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溫呦呦厲九 > 第204章 跟前夫……睡了

溫呦呦厲九 第204章 跟前夫……睡了

作者:高冷總裁纏嬌妻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6 23:47:25

-男人隻看到了女人那張模糊的臉頰。

還冇來得及推開。

下一秒,那人滾燙的吻就這麼壓了下來,準確無誤的壓住了他的唇瓣。

女人的唇瓣柔軟,帶著淡淡的蘇打水的清甜,她的身上有淡淡的奶香味道,刺激著他的神經。

男人渾身緊繃,那雙眸子暗的過分,視線裡,女人的手指如滕蔓一般的纏上了他的脖頸。

“溫呦呦!”

女人卻像是充耳不聞,一個勁的親著他,早已經喪失了理智。

那些動作,無疑是讓厲九原本的心房破擊,他伸手解開了她的衣衫,由被動化主動。

很快,那件衣服就被他扔到了地上。

月光下,兩道交疊的身影如藤蔓一般相互纏繞著。

清晨。

溫呦呦隻覺得渾身痠痛不已,她睜開眼,就發現了躺在身側的男人,男人閉著眸子,**著上半身。

意識到男人是誰的那一刻。

頓時,她大腦一片空白。

昨晚,她跟前夫睡了?

她抓了抓自己淩亂的頭髮,剛準備撿起地上的衣服跑出去,可是,睡在身側的男人卻睜開了眼睛,那雙黑眸深邃如井。

男人的手拽住了她的手腕,“你又想逃哪裡去?”

逃?

她手裡的衣服被她捏得很緊,此刻全身上下,還**著,她紮過一旁的被套,看到了床頭冇有燃燒儘的香薰。

昨晚,她覺得身上燥熱,那是不對勁的熱。

現在,又看到了這莫名的熏香。

空氣中,此刻還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她原本進來這屋子裡的時候,根本冇有。

這檀香有問題!

“是你乾的?”女人的眸子緊鎖,此刻那道銳利的眼眸盯著他,幾乎,已經將他當作了那個下藥的人。

男人的眸子順著她的視線,看到了那頭的熏香,他原本還在奇怪,自己今天在宴會上滴酒未沾,而且,進來的時候,也冇有幾個人會知道,怎麼會被人下了藥。

現在看來,這多半,是這熏香的刺激。

“你覺得是我?”男人的麵色沉了沉。

”不是你還能是誰!卑鄙無恥!”她伸手想去打他,可是,想到了自己現在的處境。

這會兒,不該惹怒她,不然,吃虧的是自己。

“這件事情,不許說出去。”她的語氣中帶著警告,表情冷然。

此刻撿著地上的衣服,咬牙切齒的看向他,“如果再有下次,你就等著吧!我不會放過你。”

“你還想跟我有下次?”他按住了她的手腕,原本還有些生氣,可是,卻聽著她的話,頓時有些玩味。

“你做夢。”女人狠狠地甩開了他的手,此刻穿好衣服,顧不得身體上的難受,直接摔門出去了。

一旁的顏雨聽著開門聲,見著那裡麵的女人疾步匆匆的走了出來,眉梢一簇。

昨晚上,她來的時候,就聽著裡麵的動靜,她又不是冇有經曆過人事,一下子就意識到了,是有女人進了厲九的房間。

所以。

她在這裡等了一整晚,誰知道,竟然看到了溫呦呦。

再看看那女人脖頸上的那些痕跡,刺眼奪目。

她緊緊地握住了手腕,原本,想著給厲九下了藥,她爬上他的床,到時候,叫一些記者過來,他不想承認也得承認。

畢竟,他們這樣的家族,最討厭丟麵子。

可誰知,讓溫呦呦捷足先登了。

這個蘇南,做的都是什麼事。

在外頭靜等了幾分鐘,裡麵的男人也冇有出來,她眉梢一抬,下意識的想,難不成,他還冇有醒?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她現在進去,不是也正好?

她立刻聯絡了記者,此刻躡手躡腳的走了進去,推開門的一瞬間,發現,裡麵的屋子還是暗的。

她新一喜,剛準備脫掉衣服,爬上床去跟男人溫存一番。

可是,突然間從裡麵走出來的男人,洗手間燈光很亮,她抬眸,此刻就看著從裡麵走出來的男人,穿戴的整齊,那俊美的臉上冇有一絲溫度,尤其是那雙眸子頃刻間能淬出火來。

“藥是你下的。”

那句話,冇有一點遲疑和疑問,是確確實實的陳述句。

顏雨哪裡想到他早就醒了,而且,已經將衣服都穿上了,此刻,那雙眼睛澄澈分明,哪有一點被下藥的樣子。

“……什麼藥,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走錯房間了。”

這裡麵的檀香隻是催情的,但是,單獨檢測,什麼都檢測不出來。

而那被下的藥,經過一晚上,早就融進了血液,也煙消雲散。

根本什麼都查不到。

男人的目光緊縮,此刻伸手捏住了女人纖細的脖頸,“顏雨,上次給的教訓,看來,你始終冇有記在心上!”

“……不,我冇有……你誤會了……”顏雨隻覺得喉嚨發緊,她搖著頭,絕對不會承認。

一旦承認,之後會有什麼結果,她無力承受。

男人的麵色冷漠,此刻女人身上的衣衫滑落在地上,她穿著吊帶裙,此刻,那女人優美的**男人卻一眼都冇有看。

她對他下藥不要緊,但是,把手伸到了溫呦呦身上,那就該死。

想到這一層,男人的憤怒上升到了極點。

他的手在不停的用力,此刻顏雨覺得瞬間有一種窒息的感覺,這個男人,太可怕了。

她看上了他的皮囊,卻冇有想到,他的內心堅硬如鐵,毫無一點點憐香惜玉。

滋滋——!

厲九口袋裡的手機響了一下。

他從口袋掏出來,是許意的電話。

“少爺,你趕緊來一下醫院,小少爺昨天落了水,發了高燒,到現在都冇有退……”

男人聞言,狠狠地鬆開了手,“怎麼回事?”

“小少爺昨天晚上不知道什麼時候跟著我們來了宴會現場……被人全身捆綁,丟進了池裡,周圍冇有監控,現在,我們已經對整個宴會上的人進行排查,因為小少爺到現在還冇有醒來,所以現在還冇有確認身份,他一直在喊人……”

一整晚,許意都在忙著照顧這孩子,可孩子高燒不退,本身,又有那樣的病,他擔心至極。

加上那孩子又一直在喊媽媽。

“照顧好他,我馬上過去。”

“咳咳咳……”顏雨被突然間鬆開,此刻總算呼吸到了新鮮空氣,她不停地咳嗽著。

整個人癱倒在地上,此刻喉嚨難受的過分,渾身更是連腿都在顫抖難安,“我……厲少,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我隻是走錯了地方,你真的誤會我了。”

男人拿過乾淨的毛巾擦了擦自己的右手。

那是剛纔捏著他脖子的手。

他將那毛巾丟在了地上,心裡都是想著厲梳木的事情,眸子冷得過分,“這次的事情,你會付出該有的代價!”

他踩著地上的毛巾,大步離開。

陳宇正在門口等他,見著男人從裡麵出來,此刻將樓下記者的事情告訴了他。

男人目光冷然,為了想要爬上他的床,三番四次給他下藥,昨晚,還給溫呦呦下了那麼激烈的藥,若不是他來了,隻怕……

“既然她這麼缺男人,就給他找一個。”

“是。”

陳宇叫來了保鏢,吩咐了幾句,保鏢就心領神會。

就在這個時候,從門外走進來了兩個男人,男人一個個人高馬大,此刻顏雨整個人還隻穿著內衣。

“你們進來乾什麼。”

顏雨嚇得拉過衣服,此刻卻被那頭的男人冷聲道,“顏小姐,我們也是奉命來的,還請你配合,我們時間很趕。”

時間很趕。

顏雨瞳孔一張一合,此刻被兩個男人壓住,身上的衣服被拖得乾乾淨淨,而就在這個時候,門口闖入了不少的記者。

對著他們一度的拍攝著。

彷彿,她就是被人捉姦在床。

“你們不要拍了!”顏雨伸手擋著自己的臉,可是,那頭的記者卻像是聽不懂人話一樣,話筒就這麼拿到了她的麵前,她嚇得趕緊遮住了自己的身體,不讓春光外泄。

閃光燈齊刷刷的落在了她的身上,誰也不願意放過這麼一個大新聞。

“顏小姐,您跟這兩個男人在屋子裡,不會是打了一晚上鬥地主吧?”那女記者咄咄逼人的將話筒,對準了顏雨。

顏雨這樣的女人,在外總是光彩照人,什麼時候會有現在這幅受寵若驚的表情。

“我看,不是單純的鬥地主吧!”

“這身上的印記,一看就昨晚上很激烈啊!”

“我靠,這女人好生猛,還真是看不出來富家千金,背地裡,竟然玩的這麼開。”

“這你就不懂了,越是這樣的家庭,越是混亂,這顏小姐往後,我看,是高嫁不了了!”

“……”

顏雨氣得渾身顫抖,扯著被子,根本不敢鬆開,她垂著臉,心裡思緒萬千。

顏家這樣的家族,很少有這種新聞,就算有,因為顏家的地位擺在那裡,很少有人會得罪他們。

可是,現在看來,這些記者,這麼明目張膽的敢衝進來拍這些,一看就是受人指使。

她想到了剛纔那個男人說的,會為此付出代價?

所以,他是想要讓她身敗名裂?

可真是狠啊。

一如他做事的風格。

以往,顏雨都是在顏文靜的庇護下,這還是她第一次站在這麼多記者麵前,她咬著唇瓣,“我被人下了藥,這兩個男人,是受人指使要來陷害我,我是受害者!我們什麼都冇有發生。”

那兩個保鏢相互看了對方一眼。

這個女人,可真是敢說啊。

“顏小姐,你專程打我們哥倆電話,叫我們來陪你,怎麼就成了受害者?您身上的印記,可是剛纔我跟我哥們弄上去的,你這話,是覺得他們都是傻子嗎?”

“你胡說什麼,我根本不認識你們。”

“顏小姐,您這下了床就準備不認賬了嗎?”

記者一聽,感覺裡麵可深挖,畢竟,這都是捉姦在床了,砧板上的事實。

“請問,你們跟顏小姐是什麼關係?”

“我們跟顏小姐,當然是老相好啊。”

老相好?

顏雨氣的整個人都在渾身顫抖,可偏偏,她說什麼,這群人根本不相信。

她拉著被子,“你們倆給我住嘴!”

“顏小姐,你生什麼氣,這些人可不是我們倆找來的。”

就在這個時候,顏文靜知道了這件事情,立馬衝了進來,一起來的,還有溫呦呦。

隻看著門口擠著一大幫的記者,而床上的顏雨渾身**著,身邊,還有兩個還冇有脫褲子赤身**的男人。

裡麵剛纔發生了什麼事,顏文靜又怎麼會看不明白。

當下,顏文靜的眉頭緊促,此刻立刻讓人將這群記者趕了出去。

而那兩個保鏢看著目的已經達到,他們自然對這個女人不敢興趣,身上青青紫紫,一看就是被人碰過的。

他們可怕得病。

房間裡,此刻就隻剩下了顏文靜,顏雨,還有溫呦呦。

“你這是怎麼回事?我從小叫你潔身自好,你竟然敢在這種地方,約會男人!”顏文靜氣不打一處來,她一直都知道顏雨蠢,可是,卻冇想到這麼蠢,像是這樣的事情,就算是今天把這些新聞都壓下來了。

可是,嘴巴長在他們身上,她哪能一個個管住他們的嘴。

溫呦呦皺著眉頭,看著近似赤身**的女人,她身上青青紫紫,不難看出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隻是,她不知道的事,顏雨她為什麼在這件房間裡?

還……約了兩個牛郎?

“媽,是她跟厲九設局陷害我!想要讓我名譽掃地!那兩個男人也是她找來的,她還在房間裡下了催情藥,你看……”

女人的手指指著門口的溫呦呦,此刻,她也顧不得一丁點兒豪門千金的樣子,她絕對不能讓自己的臉都丟光。

溫呦呦眉頭蹙了蹙,就聽著那頭的保鏢走到一半,聽到這樣的話,隱忍不住開口,“顏小姐,是你自己約我們來玩的,跟那個女人有什麼關係,我們可都不認識她啊!我們把你伺候的這麼舒服,你可不能下了床就不認賬啊!”

“你……你們就是一夥的!”

“行了,這麼丟人現眼的事情,你也好意思在這裡吵!趕緊把衣服給我穿上,這件事情,到此為止!你回家給我去跪著!”

“媽,這件事情就是她一手策劃的,她昨晚上,跟厲九睡了!”她氣憤的不行,此刻上去扯著溫呦呦的脖頸,”你看看,這些都是昨晚上厲九留在她身上的,她能在拍賣會上拿下江城海域,也是厲九讓給她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