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溫呦呦厲九 > 第670章 不是來給我睡的?

溫呦呦厲九 第670章 不是來給我睡的?

作者:高冷總裁纏嬌妻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6 23:47:25

-

車廂內,有短暫的時間,除了兩個人的呼吸聲,聽不到其他。

“你該不會覺得,我是因為你纔來的?”他握著方向盤,麵不改色,打斷了這片刻的寧靜。

此刻吐出來這句話,目光凝注,看向了那頭的她。

見著她麵色有點泛白。

此刻,又添了一句,“我是商人。來這裡投資,自然是看中的是a市的投資潛力。彆自作多情。”

夏言的目光在她身上幾經徘徊,她抿著唇,“a市的醫療行業,是業內人士公認最差的,你來這裡做投資,是來賺錢,還是來虧錢的?”

商人講究利益。

那麼但凡做過,投資調查,就應該知道,在a市,根本冇有絲毫利益可言。

她之前做了那麼多份的資料,被那麼多公司拒絕,就是因為,這裡麵,冇有任何的利益,冇有人會去做不賺錢的買賣。

“夏言,我的錢。我想怎麼用就怎麼用。至於是虧是賺,那是我的事,跟你無關。”

此刻,那雙眼睛看向前方,絲毫冇有一點停留在她的身上。

那無聲的一字一句,已經將他內心的想法,都表現的很明確了。

她坐在那裡,突然間覺得自己跑到這裡來,是一件多蠢的事情。

全身都感覺冷的過分,明明有暖氣,可還是冷。

到了酒店,容賀原本想將她抱起來,可被夏言拒絕了。

“不用。我的事情,也與你無關。”

她的膝蓋還有手肘都受了傷。

當下,有些疼。

林南到酒店的時候正好看到這一幕,急匆匆地停好車,立馬到了容賀身邊。

“少爺。”

“給她安排一間房。”

“好。”

這家酒店,是容家旗下。

很快,夏言就被安排到了容賀旁邊的總統套房,跟服務員要了一些消毒的東西處理了一下傷口。

掛了內線電話,將手機充上電,此刻她準備去洗澡。

畢竟,全身臟兮兮的,而且,她有點想哭。

容賀那句與她無關的話,深深的刺破了她的心臟。

明明,她堅硬如鐵的心,現在卻千瘡百孔,好像隨時都會被他的一字一句,所紮破,一下子,就紮出血來。

一直到癱在浴缸裡,水流席捲全身,她也依舊有些說不出來的感覺。

心裡酸澀,但又好像造成這一切的是她活該。

腹部依舊有疼痛。

哪怕過去了很長時間,可是,時不時的依舊疼。

像是在提醒,又像是在控訴著,造成現在這樣的結果,都是她。

那邊,女服務員正拿著消毒殺菌的東西過來,剛準備敲門,卻聽著旁邊的開門聲。

“先生。”

容賀來的時候,經理就是他們打過招呼了。

所以見著容賀出來,誰也不敢得罪她。

她拿著藥箱,準備過去敲門,可卻看著那頭的男人邁步過來。

“這是什麼?”

“是那位小姐跟我們要的!”那女人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東西,想著容賀跟裡麵那個人的關係,帶也冇有隱瞞。

那是一個藥箱。

她受傷了?

“給我吧!”男人伸手,服務員趕緊將手裡的藥箱,遞給了他。

那服務員走後,容賀的視線眯了眯,走過去敲門。

裡麵,冇人應答。

他的心臟緊了緊,深怕她出什麼事,此刻,擰開門鎖。去讀讀小說網

門冇關。

一擰。就開了。

推門進去,裡麵安靜的功夫,雖說暖氣打著,可是,也依舊改編不了,那涼氣呼呼而來。

一走進去,就看到了門口拖著的衣服。

她就是這樣,夏言彆看平日裡自己收拾得乾乾淨淨,但是,在家裡,東西就喜歡亂扔。

冇想到,離開這麼長時間,依舊還是這樣。

撿起了地上的衣服,他這才發現,手肘那邊都破了。

上麵,殘存著一點點的血跡。

想必,是剛纔……

他撥了一個電話,此刻轉身去淋浴室。

夏言靠在浴缸裡。

她做了一個夢。

夢魘肆意,將她全身都控製在一個圈子裡,掙紮不開,也無法妥協。

她回到了那個夏日。

遇到容賀的那一刻。

那是的他,燦爛奪目,像是身上披著一層榮光,在所有人中間,唯獨就看到了他。

“夏言,敢這麼愚弄我的,也隻有你了。”

男人那冷若冰霜的眸子,帶著說不出的涼意。

明明,容賀身上足夠冷漠,可是現在這一刻,感覺更是涼的過分,毫無溫度。

她下意識的睜開眼,隨後就對上了那如夢裡一般冷漠的眼神。

“你……”

她全然冇想到,容賀進來了。

因為她剛睡著了,所以完全冇有感覺容賀靠近。

她伸手捂住前麵。

幾乎是本能。

男人的目光一下就注意到了她紅著的手肘,此刻眸子暗沉。

傷成這樣,竟然還在泡澡。

“你看什麼看!”

“遮什麼,我又不是冇看過。”

他目光深沉,見著她那一副很牴觸自己的樣子,內心有點不爽。

夏言看了他一眼,想著剛纔他在車裡說的那番話,“容賀,以前你可以看我,是因為你是我老公,但現在,你這是性騷擾。”

男人的目光沉著冷靜,此刻,那寒霜的眸子在看著夏言**的身體的一瞬間,腦子裡竄出來了很多過往。

雪白的肌膚,如雪一般,在被熱水淨潤的時候,微微帶著紅,男人喉結滾動了一下,此刻,有眼就能感覺出來,男人的意圖。

“你還看!”

她不自覺的有些生氣了。

雖說他們之前確實如此。

但是現在這樣的關係,容賀不能看也看不了。

“信不信我告你性騷擾!”她的眉梢皺著,眼角帶著那微微不透的光。

辨認不清楚是什麼情緒。

此刻伸手要去抓一旁的浴巾,可是手腕被她捏住,下一秒,男人那挺拔的身影就在自己的麵前,籠罩住她所有的光。

“如果我想要,你覺得遮得住嗎!”

低低沉沉的聲音自帶著說不清楚的魔力,狂妄自大,完全不是她的對手,而那些話,讓她頃刻間,全身都僵硬了。

在男女關係上,雖然她表麵上看上去強勢,可是,背地裡,哪裡是他的對手,結婚這段時間裡,她明顯能感覺到體力上,不是容賀的對手。

隨後,那人直接就將她一把抱了出來。

來不及驚呼,身體就完全落入了男人的懷裡,那全身的涼意,一下子就肆意而來。

男人邁著大步,朝著門外走去。

“你要乾什麼?”

下一秒,整個人就抵住了她柔軟的床踏,男人身上的專屬氣息拂麵而來,帶著緊迫感,壓抑著全身。

“你特意來過來,不就是想讓我睡嗎?”

男人吐了吐唇瓣,冷若冰霜。

那雙光芒四射的眼眸子,帶著說不清楚的情緒。

一眼盯著夏言,就像是一把刀子一樣。

她全身**著,冇有一點點的辦法,去遮擋著,

反而讓那個男人看得越發的清楚。

“容賀!你什麼意思,這裡是我的房間!”

聞言,他的話,確實讓她生氣。

“戳中你的心事,惱羞成怒了?”

夏言看著他,有那麼一刻,她覺得麵前的人,不像是自己認識的容賀。

以前的容賀,不會說這樣的話,更不會……說這樣的話,來侮辱她。

“你放開我。”

她掙紮了一下,不想以這樣的方式繼續下去他們的對話。

此刻卻被男人壓住,整個人有一種陰霾籠罩,幾乎將她生吞活剝,男人的手腕捏住了她的,將她整個人往下壓。

那張唇瓣,是她心心念唸的。

他連做夢都在想念。

而他,向來隨心,想要做什麼,就做了,不計後果,他現在想要親她,就親了。

此刻傾身下來,攫取了她的唇瓣,用力地啃咬。

夏言掙紮了幾下,冇有任何的反應。

此刻那雙眸子帶著怒火,她也不是什麼都不懂的人。

跟容賀在一起這麼久。

一個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可夏言,絕對不是千裡迢迢來讓他睡的。

“嗚嗚,你放開我。”

她的眼神帶著怒火,可是卻完全不是容賀的對手,男人的身體壓上來的那一刻,她知道,自己躲不開。

不知道持續了多久,男人才鬆開了她。

但是那個時候的夏言,已經缺少了力氣。

連睜眼的力氣都冇有了。

男人看著睡熟中的女人,此刻原本柔軟的內心,有了一絲的思念。

他的手摸著她的臉。

幾乎將她印刻在記憶中。

看著女人手肘和膝蓋處的痕跡。

他拿過來藥箱,一點點塗抹在她的身上,看著那白皙的肌膚,上麵有不少的紅印子,是他剛纔的傑作。

眉色沉沉,對他,依舊還是控製不住自己。

夜色沉沉。突然間,他覺得頭疼的厲害,這種感覺,讓他全身都緊繃。

幾乎是快步的離開夏言的房間。

“少爺?”林南出來的時候就看著快馬加鞭的男人從一側走了出來。

那是夏小姐的房間。他自然是知道的。

隻是,這少爺一副饕餮十足的樣子,這是吃到肉了?看來,這段時間,能好過一些,早知道夏言能有這麼大的作用,他早就應該透露他的位置了。

但是看著男人那冷冰冰的臉色,此刻林南急忙走過去,一走進,就發現不對勁了。

“少爺。你是不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