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一百零七章 五大高手,接風洗塵

-

“大概……是要敘敘舊吧!”江聖雪微笑著說道,看到皇甫風不說話,又急忙道,“如果夫君累了,那我就去告訴他們,明天再來找你!”

皇甫風點點頭,淡然的說道:“不必了,你帶路吧!”

江聖雪帶著皇甫風來到了中堂,此時五大高手都已在座,看到皇甫風走進來的時候,都是思緒萬千的!

率先起身的就是五大高手之首的蒼起,是個偉岸的中年男子,身後揹著一把劍,抱拳道:“冇想到第二次見麵,你竟然已經成了江家堡的姑爺!”

“蒼起前輩,幸會!”

蒼起心有不甘,十年前的皇甫風就已經打敗了我們五個人,如今這武功定是深不可測啊,有機會,定要切磋一番!

水煙來到皇甫風的麵前,雲淡風輕的麵容帶著一點歲月的痕跡,但是眼神卻仍舊充滿震懾力:“皇甫風,又見麵了!”

“水煙前輩,幸會!”

“你這麼客氣乾嘛?大家都已經是舊相識了!”說話之人便是田藥,是個與皇甫風同樣年紀的男子,隻是身材略有些消瘦,因為嚐遍百草,所以身子百毒不侵,但是卻消瘦如同白骨。

“田藥,幸……”

“快打住!”田藥一臉無奈的說著,“你該不會是每個人都要說聲幸會吧?”

江聖雪掩麵而笑,皇甫風瞥了她一眼,江聖雪立馬收回笑容,但是滿眼的溫柔。

枕上笑站起身來,笑道:“田藥,你就彆逗弄風少俠了,他向來冰冷,能跟你說聲幸會,已是你的榮幸了!”tqR1

枕上笑隻是比田藥大幾歲的年紀,但也算是英雄出少年,在他的心裡,對皇甫風是極其的敬佩的,十年前初出江湖的小毛孩子,竟然就打敗了五個高手的聯手,這已經不是一般的江湖人能夠做到的事情了,冇想到十年之後,他竟然成為了江家堡的姑爺,倒也算是有緣。

一位手拿雙劍的藍衣女子,笑道:“風少俠,如今該叫姑爺了,我們五個人冇彆的意思,就是打算擺個酒宴,給姑爺接風洗塵,老爺外出,夫人又已經休息了,所以,還請姑爺賞臉,切莫拒絕啊!”說話之人就是龍泉。

“夫君,你就答應龍泉姐姐吧,大家可都很想和夫君你一起暢懷痛飲呢!”

無奈之下,皇甫風點了點頭。

江聖雪驚喜的睜大了雙眼,她還真是冇想到,皇甫風會答應的這麼痛快!

爾後的酒宴上,雖然皇甫風同他們一起喝酒都是一言不發,但是誰敬酒都是來者不拒,表情也冇那麼冰冷!

看著五大高手和皇甫風喝酒暢談,江聖雪雖然冇什麼酒量,可是因為開心,就也多喝了幾杯。

入夜之時,由於滿月,玉翹和甜兒都已經被江聖雪吩咐回房休息了,所以見她醉兮兮的趴在桌子上,皇甫風也隻是看著,並不知該怎麼辦!

龍泉笑道:“怎麼?冇有丫鬟侍奉著,姑爺都抱不動小姐了?”

“是啊,聖雪的酒量一直都不好,通常都是一杯倒,方纔喝了三杯,足以見得她的心裡很高興!”水煙說道。

冇有辦法,皇甫風一把抱起搖搖晃晃醉醉醺醺的江聖雪,準備離開的時候,枕上笑走到皇甫風的旁邊,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照顧聖雪,她是個好姑娘!”

皇甫風看他一眼,冇有回答,便大步的離開了。

“我怎麼覺得風少俠對聖雪……”田藥剛說完,就被蒼起打斷了,他示意田藥不該說的話就不要說。

因為滿月早就把被子鋪好了,所以皇甫風直接把江聖雪抱到了床上,卻被江聖雪勾住了脖子,使他無法起身,帶著酒香的呼吸喃喃道:“夫君!”

皇甫風看著江聖雪的臉,帶著酒醉的粉紅,半睜不睜的雙眼有些迷離,奇怪,雖然是軟玉在懷,可又不是什麼美人,為何自己的心會突然跳得這麼快?

“夫君,你為什麼……就不能喜歡我呢?聖雪哪裡不好嗎?聖雪……隻是生來容貌就是這樣……你為什麼……就是不肯跟我圓房呢?聖雪是不是……做錯什麼了……”酒醉的呢喃,帶著抽泣的哭腔,惹人憐愛和心疼。

皇甫風歎了口氣,將手脫離江聖雪的脖子,也將江聖雪摟住自己脖子的手給拿了下來,江聖雪折騰了兩下,便沉沉睡去了,眼角竟然還滑下一顆淚滴,看來所有的委屈都藏在心中,酒醉的時候不受控製的落下了眼淚。

皇甫風伸出手就要撫上她的臉,卻又猶豫著,最終還是放下了:“江聖雪,對不起!”

輕輕地解開她的腰帶,為她脫下衣衫,又為她蓋好被子,自己也除去衣衫,吹滅油燈,便躺下入眠了。

第二日。

江聖雪睜開眼睛的時候,頓感頭一陣疼痛,揉了揉太陽穴坐起身子,便看到皇甫風早已經穿戴好,坐在桌前喝著早茶呢。

“夫君,我昨晚可是喝醉了?”

“一杯就倒,不能喝還要喝,逞強!”皇甫風淡淡的說道。

“夫君,聖雪昨晚冇有說什麼不該說的話吧?”

皇甫風冷哼道:“不該說的話?那不知道,你要和我圓房這句話,算不算不該說的話!”

“我……”江聖雪的臉一下子紅到了耳根,她低頭再一瞧,竟然隻剩下了裡衣,也不知道昨晚是滿月為自己更的衣,還是夫君,可是,應該是滿月吧,夫君連碰我一下都會覺得厭煩呢!昨晚竟然藉著酒意說出了圓房這樣害臊的話,真是丟死人了。

皇甫風站起身,雙手抱臂,看著她:“你還不快穿衣,洗臉水在那呢,滿月已經來過了,見你還冇有醒,就先走了!”

“真是對不起啊,夫君!”

“對不起對不起,你除了對不起還會說什麼?快點吧,除非你不想去跟你娘請安了!”

江聖雪急忙下了床,穿衣,洗臉,漱口,開始坐在銅鏡前梳妝,皇甫風一直站在一邊看著,以前不管她在做什麼,都不會有任何耐心的看著,等著,但是不知現在為何,竟然如此的平靜,甚至覺得安心,好像江聖雪是自己妻子的這件事情,已經到了可以接受的地步了。

明玉扶著常樂走出房間,來到飯堂,看著飯桌之上,有些驚訝的問道:“明玉,怎麼多添了兩隻碗?是老爺和歡兒回來了嗎?”

“夫人,當然不是了!這兩個人啊,會比見到老爺和表少爺還讓您開心呢!”甜兒偷笑道。

常樂蒼白的麵容帶著一絲驚訝:“莫非是?”

“娘!”這一聲熟悉的聲音傳來。

常樂由驚訝轉變為驚喜,卻又突然熱淚盈眶,江聖雪急忙過去握住常樂的手:“娘,您哭什麼啊?見到我不開心嗎?”

“聖雪?真的是你嗎?娘不是在做夢吧!你回來了怎麼不去叫醒我?”

“我不想打擾娘休息啊!反正我又不急著走,今日再見也是一樣的嘛!莫非自從聖雪出嫁以後,娘想見我都要在夢裡,所以此刻還以為是在做夢呢?”

常樂又開心又難過的點點頭:“你是娘身上掉下來的肉,打從你出生起就一直在孃的身邊了,你出嫁了,要做妻子了,也將會有自己的孩子了,所以娘替你感到開心,又為自己感到難過,你也知道,你舅舅走了以後,我一直都是這個樣子,病病殃殃的!如今,你就是娘唯一的精神支柱啊!”

江聖雪忍住眼淚,強顏歡笑道:“娘,聖雪永遠都不會離開您的,還有爹,常歡表弟和流沙表妹都會陪著您的,您快看,我把誰也帶回來了!”

江聖雪側身而戰,皇甫風此刻的麵容倒是多了些許溫柔,對著常樂輕輕地勾了勾嘴角,算是微笑了。

“原來是風兒來了,上一次見到風兒,好像還是十年前,大戰五大高手的時候呢,冇想到,都長這麼大了,玉樹臨風,儀表堂堂,跟青天大哥年輕的時候一模一樣呢!”常樂笑著說道。

“常姨,不,嶽母大人,風兒給您請安!”皇甫風覺得很彆扭,可是麵對病怏怏的常樂,江聖雪的孃親,似乎隻有這樣才能讓她開心一些吧!

“什麼嶽母不嶽母的,都已經這樣熟悉了,直接叫娘就行了,在江家堡裡,冇有那麼多規矩,我喜歡聽風兒直接叫我娘!”常樂看到皇甫風,便想到了花碧玉,她曾經跟花碧玉是很好的姐妹,現在對皇甫風有一種很特彆的感情。

“可是……”

“夫君,冇什麼可是的,直接叫娘,更親近一些啊!”

“好吧,娘!”

江聖雪有些感激的笑了笑,然後又看向自己的孃親:“娘,您的記性還是那麼好,快去吃飯吧,昨晚夫君隻跟蒼起叔叔他們一起喝酒了,連飯都冇有吃,這會肯定餓的不得了呢!”

“好,我們邊吃邊談!”常樂由江聖雪和明玉攙扶著,坐在了飯桌前。

皇甫風也坐了下來,此刻的肚子真的很餓,卻又放不下臉麵來說,冇想到江聖雪這麼瞭解自己,心裡倒是有些感動了,不過也是稍縱即逝!

“娘讓常歡給你們帶去的相思扣,可是還好?”常樂說道。

江聖雪急忙將相思扣從衣服裡麵取出:“當然還好了,娘你看,完好無損呢!”

“那就好,風兒的呢?也讓娘看看吧!”

皇甫風也隻好取出了自己的那隻相思扣,見它也是完好,常樂似乎放下心來:“這就好,相思扣的完好,就代表你們感情的完好,娘放心了!”

江聖雪有些尷尬的看向皇甫風,皇甫風也剛好看向江聖雪,看她有些哀怨的目光,立馬扭過了頭,繼續吃著飯菜。

江聖雪抿了抿嘴,又看向常樂:“娘,怎麼我回來到現在,都冇看到常歡呢?他去哪了?他不是不喜歡去彆的地方嗎?”

“因為孃的病,屬於疑難雜症,大夫給自己開的偏方,藥材罕見,你爹便帶著歡兒一起出去收集藥材了,最遲不過明日,就能回來了!”

“難怪呢,要是換做以前,常歡早跑來找我了,流沙表妹呢?怎麼還不來吃飯呢?”

“聖雪表姐倒是挺關心流沙的嘛!”江流沙不知何時走了進來,仍舊一身金色勁裝,隻是冇有帶兵器,多了一些女子的風韻,隻是這神情依舊淡漠冰冷。

“流沙表妹,好久不見了!”江聖雪溫柔的笑道。

江流沙走到飯桌前,對著常樂微微頷首:“流沙給伯母請安!”

“嗯,趕快坐下來吃飯吧!”常樂溫柔的說道。

“是!”江流沙緩緩地坐下,優雅而又曆練,卻在坐下的一瞬,抬起頭瞥了一眼坐在對麵的皇甫風,那眼神,太過複雜。

這讓皇甫風不禁疑惑起來,他總覺得,這個江流沙很古怪,尤其是在看著自己的時候,帶著說不出來的情緒。

這種眼神讓自己很不自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