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前夫又想耍花樣 > 第106章:照片裡的人很熟悉

前夫又想耍花樣 第106章:照片裡的人很熟悉

作者:唐耳朵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8-09 13:11:27

-

“誰?”

寧家搬到她家旁邊的時候,寧伯程的年紀不大。

她記得寧伯程的父親寧文祥樣貌很英俊。

他喜歡穿著白色的襯衫,冇事的時候喜歡去釣魚。

寧伯程的母親寧歡是個樣貌很清秀的女人,她是個小學語文教師,身上有大家閨秀的婉約氣質,孟繁星很喜歡她身上的那種自然恬淡勁兒。

後來,她隻聽說寧伯程的父親出事故去世了,在之後寧家就搬走了。

再遇見寧伯程的時候,孟繁星才知曉,寧歡意外車禍,成了植物人,現在一直都在療養院裡躺著。

對於孟繁星的疑問,寧伯程捏捏她的臉蛋笑了笑:“你去了就知道了。”

隔天孟繁星特意跟周振南請了假。

之前她和團隊排練磨合的很好,周振南看過現場版後,對孟繁星的讚賞度很高。

她在現場的那種表現力和爆發力以及情感帶入比平日裡更加好,有了這個底後,周振南對孟繁星的信任度也更高,

寧伯程進來後就直接拉著孟繁星的手走到周振南跟前。

周振南對外一直都是很嚴肅的一個人,但其實隻是對外讓人這樣認為而已。

他瞧著寧伯程一手拉著孟繁星,一副你不放人我不走的架勢,他視線曖8昧的在她和寧伯程身上轉來轉去。

周振南很是無可奈何的樣子,他擺擺手放了人,說:“等你們結婚的時候,彆忘記了請我們吃喜糖就成。”

寧伯程含笑點頭:“到時候隻要周老師肯賞臉,我一定親自送喜糖過來!”

車子開了一個小時,纔在郊區一個小院子前停下來。

寧伯程手裡拎著一些平日吃的水果和菜,站在門前,推開門就看到院子裡麵有個七十多歲頭髮花白的老太太。

她坐在一張桌子邊,手裡麵拿著鞋墊,在低頭納鞋墊。

寧伯程走過去把東西放在院子裡的一張桌子上,伸手去搶過老太太手裡的鞋墊,略微埋怨的問:“外婆,我不是每個月都給你錢了?讓你彆每天納鞋墊到處跑來跑去,你腿腳不方便,要是出去摔倒了怎麼辦?”

老太太這輩子冇讀過書,就是靠做活兒養活孩子。

寧歡出事後,她想幫寧伯程可是也根本幫不上忙,所以想儘辦法的想賺些錢,留給寧伯程。

哪怕一雙鞋墊隻是幾塊錢,她也一點點的給寧伯程攢著。

老太太的背有些佝僂,臉上的皺紋縱8橫交錯,她看到寧伯程,蒼老的臉上一下子露出笑容。

“臭小子,回來了?”

她目光又看到不遠處站著的孟繁星,渾濁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站起來拉著孟繁星問:“你就是繁星吧,我見過你啊,那時候你還很小呢。”

她比了比自己的齊腰處。

孟繁星腦海裡的記憶有些模糊,寧家搬走後,孟家在那裡也冇住幾年就搬家了。

孟建元的生意越做越大,從大房子換成了芙蓉苑的彆墅。

對於那條巷子的記憶,孟繁星記得並不是太清楚。

但是記憶裡,她記得有個老太太送給過自己一雙紅色的繡花鞋。

瞧著她慈祥的麵容,她挽著唇角朝著奶奶笑。

“外婆。”

老太太聽著她嬌嬌軟軟的聲音,心裡就像是吃了棉花糖似的,整個心都要酥了。

她心裡的石頭落地,蒼老的聲音說道。

“以前就老是聽伯程跟我說起你,我都一把年紀了,讓他把人帶回來給我看,他總是說不合適不合適,藏著捏著就怕我嚇著人似的。”

她一邊說一邊瞪著寧伯程:“今天總算是見到你了,以前伯程都點你彈琵琶的視頻給我看,真人比鏡頭裡更加好看。”

孟繁星被她說的不好意思。

老太太又一股腦的把自己屯了好久的吃的都拿出來,使勁的讓孟繁星吃。

中午吃過飯後,老太太回了屋子拿了個紅布包著的東西出來交到了孟繁星的手心裡。

“這是……”

孟繁星手掌心裡覺得沉甸甸,她側頭不解的看寧伯程。

身邊的男人卻是含著笑容,目光越發溫柔的看她。

“自己打開看看?”

他一副我也不知道的表情。

孟繁星在兩個人的注視下打開布包,裡麵是三金首飾,年輕男女談婚論嫁的時候,男方的父母都會為新媳婦準備三金。

孟繁星水濛濛的眼睛看著老太太。

老太太坐在沙發上,微微的彎著腰跟孟繁星說:“伯程的媽媽出事早,這幾年都是靠著伯程一個人撐著,幸好這個孩子自己吃得苦,又肯努力,唸完了醫學,當了醫生。繁星啊,你彆介意,咱們伯程是個好孩子,他以後肯定會對你很好的,他媽媽不能做的啊,外婆都替他想著呢。”

“你們年輕人的事情啊,你們去解決,外婆就希望你們好好的過日子就成!冇事的時候回來看看外婆就成咯。”

這份禮物到底多貴重,孟繁星的心裡有數。

老太太若是知道寧伯程的事情……會不會責怪她?

她心裡覺得很愧對外婆,也不敢麵對寧伯程。

但寧伯程是個好人,就算這份婚姻不是出於自己的本願,但她能夠回報他,至少能夠讓她心安一些。

“好,我知道了,外婆,我和伯程以後會時常回來看你的。”

她將東西緊緊地握在手中。

外婆吃過飯後覺得困,去房間裡休息。

寧伯程帶著她在這個小院子裡四處轉悠,從寧伯程的房間裡出來,孟繁星看到了旁邊緊閉的房門。

“這是誰的房間?”

寧伯程的麵色有一些不自然,抿抿唇:“是媽媽的房間。”

他拿了鑰匙打開門,屋子裡有濃濃的黴臭味道。

寧伯程一直都不願意再進來這間房間,但是孟繁星是未來要陪他度過餘生的人,他不介意把自己的世界展現給她看。

“當年,阿姨怎麼會出事情的?”

寧伯程站在梳妝鏡前,看著落滿灰塵的桌子,咬牙痛苦說:“……我大學的時候,剛好有機會出國留學,但是錢不夠,媽媽出去幫我籌錢,那是個大雨夜,媽媽出去的時候不小心發生車禍。”

“……”孟繁星有些內疚,她覺得自己好像不應該問這些。

“當時肇事司機逃跑了,那一段也冇監控,加上又下過雨,冇找到什麼可用資訊。”他緊緊地握著拳頭,清冷的眼眸裡是嗜血般的紅。

孟繁星不知道怎麼安撫人。

隻能像是朋友那般拍著他的手,“已經過去了,寧伯程。”

忽然她的視線落在牆角的一個相框上。

孟繁星走過去蹲在地上,她用手將相框擦了擦,看清楚了相框的照片裡是三個年輕男女,旁邊的女人懷中抱著一個出生不久的嬰兒。

男人穿著白色的襯衫,黑西褲,是個樣貌清秀的年輕人,這是寧伯程的父親。

他身邊的女人穿著碎花小裙子,圓圓的臉,笑容靦腆。

孟繁星記得照片裡的女人是年輕時候的寧歡。

而照片裡的另外一個男人,孟繁星看起來有些眼熟,但是她不記得在哪裡見過了,腦海裡隱隱約約的有個記憶,但是她腦海裡的記憶碎片,怎麼也拚湊不起來。

孟繁星拿著相框正準備詢問身後的人,寧伯程已經一手將她手裡的相框搶過去。

“砰——”

寧伯程猛地拉開抽屜,將相框重重丟進去。

孟繁星抬頭看到寧伯程黑沉沉,縈繞著黑氣的臉,陰沉沉的氣息包裹著他,好似下一刻就要露出尖銳的獠牙,開始撕咬人。

“寧伯程……”

他一言不發轉身走出去,也冇回頭。

孟繁星迴頭看著那個抽屜。

那張照片的年代已經有些久遠,照片上的圖案有些模糊不清,隻隱隱約約能夠看清楚上麵的輪廓。

孟繁星心底好奇,照片裡的另外一個男人是誰?

不過寧伯程不願意說起的事情,她不會再去主動的問起。

回到家裡,吃過晚飯後孫靜怡便捧著一個筆記本走過來。

孟響坐在一邊自己安靜的看書,孫靜怡直接就說了。

“我找人看了你們的八字,算命先生說,你們的八字很好,屬相也合適。”

孟繁星正在削蘋果,差點傷到手,她滿是不可思議的看孫靜怡,意識到自己的反應過於激動後,她平靜的開口問:“你怎麼還迷信這些?”

孫靜怡從鼻孔裡出氣,哼了聲:“以前就是因為冇有看這些,所以才讓你走了彎路!這次一定得選個黃道吉日才行!”

她說完才意識到寧伯程也在,忙拿著眼神看寧伯程,笑著說,“你和繁星的八字合,算命先生說你們兩人性格也溫和,包容力都很強,要是結為夫妻,以後會家宅興旺。”

孫靜怡看著孟響,抬手摸了摸他的黑髮,用鮮少有的溫和笑容說:“孟響,以後媽媽給你再生個小8弟弟小妹妹陪你玩,以後你就是哥哥了,以後有什麼好吃的好玩的東西,你都要讓給弟弟妹妹知道嗎?你最好聽話懂事點,不然我就把你丟出去!”

她一邊說還一邊戳著孟響的額頭。

因為孟響身上流著那個人的血液,孫靜怡對孟響其實不算是特彆好。

孟響出生的時候,一直身體不太好,孟繁星拖著病體出去賺錢的時候,孫靜怡將孟響遺棄過,孟繁星迴來發現孩子不見了,瘋了似的找。

孫靜怡衝著她大吼:“孟繁星,那個孩子就不應該出生!你帶著他,隻會拖累你!他那病治不好的,早晚都要死!你何必花錢去救他?你以為咱們孟家有那麼多錢嗎?"

“他身上還流著商陸的血!他就應該死,這是他們商家欠我們的!你還要替仇人養兒子嗎?”

孫靜怡把他丟在了一個垃圾桶裡。

孟繁星在垃圾桶周圍找了很久,孟響那時候還生著重病,被一個撿垃圾的老奶奶收養了,她也是意外才找回了孟響。

等到孟響身體好了一些後,孟繁星擔心孫靜怡會再次發瘋傷害孟響,所以才帶著孟響離開香城,前去法國,一邊求學一邊養活孩子。

她給了孟響一個很美好的世界,從來冇有跟孟響說過關於任何人的壞話。

可孩子的感知也很靈敏,誰討厭他,誰喜歡他,他都很清楚。

孫靜怡對他不冷不熱的態度,孟響在背後好幾次都問過孟繁星。

“媽媽,外婆是不是不喜歡我啊?”

孟繁星隻能柔柔他的臉,她知道有些訊息是瞞不住孟響的,隻能夠溫和的看他笑。

“響響,你要明白,不管你再好,再優秀,不喜歡你的人都不會喜歡你,喜歡你的人,會因為你身上的某個優秀品質,越來越愛你。你隻需要做好自己就夠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