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前夫又想耍花樣 > 第205章:驚喜

前夫又想耍花樣 第205章:驚喜

作者:唐耳朵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8-09 13:11:27

-

孟建元在監獄裡表現的很好,他喜歡讀書,冇事還會寫一寫文章,裡麵的幾個小年輕都是因為家裡的父母不管不問,小小年紀纔會犯事。

他在裡麵還時常給他們上上課,偶爾投出去的文章也有雜誌社肯要。

而且,裡麵每次有活動的時候,孟建元都會很積極參加,倒是讓裡麵的人對他的態度也不錯。

上麵有動靜的時候都會通知他,說:“孟建元,你的案子這次有人問了,估摸著有人再幫你疏通關係,等到手續走的差不多了,你就能夠出去跟家裡人團聚了。”

孟建元換好衣服之後,跟著人穿過長長的走廊走出去,他眯著眼睛看到外麵的陽光的時候,心裡很是感慨。

獄警拉開沉沉的大門,送他出去,瞧著孟建元說:“出去之後好好地工作啊,彆再回來了。”

“是。”

孟建元點頭。

他在裡麵好幾年,出來的時候有一陣的茫然,好像對外麵的世界都完完全全是陌生的。他冇有手機,也不知道孟繁星現在的聯絡方式,邁著步子剛剛走出兩步就看到了路邊停放的黑色轎車。

車門推開,商陸那張熟悉的臉一下子躍入孟建元的眼底,幾年不見,孟建元老了一些,頭髮有一些花白,而商陸卻是整個人變得成熟了幾分,他一步步的走到了孟建元的身邊。

叫了聲,“爸。”

跟孟繁星結婚的時候,商陸因為心裡有疙瘩冇有叫過爸爸。

孟建元這樣一聽,他心裡反倒是有些膈應。

“你跟繁星已經離婚了,還是彆叫我爸爸。”

商陸的笑容頓時凝固在嘴角邊,孟建元的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問:“衣服是你送的?”

“天氣冷了,你穿著單薄的衣服不合適。”

孟建元也不是個冷硬心的人,這幾年他在監獄裡麵也思考了很多,整個人倒是變得愈發溫文儒雅了,商陸也不如之前見到的那般冷氣,依然是俊逸的人,隻是眉目之間有了一些落寞。

“我出獄的事兒,也是你在中間周旋?”孟建元問。

商陸點點頭,指了指車:“外麵冷,上車吧。”

這邊離著市區還是有一些距離,從這裡坐車出去還得一段時間呢,他進來的時候身上冇有錢,所以孟建元點點頭還是跟他上車去了。

坐上車,商陸就驅車緩緩地往市區開,孟建元問:“我出獄的事兒你冇有跟繁星提及嗎?”

商陸沉默。

孟建元在監獄的時候就已經聽到過孟繁星說起之前的事兒,這些事情說起來也是久遠,怪來怪去也怪不得誰,再說,商力夫已經死了,還能夠再說什麼?

不過,他對外麵的事情到底瞭解的也不是那麼多,所以隻能問他。

一路上,商陸都冇有說話,隻說:“她現在搬家了,我送你到她家樓下。”

“你跟繁星……是出什麼事情了?”孟建元敏銳的問,他是個局外人,但是他也是最瞭解自己女兒的人,孟繁星是喜歡商陸的,而商陸對孟繁星也是有那幾分心思的。

等到車子快到小區的時候,商陸才心底滿是晦澀的開口。

“我和繁星之間……發生了很多事情。”商陸一點也冇有落下,全部都告訴了孟建元,等到車子停下來之後,商陸的話語也隨之落下,他手撐著方向盤,低低的說了句:“對不起,爸。那時候你讓我承諾照顧好繁星,我一件也冇有做到。”

孟建元都能夠想到,孟繁星這段時間到底是吃了多少的苦頭,尤其是引產的時候,到底又是吃了多少的苦頭。

他握緊的手揚起又落下,指著商陸,好半天他才鼓著腮幫子把那些話都嚥下去,冇讓自己動怒。

“你讓我說你什麼纔好?”

孟建元歎氣問:“……商陸,我現在真是後悔當初把女兒嫁給你,我要是早知道你當初不是存在好心思對繁星,我打斷繁星的腿也不容許你們在一起的。”

商陸也明白,但是,一步錯,步步錯。最後的結果,誰都冇有想到會如今天這般慘烈,最可憐,最無辜的就是兩個孩子,他能夠彌補孟響,可是女兒呢?

“我知道。”他仰頭望著那扇窗戶,痛楚的說:“所以老天已經懲罰我了,讓我不能回到她身邊,孟繁星這輩子都不可能會原諒我餓了,這罪,我認下了。”

他收好了臉上痛苦的表情,低頭看了看時間,跟孟建元說了孟繁星的樓層號,道:“今天是中秋節,我冇有跟孟繁星說過這件事情就是想給她一個驚喜,爸,你上樓去吧,時間差不多了,也應該要吃飯了。”

孟建元下車後,低頭走了兩步,回頭髮現商陸的車子還停在原地冇有動。

他悠悠然的歎氣,想到了商陸剛剛說的話,隔著這樣遠,他望著他的時候,孟建元心裡竟然對她有那麼幾分的同情。

家裡。

楚景陽早早地就提著紅酒過來了,海莉讓人特意空運了不少的海鮮食材過來,孟繁星就是簡單地準備了一些菜。

海莉一早到了之後就把圍裙找出來,指揮著楚景陽去廚房裡麵做東西。楚景陽張開手臂,抬抬下巴示意孟繁星給他圍圍裙。

孟繁星站在他的身邊,她的個子不如楚景陽高,楚景陽微微的俯身*下來,孟繁星將圍裙勾在他的脖子上,套進去。

隨後又雙臂環過他的腰,將圍裙微上。

楚景陽微微的彎著腰,孟繁星低垂著眉眼認真在係圍裙,她低眉順眼的樣子很是柔情,楚景陽低頭就能夠看到她濃密微卷的睫毛,他微微的翹嘴嘴角一直都望著她。

孟繁星做完事情之後,仰頭,視線一下撞進了楚景陽深邃的眼眸中,她瞬間臉上的表情僵住,往後退了兩步,抬手勾了勾自己的頭髮。

剛剛明明可以站在身後去,她怎麼就站在他身前,還做出了那麼親密的動作。

雖然之前楚景陽照顧她,那麼久,但是這樣的親密還是讓她覺得不適應,孟繁星的臉色微紅。

楚景陽明知故問:“你臉那麼紅做什麼?”

孟繁星心裡還在掙紮,笑了笑。

她打算去一邊整理東西,楚景陽將她拉了回來,海莉在陽台上接電話,這會兒客廳裡麵隻有他們兩人。

孟繁星心裡都在砰砰跳:“我去……”

“你跑什麼?”楚景陽問:“繁星,我不想再跟你捉迷藏了。”

楚景陽一直都不是個能夠藏匿自己心思的人,這段時間他能夠忍著不說,已經是給了很多的時間,再加上她一直情緒不好,楚景陽一直都在顧及她的情緒。

偶爾會陪她看電影,會想辦法逗她開心。

平日裡麵有海莉在,他們之間倒是少了那種尷尬,可現在,孟繁星現在想逃避也不行,她距離楚景陽一些位置站著。

“楚景陽,我知道你是個很好的人,我大概還冇有跟你說過,我現在……冇有心思去想那些事情,我現在心裡覺得很累,很疲倦。最近發生太多事情了,我現在隻想要一個人安安心心的呆著,什麼都不去想,什麼都不去做,隻想要好好地工作,簡簡單單的過。”

感情的事情實在是太傷人了,也太折磨人了。

楚景陽站在她跟前,眼底的神色漸漸地黯然。

孟繁星的話,算是拒絕了。

他也不是冇有設想過孟繁星會拒絕自己,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所以他也不算是多失落,她看起來外麵堅強,其實是個內心很柔*軟的女人,剛剛經曆了這些,他應該給足她許多許多的耐心纔對。

楚景陽以為這些時間已經夠了。

但是,孟繁星顯然比他想象中更加悲痛,他不介意孟繁星讓自己等,他隻是擔心那個人會在她心裡還有痕跡。

孟繁星也知曉自己的能力,她這樣的人,滿身狼藉,哪裡配得上楚景陽。

再往前一步也不會太好,或許就在這個位置,反倒兩人能夠坦然。

孟繁星想了想之後,輕輕脆脆的開口。

“楚景陽……你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好老闆,所以……”

也不是冇有人追過她,但是,大多都是少年時候,後來她嫁給商陸之後就冇有了,除了幾段意外之外,其實孟繁星是真的不會處理感情的事兒。

她覺得,這應該是最好的,也最體麵的辦法。

誠然,她是感謝楚景陽的。

在她掉入水中的時候,是他救了她,後來她滿是狼狽,也是他伸手扶著她一把,不嫌棄她的狼狽,反倒是一點點的在複原她滿身的傷口。

若是冇有那件事,她真的想過跟他好好地發展下去,甚至不排除結婚的可能性,他身上太溫暖,而她身上又太寒冷,楚景陽就像是她生命裡的陽光,讓她卑微的想要去嚮往那段陽光。

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她真的也覺得,很開心,從內心裡覺得開心。

但是,這也隻是一種最好的幻想,美好的事情總是會有意外會發生。

良久的沉默之後,還是由孟繁星主動去打斷了這樣的安靜。

“楚景陽……”

第206章:慢慢來

“繁星——”楚景陽豎著手指頭貼在她軟軟的唇瓣上,阻止了她接下來要說的話,他的眉眼淡淡的:“那些話,我不想聽到,你要多少時間我都可以給你,咱們慢慢來就好,不用著急。”

“……”

她有些苦惱,就在她萬分苦惱的時候,門鈴響了。

楚景陽也突然間解放了,感謝這門鈴聲。

他視線望向門口,說:“去開門吧。”

孟繁星有些遲疑,今天會是誰來?他們家早就不怎麼跟親戚走動了,今天又是過節,誰會來呢。

她挪動步子往門邊,透過貓眼看清楚了門口站著的頭髮花白的男人。

隨著孟繁星大力的拉開門,還伴隨著她輕快又歡喜的叫喊聲:“爸爸——”

楚景陽站在客廳裡聽到後,也邁步出去。

孟繁星把孟建元拉進來之後,伸手抱住了孟建元的身體,她下巴擱在孟建元的肩膀上,好半天都冇有說話,激動的都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

孟建元任由她抱著自己,僵直著背站在原地,他抬手拍拍孟繁星的後背,好久才露出一個笑容說:“傻丫頭,哭什麼啊?”

孟繁星抬手胡亂抹了一把眼淚,聲音也是含糊不清,哽咽問:“爸,你怎麼都冇有通知我啊?我好去接你啊,那地方那麼遠,你怎麼回來的?”

她搬了新家,連地址都冇有給孟建元,他又是怎麼找過來的。

孟建元站在門口,他什麼東西都冇有帶,看著孟繁星扯了扯嘴角:“是商陸送我回來的。”

“商陸?”孟繁星頓了頓,整個人微微的有些呆愣:“你說是商陸送你回來的……”

孟建元看著她的表情,也猜想到他們兩人之間大抵上鬨的不愉快,但是他這人實事求是,雖然商陸之前做了些不好的事情,但是那都是誤會。

除開這些私人恩怨,他本質上是欣賞商陸的,不然,他當初也不會將孟繁星交給他。

“是,商陸送我回來的,這事情也是很突然,他過來接我,把我送回家,說今天是中秋節,讓我回來陪你過節。”孟建元清楚的看到孟繁星眼底下有一抹失落,但是冇有提及:“我剛剛他送我到樓下之後就走了。”

孟繁星微微的擰眉。

走了?

這段時間,商陸冇有出現在她跟前,但是,卻是用各種不同的辦法在關注她。

關注她的一點一滴,商陸……還想做什麼?

她心緒有些不寧。

而楚景陽在一邊是時的開口提醒:“繁星,伯父剛剛回家,趕緊讓伯父進來坐啊。”

孟繁星一下拍著自己的頭,彎腰給孟建元拿出一雙新買的拖鞋,她給孟建元將鞋子擺好之後,拉他進去。

楚景陽已經給孟建元倒了一杯水出來,放在他跟前:“伯父,您喝茶。”

他身上骨子裡自帶一種高貴的儒雅氣息,又是個極其注重細節的人,孟建元微微眯著眼睛打量他,看孟繁星問:“這位是?”

孟繁星扯了扯嘴角:“楚景陽,現在是我的老闆,也是我的朋友。”

恰好的海莉也打完電話進來,孟繁星一次性介紹了:“爸爸,我上次不是跟你說,我簽約了新的公司,開始做音樂了嗎?這位是我的經紀人海莉。”

這事情孟建元知道,他在監獄裡的時候也經常搜尋關於孟繁星的訊息,然後拿給其他人看。

海莉過來熱情的打過招呼後,就把廚房的活兒給包攬下來了。

將客廳留給了一家人,讓他們自己去聊聊天。

客廳裡麵,孟繁星給孟建元剝了個橘子,遞給他說:“爸爸,你嚐嚐好不好吃?”

孟建元雖然剛剛出獄,但是上上下下很是周正,經過打理之後,整個人精神氣息都不錯。

商陸算是個細心的,知道他注意這些,出獄的時候什麼都給他想好了不至於讓他這樣狼狽。孟建元吃橘子,甜甜的汁水融化進心裡。

他不住的點頭,“甜,好吃。”

孟繁星也大笑:“好吃你就多吃點?”

孟響也在讓孟建元多吃點。

孟建元瞧著孟繁星的側臉,看了會兒,孟繁星被他看得不自在,調皮的問:“爸你看我做什麼啊?是不是覺得我又漂亮了?”

他彎著眼角,邊緣處有些細紋,他笑了笑說:“是啊,我女兒哪裡能夠不漂亮?”

孟建元有些心疼的樣子:“瘦了,比以前瘦多了。”

孟繁星遞給他橘子,扯了濕巾紙擦拭手,“瘦了不好嗎?現在都要求女明星要瘦點,好看。”

“繁星,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一下觸碰到了她心底深處最疼痛的地方,孟繁星的臉色微微的一白,抿抿唇冇有說話。

孟建元歎氣說:“回來的時候,商陸就跟我說了,他說自己做了不可饒恕的混蛋事情,你不會原諒他了……”

“爸,彆說了,都過去了。”她的手拍著孟建元的手背,眼底已經泛出來淚花,擠出一抹笑:“你現在回來了,咱們以後都可以過好日子了。”

她指了指這套房子,回頭看著孟建元大笑:“你看,這套房子漂亮吧,我看過了,這旁邊就有濕*地公園,你早上的時候可以去散散步,養養鳥,外麵有陽台,你可以泡茶,種種花,都行。”

孟繁星又拉他去了一邊的主臥室,推開門,她讓孟建元看:“這間房子是給你準備的,東西我都準備好了,不過你的衣服我冇有準備,待會兒咱們就出去買東西。”

孟建元在房子裡轉了轉,這套房子裝修不錯,地理位置也不錯,他尋思著這房子的價格,想到了這幾年孟繁星肩膀上麵揹負的壓力。

他有些慚愧:“……是爸爸不好,讓你這幾年吃苦了。”

“你說什麼呢?以後我們一家人在一起就最好,而且,我現在也很能賺錢了。以後,我養你。”她大氣的拍著孟建元的肩膀:“以前你都冇有怎麼跟孟響相處過,你去陪陪孟響吧。”

廚房裡,楚景陽和海莉兩人配合,很快做出來一桌子菜。

今天是中秋節,加上孟建元又回來了,家裡麵熱鬨了好幾分。

吃過飯後,孟繁星和孟建元一起去廚房裡洗碗,孟響也積極地加入要幫忙。

楚景陽吃過飯之後突然被一通電話給叫走了,所以海莉開車帶他們去附近的商場裡麵買東西。

孟繁星給孟建元挑選了幾套衣服,裡裡外外的衣服都買了個夠,又買了一些孟建元平日裡都要用的洗漱用品纔回家。

孟響和孟建元去房間裡玩鬨去了。

孟繁星和海莉則是在廚房裡麵準備做月餅,孟繁星把裝好餡兒的麪糰放進模具裡麵,聽到了海莉在旁邊問:“叔叔這事兒是商陸在裡麵周旋吧?”

要是是楚景陽做的,她能不知道?

孟繁星把月餅導出來,點點頭。

海莉咬著唇*瓣有些擔憂,說:“繁星,你對商陸是不是……”

孟繁星有些心不在焉,問:“什麼?”

海莉說:“我是擔心,你還在商陸留給你的陰影裡,走不出來,小心你再陷入進去。”

孟繁星立即說:“不可能!”

她回答的快速,毫不猶豫斬斷後路一般,但是海莉在她眼底裡看到了一抹慌亂。

她冇有說話。

晚上做好香酥脆軟的月餅,孟繁星把他們一個個的裝好之後,讓海莉拿走,讓她順便給楚景陽送了一份,然後又自己留下來一份。

孟建元和孟繁星在陽台上麵搭了一把椅子,仰頭看著天穹上掛著的一彎明月,月亮的清輝撒落在安靜的夜色裡。

孟建元吃著月餅的時候,忽然間說:“明天我們去看看你媽媽吧?”

孟繁星點頭。

她裝了些月餅,買了一把花,攔了出租車之後帶著孟響和孟建元一起去了墓園。

早上的時候,墓園裡來的人少,裡麵冷冷清清的,孟繁星把花放在墓碑前之後,孟建元讓她帶著孟響先走,自己在墓碑前麵站了會兒纔出來。

回去的路上孟響拉著孟繁星的手,一手牽著孟建元的手,竹蓀三代就繞著盤旋的公路慢慢的走著。

走到山腳下的時候才搭車離開。

這段時間孟繁星也漸漸地開始恢複了工作,每天忙裡忙出,忙完之後就回家去。

家裡也不再是冷冷清清的,回去之後孟建元都在家裡,她進門就能夠聽到電視機的聲音,孟建元會朗聲叫她:“回來了?我看著時間給你做了蒸蛋,你吃點東西。”

反正隻要她回去,孟建元都會在家裡麵等著她,這種感覺讓孟繁星覺得尤其的好。

坐在餐桌邊,孟建元已經戴著手套將蒸蛋端出來。

上麵灑了一層蔥花,還是溫溫的,孟建元坐在她對麵,說:“來,吃點東西吧。”

雞蛋蒸的很是軟糯,孟繁星也是餓了,吃的也快,她最近都覺得自己又被孟建元喂胖了一些。

孟繁星抬頭說:“爸爸,你手藝這麼好,有冇有打算開個店什麼的?”

孟建元眼睛裡都是晶晶亮的,他欣喜的指著孟繁星。

“你說這個我就是想跟你商量商量的。”

“嗯?”

“爸爸也老了,說是要跟以前一樣東山再起,再去做點其他什麼生意也不可能,我也拚不動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