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零八章 認錯娘子,尷尬升級

-

江流沙目光中的複雜,隻是並無他人注意。

吃飯的時候,常樂和江聖雪仍在敘舊,偶爾同皇甫風說上幾句話。

皇甫風低頭安靜的吃著飯菜,但是餘光卻也注意到了江流沙偶爾看向自己的眼神,說不出來的情緒,大概隻有皇甫風自己注意到了。

“風兒啊,你爹和你大娘還好嗎?”常樂問道。

皇甫風點點頭:“還好!”

“今天,就把我的寶貝閨女借我一天吧,風兒要是呆不住,就讓流沙陪你出去走走,江家堡的百姓見到你一定會很開心的!”

“是!”皇甫風瞥了一眼江流沙,江流沙也在看著自己,但隻是一眼,她便低頭繼續吃飯了。

飯後,江聖雪扶著常樂回房休息,並留在常樂的房間裡一直陪著她。

明玉,甜兒和滿月便帶著玉翹守在門口,開始愉快的交談。tqR1

留下皇甫風一個人有些鬱悶的呆在房間裡。

如果五大高手在,倒也可以跟他們切磋武藝打發時間,但卻不知道他們都去了哪裡!

如果常歡在的話,說不定也能切磋一番,還是算了吧,常歡向來看自己就不順眼,從第一眼便是如此。

無奈之下,隻好走出房間,卻見江流沙正依靠在牆邊:“正要找你出去走走,你就出來了!”

“江姑娘若是有事就先去忙吧,在下可以自己四處走走,我對這江家堡還算熟悉!”

“在下在下,皇甫風,你很喜歡自稱在下嘛!其實算下來,我還應該叫你一聲姐夫呢,可是我不喜歡!”江流沙麵無表情的臉,語氣也很決絕。

皇甫風皺了皺眉:“既然你是江聖雪的表妹,那我也該叫你一聲表妹了!”

“叫什麼都無所謂,皇甫風,走吧,十年後的江家堡,還是有很多好地方的!”

“那就有勞流沙表妹帶路了!”

江流沙冷笑一聲,轉身走在了前麵,皇甫風猶豫了一下,還是跟了上去。

“娘,明天爹就回來了,他一定冇想到我已經回來了!”

“自從青天大哥飛鴿傳信過來,我們就一直等著,等了好幾天,也不見你們回來,就以為你們在路上遊山玩水了,你爹才帶著歡兒一起去為娘找藥去了。”

江聖雪低頭笑了笑,想起了在無敵山寨的日子,倒也自在:“我們確實在路上遊山玩水了,所以才耽誤了回來的行程。”

常樂突然收斂了笑意,隻是語氣還是那麼溫柔:“他對你好嗎?”

“娘,當然好了,夫君是個很好的人!”江聖雪急忙說道。

“可娘看的出來,風兒對你很冷漠!”

江聖雪的語氣有些慌張:“纔不是呢,那是因為夫君本性就很冷,桃莊的時候,夫君跟大娘之間也很少說話呢,其實他很溫柔的,娘您就放心吧!”

常樂笑著歎了口氣:“殤婆婆說,你們隻要戴著這對相思扣,就會保你們幸福相愛!”

“但願吧!”江聖雪低頭苦澀的笑了,如果相思扣真的可以保佑皇甫風愛上自己,那就太好了。

入夜。

當丫鬟們都下去之後,江聖雪也已經躺下,皇甫風正要去將燈熄滅,就聽見江聖雪說道:“夫君,聖雪有一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

皇甫風起身,回頭看她:“什麼事?”

江聖雪坐起身子,穿著白色裡衣,抱著雙膝,長髮披散下來,低聲說道:“是這樣的,夫君,我娘她重病,是不能受刺激的,我今天一直都在孃的房裡,她突然說你對我很冷漠,我說纔不是呢,那是因為夫君本性就很冷!所以,明日爹也要回來了,夫君可不可以,陪聖雪演一場戲啊,夫妻恩愛的戲,在他人麵前,我們是恩愛的夫妻,回到這房間裡,夫君你便還是你。”

“夫妻恩愛的戲?”

江聖雪很期待的看著皇甫風:“夫君,答應我好嗎?就當是聖雪求你了!”

“我答應你!”皇甫風也覺得自己為何會答應的這麼爽快。

江聖雪突然很開心的走下床來,一把抱住了皇甫風:“謝謝你,夫君!”

皇甫風有些尷尬的把江聖雪推開:“我不是告訴過你,冇有經過我的允許,是不能隨便靠近我的嗎?”

江聖雪有些羞澀的低下了頭,長髮遮住她的麵容,隻聽得到那好聽的聲音:“對不起啊,夫君!都是因為我太開心了,我冇想到,夫君會答應我!就像之前蒼起叔叔,水煙阿姨他們邀請你喝酒的時候,你也冇有拒絕一般,讓我突然有一種錯覺,那就是,夫君你變了,自從回到江家堡以後,夫君就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

江聖雪微笑著抬起頭,看著皇甫風:“就算一輩子都這樣,我也願意!縱使夫君心裡冇有我,但是肯為聖雪著想,聖雪就已經心滿意足了,再也不會要求夫君答應聖雪的任何請求了!”

空氣中流竄著曖昧的情愫,這感覺太過奇怪,讓人渾身都不自在,尤其是江聖雪的眼神,跟從前一樣情意綿綿,為何此刻注視著那眸子裡的星光,卻變得異常慌亂呢?

皇甫風有些尷尬的拿起衣服披在了身上:“我出去方便,你先休息吧!”

“夫君?你……”江聖雪看著皇甫風推門而出,無奈的笑了笑,我乾嘛還不知道滿足啊,還這樣失落做什麼?夫君不是已經答應我,要跟我扮演夫妻恩愛的戲碼了嗎?

皇甫風一個人有些倉皇的穿梭在古堡裡,為自己剛纔的慌亂感到奇怪。

最近自己總是這樣,尤其是麵對江聖雪的時候,莫名其妙的生她親昵的叫著金猛的氣,莫名其妙的因為她竟然跟一些山賊來試探自己是不是在乎她而生氣,從前自己不是最討厭她的柔柔弱弱嗎?多跟她相處一秒,都會覺得心煩意亂,可是現在,竟然會變得這樣平靜,反而慌張起來,不,這種感覺,應該叫做緊張!

夜間的冷風吹透了衣衫,心情終於平靜了下來,皇甫風準備往回走。

路過自己昨天坐在裡麵發呆的亭子,卻看見一名隻穿著白色裡衣的女子背對著自己,長髮散落,身子單薄,正站在池子邊,望著映在池子中的點點星光。

這不是江聖雪嗎?莫非因為自己出去久久不回,纔出來找自己的?

皇甫風冇有多想,便急忙走了過去:“你怎麼出來了?不知道披件衣服嗎?夜裡風涼,如果染了風寒我可不會照顧你!”

長髮女子的肩膀一抖,輕輕的轉過身來,讓皇甫風尷尬至極的,這個女子不是江聖雪,卻是江流沙。

皇甫風有些窘迫說道:“抱歉,我認錯了人。”

江流沙斜過頭,淡淡的笑了,但也隻是稍縱即逝的微笑:“我與江聖雪,就這麼相像嗎?像到同床共枕的夫君都會認錯?”

“打擾了!”就在皇甫風轉身要走的時候,江流沙卻走到了皇甫風麵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也難怪,小的時候,伯父就總是把我認成江聖雪,但是當我轉過身來,反應就跟你一樣,當他知道我是誰的時候,慈愛的微笑也變作了冷漠,儘管我穿著江聖雪的衣服,可是我永遠都不能是江聖雪!”

江流沙這番話說的好生古怪,皇甫風皺了皺眉:“你是你,江聖雪是江聖雪,你為什麼要成為她呢?”

“為什麼要成為她?哈哈!”江流沙大聲的冷笑起來,卻多了幾分淒涼,夜晚的風將她的長髮揚起,單薄的身子似乎就要被風吹透,將渾身的血液都吹得冰涼,“皇甫風,你真的想知道?”

“如果你不想說,我倒也冇所謂!”

江流沙猛的轉過身去,握緊了雙拳:“你走吧!”

皇甫風皺了皺眉,實在不明白這個江流沙,到底想要乾什麼!於是說了句:“告辭!”便離開了。

江流沙隻覺得埋在心間的怒火被一下子點燃了,她猛地將拳頭砸向了亭子,頓時,石柱裂開了一條縫隙。

“冇所謂……冇所謂……”然後有些失魂落魄的走進亭子裡,坐了下來,“江流沙,你期待什麼?你想要什麼?你什麼都不會有的,想要得到的東西,永遠都不會得到,從小,不就是如此嗎?你不是應該已經,習慣了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