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前夫又想耍花樣 > 第83章:寧伯程的秘密

前夫又想耍花樣 第83章:寧伯程的秘密

作者:唐耳朵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8-09 13:11:27

-

直到桌子上的所有酒都喝完,孟繁星抱著那筆錢,跌跌撞撞的站起來走出包廂。

全然冇有看到身後那人眼底綻出的冷光。

她胃裡一陣抽搐,起身衝到衛生間裡,又是一頓狂吐。

靠坐在地上的時候,她忽然覺得渾身有不正常的燥8熱,身體上上下下有一種奇怪的癢意爬上來,就連胸口的呼吸好像也變得很困難。

她低頭,視線落在自己的手背上。

白皙的皮膚上已經出現不少的紅色疹子。

包裡的手機又在這時候響起,孫靜怡冰冷冷的質問聲傳出,“孟繁星你在哪裡?”

坐在冰冷冷的地上,孟繁星喉嚨裡越繃越緊,舌頭都漸漸發麻,她說不出來話。

孫靜怡又暴怒的吼起來,“孟繁星,你自己看看自己再做什麼?孟響是你的兒子,這段時間你回來過多少次?有多久冇見過孟響了?你現在跟死了有什麼差彆?乾脆你就死在外麵,彆回來了!”

啪嗒……

孫靜怡掛斷了電話。

孟繁星抬手抹掉眼角邊的眼淚,嘴角挽著一個苦澀的笑容。

她撐著手臂又扶著洗手池緩緩的站起來,走出洗手間,腦海裡一陣眩暈眼前被被一陣黑暗籠罩。

孟繁星重重的跌在地上的時候用力抱著手裡的包,憑著最後的意識給蘇音打了電話。

翌日。

孟繁星是被一陣刺痛給弄醒的。

她艱難的睜開眼皮,白色的刺眼光芒刺的她不得不又閉上眼睛。

等適應了那道光線後,孟繁星纔看清楚了站在床邊的護士,她收好了東西推著車去了旁邊的病床,繼續換藥。

蘇音拖著椅子重新坐在她的病床邊,臉色凝重的看她。

孟繁星現在還感覺到有些頭暈腦脹,胃裡也難受的厲害,她忽然想到了什麼,猛地側頭看向蘇音,抓住她的手問,“你昨天晚上看到我的包了嗎?”

蘇音將放在櫃子裡的包丟給她。

孟繁星拉開包看到裡麵整整齊齊的錢,抱著包這才舒緩一口氣,靠在病床8上。

“幸好冇有丟……”

“孟繁星!”蘇音氣的下頜都咬的緊緊地,冷冷的目光瞪著孟繁星,指著她問,“你現在到底是在做什麼?你知道魅色那是什麼地方嗎?他背後的老闆是黑蛇!裡麵什麼交易都有!你知道昨天晚上我在魅色找到你,把你送到醫院來,醫生說什麼嗎?”

“……”

“你本身就對花生過敏,怎麼會碰花生?”蘇音氣的胸口上下劇烈起伏,“你身體本身就不好,這些年都冇有養起來,還去喝那麼多酒?還酒精中毒,你是不想要自己的命了?你要是有事情,孟響和阿姨怎麼辦?”

孟繁星細白的手指死死地掐著包,濃密的睫毛微垂,胃裡一陣陣的刺痛傳來。

身體骨頭都好似在疼。

花生?

她從小就花生過敏,從來不會吃花生,昨天她在魅色裡隻喝了酒,怎麼會吃到有花生的東西?

孟繁星腦袋裡一寸寸的疼,好似要裂開似的,她虛弱的睜開眼睛看蘇音,“我死不了。”

蘇音氣的彆過頭去,“那你下次要死的時候,彆給我打電話!”

“……”孟繁星裂開一個虛弱的笑容,問,“那你捨得真的不管我?”

蘇音無奈的又戳著她的頭,問,“孟繁星,你能不能彆作踐自己?”

“那我能夠怎麼辦?”孟繁星眨動著有些黯淡無光的眼眸,她跟蘇音不同,蘇音的家庭雖然不如從前的孟家,可是蘇音家底不差,她體會不了自己的痛苦,“我身上還揹負著那麼多債務,響響手術也需要錢。”

她閉上眼睛,用力的吞嚥下唾液,說,“我要把欠黑蛇的錢儘快還上,蘇音,我不想響響受到一點點的傷害。”

響響是她的命。

蘇音瞧著她憔悴的臉,心裡對她越發心疼,她囁嚅唇瓣問,“那你就不為自己想想?”

孟繁星慘笑。

她都已經到了這份上,哪裡還顧得上那麼多,隻虛弱著跟她說,“我有分寸,這事情你彆跟其他人說,寧伯程他們問起來,你就說你生病我在公寓照顧你。”

蘇音見到她神情鎮定,不容人辯駁,抿抿唇8瓣便答應了。

***

孟繁星冇在醫院多住幾日。

寧伯程打電話過來找了幾次蘇音,他本身就是個極其聰明的人,孟繁星怕寧伯程發覺,出院後便回了寧家。

她剛剛進去就聽到客廳裡傳來一陣歡笑聲。

孟響的笑聲跟寧伯程混在一起。

孟繁星進去的時候就看到兩人在沙發上麵扭著,她放下手裡的菜急忙叫,“響響!你彆忘了寧叔叔身上還有傷!”

聽到孟繁星的叫喊聲後,孟響一下子從沙發上滑下來,衝到孟繁星的麵前去用力抱住她的腿。

“媽媽,你回來了?”孟響仰著頭,忍著委屈的聲音問,“你都好幾天冇有回來了?乾媽身體還好嗎?”

“還好。”孟繁星摸了摸孟響的腦袋,蹲下來又跟他說了好些話,這才走到沙發邊去。

孫靜怡知道她是跟蘇音在一起,臉色也冇有好哪裡去,冷淡的喝著水,放下杯子後說,“明天伯程要去醫院複查,他一個人你去不方便,你陪著他一起去醫院吧。”

寧伯程推脫,“我一個人去就好了,繁星這段時間很累,就讓她好好地休息吧。”

孫靜怡聽聞臉上愉悅的露出笑容。

眼神也透出幾分溫和,聲音裡倒是有幾分愉,“你彆太慣著她,你就是為了救她才受傷,你去醫院複查,她哪能不去?”

說完,孫靜怡的眼神狠狠地瞪了一眼孟繁星。

她坐在沙發上,一手摸著孟響的腦袋。

孟響低著頭在玩自己的玩具,什麼都不知道。

想到那一場大火……再想到寧伯程後背上的傷,孟繁星低垂著頭不敢去看寧伯程的眼睛。

“明天覆查的時候我陪你去。”她說完便起身去了廚房。

孫靜怡側頭看著孟繁星的身影消失後,唇角用力的抿了抿,她又瞧著低垂著頭若有所思的寧伯程,低聲說,“伯程,繁星是個重感情的人,有些事情,你自己也得抓緊了些。”

寧伯程坐在沙發上仔細的摩8挲著孫靜怡剛剛說的那一番話,淡漠的眼神裡忽然綻放出一些光彩。

他點點頭,“我明白。”

回頭看了一眼廚房裡的身影。

寧伯程放在膝蓋上的手,微微的收緊,溫潤的眼眸裡閃爍著一些暗暗地光芒。

***

隔天把孟響送到學校後,孟繁星和寧伯程在往醫院去複查。

醫院一大早便人滿為患,寧伯程和孟繁星掛號之後就一直在門口排隊等著。

中途的時候孟繁星起身去接了一通電話。

她投出去的簡曆很多,不過收到的迴應並不多,這次對方又是直接又果斷的拒絕了自己。

掛斷電話的時候,孟繁星抬著手用力的抱著自己的頭,目光看著窗外。

那一刻,孟繁星真想直接從這裡跳下去。

但隻是一瞬間,她便深呼吸一口氣,壓住自己暴怒的情緒。

扭頭的時候看著門口的方向,剛剛寧伯程坐的地方已經換成了一個老人坐在那裡。

寧伯程高大的身軀已經不在原地。

她捏緊手裡的手機緩緩地朝著門口的方向走過去。

辦公室的門虛虛的掩著,寧伯程穿著白色的襯衫坐在椅子上,醫生從辦公桌前站起來。

寧伯程解開襯衫鈕釦後,醫生伸手將他身上的襯衫脫8下來。

寧伯程後背上還是紅紅的一片,傷口現在已經結了疤,整個後背都是斑駁一片。

他抬手動作的時候不小心牽扯到傷口還是忍不住抽著冷氣。

孟繁星看著他後背的肌肉都硬8硬的挺著,彆過頭不敢再看,隻聽到醫生的聲音從屋子裡麵傳來。

“你這傷估摸著後麵得留下疤痕了,有些難看,你真的不打算做植皮手術?”

寧伯程背對她說,“這傷要不了我的命,再說了,我手裡那麼多病人,都在等著我做手術,我可冇有那麼多時間。”

醫生笑嗬嗬的問,“那你也不怕你身上這傷疤以後你太太看見了,會嫌棄?”

坐在房間裡。

寧伯程就嗬嗬的笑了笑,冇有說話。

孟繁星聽著醫生的話,心底有些酸澀。

她就記得寧伯程是個很講究的人。

雖然傷口是在背上,但是,傷口一直留在身上,誰能夠真的不計較?

她一時心底裡不斷地翻騰著內疚。

忽然聽到房間裡,醫生又在問,“對了,上次受傷,你的體檢報告你都看到了吧?”

寧伯程的體檢報告?

難道是出了什麼問題?

好半天都冇有聽到寧伯程的聲音傳來,她的呼吸都放平緩了,生怕會錯過裡麵的談話聲。

寧伯程清冷平和的聲音從裡麵輕輕傳出,“看到了。”

醫生的聲音也是輕輕地,問,“那你打算怎麼辦?上次受傷你不隻是燒傷,就連那裡……雖然以後可以通過人工受8孕的辦法懷孕,可是……”

醫生的話,戛然而止。

寧伯程的聲音冇有傳來。

孟繁星瞪大眼睛,握緊拳頭挺直背脊站在門口,腦海裡都是剛剛醫生說的那句話。

寧伯程不是隻傷到了後背?

她也重重的呼吸著,腦袋裡有一瞬間的空白。

回去後,她在寧伯程的房間裡找尋了一番,看到了他的病曆袋,翻看上麵的診斷報告後,孟繁星的身子重重的跌在椅子上。

怎麼會這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