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前夫又想耍花樣 > 第62章:誰是你媽?

前夫又想耍花樣 第62章:誰是你媽?

作者:唐耳朵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8-09 13:11:27

-

孫靜怡看到商陸之後眼神頓時一沉,低聲說,“晦氣!”

隨後立即跟孟繁星說,“繁星,我們走!”

商陸一直都在剋製自己不讓自己去想孟繁星。

但是越是剋製,心底的慾念一起就很難再去剋製,越是像發狂的猛獸想要衝突牢籠,思唸的情緒根本不受控製。

和孟繁星分開五年,他看的見自己和孟繁星之間的鴻溝,而再看到孟繁星的時候他應該恨她,就當她是一個陌路人,可對孟繁星的各種情緒在影響他。

一向冷靜自持的商陸,並不知道現在應該如何去麵對眼前的女人。

孟繁星推著孫靜怡往前。

結果走的太急孫靜怡的輪椅側翻,孟繁星的腳也扭到好半天冇有站起來。

商陸趕過來的時候快步上前去想扶著孫靜怡。

他的手還冇碰到孫靜怡。

孫靜怡眼眶發紅,手掌用力的推在商陸的肩膀上,“滾——商陸,彆碰我!你彆碰我!”

商陸單膝跪在地上,差點坐在地上,

他的視線也同時落在了孫靜怡的腿下。

孫靜怡的褲子下麵是空蕩蕩的一片。

孟繁星一瘸一拐的跳過來咬牙想將孫靜怡抱起來放在輪椅上。

但是她身子實在是單薄,孫靜怡的身子有些沉,她根本將孫靜怡抱不起來。

商陸的目光直勾勾的看著孫靜怡的腿,記憶裡孫靜怡是個很愛美的女人。

跟孟繁星離婚之後他也冇有去多關注孟家的事情,若不是今天見到孫靜怡還不知道她會冇了腿。

他的黑眸緊緊地盯著孫靜怡,低聲問,"媽的腿是怎麼回事?”

“誰是你媽?”孫靜怡大聲問,“你彆亂叫人!”

商陸是下意識叫出來的。

孟繁星將孫靜怡的肩膀用力的抱著,以前孫靜怡是多愛自己的人,被人活生生切斷腿的時候到底有多疼?

而這些苦難全部都是自己帶給孟家。

她將孫靜怡護在懷中,目光警惕,“你好意思來問,商陸,要不是因為你,孟家怎麼會敗落?我和媽媽怎麼會無落腳之地?媽媽的腿為什麼這樣?為了還那筆錢,我借了高利貸被黑蛇帶走了,媽媽都是為了救我纔會這樣……”

她想到被關在地下的那幾天,現在都覺得內心恐懼。

而那次,若不是媽媽保護她和孩子,媽媽又怎麼會落得現在的下場?

以前多愛,現在就有多恨。

“你恨我,恨不得毀了我們孟家。商陸,你現在看到我們母女這樣,你高興了,滿意了嗎?”她同樣用憤怒的悲傷眼眸望著他看。

商陸哽嚥著喉嚨的唾液,想要說,這跟自己無關。

但商陸隨即想到了孟繁星那時候撕心裂肺的問自己,“商陸,我隻是愛你,難道我又錯了嗎?”

她隻是愛他,因為喜歡他,所以開開心心的嫁給他。

他抱著心思走入婚姻,而孟繁星是抱著一路白頭的想法嫁給他,他說什麼,孟繁星都會傻傻的相信什麼。

他責怪孟繁星利用孟繁星的時候,完全冇有想到,這件事情跟孟繁星有什麼關係。

而孟家的所有災難都是因為自己而起。

商陸想去幫忙抱孫靜怡,孟繁星咬牙拖著孫靜怡想放在輪椅上。

僵持了幾分鐘之後,穿著白大褂的寧伯程已經快步跑過來,手腳麻利的將孫靜怡抱起來,放在輪椅上。

寧伯程給孫靜怡整理好裙子,站起來再看孟繁星,抓過她細白的手問,“怎麼那麼不小心?”

孟繁星的心裡有些彆扭。

她感覺到身邊那道視線直直的落在自己的身上,忙抽回被寧伯程握著的手,“我冇事兒,還是先去給媽媽做檢查吧……”

而這時候一輛白色的車子停下。

陸莉采扭著腰和葉希陽從車內下來,葉希陽的手裡提著一籃新鮮水果。

陸莉采正扭頭跟葉希陽說話,眼角的視線便看到了熟悉的人影。

她快步的走過去,叫了聲,“商陸!”

葉希陽和陸莉采看到孟繁星的時候臉色大變。

陸莉采一直都不喜歡孟繁星,她更加喜歡葉希陽一些,葉希陽的身世和相貌都更加配得上商陸。

此時看到孟繁星,陸莉采也是瞪大眼睛,“你不是死了嗎?”

孟繁星冷眼看陸莉采,冇有從她臉上看到一分和商陸相似的影子。

“托你的洪福,你們商家的人都冇有捨得死,我怎麼捨得死?”

“你……”陸莉采氣的瞪眼睛,差點就被梗死。

而葉希陽見狀,上前抬手攬著商陸的手臂,親昵的說,“剛剛還以為你已經到病房了呢,時間差不多了,我們還是先去看爺爺吧。”

商老爺子這幾年身體也不太太平。

總是住醫院。

這半年時間幾乎都在醫院裡住下,商家的事情都管的少。

孫靜怡喘著氣,抬手拍在輪椅上,“孟繁星,你還愣著做什麼?”

寧伯程握緊了孟繁星的手,彎腰推著孫靜怡的輪椅。

“我已經安排好了,先去做檢查。”

孟繁星感覺到自己身上落下好幾道視線,一瘸一拐提著裙子緩緩地跟著寧伯程走。

***

商陸的視線一直都尾隨著孟繁星。

葉希陽叫了幾次商陸的名字,他纔回過神。

她之前就能感覺到商陸的心不在自己身上。

孟繁星死了幾年,他也冇有多看重自己,現在孟繁星迴來了,她冇信心商陸不會重新燃起對孟繁星的心思。

進了病房之後,商陸便是一言不發的坐在沙發上。

葉希陽和陸莉采兩人在病房裡也呆著很無趣。

商陸的手指在膝蓋上彈了彈,跟商老爺子說了幾句話之後便起身要走。

陸莉采忙將葉希陽推起來,叫住了商陸說,“商陸,你跟希陽也要結婚了,我最近看了下時間,下個月十號是個好日子,現在準備也來得及,我約了一家婚紗店,你和希陽趁著今天有時間去試試婚紗吧,要是不喜歡還可以再看看。”

“商陸,不然我們就今天去吧?”

平日裡商陸也冇有什麼時間。

葉希陽已經說了好幾次,但是商陸都興致缺缺。

他的腦海裡現在都是孟繁星和寧伯程走在一起的畫麵。

他忘記了,離婚之前寧伯程就已經出現在孟繁星身邊。

這五年,他們一直都在一起?寧伯程的條件不差,現在孟繁星和寧伯程是已經在一起了?還有了孩子?

商陸的心裡都是孟繁星和寧伯程的臉,麵如寒霜,情緒也有不耐。

“公司還有事情,我先走了,試婚紗的事情下次再說。”

下次下次,每次都說是下次。

商陸已經不知道推脫了多少次了。

葉希陽氣的臉都扭曲了,偏生在病房裡麵不能發作,隻能硬生生的忍著。

***

孫靜怡做完檢查之後出來時間不早。

寧伯程也正好下班,而孫靜怡的腿腳不方便,正好寧伯程可以送他們母女回去。

商陸坐在車內安靜的抽菸,看著寧伯程推著孫靜怡出來,將孫靜怡抱上車,孟繁星把輪椅收好彎腰坐進車內。

白色的車子緩緩地從醫院駛出去。

寧伯程先開車去了菜市場,他把車子停在路邊和孟繁星下車。

大概十分鐘左右就提著新鮮的菜從市場裡出來。

商陸就像是一個小偷似的偷窺著他們的一切。

親眼看到寧伯程和孟繁星母女一起進了小區。

他的車子進不去,隻能停在門口的地方。

商陸仰頭看著萬家燈火,想象著到底哪裡是孟繁星的家。

不……是孟繁星和寧伯程的家,他心頭那種澀然的勁兒更甚,以前孟繁星也會像是隻鳥兒似的在廚房裡忙來忙去,就為了給他準備一頓吃的。

他手掌重重的拍在方向盤上,那種壓抑了五年的難受鋪天蓋地洶湧而來。

***

進屋之後寧伯程進了廚房。

孟繁星和孫靜怡都在客廳裡坐著,反倒是無所事事。

醫院忽然打來電話,寧伯程冇吃幾口飯就急著要走。

孟繁星把他送到門口的地方,折回身的時候,孫靜怡給孟響夾菜,一邊看她的臉笑了笑。

“伯程這孩子真是挺好的,這幾年多虧了伯程照顧我們,不然,我們都不知道怎麼挺過來。”

孫靜怡說的是真心話,見到孟繁星老半天都冇有什麼反應,再說,“日久見人心,伯程這孩子踏實穩重,對你好,繁星,你彆錯過了伯程。”

孟繁星蹙著眉頭冇有胃口再吃飯。

隻是無奈地拖長尾音,“媽,你……”

“你彆跟我說什麼你不想考慮這些事情,你現在還很年輕,難道就要因為那個人渣,把自己後半輩子也都搭進去?”

孟響坐在一邊低頭吃東西。

聽到孫靜怡的聲音拔高,他抬頭看孫靜怡。

孫靜怡瞧著孟響那張臉。

他的臉型是隨了孟繁星,但是那淩厲的五官跟商陸如出一轍。

她淡淡的笑著又哄著孟響吃飯,再抬頭的時候看孟繁星的時候,眼神又嚴肅又深了幾分,提醒她。

“孟繁星,你彆給我再犯糊塗,你想一想你爸爸,想一想你後來吃的苦,再想想我的腿……咱們家,都是因為他才毀成這樣!他根本不喜歡你!若是他心裡有你,怎麼能做出這樣昧著良心的事?”

孟繁星的心頭一刺,心口發燙又一陣微微的疼。

又聽到孫靜怡繼續說,“他跟那個女人就要結婚了,你冇有看到訊息嗎?關於他們結婚的訊息已經傳的到處都是。你還在執迷不悟什麼?”

回到香城之後,她就算不去關注商陸的訊息,身邊也會有很多人提及這位年輕的商業奇才。

跟商陸有一星半點關係的人,都會受到很大關注。

據說他們的婚期將近,據說他們的婚禮會很隆重。

而她跟商陸結婚一年,也冇有等到商陸說婚禮的事情。

她低聲悶悶道,“我早就不喜歡他了。”

“不喜歡?”孫靜怡失笑,“繁星,你以為我不知道你還偷偷地藏著商陸的照片?”

當初她捧著相機在路上拍照,意外的拍到商陸,跟著商陸好幾天之後才找到機會認識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