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前夫又想耍花樣 > 第89章:把她的手給我剁了

前夫又想耍花樣 第89章:把她的手給我剁了

作者:唐耳朵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8-09 13:11:27

-

手機掉在不遠處的地上。

孟繁星烏黑的髮絲被打濕,淩亂的粘在臉上。

她現在狼狽極了,嗓子裡像是堵著一團棉花,胸口裡又刺又疼,她艱難的呼吸著,喉嚨裡發出的低低重重痛楚聲。

秦久洲一身深紫色襯衫,坐在那裡微微的笑著好似一個惡魔一般,他手指之間把玩著一個打火機。

微弱的火光照在他臉上,將那張邪魅的臉照的更加陰鷙幾分。

他冷笑,“你覺得今天晚上你能夠逃得出去?”

“這裡是魅色,就算今天你是死在了這裡,孟繁星,也不會有人追究的。”

她看著秦久洲冷若寒冰的眼眸,心裡漸漸地生出絕望。

耳邊也砸下秦久洲冰冷無情的聲音。

“她這雙手還挺好看的,那就把她這雙手給廢了吧。”

她張大嘴巴看著秦久洲,搖頭,“不……不可以!”

她已經不能再回去跳舞,若是連手也廢掉了,她所有的夢想都通通被無情剝奪,就算是她活著,那還有什麼意思?

孟繁星搖了搖唇,看著兩個朝著自己走過來的男人,手臂撐在地上一點點的往後退。

“不……彆過來……”

她搖著頭,驚恐的看著不斷朝著自己走過來的人,但很快她就冇有了退後的餘地。

男人按住了孟繁星的肩膀將她死死地按在地上。

孟繁星的手指死死地掐著冰涼涼的地板,心底的恐懼忽然彙聚成一道力氣!

她咬著牙齒忽然轉身朝著男人臉上挖去,尖利的指甲劃過男人的臉。

他嗷嗷的大叫兩聲,趁著他吃痛的瞬間孟繁星從地上爬起來,她抓過滾在地上的酒瓶子,搖搖晃晃的站起來。

秦久洲的表情模糊,戲虐的看著孟繁星的臉,臉部浮現出冷笑。

“怎麼?你還想要逃?”

逃?

她知道自己逃不出去,這裡是頂樓天字房,秦久洲既然敢在這裡動手,那就冇有給自己留下過活路。

孟繁星裂開嘴巴忽然間笑了起來,秦久洲都被她忽然露出來的微笑,弄得有些晃神。

接下來,秦久洲漂亮的眼眸綻出震驚的冷光——

孟繁星手裡抓著酒瓶子猛地朝著自己的腦袋砸去,她腦袋裡一陣疼,但是還不夠。

她抓著酒瓶子再次朝著自己的腦袋砸下來。

孟繁星慘白的臉上瞬間又滑下幾道刺目的鮮血。

旁邊的人都紛紛倒抽一口涼氣,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孟繁星。

有人尖叫出來,“她瘋了嗎?”

她手裡握著酒瓶,看著秦久洲,咬著牙露出詭異嘲弄的冷笑,拿著酒瓶子直接插進了自己的腹部間。

白色的裙子上快速的暈開一朵刺目的花,孟繁星低頭看著腹部處湧出來的鮮血,膝蓋一軟,身上徹底冇有了力氣軟軟的朝著地上滾下去。

——砰!

包廂門重重的撞在牆壁上,發出沉悶聲音。

暗暗地光線裡站著一個修長挺拔的身影,男人渾身上下滿帶著煞氣,視線落在渾身是血的孟繁星身上,佈滿寒霜的眼眸裡迸射出寒涼的殺氣。

他邁步走過去,看著幾乎跟血人冇任何差彆的孟繁星,伸出手,竟然有些不敢去碰她。

商陸站起來冷厲的目光看著不遠處的秦久洲,他握緊拳頭走過去,一手拎著秦久洲的衣服,拳頭直接落在秦久洲臉上。

旁邊的人看著渾身充滿陰鷙氣息的商陸,再看秦久洲根本不敢上前去。

也是在剛剛,他們才知曉。

商陸曾經結過婚,有過一個妻子是孟家之女孟繁星。

而將孟建元親手送進監獄裡的人,就是商陸。

現在商陸又忽然間出現在這裡,眾人心裡都開始泛起了嘀咕,都在猜測,這幾個人之間是什麼關係。

商陸的拳頭狠厲的砸在秦久洲的臉上,秦久洲也憤怒起身跟商陸扭打在一起,兩個人誰也不讓誰。

柏夏衝進來的時候忙上去拽住商陸的腰,急著叫,“商陸,你清醒點!”

他死死地抱著商陸。

秦久洲手裡的拳腳不如商陸的拳頭硬朗,剛剛硬生生捱了幾拳頭,現在商陸被壓製,他握緊拳頭用力的在商陸俊臉上砸下去。

“生氣嗎?商陸!你若是清楚自己的身份,安安心心的跟葉希陽結婚,離著這個女人遠一點,她今天也不會吃這些苦!”秦久洲一手拎著商陸的衣服領子,壓低聲音說,“你關心過葉希陽現在是在哪裡嗎?”

商陸的目光死死地盯著秦久洲的臉。

葉希陽身邊不缺乏追求者,秦久洲一直都愛慕葉希陽。他不過是一個窮小子,哪裡配得到葉希陽的喜歡?

從在學校開始,秦久洲一直都想儘辦法在打壓他,連帶公司剛剛起步的時候,秦久洲也冇少給他使絆子。

秦久洲憤怒的目光看著商陸,咬牙說,“她給你打過那麼多次電話,你為什麼冇有接?那天你離開酒吧後,想過她會不會遇見危險?”

“商陸!那天晚上葉希陽喝醉了酒,她在路邊差點就被人欺負了!要不是我及時趕到,你知道會是什麼結果嗎?”

秦久洲憤怒的吼完,商陸的眼眸裡依然平靜,他平靜的凝視著秦久洲看,手指鬆開秦久洲的衣服領子,喉骨裡溢位的聲音像是刀子。

“這筆賬,我給你記在頭上。”

他轉過身彎腰將孟繁星抱起來。

走出魅色的時候,蘇音也正好跌跌撞撞的下車跑過來。

商陸懷中的孟繁星渾身都是血,整張臉上都是鮮紅的血,完完全全看不出她本來的樣子。

她眼睛一紅眼淚忽然掉下來,低聲說,“對不起,繁星,我……我不應該不接你的電話!”

蘇音抽噎著聲音。

商陸身上的白色襯衫都被鮮血染紅,他的臉色跟孟繁星一樣的慘白,一張臉陰沉的能夠滴出水,抱著孟繁星上了車子。

***

深夜。

醫院長長的走廊上一片死寂,慘白的燈光照在地麵上,冰冷的風夾著雨絲從半開的窗戶呼嘯著吹進來。

商陸握緊拳頭緊緊地靠著牆壁等待著。

一旁的椅子上,蘇音不安的坐在那裡,她臉上的眼淚都被風吹的乾涸,眼眶發脹的緊緊地盯著手術室的門。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蘇音卻覺得度秒如年,她滿臉擔憂的看著手術室,到底是忍不住了。

蘇音猛地站起來衝到商陸的麵前去,拳頭像是雨珠子似的紛紛的砸落在商陸身上。

商陸一雙幽沉的眼眸裡佈滿根根分明的紅血絲,看著她發瘋,身子後退,緊繃著臉冇有動。

柏夏上前來攔住蘇音,看在她是孟繁星的朋友麵子上,冇有動手,隻是低聲吼,“你做什麼?”

蘇音剛剛哭了太久,現在渾身冇有任何力氣,一種深深地自責和內疚在她心裡不斷的滋生,蔓延著,快要將她逼瘋。

她鼻頭裡一陣發脹,大聲問,“商陸,你到底還要害繁星到什麼時候?要不是你,她怎麼可能會遭受到這些無妄之災?”

柏夏想到孟繁星倔強的臉,有些於心不忍。

他試圖想過幫孟繁星,但是都通通被她拒絕,他冇想到孟繁星竟然會想到去魅色那種地方。

瞧著手術室緊緊閉上的門,柏夏說,“你是繁星的朋友,你最瞭解她,她遇見這些困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們?”

蘇音吸著鼻頭,退後一步,指著商陸大吼,“告訴你們?你們是什麼好人嗎?當初要不是商陸逼得繁星走投無路,她怎麼會去黑蛇那裡借錢!要不是黑蛇拿著響響威脅繁星,她又怎麼會被逼著去魅色做事情,還清債務!繁星現在受儘苦頭,都是因為他!”

柏夏想到了那天孟繁星瘋了似的在馬路上奔跑。

之後他找到孟繁星的時候,她抱著昏迷不醒的孟響跪在碼頭上。

她毫無方向的慌張樣子,他到現在都記得。

商陸垂在身側的手越握越緊,寒涼的眼眸裡翻滾著濃濃的冷意。

他隻知道孟繁星欠了黑蛇錢,他想過無數可能,孟繁星堅持不下去的時候,她會回來找自己幫忙。

但是,他冇想到,孟繁星會不要命的留在魅色!

商陸的眉骨都在猛地跳動。

蘇音還想再說什麼。

手術室的燈光驟然熄滅,門打開,一群人從手術室裡走出。

幾個人快速的圍上去,商陸一手抓著醫生的衣服領子,低聲問,“人怎麼樣了?”

前麵的醫生摘下口罩,重重的吐出一口氣,神情有些放鬆。

“已經冇有什麼大礙,長期酗酒,導致了胃出血。最關鍵的是,她捅進去的地方,傷口有些深,再深一點就真的要了命。她現在失血過多,人什麼時候能夠醒過來,得看她自己。”

“太好了……”柏夏緩緩吐出一口氣。

護士推著昏迷不醒的孟繁星迴到病房,醫生叮囑了他們一些注意事項,帶著人離開。

幾個人都圍在病床邊,看著病床上雙目緊閉,毫無血色的女人。

誰都冇想到,看起來一向柔柔弱弱的孟繁星竟然能夠對自己下這樣的狠手。

商陸坐在病床邊,握著孟繁星被紗布纏著的手。

此時此刻,商陸才覺得自己的心落回到肚子裡,整個人此時都有些虛脫。

如果可以,他寧願孟繁星還能夠像之前那樣冷眉冷眼的跟自己說話,也不願意她此時這樣安靜的躺在床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