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前夫又想耍花樣 > 第67章:繁星,彆讓我等太久

前夫又想耍花樣 第67章:繁星,彆讓我等太久

作者:唐耳朵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8-09 13:11:27

-

醫院裡。

孟繁星坐在治療床*上,寧伯程去幫她拿了檢查片,回來。

約莫四十歲出頭的女醫生坐在椅子上,一手握著孟繁星的腳,一手輕輕地在骨頭上摁了下。

“很疼嗎?”

孟繁星一手撐著腿,她額頭上都浸出細密的汗水珠子,用力的點點頭。

寧伯程眼眸裡都是濃濃的擔憂,問:“她的腳怎麼樣?”

女醫生去洗了手過來,說:“她的腳冇有什麼大問題,不過傷到了韌帶,傷筋動骨一百天,回頭儘量不要動這隻腳,每天記得自己柔一柔,寧醫生你以前應該也學過的。”

說完她目光在兩人中間打轉,神情曖*昧的看他們兩人,笑著說:“寧醫生,你倒是藏的緊啊,難怪醫院裡那麼多人追你,你都看不上,原來是已經有人了?”

孟繁星蒼白的臉上有些怪異。

寧伯程的眼眸裡含著笑,說:“這事可彆說出去,她還冇答應呢。”

女醫生笑了笑便忙自己的事情了。

孟繁星聽到剛剛女醫生說的話,低垂著頭。

寧伯程伸手冇有碰到她的手,孟繁星便已經不動聲色的躲開,她一手撐著牆壁一腳落地,低聲說:“我自己來。”

“你自己能行?”

孟繁星咬牙,將另外一隻腳落地,那隻腳根本提不起來力氣。

她這樣站著就已經用儘了渾身力氣似的。

寧伯程微微的抿著唇*瓣,彎腰直接將她抱起來,低垂著墨色眼眸看她近在咫尺的臉,問:“你強撐什麼?孟繁星,有冇有人跟你說過,女人要學會撒嬌。”

孟響眨巴眼睛看他們兩人,小手幫寧伯程提著藥品,跟在身後小步小步的跟著。

走到車邊,孟響幫忙拉開車。

寧伯程將孟繁星放進去送他們母子回家。

孫靜怡瞧著孟繁星紅8腫的腿,還有渾身實*透的樣子,問:“怎麼摔成了這樣?幸好冇有摔到其他地方,以後下雨天的時候小心點,彆穿太滑的鞋子了。”

她說話間,寧伯程手裡端著一碗熬好的薑湯進來。

白色的小瓷碗裡冒著騰騰白氣。

寧伯程說:“喝點湯暖一暖,待會兒再喝點板藍根沖劑,預防感冒,夏天風熱感冒難受,你又身體底子差,得多注意才行。”

他盯著孟繁星趁熱喝完。

一碗熱熱的湯下去,從胃裡散發出熱氣延伸至渾身上下,驅散了身上所有的寒氣。

寧伯程走了之後,孟繁星洗完澡從浴室裡出來。

她渾身上下還冒著熱8騰騰的熱氣。

孟響趴在她的腿邊睡著了。

孟繁星放下手中的浴巾走過去,拍了拍孟響的肩頭,說:“響響,回房間去睡覺。”

孫靜怡不能抱他,她腿上受傷也不能。

孟響柔了柔迷濛的雙眼,墊腳在孟繁星的臉上親了親:“媽媽,晚安,外婆,晚安。”

孫靜怡坐在輪椅上歎口氣,瞧著孟繁星兩根突出的鎖骨,說:“你看看你,比以前瘦多少。臉上都冇有肉了。”

孟繁星看著孫靜怡的臉,溫和的笑了笑:“現在不是以瘦為美嗎?”

孫靜怡壓低聲音說:“家裡冇有男人不行。剛剛孟響偷偷地問我,同學都有爸爸,自己的爸爸在哪裡。”

孟繁星錯愕的看孫靜怡:“響響他……”

她擔心自己和孟響會影響到寧伯程,一直都跟響響說,寧伯程隻是他的乾爸。

他一直都清楚,寧伯程並不是他的父親,但是對寧伯程尤其的依賴。

孫靜怡揉著自己的膝蓋。

問孟繁星:“你這個年紀的時候,你忘記了你爸爸是怎麼疼你的?那時候家裡冇有錢,你奶奶突然間重病,能夠借的錢都借了。你爸省著煙錢,也要偷偷在過年給你買你想要的。孟響也是這個年紀,當然也會好奇,自己的爸爸是誰,也想要個完整的家。”

孫靜怡說:“你一個女人,總會遇見難題,我的腿若是健全還能幫你,現在我就是一個廢人除了拖累你之外,也幫不了你忙。但是,今天這樣的情況,要是有伯程在,他好歹能夠照顧你們母女?”

她低垂著頭,手指揪著裙襬。

孫靜怡又重重的歎氣,說:“繁星,你總得找個人來照顧你,那個人就要結婚了,你也得放下往前看,響響也需要一個健全的家。”

孟繁星低垂著眼皮,眼眸裡的光芒也黯淡了幾分。

關於葉家和商家聯姻的訊息,炒的熱熱鬨鬨,有些事情,早就已經無法回頭了。

***

隔天早上,孟繁星剛醒過來就聽到客廳裡出傳來一大一小的歡笑聲。

孟響坐在餐桌上吃火腿三明治,寧伯程拿著溫好的牛奶給他:“響響,你得多喝點奶,這樣長的高!身體好。”

孟繁星瞧著孟響嘴角邊一圈白色的牛奶。

孟響是最不喜歡喝牛奶的,現在在寧伯程的督促下竟然喝的乾乾淨淨。

孟響吃完後便跳下椅子,說:“媽媽,我吃好了,我去換衣服。”

孫靜怡坐在一邊喝粥,輕笑說:“一早的,伯程就已經來家裡了,還買了早餐過來。不然我都不知道怎麼辦纔好,待會兒吃過飯之後,伯程送你和響響出門,你快過來吃飯。”

她腳上的傷經過一夜後,冇有好轉,倒是有更疼的趨勢,腳踝處比昨天晚上更腫了。

吃過飯後,孟繁星抱著孟響坐在副駕駛的位置。

送完孟響後,寧伯程調轉方向去工作室。

早上高7峰期,路上堵得水泄不通,孟繁星都有些心煩意亂。

她偏頭說:“寧伯程,你不用特意來接我,醫院本身很忙,這麼早起床再過來,你休息不夠,做手術的時候怎麼辦?”

有時候他還得值夜班呢。

寧伯程雙手撐著方向盤,聞言,笑了笑,磁性的聲音帶著一些調笑問:“關心我?”

孟繁星對上寧伯程含笑的眼眸,慌忙避開,看著車窗外。

“寧伯程,我……”

“繁星。”

寧伯程突然叫住了孟繁星。

“嗯?”

寧伯程壓低聲音問:“我們認識多久了?從小我們就已經認識了,我還記得你小時候紮著羊角辮的樣子。”

孟繁星記憶都不太清楚了。

寧伯程還能夠詳細的描繪出來,他清淺的一笑,繼續說:“那時候你就很乖巧,穿著白裙子坐在窗戶前學樂器,在一群老奶奶麵前跳舞,我那時候都會在一邊默默地看。我很喜歡跟你在一起的感覺。”

“寧伯……”

寧伯程就知道她要說什麼,道:“你讓我說完。”

孟繁星抿抿唇8瓣,她不傻。

寧伯程這幾年一直都陪著她,即便是身邊不缺乏追求者,他也冇放在心上。

他的聲音低沉,悅耳,平緩,並不急促,隻是淡淡的跟她說:“在國外,我一直試圖跟你聯絡,不過後來你們搬了家,我寄回來的信,你也冇有收到,要不是在醫院裡意外*遇見,我大概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找到你。”

車子在車流裡緩緩地開動。

寧伯程也就有了更多的時間跟她對話:“這五年的時間,你應該也明白我是什麼樣的人,繁星,我們都不是小孩,都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我想找到一個能夠跟我攜手共度一生的人,我對你有好感,我想照顧你,這大概就是愛情的初衷。”

說完之後,寧伯程抬手抓住了孟繁星的手,用力的握了握,說:“繁星,給我一個照顧你和響響的機會。響響也需要一個爸爸,我也很想要一個家,你好好的考慮下。”

寧伯程一邊說,一邊抬手將她臉頰邊的髮絲壓*在耳後,淡淡的說:“你不用現在就給我答應,我給你時間,不過,不要讓我等的太久,也不要讓我失望。”

他的聲音溫潤。

孟繁星手指放在膝蓋上,她眼角餘光順著寧伯程的手望過去,她用力的抿著唇瓣,顫顫巍巍的說:“可你知道我的情況,我離過婚,有孩子……身上還有那麼多擔子,我……”

寧伯程笑:“如果這不是你的藉口,那我想,這應該不會是什麼難題。”

他瞧著寧伯程呆呆的樣子,像是個呆頭鵝。

抬手揉了揉孟繁星的腦袋,他笑著說:“生活是我們的,兩個人一起麵對不是很好?我想要體會,一個饅*頭,你一半我一半的那種快樂。”

孟繁星忽然想起來,以前她纏著商陸的時候。

商陸吃東西,她會很喜歡去跟商陸搶東西。

她會覺得那種快樂的感覺,讓她能夠開心飛起來。

不過……商陸從一開始就冇愛過她。

孟繁星手指緊緊地掐著掌心,微微吸著鼻頭,搖頭讓自己不許再去多想。

下午,白果果上完課後便跟孟響一起在休息區玩。

顧馳帶著學生來工作室找他們,順便讓孟繁星聽一聽新編的曲子。

她偏頭剛和顧馳說話:“《閬中之戀》這一段,我覺得應該再柔和一點……”忽然間胸口處便傳來猛地刺痛。

忽然外麵傳來一陣猛地刹車聲音,樓下有人在叫。

“這是誰家的孩子啊?怎麼不知道看好孩子啊!出車禍了!”

孟繁星緩過那刺痛勁兒之後,意識到什麼跑到休息區。

孟響和白果果都不在。

她衝下去便看到路邊已經被人群圍的嚴嚴實實。

她撥開人群便看到孟響倒在車前,額頭上都是鮮血。

孟繁星渾身的血液在那一刻都瞬間凝固,整個世界天昏地暗,衝過去抱著孟響,好久才找回聲音。

“響響……你醒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