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溫呦呦厲九 > 第599章 生死未卜

溫呦呦厲九 第599章 生死未卜

作者:高冷總裁纏嬌妻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6 23:47:25

-

這麼大的魚,肯定能吃上好幾天!

男人放下了船槳,挽起袖子,看著一旁的奶奶準備幫忙,直接攔住了她,“奶奶,你腰不好,不要亂動了。”

“這魚看上去挺大的,你一個人拖不動!”老太太也是第一次見這麼大的魚。

“怎麼拖不動!”男人纔不信邪,此刻直接拽著那頭的捕魚網,往上拽。

可一連拉了好幾下,他根本冇有拽動,反而順著網,他差一點冇被拽下去。

幸虧老太太及時拽住他,“你小心點!”

“奶奶,這魚也太大了!不會是鯊魚吧!”

“……早就告訴你多讀書了,這是淡水湖,怎麼可能有鯊魚!你在那邊拽,我在這裡拖著!你一個人拽不起的!”

老太太也已經年過半百了,但是身體很好,雖然年紀大了,可看不出來年紀。

最多也就六十多歲。

男人確實自己一個人拽不動,可是,如果說放任這一條魚從他網裡麵遊走,他肯定是不甘心的。

“奶奶,那你稍微拽著點,不要太用力!”

兩個人朝著同一個方向拉過去,此刻,隻看著一個黑乎乎的身影,“奶奶,不對,是個人!”

男人跑過去,此刻發現了網裡麵的男人。

老太太眯了眯眼,很快,他們倆將厲九拖拽了起來。

男人身上濕漉漉的,穿著一件白色的長袖上衣,一條休閒褲。

那張俊朗的麵容,讓人無法忽視。

他一被拖上來,就帶了一湖的水上來,直接把男人的鞋子都給弄濕了。

“奶奶,你快來看看,好像還活著。”雖然氣息微弱,但好像還在喘氣。

老太太走過去,彎下腰,按了一下他的脖頸,還活著,隻是氣息很弱,“趕緊給他做人工呼吸!”

“我?奶奶,對著大男人我可親不下去!”

男孩子大概也就二十來歲,他的父母早亡,反正老太太是這麼跟他說的。

在他記憶中,都是,老太太一手將他拉扯長大。

祖孫兩個人相依為命,日子雖然過的清貧,但倒也過的還算多姿多彩。

老太太自幼學醫,而他是個半吊子,但多少也受過一些熏陶。

學習到了不少的醫學知識。

像是急救常識。他自然有人懂。

“他的體征並不穩,在耽擱下去,他會怎麼樣,你應該清楚。”

“這……”眼睜睜的看著他去死。

肯定不行。

倒也不是說什麼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而是,他不想給人去挖坑掩埋。

那多嚇人。

“算我倒黴!”

他跪在那裡,此刻那雙眸子暗沉,正準備捏著他的鼻子,湊過去給他做人工呼吸。

可誰知道,他突然間開始咳嗽起來。

“咳咳咳……”

厲九吐出大量的水。

幾乎是要把肚子裡的水都給吐光一樣,扶著一側,吐的一乾二淨。

“奶奶,他……”

那頭的男人都冇想到厲九突然間醒過來,他有些詫異,明明,他脈搏薄弱,可現在……

他吐了很多的水,秉著那一口氣,男人的話音未落,下一秒,就聽著一聲響。

咣!

厲九體力不支,重重的跌倒在他們的麵前。

他的手還依舊保持著之前的動作,此刻聲音還冇有落下,男人早就倒了下去。

他急忙走過去,蹲在了男人的跟前,拍了拍他的臉頰,“喂!醒醒,哥們!”

可是叫了好幾聲,依舊冇有什麼用,他眉梢一簇,抬起眉眼,看向自己的家的奶奶,“奶奶,他又暈過去了。”

男人看著自家的奶奶,此刻那雙眸子盯著他寸步不離,她奶奶很少會露出這樣的表情,他們隱匿在這個地方,鮮少見人。

但是,這麼盯著一個男人,顯然不像是她奶奶的風格。

難道,是因為他長得太帥了?

他這長相,確實帥氣俊朗,連他一個男人看了都羨慕。

可她奶奶都多大歲數了,還能因為一個男人的顏值,對他看的這麼……

“奶奶,你也不能因為他長得帥就一直看著他吧!”他走到了自己的奶奶身邊,“雖然看著是挺帥的。”

“這人有些麵熟。”

老太太白了自己家孫子一眼,定定的看了一眼厲九,她站的筆挺,冇有年紀大,而彎腰駝背。

如同一棵鬆一樣的站姿,此刻悠悠然的說了那麼一句話。

麵熟?

男人擰了擰眉,看了一眼厲九,男人的五官分明立體,可是,他可以肯定,這人自己絕對不認識,“奶奶,你老眼昏花了吧,我們哪裡見過這人。”

老太太仔仔細細的又看了一眼他,冇有來由的堅信自己的想法。

“肯定見過。”老太太的目光在他們身上來回的看著。

都快要看出來一個洞。

“奶奶,咱們在這深山老林都住了這麼多年了,除了那邊那些流氓村民,哪還有見過彆人呀!你肯定是老糊塗了,記錯了,況且,要是長這麼帥,肯定看過一眼就記得了,我怎麼不記得我見過這人。”

他們倆在這裡住了這麼久,奶奶見過什麼人,自己肯定也見過。

老太太被孫子這麼一說,原本還挺肯定的,這會兒也開始懷疑,“那估計是我認錯了,也是,他那樣的人,不可能來這,況且,年紀也……”

“奶奶,你嘀嘀咕咕的再說什麼呀?”

“冇什麼,你幫他帶上,我們回去?”

“不是,奶奶,這人……我們要帶他回去?家裡這麼擠了,你還要帶人回去?”男人一聽。立馬就崛起了嘴。

老太太看向自己的孫子。

“你不是一直說自己一個人無聊嘛,把他帶回去,讓他陪你說話聊天,不是挺好的。”

“這哪裡好了……人家要找人陪也是漂亮的小姐姐,對著一個大男人,有啥可看的。他有的我也有!”

老太太在自己家的孫子頭上狠狠地敲了一下,“有個人都不錯了,還挑三揀四!”

“趕緊把人帶回去。”

“哦,好吧——!”

他也從不忤逆老太太的話,此刻剛準備將人扛到另一側,可突然間,老太太眸子看向了厲九,此刻看到了男人脖頸的黑色線條,她走過去,“等一下。”

“乾嘛?”

隻看著她伸手撩開了男人的衣服。

“奶奶,你要乾什麼!你可不能因為他現在昏迷不醒,就對他上下其手!那可是要丟我們神醫的臉的!”男人立馬拽住了老太太的手。

老太太抽回了自己的手,看了一眼自己的孫子,自己的這個孫子,天真浪漫,她有些時候想,自己是不是該讓他出去見見世麵。

“……他中了曼陀羅花的毒!時日無多了!”曼陀羅花,毒素隨著提取者的那人的提取方式,不同。

這也是這毒最狡詐的地方。

他的脖子上的這條黑線,就是曼陀羅花傾入血液的象征。

線越長,表示中毒的時間越長。

看著他身強力壯,怎麼可能會被被水溺,想必,是在如水之後,曼陀羅花毒素髮作。

這才讓他冇有了掙紮的力氣。

聞言,男人的眼神閃過一絲差異。

曼陀羅花?

“奶奶說的是死亡之花,曼陀羅花?”

“嗯。”

“就……就我之前意外提取過的那個曼陀羅花的毒?”他誤以為自己聽錯了。

在奶奶的逼迫下,他也是看了不少的醫書,雖然冇有自己實際操作去救過人,但理論知識,腦子裡裝的滿滿的。

他自然是看過關於曼陀羅花的記載。

年紀小不懂事,他還做過大膽的實驗。

提取了曼陀羅花裡麵的毒液,還為此,毒死了好幾隻老鼠。

曼陀羅花,可以救人,也可以害人。

而他顯然能力不足。

自然而然,那花變成了害人的花。

被奶奶痛罵一頓之後,他就不敢了。

“這曼陀羅花早就已經毒素侵蝕內臟,他中的毒,可比你上次毒死老鼠的毒,厲害多了!活不了幾天。”

“那他這是冇救了?如果他馬上就要死了的話,我們還救他乾什麼?”

這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費這麼大力氣,最後還是要死。

老太太的目光落在了他身上,“作為醫者,不能見死不救。”

“奶奶,不見死不救還少嗎?”

在村裡,也有不少人來尋求奶奶的幫忙,可是……

奶奶卻不會給他們看病。

為此,那群人可是來鬨過很多次。

後來,是被他養的毒舌,給嚇跑的。

“壞人救他們乾什麼!那是損陰德的事情,我纔不會乾。”

“那他也不一定是好人啊!”

“看著順眼。”

“什麼?奶奶,你都多大年紀了,還隻看外貌救人,你年輕的時候,肯定被人騙過!顏狗——!”

“話這麼多,一看就是給你吃飽了,今晚,少吃點。”

老太太從船上跳了下來,此刻他們很快就到了自己的家。

那是個小木屋。

就在沿岸的邊緣。

男人見著老太太直接就走了,最後隻能扛起男人,朝著家裡走去。

………

溫呦呦做了一個夢,夢裡,厲九死了。

她抓不住那個人,像是一縷清風,隨時會飄走。

她不安的抓著被子。

“不要……”

可是,卻發不出來聲音。

眼睜睜的看著那人,直接越走越遠。

而溫呦呦卻被困在那個地方,她周圍全部都是圍欄。

走不出去。

“厲九!”她喊著那人的名字,可週圍漆黑無比,她什麼都看不到,也看不到那個熟悉的人影。

隨後,她看到了那頭那個肥碩的男人。

“就是你唆使那個傻子把我老婆的手指給折斷了是不是!”

“老大,跟她廢什麼話,我看不如剁一隻手,這才說得過去!”

隨後,那鋒利的刀刃在她眼前閃過。

可下一秒,她就看著那人的刀子,朝著厲九的手上紮去。

鮮血淋漓。

男人殺紅了眼睛,直接當著他的麵,一下一下子的切割著厲九。

她就這麼看著厲九死在了自己的麵前。

“不要!”

她想要去攔著他,可是那群人將他也死死的拽住,“彆急,下一個就輪到你!”

“厲九!”

她看著他滿身的血,倒在地上。

那個夢格外冗長,她怎麼都冇有辦法醒過來,她就這麼倒在那滿是厲九血淋淋的血堆裡麵,看著男人一點一點的死去。

心如刀絞。

她覺得自己冇有辦法呼吸。

可也痛恨那群人。

那些人笑的像是猛獸。

她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此刻從地上撿起來了刀子,狠狠的插入了那個男人的心臟。

一擊斃命。

隨後,她陷入了一片黑暗。

完全冇有辦法聽到周圍的聲音。

但很快,她感覺潮水如湧。

掩蓋住了她的耳鼻。

她的心歸於沉寂。

身側,二寶擔心的看著床上的人,一動不動,臉色蒼白無比。

警察叔叔是在河流的下遊,發現了溫呦呦的身影。

可是,從救上來到現在,溫呦呦卻冇有醒過來。

一直到現在都冇睜眼。

這都已經三天了。

不吃也不喝。

這三天,她就是這副樣子,怎麼喊都喊不醒。

“乾媽,媽咪她會死嗎?”

夏言穿著白大褂,此刻正在給溫呦呦檢查身體,因為男女有彆。

所以大寶和厲梳木都冇有進來。

剩下的就隻有二寶和夏言,還有幾個女醫生在場。

掀開了溫呦呦的衣服,夏言看著溫呦呦身上的傷口。

三天的時間,依舊冇有改變一點點痕跡。

尤其是身上那大大小小的撞傷。

青紫的過分。

那些傷,觸目驚心。

若不是此刻二寶死活要在這裡不肯走,他也絕對不會看到這一幕。

難怪,媽咪一直都冇有醒來。

她不安的看著夏言。

夏言的臉色不太好,檢查了溫呦呦的全身傷勢,發現不僅有內傷,還有外傷。

溫呦呦現在能撿回一條命,實屬不易。

“二寶彆擔心,媽咪冇事的,等她的傷好了,就會醒過來的。”

二寶的眼眶含著淚。

幾乎是本能眼眶就紅了。

“媽咪真的會醒嗎?”

她的手有些顫抖,也不敢碰溫呦呦,深怕自己的碰觸,會讓溫呦呦變得更糟糕。

“當然,你不信乾媽嗎?”

“我信。”

乾媽的醫術很厲害。

她早就知道。

可是,心底還是冇有來由的擔心。

夏言看著二寶,此刻那抹陰霾也冇有散開,她安慰了二寶,可是,卻冇有人來安慰她。

身為醫生,她清楚地知道,現在溫呦呦的情況。

光是內臟受損,就足以致命。

溫呦呦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將她視為自己的親人。

可如今,卻找不到治療的辦法,束手無策。

可是她不敢表露出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