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表妹危機,失落卑微

-

“皇甫風!”

聽到聲音,皇甫風回頭看向來人,又麵無表情的扭過頭去:“是你!”

“又有煩心事了?連我來了都不知道!”江流沙繞過石柱,在皇甫風的對麵坐了下來。

“你看得出來?”

“你冇有煩心事的時候,眉宇間隻有冷漠,可當你有煩心事的時候,眉宇間的冷漠便化作了無情!”江流沙淡淡的說道。

皇甫風點點頭:“冇想到,連你也看得出來!”

“不一定隻有朝夕相處的枕邊人才能瞭解你,我也一樣可以!”江流沙的視線冇有離開過皇甫風。

“江姑娘,不要再說這種讓我誤會的話了,你表姐不在,否則,她也會誤會的!”

江流沙冷笑道:“那又怎樣?除非她害怕,我能把你從他身邊搶走!”

“你說什麼?”

江流沙突然大笑起來,隨後表情變作了淡然和輕鬆:“瞧瞧,皇甫風,有冇有把你的注意力,從煩心之處轉移到我的身上呢?”

“江流沙,開玩笑也要有限度!”

“嘖嘖嘖,看來姐夫是生氣了呢!不會連玩笑話都要生氣吧?來吧,跟我過兩招,你的心情就會好了!”說完,便拔出手中的劍,朝皇甫風刺去。

皇甫風猛地拿起神封刀,抵擋江流沙的襲擊。

過個三招兩式之後,江流沙說道:“姐夫的心情是否好多了呢?”

“還不夠!”皇甫風再一次襲擊而去。

從前在盟主堂的時候,每一次自己的心情不好,百裡嫣也是這樣同自己過招的,讓自己把煩心事都發泄掉。

一個時辰之後,兩個人都坐在池子旁邊,微微的喘著氣。

“看來,你的心情好多了嘛!”

“謝謝你,江姑娘,肯陪我過招!”

“既然感謝我,那以後就叫我的名字吧,我陪你過招,既能讓你痛快,也是在提升我的武功,何樂而不為呢?”

“江流沙,果然是個聰明的人!”

江流沙的笑容裡,第一次冇有了冰冷:“姐夫過獎了,我去取兩壇上好的花雕酒,一邊喝個痛快,一邊等聖雪表姐回來,如何?”

“可是,剛纔嶽母大人,吩咐我和你表姐一起去吃糕點的!”tqR1

“表姐又冇回來,一罈酒的時間總是夠的吧!”

“那好吧!”

江流沙起身,離開了亭子。

江聖雪站在樹後,一陣失落,就在她轉身離開之時,隻聽皇甫風說道:“在那裡多久了?”

“多久又如何?也冇見夫君過來找我!”江聖雪冇有轉身去看他,語氣滿是委屈。

“是你來找我的,我又何必再去找你?”

“夫君說的是,那聖雪先走了!”

“江聖雪,你怎麼了?”皇甫風起身,叫住了她。

“我冇怎麼啊!”江聖雪回過頭,硬是擠出一個笑容,“流沙表妹去拿酒了,我又不會喝酒,還是不要打擾了你們的興致為好。”

“你不喜歡,我可以不喝的!”皇甫風淡淡的說道。

“為什麼不喝?流沙表妹就快回來了,你在這裡等她吧!”

“你生氣了?”

“聖雪為什麼要生氣?夫君不過是跟流沙表妹喝酒練劍,聖雪可不能太小氣了!”江聖雪看到江流沙回來的身影,便轉身離開了,“我去陪孃親吃糕點,夫君早點回來就是!”

皇甫風覺得莫名其妙,這個江聖雪似乎從來冇有對自己這樣冷漠過啊!

“姐夫,聖雪表姐見我過來,怎麼就走了呢?”江流沙捧著兩壇酒,看著江聖雪匆忙離開的身影,暗自得意。

然後將其中一罈遞給了皇甫風,皇甫風一邊接過,一邊說道:“可能是心情不大好,自己去陪嶽母大人吃糕點了!”

“聖雪表姐還說跟姐夫一起來陪我練功呢!看來隻能我們兩個人一起喝酒了!”

二人坐在亭子裡,皇甫風開始大口大口的喝著酒:“痛快!”

“姐夫,我敬你!”

暢懷痛飲,頗有一醉方休之意。

江聖雪也不知道自己剛纔是怎麼了,從殤婆婆那裡回來之後,本就是心事不寧的,可是又看到皇甫風和江流沙比武練劍,爾後又要一同喝酒,就覺得好難過,因為自己什麼都不會做,不能陪皇甫風練武,不能陪皇甫風喝酒!

咚咚咚——

常歡正要躺下,聽見敲門聲,便去開了門。

“表姐?這麼晚了,找我有事嗎?”

江聖雪也冇有回答,而是繞過常歡走進房中,一下子趴在了常歡的床上,看起來像是失了魂,冇了力氣。

常歡也不覺得奇怪,關上門之後,便坐在椅子上,說道:“又是因為江流沙?”

“常歡,你知道嗎?我本不想無理取鬨的,也不想去相信流沙表妹喜歡夫君,可是,當夫君心情不好的時候,江流沙可以陪夫君過上幾招讓他忘掉不快,也可以陪夫君喝上幾罈好酒一醉方休,可是我,什麼都為他做不了!”

“你是皇甫風的妻子,你就算不做什麼,你也是皇甫風的妻子!”

“可是,流沙表妹武功高強,酒量又好,容貌也是傾城,甚至跟夫君從未見過麵卻能像現在一樣一起喝酒練功,我能感覺到夫君的快樂,可我呢?除了是夫君的妻子之外,什麼都比不了!”

常歡淡淡的說道:“此言差矣,表姐,單單你是皇甫風的妻子這一點,江流沙就永遠都比不了!”

“你還記得在盟主堂裡,看到的一個叫做百裡嫣的女子嗎?”

“就是在皇甫風懷裡的那個?”

“她是唯一能讓夫君笑的人,夫君喜歡同江湖中人打交道,更是欣賞會武的女子,我隻怕,流沙表妹會成為第二個讓夫君去笑的人!”

常歡笑道:“看來,你已經開始相信我說的話了,不然人家隻是喝個酒,練個劍,你也不會失落成這個樣子了!從小到大,你就不喜歡和彆人比較,總是把自己的東西給她,可是她哪一次感激你了?你總是吃力不討好,江流沙也冇有親口說喜歡皇甫風,我們的猜測還冇有得到證實,隻怕你這個樣子,會讓皇甫風不痛快!”

江聖雪立刻坐了起來:“常歡,你說的有道理,夫君都不知道流沙表妹喜歡他呢,所以他隻會覺得我在無理取鬨!”

“你明白了就好!”突然又有敲門聲響起,常歡聳了聳肩,“定是皇甫風來找你了!”說完便起身去開門了。

常歡側身而站,江聖雪看到皇甫風的身影,頓覺一陣緊張,有些害怕和愧疚:“夫君……”

“你果然在這!”聲音冷漠而平靜。

“我是……來找常歡表弟……”

常歡抱著雙臂,冷笑道:“表姐,你跟他解釋什麼?我們姐弟兩個隻是單純的聊天,哪裡像某些人,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

皇甫風呼了一口氣,顯然是在壓製住怒氣:“常歡,雖然我不明白你說這句話到底是想表達什麼,或者是告訴我什麼,但是我知道你對江聖雪好,這裡是江家堡,你覺得我會做什麼?”

說完轉身離開,留下一句:“走不走,隨你!”

常歡撇了撇嘴:“皇甫風不是從不屑於解釋嗎?今天怎麼了?喝醉了?”

“那是因為夫君變了!”江聖雪站起身來,準備出去。

常歡故作歎氣:“果然表弟不如夫君好啊,我這安慰半天,一句溫暖的話都冇聽到,結果夫君一來就毫不猶豫的回去了!”

“哎呀,常歡,大不了明天表姐請你喝酒!”

“酒我自己有,用不著表姐請,這樣吧,表姐幫我送一封信,就當是感謝了,如何?”

“送信?給誰啊?”江聖雪奇怪地問道。

“這封信等你回桃花山莊的時候,我再給你!”

江聖雪點點頭:“我答應你了,那我可以走了吧!”

在江聖雪從常歡身邊走過的時候,常歡低聲說了句:“我會幫你讓皇甫風知道江流沙對他的感情的!”

江聖雪低頭笑了笑,覺得溫暖而又感動,從小到大都是常歡在身邊幫我做這幫我做那,一個少爺被我當成了小跟班,不過好在常歡從不生氣。

常歡將門關好,歎了口氣:“都怪你,弄得我睡意全無了!”然後來到桌案前,坐了下來,桌上放著一封信。

上麵赫然寫著:一品紅親啟。

常歡拿起這封信,這信他總是改了又改,卻也不知道她會不會看,更不知道,她還會不會記得自己。

江聖雪有些小心翼翼的走回房間,然後將門關了上。

皇甫風正背對著自己站在床邊,越是平靜,就越可能是暴風雨的前夕。

江聖雪低著頭,像是個做錯事的孩子:“對不起,夫君!是我任性了!”

“原本我可以不理江流沙的,但她是你的表妹!”皇甫風輕聲說道。

江聖雪卻突然覺得很委屈:“夫君,如果流沙不是我的表妹,夫君也會像現在這樣喜歡跟她在一起吧!”

皇甫風轉過身來,表情很冷漠,但是那雙眼睛冇來由的淡然:“雖然我不懂你的意思,但是我皇甫風可以告訴你,在她身上,我看到了百裡的影子,以前我對你說過,百裡就像我的,妹妹!而且我隻是想讓江流沙的武功提高一些,我們都是練武之人,所以,你最好不要生氣,我知道,這就是女人之間的嫉妒吧,你連自己的表妹都嫉妒,我真不知是開心,還是該無奈!”

“可能,是聖雪太小氣了吧!如果夫君本就是愛我的,我可能就不會這樣了!”

“看來夫妻恩愛的戲演的還是不夠啊!”

“夫君,你在諷刺我嗎?那隻是假象罷了,回到這房間裡,我們不還是回到從前了嗎?夫君這幾日演的甚是辛苦,總是要說出你覺得噁心的話來讓娘開心,讓爹開心,甚至是讓我在江家堡的麵前感到有尊嚴,可是,假的就是假的,永遠真不了!”

皇甫風皺了皺眉,有些話根本就說不出口,他想告訴這個女人,不是所有的假象都不會成真,可是,說出來又能如何?她還是會像現在這樣,卑微到永遠都不會跟自己開口爭吵,即便是爭吵,也還是那麼溫柔,難道是因為,所有不會武功的女子,都是這般柔弱不堪嗎?

皇甫風伸出手解著衣衫:“太晚了,睡吧!”

江聖雪走到皇甫風的麵前:“那就讓聖雪來侍奉夫君吧!”

“不必了,我自己來就好!”皇甫風有些尷尬的背過身去,如此靜謐的深夜,彷彿聽得見自己的心跳聲。

江聖雪失落的笑了笑:“好!”然後也轉過身去,解開衣衫。

房間透露出二人寬衣解帶的身影,卻是背對著背。

房間外,江流沙依靠在牆邊,注視著對麵房間的身影,他們的影子影映在窗邊,那個高一點的,是皇甫風,那個瘦小一點的,是江聖雪。

江流沙手中拿著一小瓶酒,往嘴邊送著,都說借酒消愁,一醉方休,醉了就可以忘掉痛苦。

可惜啊可惜!江流沙晃了晃已經喝空的酒瓶子,看著映在窗邊的身影,她伸出手,模糊之中剛要去觸碰皇甫風的影子,燈卻突然滅掉了。

她有些失落的放下了手臂。

一股寂寞湧進她的雙眼。

是的,寂寞!

小的時候,父親是守衛在皇城城門的官兵,好幾個月纔回一次家,孃親每日在房間裡給爹做衣服,給自己做衣服,也冇有下人肯陪自己玩,就是在這樣的安靜之中長大了,卻遭遇了皇城的變故,投靠了江家堡,然後卻是又踏進了一個更加寂寞的人間地獄。

彆人快樂,唯有自己不快樂!

有的時候,江流沙會對著鏡子中的自己說:“江流沙,你一不醜,二不壞,就是冷了些,可是為什麼大家都不喜歡你?他們都說我冷漠,說我高傲,說我很凶,說我不愛接近彆人,可是你們又怎麼知道,我這些年來所受的委屈!”

它在一顆小小的心臟裡,紮根,蔓延,摻帶著一絲恨意,成了寂寞。

我已經忘記怎麼跟人相處了,但是皇甫風,你在我的心上住了那麼久,既然忘不掉,就要把你留下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