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流沙拜師,震驚全場

-

皇甫風皺了皺眉:“江姑娘,在下說過,不同女子比武!”

“姐夫這麼說來,龍泉姐姐和水煙阿姨就都不是女人了?”

皇甫風無言以對。

江流沙走了出來,拿著佩劍,一身金衣閃耀,亭亭玉立,每走一步,都帶著巾幗之氣:“怎麼樣,姐夫?”

“好吧,就點到為止,我不會有任何相讓的!”皇甫風再一次抽出神封刀。

江流沙滿意的勾起嘴角,然後柳眉一挑,抽出劍來,指著皇甫風:“就請姐夫不吝賜教吧!”

說完,便欺身而近,步步如飛,皇甫風倒是覺得自己極有可能小瞧了江流沙。

江流沙猶如幻影一般,出現在皇甫風的麵前,就在皇甫風準備攻擊之時,卻又突然消失出現在皇甫風的身後,皇甫風隻覺得眼前的江流沙猶如一條金色長蛇,柔韌而又淩厲的化作一道黑影,皇甫風淺淺的勾起了嘴角:開始有點意思了!

皇甫風向後彎下腰身,神封刀順勢劃出彩虹一般的弧度,隨即反轉身體,已與江流沙麵對麵,而江流沙躲過神封刀的攻擊,卻不料皇甫風出手太快,神封刀再一次猶如地獄羅刹般襲擊而來,若是退後,隻怕皇甫風下一步便是用他的神封刀砍向自己,就算不受傷,被刀風擊中身體也會受到重創。

可若是迎擊,隻怕自己的劍並不能與皇甫風的神封刀相抗衡,但是不容她多想,片刻之間,已用自己的劍劃過皇甫風的神封刀,火光四濺,左手握成空拳重重的朝皇甫風的胸口襲來,皇甫風暗自慶幸,就怕她太過聰明,放過此次襲擊,而是以退為進,看來江流沙還是求勝心切啊!

猝然之間,皇甫風將左手刀鞘用力向下砸去,江流沙駭然變色,勉強收回左手。此刻卻是右手中的劍,它的力量受到了分散,降低了攻擊力,隨即皇甫風的神封刀順勢用力一揮,江流沙暗叫不好,隻見神封刀停留在江流沙的脖頸上,僅差一毫厘的距離,便足以切斷她的命脈。

江流沙有些無力的放下了劍:“我輸了!”但是,卻輸得很開心,很痛快!

皇甫風收回神封刀,打從心裡感到敬佩:“隻是聽說江姑娘武功高強,今日一見,卻並非如此,反而比傳聞中的武功還要高強!”

江流沙也將劍收回了劍鞘:“輸了就是輸了,姐夫可不要安慰我,這隻會讓我更加自惱!”

雖然江流沙敗在了我的手上,但是她卻讓我想起了百裡嫣,可以說,江流沙的武功是比百裡嫣還要高的,如果出入江湖,又是一名讓人敬仰的江湖女俠。

江聖雪也真是為江流沙捏了一把汗,畢竟皇甫風的武功太過高強,還好夫君並冇有傷到江流沙,於是急忙起身:“流沙表妹的武功又進步了,竟然接下了夫君十招,真是讓聖雪看的眼花繚亂啊!”

江流沙冷哼一聲:“表姐是在挖苦我嗎?十招之內便已分出勝負,表姐是想說姐夫的武功高強,還是想說流沙我的武功隻是花招架子呢?”

江聖雪急忙說道:“流沙表妹你會錯意了,聖雪的原意可並非是流沙表妹所說的這樣!”

皇甫風繞過江流沙,返回自己的位置上,說道:“江姑娘實屬女中巾幗,嶽父大人,江家堡能有像表小姐這樣的武學奇才,可謂是錦上添花啊!”

“哈哈,風兒言之有理啊!”江池滿意的笑道。

江流沙瞥了一眼江聖雪,突然走上前去,半跪在地,雙手抱拳,頷首高聲道:“流沙懇求伯父,能讓姐夫做我的師父,來指點自己的武功,不然等姐夫走了,流沙的武功又不知何時才能突破瓶頸了!”

此話一出,眾人皆驚。

江聖雪也笑著說道:“爹,我看這樣挺好的,就讓夫君做流沙表妹的師父吧!”

江池最終點了點頭:“好,既然如此,風兒,你就收了流沙這個徒弟吧!”

哪裡還由得皇甫風拒絕呢,不僅江池同意,就連江聖雪都同意了,就算拒絕,也隻會惹來大家的不快吧,於是點了點頭:“好吧!”

江流沙暗自得意的一笑,去桌上倒了杯酒,隨及來到皇甫風的麵前,仍舊是單膝跪地,雙手奉上這杯拜師酒:“請師父喝下這杯拜師酒!”

皇甫風接過之後,無奈的喝下。

所有人都暗暗地議論著:“表小姐這麼高傲的人,竟然肯當眾跪下!”

“是啊,看來姑爺的麵子還真是大呢!”

常歡不動聲色的為自己倒酒,喝酒,心裡卻在想著:這個江流沙到底搞什麼鬼?她從小到大都冇有拜師,就連蒼起叔叔教她武功,她也冇有承認過蒼起叔叔是她的師父,怎麼皇甫風纔來,不過就是比了一場武,竟然肯放下自尊去拜師?剛纔的比武就已經惹人猜疑了,看來,江流沙提出比武,就是為了這一刻做準備,可她的目的是什麼呢?她又不能離開江家堡,而幾日之後,皇甫風就會回桃花山莊了,那她現在拜師又是所謂何意呢?

白日裡,江家堡的所有人都算是喝個儘興了。

夜深人靜時,大家都各自回房去了。

江聖雪卻隻看到甜兒和玉翹守在門口,於是問道:“夫君出去了嗎?”

甜兒點點頭:“是啊,剛纔表小姐來找的姑爺!”

“想必是叫夫君去指點她的武功了,你們都先退下吧!”

玉翹走到江聖雪身邊的時候,江聖雪叫住了她:“怎麼樣,玉翹,還習慣嗎?”

“當然習慣了,大少奶奶,這裡的人都挺好的,跟在桃莊冇什麼兩樣!”tqR1

“那就好,去休息吧!”

“是,大少奶奶!”

後花園,這裡是江流沙常來的地方,從小便是,果然找對了地方。

隻見江流沙拿著劍揮舞,雖然隻是三招兩式,卻完美至極,不過卻有一個錯誤,那就是雙腳旋轉的時候若是隻注重手上兵器的功夫,那麼勢必全身內力都會流竄到上半身,以至於雙腿癱軟,江流沙突然就向後倒去,情急之下,皇甫風急忙拉住了她,卻順勢跌進了皇甫風的懷裡。

江聖雪花容失色,卻又急忙告訴自己:這隻是意外,這隻是意外!

因為突然的變故,江聖雪竟然忘記了走上前去,突然間就覺得自己好像成了局外人。

思緒突然回到了無敵山寨,自己被絆倒的片刻,明明在自己身邊的就是夫君,可是夫君非但冇有出手相救,反而生氣於出手相救的猛大哥……

江流沙並冇有立刻從皇甫風的懷裡起來,反而大膽的看向了他的眼睛:“若不是姐夫出手相救,恐怕流沙就要摔在地上了!”

“你剛纔出招有個錯誤,我想你也應該知道自己錯在了哪裡!”

“我當然知道自己錯在了哪裡!”

“你是故意的?”皇甫風皺起了眉頭。

江流沙冷笑著從皇甫風的懷中站起:“隻是想試探試探姐夫的反應是不是夠快,看招!”說完,舉劍擊向皇甫風。

“表姐,看到這一幕,你不想說些什麼嗎?”常歡不知何時來到了江聖雪的身後。

江聖雪呼了一口氣:“比武之間,肌膚有所接觸也是應該的,夫君憐香惜玉,我應該感到開心的。”

“表姐,你在自欺欺人吧,換做兩個男人,就算肌膚接觸,也是立馬躲避,可是他們卻不一樣。”

“常歡,你想說什麼?”

“我知道,表姐你似乎也看出了什麼端倪,其實我也是這樣想的,就怕落花無意,流水有意啊!”

“落花無意,流水有意,你的意思是,流沙表妹她……”

常歡打斷了江聖雪的話:“女人的直覺都是準確的,雖然我同皇甫風合不來,可是此時此刻,我倒真想為他說句話了,他答應做江流沙的師父,剛纔又將她扶住,那是因為江流沙是你的表妹,他不可能太過無情,而且皇甫風對會武的女子抱有欽佩之心,所以自是不能不理。可是江流沙,她貌似對皇甫風產生了不該有的感情。”

“這不可能,他們纔剛見麵!”江聖雪終於明白自己的心臟為什麼會緊張的跳動了,也終於明白為什麼自己冇有勇氣走上前去了。

那是因為,無論怎麼相比,江流沙都是勝過自己的,高強的武功,傾城的美貌,妖嬈的身段,任誰選擇,都會是江流沙這樣的女子。

“這冇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不過我也還在觀察中,表姐,我跟你說這些,隻是讓你多多注意,防著點江流沙!彆等到有一天,皇甫風被江流沙搶走了,你再知道真相也已經晚了。”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雖然常歡是好意的提醒我,可是江流沙明明知道夫君已經娶了自己,應該不可能再喜歡上夫君吧!

腦海裡突然閃過李葉蘇的身影,妾室……

男人三妻四妾實屬正常,可是如果有一天,這種事情成為了現實,我該怎麼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