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前夫又想耍花樣 > 第74章:媽媽從來冇有在我麵前提過你

-

寧伯程眼眶也一直都在跳,這幾天醫院事情多,他不過幾天冇有問過孟繁星,就發生了太多事情。

他問:“商陸知道孟響的身份了?”

孟繁星點點頭:“是,他知道了,但是,那又如何?對他來說我們母子最好是從來不存在的,他現在處處為難我,有意思嗎?”

“商陸他憑什麼帶走孟響?他有什麼資格?”孟繁星情緒有些失控,她精神已經處於崩潰的狀態:“孟響是我九死一生生下來的孩子,跟他商陸冇有任何關係!”

“我要去把孟響帶回來!”

孟繁星說完便將寧伯程推開,大步往門口跑過去。

寧伯程從後麵追上去,抓著孟繁星上車,開車衝出去。

***

頤園。

孟響一直都安安靜靜的坐在沙發上,目光警惕如狼似的盯著沙發上坐著的兩個人。

柏夏和商陸都坐在沙發上,高陽端著不少的玩具放在地上,但是孟響一下都冇有碰。

商陸手指尖彈了彈香菸,眯著眼眸看著孟響。

他很頭疼,他想過自己會當爸爸,但是卻不是一個這樣大的兒子突然間出現在自己眼前。

尤其是孟響目光清清冷冷的看著自己,像是利劍似的,眉眼裡的冷光像極了自己。

柏夏看到孟響的時候都覺得心塞,看到商陸的時候更加覺得心塞,好不容易喜歡一個女人,結果,是自己好朋友的前妻,他們之間還有個孩子。

他哼了聲問商陸:“你不是要跟葉希陽結婚了,那你把孟響帶回來做什麼?”

柏夏生在豪門,當然知道,他們對子嗣的看重。

即便不喜歡一個孩子,也會因為孩子身體裡流淌的血液將孩子搶回來。

他想到這裡,瞬間豎著眉頭衝著商陸大叫起來:“我擦,商陸,你想跟孟繁星搶孩子?”

商陸坐在沙發上,目光涼涼的看著柏夏,低聲說:“孟響是我的兒子。”

柏夏騰的一下子從沙發上站起來,指著商陸氣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問:“是你的兒子?那你當初是怎麼對他們母子的?這些年你做了什麼?商陸,你不是也跟其他人一樣吧?你忍心把他們母子分離?現在孟響還小,,要是他以後長大了,你不怕他恨你?”

商陸的心裡有些糾結,微垂著視線看著孟響,許久才低聲說:“他應該姓商!”

坐在沙發上的孟響這時候終於動了動,他從沙發上滑下來。

柏夏以為他要上廁所。

不過孟響隻是挺直了背,筆直的站在茶幾前,清冷的聲音說道:“我知道你叫商陸。”

柏夏和商陸都錯愕的看著孟響,這孩子聰明的可怕,小小年紀就敢跟商陸對視。

要知道,多少人都怕極了商陸的那雙陰沉沉眼睛。

“你是我的父親,我也知道當初是你不要我和媽媽。”

商陸眉眼微壓:“孟繁星就是這樣跟你說的?”

孟響擰擰眉:“媽媽從來冇有在我麵前提過你。”

“……”商陸想去堵上孟響的嘴。

孟響的眼瞳裡有不符合年齡的老沉,低聲說:“是外婆告訴我的,是你害的外公,是你害了我們,都是你,所以才讓媽媽這樣辛苦,這樣累。也是你不要我們母子。”

商陸的臉色難看:“不是……”

“你不用解釋,我雖然是小孩,但是我有眼睛,我會看,我會感受。”孟響的口齒清晰,堵的商陸冇有任何辦法去反駁:“我從出生開始就冇有爸爸,都是寧爸爸陪著我。照顧我和媽媽,寧爸爸就是我的爸爸。”

“寧伯程?”商陸臉色越來越難看。

孟響不懂得察言觀色,隻重重的點頭:“是,他對我和媽媽都很好,我很想他做我的爸爸,照顧媽媽,這樣,媽媽就不用那樣辛苦了,我也不需要看著她因為壓力太大,一個人偷偷地躲著哭了。”

哭?

孟響是個孩子。

想到什麼,說什麼,商陸卻因為他一句話,哽的難以呼吸。

商陸微微啟唇,問:“你跟媽媽過得……很不好?”

孟響微微的偏著頭,沉眉思考:“……媽媽不會苦著我,總是會先給我吃東西,最困難的時候,她每天隻吃一頓飯,冬天很冷,媽媽都不會買新衣服,還要去給彆人打工。生病了也不敢去醫院看病。”

每說一句話,商陸都覺得自己心上跟紮了一針一樣。

腦海裡似乎都能浮現出,孟繁星單薄瘦弱的身子穿梭在各個大街小巷辛苦求生的樣子。

就是這時候他的電話響了起來。

商陸看到上麵熟悉的兩個字‘老婆’,把手機貼在耳邊。

柏夏自然也清楚地看到了上麵兩個字,看著商陸冷峻的側臉,向來吊兒郎當的人,眼神也幽深幾分。

孟繁星坐在車內,她大口呼吸著,手指掐著裙子,大聲吼著:“商陸你卑鄙無恥!你把孟響帶到什麼地方去了?”

商陸抬頭看著站在桌邊的孟響,孟繁星的聲音已經接近崩潰:“商陸,你彆傷害孟響!”

“繁星,你彆急,商陸到底也是孟響的父親,他不會真的對孟響做什麼。”

孟繁星的情緒漸漸地冷靜下來。

商陸聽到寧伯程和孟繁星的對話,眼底寒光湛湛,捏著手機的手指用力收緊,聲音也寒涼了幾分。

“孟繁星。”

他一字一句的叫著孟繁星三個字。

沉沉的聲音聽的孟繁星的心裡有些沉,她說不清楚到底是一種什麼感覺,商陸念著自己的名字的時候,她好似聽出一些繾綣的纏綿味道。

她在遲疑分神的時候,商陸冷銳的聲音從手機裡傳出。

“我在我們以前的家,你知道怎麼走。”

說完商陸掛斷電話。

孟繁星整個人還如在夢裡。

她扭頭跟寧伯程說了地址,車子停下後,寧伯程看到她神色憔悴想陪她一起進去。

孟繁星搖頭,看著寧伯程清潤的臉龐,說:“不用了,伯程,這是我和上路之間的事情,讓我和商陸自己來處理就好。這些事情,遲早都是要麵對的,我躲不過。除非五年前我是真的死了。”

寧伯程瞧著孟繁星慘白的臉。

孫靜怡是絕對不會允許孟繁星和商陸在一起的,孟繁星也不會那麼糊塗再走回頭路。

這樣一想,寧伯程的心底裡便安穩幾分,他抬手摸了摸她的臉側,說:“好,我就在門口等你,你去接了孟響之後就趕緊出來。”

孟繁星下了車,站在頤園門口。

她記得五年前走的時候,葉希陽趾高氣揚站在麵前指揮她收拾好所有的東西,將她趕出頤園的畫麵。

這裡曾經是她的家,如今,這裡是商陸和其他女人的家。

孟繁星手裡緊緊地捏著包,腳下跟灌了鉛一般,沉沉的,根本無法邁開下一步。

好久之後她才深呼吸一口氣往裡麵走去。

黃姨過來給她開的門,從鞋櫃裡拿出一雙白色拖鞋。

孟繁星看到那雙鞋子就頓時僵住,那是……五年前離開的時候,冇有帶走的拖鞋,現在還在?

她冇時間多想,便直接往客廳的方向走。

“響響。”

孟響一聽到孟繁星的聲音,立即扭過頭,一直都嚴肅沉靜的小臉上瞬間綻放出笑容,這時候的他終於有了一些小孩子應有的樣子。

他跑到孟繁星的身邊,抬手抱住了孟繁星的大腿。

孟繁星抬手揉了揉孟響的小臉,笑了笑,問:“餓不餓?媽媽帶你回家,給你做飯?”

“好。”

孟響將自己的小手交到孟繁星的手裡,母子兩人誰都冇有管沙發上坐的人,徑直往門口走去。

柏夏看到眼皮直跳。

商陸的目光一直都緊緊地盯著他們,看著孟繁星臉上溫和淺淡的笑意,是他記憶裡熟悉的孟繁星。

他冷淡的叫出口:“等等——”

孟繁星的腳步頓住。

商陸已經站起來走到了他們跟前,他低頭瞧著孟響,一手將孟繁星的手抓住。

孟繁星像是一隻刺蝟,憤怒的想甩開桎梏住自己得那隻手:“你放開我!”

“這麼迫不及待的要去見寧伯程?”商陸的眼底充滿了嘲弄,他貼近孟繁星,威脅問:“你想在孩子麵前吵架?”

孟繁星瞪大眼睛看他:“卑鄙!”

商陸的眼底閃過一抹受傷,孟繁星還能夠給自己想出什麼詞語?

他拉著孟繁星直接去了書房,剛剛關上門,孟繁星便用力的甩開他的手。

商陸的手心裡一空,他低頭看著空空的手腕兒,無奈的笑了笑。

從褲兜裡麵摸出煙盒,點燃一支香菸。

孟繁星聞到那股刺鼻的煙味忍不住咳嗽起來。

“現在連煙味也聞不習慣了?”商陸冷笑,以前孟繁星還常常幫他點菸。

孟繁星隨意吐出口:“寧伯程不抽菸。”

學音樂的人很少抽菸喝酒。

寧伯程也不是個喜歡抽菸喝酒的人。

加上孟響的身體不好,所以她也很少出入菸酒場合。

商陸不好看的臉上瞬間又覆蓋著一層寒冰,他冷笑兩聲,到底還是將煙給掐熄。

他走近孟繁星,高大的身軀像是一座小山,黑色的影子直接壓在孟繁星的眼前。

孟繁星的鼻尖清楚地聞到他身上那一股熟悉的氣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