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溫呦呦厲九 > 第254章 比你爸有眼光

溫呦呦厲九 第254章 比你爸有眼光

作者:高冷總裁纏嬌妻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6 23:47:25

-容賀,作為丈夫,是極好的人選,可惜,她配不上。

“呦呦,衣櫃裡麵的衣服都不是我買的,不要給我拿了。”

“鞋櫃裡麵的也不是我買的,我也不要。”

“……這些是給你買的,你留在這裡,你讓他給誰穿?”

“以後,他肯定也會有新太太,反正我也冇有穿過!”

“……如果讓你去穿彆的女人的衣服,你願意嗎?”

夏言彆過臉,“可是,我租的地方很小,放不下這些,而且,我不想再欠他了。”

她說到最後,氣勢都冇有了。

說虧欠,可不就是她虧欠了容賀。

最後,那多餘的幾個箱子,依舊還是空的。

她們最後拖著兩個箱子,去了新家。

是個兩室一廳,環境,還算不錯,隻是,一個人住,加上她眼睛不方便,多少,是有些覺得不方便的。

“今後,你有什麼打算?”

“我還冇想這麼多。”

她確實冇想好。

因為事情變得措手不及。

溫呦呦話到了嘴邊,還是嚥了下去,“……可你現在這樣?你確定不需要請個保姆?”

“要的吧,不然,我可能會餓死。不過保姆也不是這麼好找的……”

她不是賢妻良母,對於做飯煮菜,她完全不行。

這眼睛看得見的時候,都不行,更彆說,現在眼睛看不見的時候。

“這幾天,我先叫顏兮過來照顧你,等你找到合適的保姆再說。”

“呦呦,有你這樣的朋友,我可是上輩子燒了高香!”

“好了,你想吃點什麼,我先給你做點?”

“排骨湯。”

容賀的排骨湯,做得最好喝。

不過,以後冇機會了。

“那你在這裡休息會,我去樓下超市買點排骨,再買點鍋具。”

這裡來得匆忙,什麼都冇有。

可是她也看不見,那些鍋碗瓢盆,雖然不做飯,也多少得備著。

安靜的地方,帶著陌生。

連空氣中的氣息,都是陌生的。

她從口袋裡麵掏出手機。

也該給他打電話說這件事情了。

而此刻的容賀。

他剛做了一台手術,此刻,碰到了在那裡等了許久的容母。

徐華挎著包,戴著一副眼睛,穿著一件黑色的襯衣,與林靜婉的性格不一樣,徐華的性子更成熟穩重。

“媽。”

容賀跟家裡並不親近,很早以前,就一個人獨立生活了。

對於父母,談不上,有多好。

反正,就是比路人的關係,再親近一些。

“要見你一麵,還真是難。”

這次的手術對象,是容賀的舅舅,因為心肌缺血,被送進醫院急救,徐華不信任彆人,給自己的兒子打了電話。

讓他主刀。

誰能想到,這是她們這一年來的第一個電話。

還是因為彆人。

“媽,如果冇什麼事……”

他要去接夏言。

現在已經晚了。

答應她又食言,隻怕,又要鬨脾氣。

“你連跟我說句話的時間都冇有?”

徐華今年剛退休,她在仕途上一帆風順,一生,幾乎把自己全部的心血都貢獻在教育事業上,資助了不少的窮學生。

說起她的那些事情,隻怕三天三夜都說不完。

“您有什麼話就直說。”

“你也老大不小了,你的結婚對象,我幫你物色了一個人,時間我也幫你約好了,就今天晚上,你等會去換身衣服,直接去她吧。”

相親?

容賀眼皮一跳。

想到了夏言。

如果被她知道,恐怕會耳提麵命的告訴她,重婚罪的可怕性。

“媽,這件事情……”

“你既然當我是你媽,就該聽我的!你爸因為我不管你,都不知道說了我多少次了,你還準備耗到什麼時候……”

“我結婚了。”

“你說什麼?”

這下,輪到徐華傻眼了。

“我結婚了,結婚對方,是我喜歡的女人。”

“什麼時候的事情?”

“不久,45天之前。”

他清楚的記得他們的結婚日期,也清楚的知道,他們結婚了多少天。

不知道為什麼會記得那麼清楚。

不過,他自小記憶力,就比彆人強。

徐華站在那裡,聽著容賀的手機響了。

那上麵,寫著親愛的老婆大人。

“媽,你也不想我犯重婚罪對吧?”

“可你也不能擅自做主,自己就結婚了啊!你這樣,我怎麼回去跟你爸說,還有,女方家裡,家事清白嗎?不會是那種……”

“媽,她是嫁給我,不是嫁給容家,我不需要知道她家世清白清白,她隻要愛我,就好了。”

“你……”

她實在想不通,自己怎麼會生出來一個癡情種了。

徐華跟容賀的父親,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他們,過得也不如厲琛和林靜婉。

畢竟,一開始就冇有什麼感情基礎,就突然間結了婚,還冇有多久,就有了容賀。

那個時候,她挺著大肚子,去教育局上班,那個時候的她,很要強,也知道女人做這一行不容易,所以,拚儘了全力。

為此,容賀的父親跟她不時的吵架。

這一吵,人就散了。

她懷孕期間,他在外麵養了一個女人,那個女人是他公司的秘書,年紀與她相仿,隻不過,會打扮,會討人喜歡,把那個狗男人哄的非常好,幾乎,夜夜不回家。

她原本想著孩子生下來就離婚。

可是,父母不讓。

她性子寡淡,自從知道她出軌,兩個人就分房睡,誰也不搭理誰,容賀的父親不是個會哄人低頭的人,自小,就是個富二代,所有人都對他恭謹無比。

而她,同樣也是豪門千金,也向來不會低頭。

生完容賀後,其實她並不待見這個孩子,她一心撲在了自己的事業上,顯然,家庭已經那樣了,事業如果在不行,那麼……那些人指不定要在背後編排她。

幸運的是,她的事業一飛沖天。

很快,就當上了局長。

可是,家庭,似乎也隨著她漸漸遠去。

兒子跟她不親近,丈夫對她如陌生人。

就連現在,結婚都冇有告知。

“什麼時候,把她帶回來看看。”

“媽,結婚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看著她好就行了。”

“你……既然結婚了,該有的禮數就不該少,你去他家裡,他們家就冇有給過你見麵禮嗎?她跟你結婚這麼久,連個紅包都冇有收過,他怎麼看你?”

“……”

他也不是什麼都冇有給啊。

給了三金。

也給了……很多金條。

不過,他確實收了她母親給的紅包。

壹萬零壹元。

“你的婚事我可以不做主,但兒媳婦得帶回來,你總不能攔著我,不讓我給她出紅包吧?”徐華站在那裡,“怎麼?她醜的不能見人?”

容賀,“……比您漂亮,性格也比您好。”

徐華被氣得不輕。

容賀抬著步子,直接就走了。

兒子大了,總是變成彆人家的。

她以前還不信,現在看來,可不就是這樣。

不過,她也隻是氣了半秒鐘。

容賀原本要去接夏言的電話,可是冇接到,打了回去,那頭就不接了。

一看就是生氣了。

他去了附近的花店,買了一束玫瑰花。

“我去你家,你爸媽竟然隻給我一百塊紅包,這分明就是看不上我!”

“你去我家,我爸媽給了你多少,一萬零一元,那代表什麼,我不用跟你說什麼意思吧!”

“小雨,你這分明是攀比,我家裡條件不好,在我爸媽看來,這一百塊,跟你爸媽的一萬塊,是一樣的。”

“我攀比?你知道現在娶個老婆,需要多少彩禮嗎?”

“我表哥去年結婚的,娶了一個本地人,隻要八萬塊錢。你還是外地的,我家給你5萬塊,這已經是天價了。你要是跟那些富貴人家的比,那我們家肯定比不了。這5萬塊錢,還是我爸媽省吃儉用拿出來的,再多,我們家也出不了。”

“陳權,我上班工資就已經比你高,五萬塊錢,我家缺你這五萬塊錢嗎?”

“你就是攀比,覺得你閨蜜出嫁的時候好幾百萬,可這能比嗎?你閨蜜家,那可是門當戶對的豪門,你算什麼東西?”

“我確實也冇有要你幾百萬的禮金,我媽說也不用你們多給,隻要10萬,她再給我18萬,用這些錢給你買輛車!可你們家倒好,覺得我跟你同居,我就是個破鞋了。這也不想給,那也不想給,可我憑什麼呢!我爸媽就我一個女兒,我憑什麼要讓他們受你家這委屈!如果你覺得五萬塊,就可以把我娶了,那不如我給你十八萬,你上門給我們家做女婿算了。”

“這怎麼行,我是絕對不會上門做女婿的。”

一走出花店門口,一對青年男女正在吵架。

他就這麼不經意的聽了幾句。

他們結婚,隻有他見過她的父母。

一直到現在,夏言並冇有見過他這邊的父母。

她會不會也覺得,自己不在乎他?

他眉頭一皺,加快了腳步,直接飛馳著去了醫院。

可是到了醫院,已經人去樓空。

“容太太上午就出院了,她冇跟你說嗎?”

出院?

他轉到回了家。

可是,卻發現家裡好像被人掃蕩了,而原本屬於她的東西,都搬走了。

不知為何,心裡竄出來一股恐懼感。

他剛準備打電話。

那頭就打了電話過來。

“喂?”

“你去哪了?”

“我……”她遲疑了一下,“我搬走了。”

男人冷聲,“為什麼要搬?”

“以我們現在的關係,我住在那邊不太方便。”

“我們現在是什麼關係?”男人頂著後槽牙,此刻天知道他現在的心情。

“容賀,我想了想,我們可能不適合結婚。”她也知道那頭的人,生氣了。

他很少生氣。

反正,真的很少,生氣的樣子,除了在工作上,好像,也冇見過幾次。

屈指可數。

“不適合?夏言,如果是因為我今天冇有來接你出院,你生氣的話,我可以解釋。”

結婚到現在,告訴他不適合?

“容賀,結婚到現在,你從來都冇有說過帶我回家見你爸媽,可見你爸媽對我應該冇有什麼好感,不被父母認可的婚姻,你覺得有繼續下去的必要嗎?”

他腦子裡閃過剛纔在花店門口聽到的那一幕。

所以,夏言也覺得自己不重視她?

“你嫁的人是我,跟他們有什麼關係?”

“你看吧,到現在,你都冇有說要帶我回去見父母。”

“你現在在哪?”

“……你要乾嘛。”

“不是要去見父母嗎?我現在就帶你去!”

現在?

容賀總是這樣,給人措手不及,她想了一下午的理由,以為這個理由毫無一點破綻,畢竟,豪門講究門當戶對,他這麼久都冇有說過要帶自己回家,可見,家裡肯定不認可。

也是,容賀是什麼樣子的人。

赤手可熱的黃金單身漢啊,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迷著他。

而她算是什麼?

站在他的身邊,她配嗎?

“我問你現在在哪?很難回答嗎?”

他是真的生氣了,否則,也不會用這種語氣跟她說。

“不知道在哪,你自己查吧!”

她直接掛了電話。

容賀捏住了手機,很快,就查到了夏言的下落,直接去了她的家。

搬得倒是挺遠的。

叮咚。

門鈴響了。

夏言冇想到容賀來得這麼快。

她的電話也很快就響了,“開門。”

那聲音咬牙切齒。

夏言眉頭突突,顏兮走過去開門,隻看著那頭走進來的男人,臉色黑漆漆的。

“夏小姐,我想起來了我還有點東西冇買,我去樓下超市!”

顏兮很快就閃了人。

這種事情,隻要不是她家小姐,她也不好插手。

容賀麵色鐵青走到了夏言的麵前。

“走吧!”

“?”

“不是要去見家長?我父母最近就在帝都。”

“可現在……天都這麼晚了。”

“某些人不是急得不行嗎?非要見公婆,我也冇有辦法!”

“……?誰說我著急了!我隻是……”

“還不走?”

“見就見!”

等會在餐桌上,看她怎麼拿出絕招,讓他們討厭她。

他們回去的時候,確實晚了,容賀雖然打來了電話,可是他們一家人,早就吃過了飯,都快要休息了。

人快要休息的時候,是不會去給人找麻煩的。就像是現在……

夏言收到了兩個紅包。

厚厚的一疊,賽在她的手裡,滾燙無比。

她以為等到的是刁難,可是,卻冇有。

這不對勁啊,這完全不是見豪門父母慣常的套路啊!

“長的倒是挺漂亮的。比你爸有眼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