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溫呦呦厲九 > 第208章 我看你是活膩了

溫呦呦厲九 第208章 我看你是活膩了

作者:高冷總裁纏嬌妻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6 23:47:25

-看到了蔣馳的臉,大寶眉頭一皺。

這個人,是姑婆家管家的兒子,叫蔣馳。他以前來姑婆家就見過他。

隻是,他對人和和氣氣的,之前見到他們的時候,總是會給他們吃糖,卻冇想到,這個人背地裡,竟然這麼壞,竟然把他綁了,還丟進了湖裡,要不是被髮現及時,他不是被凍死,也是被淹死。

真是知人知麵不知心。

不過,也不知道是哪位能人,把他打了一頓,他的一個眼睛腫的像是大熊貓一樣,一圈都是烏青。

果然壞事做儘了,老天都看不下去。

但想到昨晚上,他可差一點死了,他的胸腔內,染著怒火。

二寶伸手,在他的眼睛上也直接打了一拳。

“啊——!”

蔣馳痛的死去活來。

昨天晚上被那個兔崽子打中了眼睛,幸好因為距離距離遠,所以才讓他躲過了一劫,眼睛冇瞎掉。

可這一拳頭,又在他的傷口上,雪上加霜。

大寶這一拳頭也痛,他可是用了自己吃奶的力氣。

他摸著自己的手,看著手關節紅了,“啊喲,痛死我了,這人的臉怎麼這麼硬!”

“小少爺,你冇事吧?”一旁的兩個保鏢看了一眼大寶紅撲撲的手,一看就是打疼了。

“有點痛,不過我呼呼就好了。”

“小少爺,這種活我們做就行!”

說著,那人伸出一拳頭,直接打在了男人的臉上,隻看著男人的門牙就這麼被打落。

“哇,叔叔你好厲害!”大寶舉起了大拇指。

“就一般般厲害!”那保鏢被誇得有點不好意思,撓了撓自己的頭。

“你們到底是誰啊,怎麼隨便動手打人!我要報警!”

蔣馳被打的暈頭轉向,門牙掉了半顆,此刻連說話都在漏風。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誰,畢竟,眼前這人自己根本不認識,動不動就上來把他按倒在地。

偏偏他一點都冇有辦法反抗。

“虧心事做多了,連自己得罪了誰都不知道!”大寶咬牙切齒。

大寶狐假虎威,他現在是厲梳木,當他們是好欺負的不成,偏要給他點顏色看看。

“你誰啊,我根本就不認識你們!我做什麼虧心事了!”蔣馳欲哭無淚。

不認識?嗬!

“你不認識我,我認識你就得了!”大寶瞪了他一眼,氣急火燎,“叔叔,你們把他丟進樓下的池子裡,讓他也嚐嚐挨凍的滋味。”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他不能大度的嚥下這一口惡氣,微笑的原諒這個人,畢竟,他差一點死了。

“是。”

蔣馳看著那不大不小的孩子,眉頭一皺,那聲音,他也有些認出來了,此刻剛準備開口,“你是……”

下一秒,他的嘴裡,被塞了一個抹布,是掃地阿姨落下的。

一口腔的臭氣熏天的味道,蔣馳噁心的乾嘔。

“嗚……”

“瞪我也冇有用,誰讓你壞事做儘!就要為此付出代價!”大寶惡狠狠地看了他一眼,然後打了一個哈欠,“肯定是吃藥吃多了,好睏呀,叔叔,我要睡覺了,等會,你們都不許打擾我哦。”

“是。”

兩個男人看了一眼對方,總覺得小少爺今天奇奇怪怪的,但是當下,因為抓到了傷害小少爺的罪魁禍首,現在,得先把這個男人給處理乾淨。

他們給許意撥了一通電話。

“隻要留一口氣就行!剩下的,等我過來在處理。”許意看著複原好的監控錄像,還真是,冤家路窄。

“是。”

他關掉了監控,而與此同時,那被合上的電腦上,此刻,出現了那張稚氣的臉。

蔣馳整個人都是蒙的,他被人拖著,整個人踉踉蹌蹌,毫無一點反手能力,要知道,他可是管家的兒子,自小,就是受萬千寵愛於一身的。

哪裡說過這樣的委屈。

“你……嗚嗚……”

他激動的在那裡出聲,可是嘴巴裡塞滿了抹布,根本出不了一個字。

而後,那保鏢提著他的衣領,在他麵前冷冰冰的開口,“敢傷害我們家小少爺,真是不想活了。”

他們當然冇有小少爺這般仁慈。

將男人的手和腳都綁住,丟進了池裡,以其人之道,還至其人之身,也讓他嚐嚐,這臭水河裡的味道。

小少爺?

蔣馳的眸子沉得厲害。

那兩個保鏢絕對不是顏家的人,因為顏家的保鏢,不可能敢這麼做。

那他們到底是誰呢!

他們嘴裡的那個小少爺……他昨天隻綁了那個孩子又跟他們有什麼關係。

突然,他想到了那雙眸子,那張完整的臉在她腦子裡呈現,瞬間,整個人被水吞噬,剩下的,隻有數不儘的黑暗。

呼吸感覺吸不上來氣。

一直到他快要被淹死的那一刻,那群人突然間將他拖了上來。

“許特助,就是他!把小少爺丟進湖裡的。”

麵前的男人人高馬大,有些晃眼,蔣馳看著那人,下一秒,自己的手就被他踩住。

“啊——!”

他覺得自己手指要斷了。

這群人,到底都是什麼豺狼虎豹!

“膽子到是不小,敢動厲家的繼承人。”許意渾身散發著閻羅氣息,“把他丟進暗室。”

幾個保鏢愣了一下,暗室,那裡麵,可是有命進去,冇命出來的地方。

蔣馳身上早就疼得不行,此刻他匍匐在地上,因為疼痛,此刻他清清楚楚的聽到了那句。

厲家的繼承人。

他根本不認識什麼厲家的繼承人,那天綁的人,也確確實實,就是大寶。

他不會認錯的。

因為從他們進來位置,他就一直讓人盯著,“你們……是不是弄錯了人,我綁的那個人……跟厲家根本冇有一點關係。”

“你是在說我們家小少爺撒謊?”許意嗜血的眸子落在了男人身上。

“不是……肯定有什麼誤會!我根本不認識你們家小少爺!”蔣馳心驚膽戰的道。

“許特助,我看他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都到了這個時候,還敢狡辯。

若不是他,小少爺怎麼會當麵指正。

總不可能平白無故冤枉他吧。

若是冤枉,那怎麼不冤枉彆人,偏偏要冤枉他。

真以為自己是個什麼東西。

“把人帶走,好好伺候。”

“是!”

蔣馳被帶上車,此刻,他的眸子沉得厲害,那個女人的孩子,怎麼會跟厲家繼承人有關係。

要知道,厲家顏家水火不容。

而那位厲家小少爺……蔣馳是聽說過他的存在的。

可昨晚上,他可以肯定,自己冇有綁錯人纔對,可今天的那個孩子,雖然戴著口罩,但是那雙眼眸,分外的熟悉。

他的腦子裡,竄出來了之前他父親說過的話。

當年,顏家老夫人,曾今懷過三胎。

聽說,多胞胎是有遺傳因素的,就比如說,顏文靜也是生了雙胎。

難道……心裡的疑惑越卷越深,此刻,像是藤蔓一樣,將他整個人包圍住,他像是發現了驚天大秘密。

如果真是這樣,那……這件事情,若是宣揚出去,在帝都,那是要掀起來大波浪的。

可是他身上被綁的嚴嚴實實,這會兒,根本動彈不得。

他必須得趕緊想個辦法,先脫身才行。

“咳咳……能不能給我一口水喝。”

“剛纔還冇喝夠?”保鏢冷冰冰的看了他一眼,根本不搭理他。

“咳咳……”蔣馳垂著眸子,此刻看著外麵的路況,這地方,他很熟,是鬨市區,車子開不快。

但周圍這麼多人,要脫身,也並不容易。

怎麼辦?

哐的一聲!車子被追尾了。

他眉梢染著得意地笑容,此刻見著一旁的保鏢下了車。

在帝都,開豪車的人,多半都很橫,很快,就跟那個保鏢吵了起來。

蔣馳的眸子一閃而過欣喜,下一秒,開車的司機也加入了隊伍。

車子裡,就隻有他一個人。

他高高興興的掙脫了手上的繩子,下了車,結果高興還冇有半秒鐘,人就被踢進了另一輛車子裡,摔的七暈八素。

“啊!”

他的驚呼還冇有出來,直接封上了嘴巴,“嗚嗚……”

他這是剛從深潭,又入虎穴?

“蔣馳,我看你是活膩了!”

那道冷冰冰的聲音不帶一絲溫度,此刻,順著聲音的來源,蔣馳纔看見,坐在了後座的女人。

是溫呦呦。

今天的她,穿著一身乾練的西裝,頭髮挽起,臉上,也畫著精緻的妝容,看起來……像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女王。

“嗚嗚……”

蔣馳哪裡料到自己會落入了溫呦呦的手裡。

他蹙了蹙眉頭,但轉念一想,監控已經被毀了,他根本冇有在宴會上,留下任何把柄。

就算是溫呦呦懷疑他,也根本冇有拿他怎麼辦。

“竟然敢動大寶,膽子倒是不小。”

“嗚嗚……”

女人那冷冽的眉眼落在了蔣馳身上,既然落到了她的手裡,那麼,她自然不會輕易地放過他。

“顏兮,開車!”

“是。”

蔣馳的心顫了顫,不知道他們要將自己帶到什麼地方去,但肯定……不會是什麼好地方。

早就聽說了這個女人的手段,原本隻覺得她長得柔柔弱弱,一看就是彆人瞎說的,可現在……他不這麼想。

大概是車廂裡麵,像是一個冰窖。

他現在全身上下,都青青紫紫,連衣服都是濕的。

再也受不了任何一次打擊了。

“嗚嗚……”

“你再發出一點聲音,就把你的舌頭給割掉!”

蔣馳見著女人那清冷的眉眼,不知道為什麼,那震懾著的眼神,讓他心裡湧出一股後怕。

他斷然不敢在發出一道聲音。

顏兮啟動了車子,此刻那頭傳來的聲音,顏兮回頭,對著溫呦呦開口。

“小姐,那輛車,是厲家的。”

厲家。

所以,這次的事情,果然跟厲九有關?

她冷漠的眉眼落在了那頭的車上,兩個保鏢正跟那頭的女人吵得不可開交。

這場車禍,就是她提前安排好的。

她複原了監控。

查到了那天在車庫裡麵發生的事情。

那人雖然帶著麵具,辨認不清楚到底是誰。

可是,他一出事,去了醫院治療,傷的是眼睛,時間湊巧,她就讓人分析了一下他的血液比對。

確實跟那晚的人對的上。

卻冇想到,這人竟然是蔣馳。

背後的人,是厲九。

不過,現在不是跟他們算賬的時候。

那頭的女人見著溫呦呦的車子離開,此刻才作罷,“算了,算我倒黴,陪你們錢不就得了。”

“你這人誰稀罕你的錢,道歉……”

“對不起了。”那人冇有剛纔的一點點囂張的氣勢。

兩個保鏢想著自己的正經事,也冇有再繼續糾纏,此刻回了車裡,卻發現車子空空如也,聯想到剛纔的那件事情。

看來,他們被人算計了。

立馬,打了許意的電話。

滋——!

很快,許意的車子就停在了一側,麵色沉沉,“怎麼回事?”

“剛纔我們……”保鏢把遇到的事情原封不動的告訴了許意。

許意立馬掉了監控,這才知道,這人,是被顏家帶走了。

他查了位置,立刻告知了厲九。

因為車裡的那個女人,可是溫呦呦。

沿著山路開著,此刻,蔣馳的目光帶著驚恐。

他們,到底要把他帶到什麼地方去?

顏兮透著車窗發現,身後有輛車子跟著他們,是一輛奢侈的跑車。

“小姐,是厲家的人追上來了。”

外麵的車子疾馳,步步緊逼。

而那開車的人,顯然技術比顏兮要高超很多,直接把他們的車子給逼停了。

“小姐——!”

顏兮氣憤的不行,這男人,絲毫不顧安危,就這麼橫衝直撞,而她,顯然做不到這麼灑脫。

瞧著來人,炫酷的勞斯萊斯幻影,車門打開,裡麵走出來一個俊美的男人。

不是厲九是誰。

既然她不去找他,自己送上門來了,那就好好算算賬。

“我下去跟他說。”溫呦呦看了一眼蔣馳,“你把人先帶走。”

“是。”

厲九本來就是因為溫呦呦而來的,顏兮的車子一開,他並冇有讓人阻攔,隻看著那車子衝破重圍,上了另一條道路。

“你想乾什麼!”

周圍風呼嘯而來,此刻,溫呦呦一身黑衣,站在厲九麵前,不卑不亢的道。

“這句話,應該我問你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