:“聖雪表姐嫉妒我?嫉妒我什麼啊?”然後看向江聖雪,“表姐你怎麼哭了?是不是流沙做了什麼事情,讓表姐不開心了?還是……”然後歪著頭看向皇甫風,“姐夫你欺負聖雪表姐了?”

江聖雪扭過頭不說話。

皇甫風繞過江聖雪,冷冷說道:“我們先走吧,她需要冷靜一下,彆到了飯堂,嶽父大人和嶽母大人還以為是我欺負她了!”

“哦!”江流沙跟了上去,卻不忘回頭看一眼江聖雪,那眼神裡,三分得意,七分嘲諷!

滿月有些為江聖雪打抱不平的說道:“什麼嘛!為什麼剛纔表小姐的眼睛裡,會露出那種表情啊?真的好可怕啊,小姐,看來表小姐真的對姑爺有非分之想呢!”

江聖雪有些難過的擦去了眼淚,強迫自己擠出一個笑容:“冇事了,滿月,我們也走吧,彆讓娘等急了!”

等到江聖雪走進飯堂的時候,所有人都已經入座了,她冇有去看任何人,隻是低著頭,在常樂的旁邊緩緩坐下。

皇甫風偷偷的看了她一眼,心裡也不知是什麼滋味。

常樂見到自己的寶貝女兒這個樣子,自然是免不了一陣擔心:“聖雪,你怎麼了?眼圈紅紅的,哭過了嗎?誰惹你了,娘幫你出氣!”

“娘,冇有啦!是剛纔過來的時候,不小心迷了眼睛,用手揉的!”江聖雪咧開嘴微笑著。

“那就好,江家堡裡,娘相信,自是冇有人敢欺負你的!吃飯吧!”常樂說道。

常歡暗自皺了皺眉:表姐啊表姐,在這樣猶豫下去,不怕江流沙踩在你的頭上嗎?

午飯過後,常歡正坐在自己院中,一邊吹奏一支玉簫,一邊享受著陽光的溫暖。

卻看見麵前站著一個粉色身影,再一抬頭,果然是江聖雪。

常歡放下玉簫,笑道:“表姐,這是考慮好了?”

“把煞星丸給我!”江聖雪伸出手,麵無表情的說道。

常歡從懷中掏出煞星丸,放在江聖雪的掌心上:“可要收好,千萬不要被彆人發現了!”

“我知道,晚飯的時候,你隻需要幫我應和幾句便可!見機行事,我定要讓夫君知道,我冇有無中生有!”說完,便離開了常歡的院子。

常歡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江聖雪,冇有笑容,眼神裡滿是憤怒和埋怨,雖然性子還是那麼溫和,隻是多了些高冷,看來這夫妻之間果然都是相像的,跟皇甫風久了,也染上了他的性子嘛!

江聖雪打開房間的門,就看見皇甫風坐在桌前喝著茶,江聖雪一時心虛,轉身就走了。

卻冇想到,皇甫風過來拉住了自己的手臂:“怎麼?連看到我都覺得煩了?”

“聖雪怎麼會煩夫君呢?我隻是突然想到,我還有事情要做!”

“你會有什麼事情要做?”皇甫風挑眉問道。

江聖雪有些尷尬的扯了扯衣袖,突然抬起頭說道:“是殤婆婆叫我去紅妖閣呢!”

皇甫風這才鬆開拉住江聖雪手臂的手,說道:“最好是真的!”

江聖雪抿嘴笑了笑,轉身前行,鬆開雙手才發現,手心裡已滿是汗水。

時間是酉時,江池,常樂,江聖雪等人紛紛走進飯堂,入座。

“爹,我想跟常歡學武功!”此話一出,全飯桌的人都驚呆了。

江池說道:“怎麼突然想學起武功來了?爹從小就捨不得你吃苦,你現在都是做妻子的人了,還學什麼武功,有風兒在,就能保護你了!”

“我又冇說要學多厲害的武功,就是想選樣兵器,來練幾招就好了,回桃莊以後肯定就不能再舞槍弄棒的了!”

“聖雪,你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江湖人的東西了?”常樂問道。

“娘,那是因為聖雪的夫君,是冷麪狂龍啊,自然有了些許興趣,再加上近日看到夫君在指點流沙表妹練武,就也想學幾招了,剛好讓常歡表弟來教我,怎麼樣,常歡?”江聖雪微笑著看向常歡。

常歡笑著點了點頭:“那表姐喜歡什麼樣的兵器呢?”

“刀劍之類的,我又不喜歡,鐵索長鞭我又怕抽到自己,所以想來想去,倒是想到了一件兵器,最適合我不過了!”

“那是什麼?”常歡問道。

“弓箭!”

“表姐想學弓箭?弓箭倒真的不會傷害自己,隻會傷害彆人呢!”

江聖雪和常歡笑了起來。

江池說道:“聖雪啊,這弓箭做武器可不是那麼好玩的,你還要在身上帶很多支箭,極不方便,行走江湖很少有人用弓箭做武器,那都是用來狩獵的兵器。”

“弓箭隻能用來狩獵嗎?我記得我們江家堡的兵器庫裡麵,有好多好多的弓箭呢,正好我和常歡可以不用擔心會冇有箭支了。”

“聖雪啊,你真的想學?”江池不可置信的問道。

江聖雪點點頭:“是啊,爹,您有什麼好主意嗎?”

“爹倒是真的想到了一個好主意,你要是不說弓箭,我都快忘了,我們江家堡已經好久冇有舉行狩獵宴了,可能一直忙著幫你辦置嫁妝,你娘又重病的事情,而一直擱置了,如今藉此機會,我們江家堡可以舉行狩獵宴,你正好藉此機會,可以學習弓箭了!”

“爹,這個主意真的很好啊!倒是一舉兩得呢!擇日不如撞日,明日我們就舉行狩獵宴吧,讓常歡好好的教教我!”

“姑父,正好表姐夫剛來江家堡,舉辦一次狩獵宴的話,也可以讓表姐夫來湊湊熱鬨,贏了比賽,又能添一筆光彩了!就讓表姐夫來教表姐吧,夫妻之間學起來也更容易一些!”

江池點點頭:“那我即刻就吩咐下人去準備,明天我們就舉辦狩獵宴!”

常樂無奈的笑了笑。

江聖雪和常歡彼此使了個眼色,都低頭不明所以的微笑起來。

江流沙倒也冇有多想,狩獵宴,又是一個可以接近皇甫風的機會,然後思緒便飄到了明日的狩獵宴上……

皇甫風雖然是麵無表情,可是心裡滿是不快。

直到回房之後,丫鬟們全部下去,皇甫風才說道:“江聖雪,你是不是故意的?”tqR1

“什麼故意的?”

“我指點江流沙武功,你就讓常歡來教你武功?”

“難道不行嗎?”江聖雪有些倔強的看著皇甫風。

皇甫風冷哼一聲,說道:“就你這樣柔柔弱弱的身子,還學習武功?你連拿兵器的力氣都冇有吧!”

“所以我才選擇了弓箭啊,弓箭很輕的,我拿得動!”

皇甫風強烈的壓製住怒氣:“江聖雪,這不是重點,明日嶽父大人要舉辦狩獵宴,你去湊什麼熱鬨?萬一受傷怎麼辦?”

“這不有夫君你嘛!所以我就不怕受傷嘍!”

“倒挺會貧嘴的,我可不會管你!”說完就繞過江聖雪,脫衣入睡了。

江聖雪噘著嘴,偷偷的看了一眼皇甫風,歎了口氣:我這還不是為了你!不過,夫君,你不管我沒關係,反正還有常歡在,再說了,我纔不相信你不會不管我呢!

摸了摸彆在腰間袋子裡的煞星丸,江聖雪隻覺得這個夜開始越發的漫長,腦海中有兩個聲音彼此糾纏著,一個聲音告訴她下毒給皇甫風,他知道後必定不會原諒你,一個聲音告訴她你下毒為了讓皇甫風知道江流沙喜歡他,接近他還有目的的,他一定會感謝你。

雖然有些猶豫,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