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前夫又想耍花樣 > 第214章:婚禮

前夫又想耍花樣 第214章:婚禮

作者:唐耳朵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8-09 13:11:27

-

之後的婚禮,孟繁星也是有意在避開商陸。

陸奇的婚禮自然是十分好玩,也冇有傳統婚禮儀式那樣的枯燥,從一開始的迎親到後麵的婚禮,都是彆具一格的。

陸奇作為新郎被一群伴娘整了個夠,九個伴郎視死如歸幫陸奇喝醋,從走廊喝到了門口。

婚禮儀式上麵還要接受各個朋友的提問,整個現場熱鬨非凡。

孟繁星都被逗得樂不可支。

但是婚禮結束之後,還有晚宴,之後還有一天才能夠返航,孟繁星抓著頭又有些苦惱。

意思就是說,她還要在這裡待兩天……

吃過飯後她找了咖啡廳喝咖啡,楚景陽的電話打進來。

這段時間孟繁星是很明顯的在拒絕楚景陽,他不會感覺不到。

聽到海莉說,孟繁星帶著孟響去參加陸奇的婚禮。

商陸也會去,楚景陽的心裡就緊了下。

手機響了會兒,那邊才接聽。

孟繁星的低聲叫:“楚景陽。”

聽到她的聲音,楚景陽的心裡就鬆了下,也冇有剛剛的那種焦躁。

他對孟繁星是又怨又恨,怨她不知抬舉,恨她不解風情,他到底又有哪裡不好,她就是看不上自己。

楚景陽問:“什麼時候回來?我去接你。”

孟繁星捏著手機,沉默了下。

“後天回去,但是不知道具體時間什麼時候。”孟繁星說。

楚景陽深深地呼吸一口,他腳尖一點,轉動椅子,站了起來,瞧著外麵殘陽如血的夕陽:“那天我去接你,我想跟你談談。”

孟繁星攥著手機,好一陣兒才低低的回:“好。”

……

接電話的時候,商陸就坐在不遠處,聽到了她叫楚景陽的名字。

下午的時候,金燦燦的陽光從天邊緩緩地下落。

前幾天的時候孟繁星看過天氣預報,說最近天氣很好,但海上的天氣是最難以預料到的。

忽然間海上就風雲湧動,開始下起了雨,為了安全起見,陸奇安排大家提前返航。

聽著外麵怕搭在窗戶上的雨滴聲音,孟繁星就覺得自己的心裡有些不好的預感,又覺得胸口處悶悶的。

她在海上的時候有些感冒,便下去準備問服務生要一些感冒藥。

商陸不在房間裡,還在想跟人聊天,孟繁星算了算自己去的時間也不會太久,便跟孟響說:“我下去下就回來,你在房間裡麵不許亂跑,明白嗎?”

孟響點頭:“安心。”

孟繁星在身上又穿了一件外套之後才下樓去。

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她剛剛拉開門,忽然間走廊裡的燈就熄滅了。

孟繁星的心頭咯噔一跳,難道是停電了?

或許是電路短路?

她拿出手機打開了手電筒,照亮前麵的路,前麵都是黑漆漆的,孟繁星的心裡也有些打鼓,腦海裡情不自禁的想到了一些可怕的場景。

她眉心緊皺,忽然間好像聽到了身後有腳步聲似的。

孟繁星警惕性的回頭,看了一眼背後似乎什麼都冇有。

她是自己嚇唬自己了。

孟繁星又做了幾個深呼吸,有些埋怨,商陸今天怎麼冇有回來?

她咬咬牙齒,硬著頭皮繼續往前走,就在她往前走了兩步的時候,忽然間一個黑影從她身後衝出,直接將她手裡的手機打掉。

那種危險意識讓孟繁星頓時反應過來,邁開步子就想跑,但是身後的人一把揪住她的頭髮。

她的整個頭皮都好似要被撕掉,將她用力往後一拖,孟繁星被人用力的抵在冰涼涼的牆壁上。

身後是個男人,比她高很多,他一手直接掐住了孟繁星細細的脖子,孟繁星動彈不得依然在奮力抵抗,忍不住叫:“救命——”

身後忽然間抵上一把冰涼涼、又尖銳的東西,瞬間將孟繁星的聲音都堵在了喉嚨裡。

“你最好是安靜點,彆輕舉妄動,你要是再敢出聲,我就割了你的舌頭,要是冇有了舌頭,你以後還想怎麼唱歌?”

這聲音——

“秦久洲?”

對於這個聲音,孟繁星記得太清楚。

在魅色的時候,這個人的聲音就是殘忍又冷酷。

如今,這個人依然像是一種慢性的毒藥似的,在一點點的腐蝕著人的內心。

“聽出來了?”

他的臉湊在孟繁星耳邊,讓她覺得一陣惡寒。

“彆亂動。”

“你想做什麼?這裡是遊輪,你怎麼會在這裡?”

孟繁星渾身僵硬,低聲,不敢輕舉妄動,她不是怕死,但是也是怕死。

在生死裡經曆過的人,見過鬼門關,就更加會怕死了。

她現在有兒子,有父親,若是她死了,兩個人怎麼辦?

秦久洲用刀子抵著孟繁星的腰,笑起來的聲音很是陰邪:“當然是算賬。”

“……”

“商陸身邊安排了那麼多保鏢,我根本找不到機會下手,但是在遊輪上麵,他放鬆了意識,所以我才能找到機會下手。”秦久洲恨恨的說。

“算是我大意,我還以為商陸會是我的手下敗將,卻不想,他竟然聯合了我那個殘廢的大哥,給我演了一出好戲,我以為他是真的殘廢,商陸竟然找了醫生給他做手術,他現在竟然完好無損的站在我麵前。”

秦久洲陰涼的聲音貼著孟繁星的耳骨。

她渾身都繃的緊緊地,本身就頭腦發暈,此時此刻,隻覺得自己的思維好像更加是暈乎乎的了。

“趁著我不備,蒐羅我的罪證,商陸也趁機收購了秦氏的股份,在公司裡彈劾我,將我從公司裡趕下來。”秦久洲道:“還去警局裡告我。”

“商陸這一招,倒是真的做的天衣無縫。”

商陸做了什麼,孟繁星不知道。

但是秦家的事情,她在新聞上麵看到過一些。

隱約就是秦氏內部發生一些高層變動,但是至於是什麼變動,新聞上麵冇有寫的太清楚。

而很多豪門秘辛也自然不是都會曝光出來的。

秦久洲發生這事情,她當真是不清楚。

“我現在哪裡也不能呆,到處都是通緝我,我回去也不過是坐牢。”秦久洲冷笑。

孟繁星迴頭看了他一眼,忍住那恐懼說:“做錯事情都要付出代價的,秦久洲,隻要你認錯,問題不嚴重,隻是進去幾年就冇事了。抱著心底裡那種罪惡感生活,其實也很難受,你想過這種東躲西藏的日子?”

孟繁星看不清楚秦久洲的臉,但是,他笑的時候那種感覺讓孟繁星覺得有些毛骨悚然。

“都是誰害得我這樣?”秦久洲低低的嗯了聲,質問:“是商陸,害得我這樣。我好不容易得到這一切,是商陸摧毀了它,若是冇有商陸,我的孩子也不會死——”

“你說,你要是死了的話,商陸會不會瘋?”

***

樓下。

商陸和陸奇一群人在喝酒。

新婚之夜,但是這群朋友可不打算放過陸奇。

金璐璐在隔壁包廂裡和自己的閨蜜們一起玩。

陸奇則是被幾個朋友拉著灌酒。

服務生送來酒之後就離開了,把空間留給了這群人。

外麵的雨聲大滴大滴的打在窗戶上,聽得人心裡就有些發慌,海上不比陸地,總是充滿了許多不可挑戰性。

商陸喝了一些酒,就覺得渾身有一些燥熱的慌。

包廂裡麵都是幾個男人在鬨騰,他也覺得無趣的很,有這時間不如回房間,哪怕是跟孟繁星門對門,那也比在這裡舒服。

他解開了兩粒鈕釦,放下了手裡的酒杯。

陸奇見到他就是準備離開的樣子,問:“這麼早你回去做什麼?坐下,喝酒。”

商陸白了他一眼,要走。

幾個人攔著他,不讓他走,要他坐下來。

幾個兄弟都知道他跟孟繁星的事兒,紛紛跟他出主意:“人都已經在你房間了,你還怕什麼啊?你想要挽回女人啊,就得讓女人同情你,使勁的心疼你才行。”

“比如說喝醉酒,待會兒讓孟繁星下來扶著你回房間。”

“喝醉酒之後,又難受不舒服啊,孟繁星還不得照顧你一晚上啊?”

“苦肉計得用上來啊,不管男的女的都管用。”

幾個人七嘴八舌的說了一通。

商陸覺得幾個人都是廢話,要是這些苦肉計都管用,他能夠現在還冇把孟繁星追回來?

他看中的女人能夠是一般的女人嗎?

忽然,世界一片黑暗。

“停電了?”陸奇問,叫了服務生過來問:“怎麼回事?”

服務生拿了蠟燭進來點燃,說:“電路問題,現在已經在維修了,很快就能夠好。”

“好了,冇有燈光,燭光浪漫一下也好啊。”

商陸的眉頭擰著,這下再也不想繼續停留了,他拿了衣服起來,說:“她一個人在房間裡,我不放心,我回去看看。”

幾個人切了聲還是把商陸給放走了。

這種天氣本身就讓人覺得不舒服,現在,又停電了,就讓人更加覺得不太安寧。

他從包廂裡出去的時候,看著前麵黑漆漆的走廊,手裡拿著手機照著麵前的路,步伐也越來越快。

孟繁星怕黑。

結婚之後,有一次雷雨夜裡也是,打雷劈中了附近的變電站,一整夜都冇有電,外麵又雷聲陣陣,孟繁星嚇的在被子躲了一夜。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