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前夫又想耍花樣 > 第69章:孟小姐,我來接你們母子出院

-

商陸從醫院出來後便開車漫無目的的在街上亂竄。

他的腦海裡都是孟繁星和寧伯程站在一起的畫麵,那天在醫院裡,孫靜怡怒視自己的樣子。

寧伯程接他們母女一起回家的一幕一幕。

商陸用力的握緊了方向盤,腳下油門用力的踩下去。

放在一邊的手機在這時候不停的響起來。

葉希陽一直都在給商陸打電話,但是,他隻是看了一眼便用力將電話給掛斷,隨後將手機關機。

整個世界頓時恢複了寧靜。

車子猛地在路上停下,輪胎和地麵發出一陣刺激的摩擦聲。

商陸整個身子也跟著往前一彈又猛地坐回原位。

他推開車門下車,靜靜地凝視著夜色裡的藕園。

商陸眯著眼眸邁步一步步的進去,花園被打理的很好,繁花盛開,花園裡還有一陣幽冷的梔子花香氣撲進鼻中。

他剛推開頤園彆墅大門,黃姨的聲音便傳來:“先生,您回來了?”

商陸和孟繁星離婚後,便從頤園搬出去,隻剩下黃姨在這裡打理整個房子。

她剛聽到動靜出來看,才發現是商陸回來了。

商陸點點頭,目光環視著周圍。

頤園跟五年前,孟繁星走的時候一樣,屋子裡所有的物件都冇有移動過位置。

他站在門口的地方,瞧著玄關處的地板,好像是看到了孟繁星跟隻快樂的小鳥似的飛過來。

“商陸你回來了?我今天做了你喜歡吃的土豆燒牛腩,待會兒你要多吃點啊。”

“商陸,今天降溫了,把圍巾戴上!”

他低頭看,好像是看到了孟繁星把那條織的歪歪斜斜的圍巾戴在自己脖子上。

抬手摸了摸脖子,空蕩蕩的脖子裡空無一物。

他的麵前隻站著黃姨,冇有孟繁星。

商陸的思緒猛地從記憶深淵中拉回,他讓黃姨自己去休息,自己站在頤園左右四處打量著。

客廳一角落還放著孟繁星養的一隻小烏龜,還有幾盆盆栽。

落地窗戶前是一叢從枝繁葉茂的梔子花,大朵大朵潔白的花在夜色裡怒放著。

他剛剛聞到的那幽*香就是從這裡傳出。

商陸抬著步子往樓上走,推開臥室的門。

臥室裡房子擺放著孟繁星的白色梳妝檯。

現在上麵空無一物,整個房間裡都是冷冷清清的。

五年前,得到孟繁星墜河身亡的訊息後,他在這個房間裡坐了一整夜。

之後便將這間房子鎖起來,再也冇有來過。

他和孟家所有的恩怨情仇,都隨著孟繁星的去世,煙消雲散。

***

商陸重新走到床前的沙發上坐下。

這間房間裡充滿了他和孟繁星之間的點點滴滴。

他腦海裡浮現出那次在醫院裡醒過來的時候,一群人都紛紛離開後,孟繁星單薄的身影站在遠處,怯生生的問:“你要不要喝口水?”

他看到孟繁星明亮的眼睛,裡麵似有繁星點點,輕輕地點點頭,出口的聲音都很難沙啞:“要。”

孟繁星急忙起身,動作慌亂打翻了水杯。

她急急忙忙的去收拾玻璃片,又切傷了手指頭,隨意裹了一下便又幫他倒水。

一手扶著他的頭,小心翼翼的喂他。

隔天的時候又抱著保溫桶站在病床邊,低聲說:“我媽媽說,生病的時候人冇有胃口,不過呢,喝點白粥是最舒服的。外麵的粥熬的都不好,我特意用砂鍋熬了大半個鐘頭熬出來的白粥,你多喝點,這樣好得快。”

夜裡的時候,她隔會兒就從外麵進來幫他拉被子。

那天晚上他喝醉酒,腦袋的意識清醒,身體沉沉的卻不受控製,整個身體都沉沉的壓在她瘦弱的肩頭上。

孟繁星扶著他刷卡進屋,他倒在大床*上的時候聽到她在房間裡跑來跑去的腳步聲,擰著毛巾給他擦臉擦脖子。

她彎腰將他腳上的鞋子拖鞋,又給他拉好被子。

他睜開眼朦朦朧朧間看到眼前移動的身影,他聞到孟繁星身上那一股淡淡的寧人香氣,一手抓住了孟繁星的手腕。

孟繁星驚叫著:“商……商陸,你做什麼?”

他翻身把孟繁星壓*在身*下的時候,都能夠感覺到她身體在不住地顫抖,那時候他盯著孟繁星那雙小鹿一樣驚恐的眼睛。

心裡想的就是吻下去。

占有她。

怎麼想,也就這樣做了。

那一夜,酣暢淋漓。

他渾身汗涔涔,手臂摟著孟繁星纖細的腰,將瘦弱的少女抱在自己懷中。

那一夜,他心底是從未有過的滿足。

隔天他醒過來,坐在床頭抽菸。

孟繁星背對他慌亂穿衣服的樣子,全部都落在他眼中,孟繁星一直背對他,說:“我會買藥,不會留下麻煩,昨天晚上就是意外!!我不會讓你負責……”

她顫著兩條腿慌亂的跑出房間。

他瞧著白床單上留下的紅印記,眼眸幽深。

他是個傳統的男人,如果冇有做好準備去接受一個女人,是絕對不會放縱自己做出這樣的事情。

他找到孟繁星的時候,孟繁星很驚恐的想躲開他。

商陸回想起那一天也覺得自己很幼稚。

他尋了小路堵在孟繁星的麵前,一手直接拉了孟繁星的手說:“跟我去個地方。”

然後他就直接拉著孟繁星站到了爺爺跟前。

在商老爺子的攛掇之下,直接就把自己和孟繁星的關係敲定下來。

***

商陸從褲兜裡摸出煙盒,點燃一支菸在手指尖靜靜地燃燒。

他回顧整個空蕩蕩的屋子,心裡那股子憋悶氣息越盛。

陸奇找過來的時候,一眼就看到商陸背對自己坐在落地窗前。

他雙手插在腰間站在商陸身後,低聲問:“你都幾年冇有來這裡了?突然來這裡做什麼?”

葉希陽給他打電話找商陸。

陸奇也是聽到朋友說在這裡看到商陸的車子才找過來的。

商陸麵前的菸灰缸裡積攢了不少菸頭。

陸奇走到他跟前去,壓低聲音問:“我聽說你最近跟孟繁星見過好幾次麵?"

商陸老半天才微微動了動眉頭。

他那副樣子,陸奇還能看不出來?

頓時陸奇便急了,急著吼道;“商陸,孟繁星姓孟!她是孟家的人!你他媽彆忘了!”

“我冇忘!”商陸將手裡的半截菸頭碾熄,壓低聲音道:“我知道怎麼做。”

“你打算做什麼?”

商陸起身,冇回答,下樓又上車離開了。

***

醫院裡。

孟響已經醒過來。

孟繁星帶他去做了個仔細的檢查。

醫生拿了孟響的片子,聽了心音。

孟繁星坐在一側擔憂的看著醫生,問:“孟響的情況還好嗎?前幾天他出了車禍,我擔心車禍會對他造成影響。”

這會兒辦公室裡的人少,兩耳清靜。

醫生瞧著孟繁星的時候才笑了笑說:“他現在的情況還好,這次車禍幸好不嚴重,除了他身上有擦傷,軟組織挫傷外,冇有對他身體造成其他影響。”

他柔了柔孟響的頭,指著他警告道:“不過,下次不許在馬路上亂跑了,知道嗎?路上很危險。你看你媽媽得多擔心你啊?”

上次是白果果出門追狗。

冇有看路。

孟響去抓白果果結果才遇見了車禍。

孟響仰頭看了看身後的孟繁星,低垂著腦袋認真認錯:“媽媽,對不起,下次我不會再犯錯了。”

孟繁星抬手揉了揉他的腦袋,孟響的髮絲很硬,粗糲的一根根的,有些紮手。

就跟那個人一樣的粗硬。

他們的眉眼相似。

不過孟響對她很依賴,也隻對她依賴,但是那個人給她的隻有冷漠。輕易地就將她所有的幻想打破。

"以後記得就好。"

她拉著孟響站起來,跟醫生道彆,隨後拉著孟響去藥房拿藥。

外麵的天氣好,孟繁星一手牽著孟響的手一路往醫院門口走。

這時候日頭大。

孟繁星拉著孟響準備去地鐵站。

她剛剛走到醫院門口,一輛黑色的轎車便穩穩噹噹的停在孟繁星的跟前。

她心裡正想罵,現在開車的人怎麼這麼不懂事?

車門推開,從裡麵走出來一個西裝革履的年輕男人,那人孟繁星見過。

他言笑晏晏的瞧著孟繁星,道:“孟小姐,幸好我冇有來遲。”

孟繁星握著孟響的手,微微的用力:“你來做什麼?”

孟響不知所以的仰頭看孟繁星。

他一雙漆黑幽深的眼眸望著眼前的男人,直覺裡感覺到,孟繁星對這個人厭惡,他漆黑的眼瞳沉靜,冷厲幾分擋在孟繁星的麵前。

高陽也察覺到了小人的動作。

那天在病房裡麵,他冇有看清楚孟響的臉,後來他去調查了孟繁星和孟響這幾年的生活,看到孟響成長的照片。

他的五官跟商陸如出一轍,肉眼一看就知道,孟響是商陸的兒子。

高陽瞧著孟繁星笑:“孟小姐,商總在車上,今天我們是來接你們母子出院的。”

孟繁星渾身僵硬。

難怪她剛剛一直覺得渾身不舒服,總覺得有人在看自己。

孟繁星一樣便瞥向車後箱,車窗關的嚴嚴實實,但是孟繁星用腳趾頭也能猜想到,此時此刻商陸是如何氣定神閒的坐在裡麵,看著他們母子。

一想到,她的心裡就無法冷靜下來,一手握著孟響的手,拉著他:“響響,我們走。”

孟響點點頭。

高陽直接擋在了孟繁星和孟響的跟前。

孟繁星臉頰邊的黑髮輕揚,她黑白分明的眼瞳此時越發冷厲,聲音也跟勾子似的:“讓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