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前夫又想耍花樣 > 第104章:她以為這場婚禮能夠舉行下去?

-

他坐在那裡,渾身上下依然是宛如帝王一般的霸氣。

柏夏覺得這樣固執的商陸熟悉,可是又讓他覺得很不安,他擰眉問:“你想做什麼?”

商陸的身子微微的坐直,伸手拿了酒杯,一口飲儘。

他想到在病房裡看到的一幕,鬆開手指,酒杯‘啪’的一下重重的掉在地上,碎片四裂。

“冇有我的允許,她以為這場婚禮能夠舉行下去?”

柏夏和於飛宇兩人都麵麵相覷,總覺得這兩個人之間的事情,不會太太平。

每天商陸都會去醫院裡看孟響,孟響和孟繁星見到他都不說話,商陸也不像那樣激動,都是安靜的坐在一邊看著他們母子二人的互動。

早上,商陸提著早餐進來的時候,孟繁星剛剛纔醒過來不久。

醫院的陪護床很小,病房裡人多,隨時都有人起來走動。所以她晚上睡不好。

擰著毛巾給孟響擦臉,孟繁星迴頭去倒水的時候,眼前一黑差點倒下去。

商陸抬手扶著她,磁性的聲音從喉間溢位:“怎麼了?”

孟繁星深呼吸一口氣,一手撐著床慢慢的恢複了正常,她甩開商陸的手:“我冇事。”

她眼底下有很重的青灰色一看就是冇有休息好。

商陸一手落在她肩頭,將她用力的按在椅子上,一言不發的搶走她手中的洗手盆轉身走進了衛生間。

出來的時候孟繁星已經拿著碗,一手拿著勺子在碗裡攪動著,等粥涼了後,準備喂孟響。

商陸上來把手裡的活兒搶過去,瞪了一眼孟繁星,看了看旁邊的病床,那張床8上冇有病人,是空著的。

他低聲說:“孟響交給我,你去床8上躺一會兒。”

她一臉戒備的看著商陸:“不用。”

商陸冷笑:“你覺得我會對孟響做什麼?他是我的兒子,你以為我會想他有事?”

在他的眼神逼迫下,孟繁星冇有去病床8上躺著,還是去了旁邊的陪伴床8上麵躺下了,頭剛剛碰到枕頭,她眼皮就堅持不住貼上了。

隻說睡幾分鐘,但是睡下去很快就發出平靜的呼吸聲。

商陸側頭看著她安靜的容顏,薄薄的唇8瓣扯出一抹笑,回頭對上孟響一雙黑亮的眼睛。

他對著這臭小子心底柔8軟,但語氣可不客氣:“看我做什麼?吃飯!”

孟響睜大眼睛看著商陸,一口一口的吃著粥,商陸的眉眼很硬8挺,很好看,很像是電視裡的人。

寧爸爸對他也很好。

這個爸爸……對自己,似乎也不是那麼差,雖然總是臭臭的臉,很不愛笑,可是他剛剛讓媽媽去休息,現在坐在床邊照顧他……

到底爸爸還是壞人還是好人

孟響小小的腦袋轉不過來了。

商陸見到他一會蹙眉又一會兒偏頭,看著自己的眼神一會兒一個樣子,心想著:這傢夥到底是想什麼呢?

第一次跟小傢夥相處的這樣好,商陸現在手心裡都緊張的全是汗水,說話的聲音也柔和了幾分。

“想問我什麼?”

被瞧出來了孟響鼓著包子臉,露出小孩稚氣的一麵,不過還是防備心很重的看著商陸。

眼前的孩子就宛如自己的翻版,商陸又給他餵了一勺子粥,拿著紙巾給他擦嘴巴。

孟響一雙大眼睛水汪汪的望著商陸,商陸放下手裡的碗,索性8交疊著腿和孟響大眼瞪著小眼睛。

最終,孟響抓著自己的小腦袋問:“當年,你為什麼不要我們?外婆說,你就要有新的老婆了,所以纔不要我們的!”

商陸的眉骨都在猛地跳動。

想到孫靜怡,他本能性的心底有些怒氣,但,看著孟響小小的臉,商陸的語氣又沉著下來。

他微微的彎腰,目光和孟響的目光平視,淡淡的問:“你覺得,爸爸像是壞人?”

爸爸這個詞,從他的口中脫出,那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孟響瞧著商陸冷峻又眉骨分明的臉,想了想之後,搖搖頭。

商陸抬手揉了揉他的小腦袋,才笑了笑:“大人的事,小孩子很難以理解,很多事情你現在也無法明白。”

他本來不知道如何跟個小人兒相處。

平日裡他麵對的都是工作,更多的時候需要他理智冷靜的去做出決策,時間久了,他都會忘記自己是個有感情的人。

此時,麵對響響,他心裡有種彆樣的感覺。

商陸抿抿唇:“不過,這個世界從來不隻是非黑即白,冇有絕對的壞人,也冇有絕對的好人。我和你媽媽的事情,以後你想知道,我都會告訴你,在你長大的過程中,你會明白很多道理,也會懂得,很多事情……其實我們都是身不由己。”

孟響蹙著眉頭表示不太理解。

商陸看著他懵懵懂懂的樣子,又忍不住想笑,眉眼裡的冰雪又消散幾分,嘴角柔著淡淡的笑容。

孟響仰頭問:“那……那個爺爺是壞人嗎?”

他彈了彈孟響的小腦袋,又緩口氣:“太爺爺不是壞人,他很愛你,他隻是想跟你好好地相處,陪你,你看他是不是給你買了很多玩具?”

孟響想了想,好像是誒。

很多玩具都是他想要,但是冇有的。

媽媽很辛苦,很累,他每次看到其他小朋友有這些東西的時候,很羨慕,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要。

但是那個爺爺送了很多禮物給他。

“他是爸爸的爺爺,也是你的家人,以後,太爺爺若是見你,你就把他當做像是媽媽一樣的人跟他相處就好了。”商陸輕聲說。

小孩子雖然會記恨,但是用心去對他好,很快就能夠破壁。

商陸也是第一次陪孩子玩,遊戲這類東西他根本不會,孟響跟他說的,他也不懂。

好在孟響吃過藥後很快就睡了過去,他拉好孟響腳邊的被子給他蓋好,扭頭看到旁邊小床8上的孟繁星趴在藍色的被子裡睡的正沉。

商陸低頭在孟響的臉上親了下,之後才緩緩地起身走到小床邊,微微的蹲著身子。

病房的窗簾拉著,空調的氣流聲嗡嗡嗡的吹動,孟繁星那張小巧清秀的麵容平靜。

她鼻息很均勻,輕輕地呼吸著,睡著的模樣都很安靜。

商陸半蹲在地上就這樣安安靜靜的看著她,不禁看的出神,他低頭想去親親她的臉,但剛剛動了動就覺得下半身冇有知覺,隨後,綿密的針刺感傳來。

他一手撐著牆壁艱難的動了動,喉嚨裡發出一陣難受的哼聲,高陽給他電話的時候他一手急忙掐斷。

眼眸也跟著微微的暗了暗。

低頭看著好似要被吵醒的孟繁星,他倒吸一口涼氣,好在孟繁星隻是微微的蹙眉,大概是太困了,又睡了過去。

他想到以前的時候,孟繁星每天晚上都要緊緊地抱著自己睡覺,那時候公司裡總有很多事情需要他處理。

隔三差五都會出差,回來的時候他都會發現孟繁星抱著他枕過的枕頭睡覺。

“你不在家,我都覺得不安心,聞到你的氣息就能睡著了。”

五年前。

他也是這樣,徹夜失眠,很長一段時間都需要靠催眠才能好好地睡一個覺。

但是,他從此之後再也不敢踏入頤園半步。

商陸本想親吻她的側臉,但怕驚擾到她,低頭一個輕柔的吻落在孟繁星的髮絲上。

病房的門,忽然被推開。

商陸側頭看到麵色還有些微紅的寧伯程站在門口,雙手撐著膝蓋緩緩地站起來。

他邁步走到門口,兩個身材相差無幾的男人站在門口對視。

寧伯程溫潤的眼神此時也露出幾分陰狠,商陸的目光依然是冷冷沉沉的看著他。

當時一進來,寧伯程就看到商陸低頭親吻孟繁星的那一幕,渾身的血液瞬間往頭頂衝。

他抬手揪住商陸的衣服領子,將他身子猛地往自己麵前一拉,刻意壓製住自己的聲音。

“商陸,你又想做什麼?離著孟繁星遠點!”

商陸的眼神輕蔑,他渾身上下席捲著冷氣,眼神淡淡卻覆蓋著殺氣,不屑的道:“應該是你離著他們母子遠點!寧伯程,彆以為你接近孟繁星的目的我不清楚。”

他微微的頷首,身上的氣勢逼人:“你所想的,一切都無法得逞!”

“……”

高陽的電話又打進來。

商陸低頭掐掉電話,扭頭看了一眼病床8上的母子兩人,冷幽幽的看了一眼寧伯程。

他現在必須要去一趟公司,寧伯程在這裡,孟繁星和孟響不會有問題。

孟繁星睡著的時候就感覺到身邊好似有人坐著,身邊的那種氣息讓她無法安寧。

她疲憊的睜開眼睛,在朦朦朧朧的光線裡看到一個剪影,下意識的叫出聲:“商陸,你怎麼還在這裡?”

坐在床邊的人身體頓時一僵。

孟繁星半天冇有得到回答意識到不對勁,柔柔眼睛坐起來,模糊的視線漸漸地清晰起來。

她纔看清楚那朦朦朧朧的光線裡坐著的人到底是誰。

“寧伯程,你怎麼來了?”

她剛剛醒過來,嗓子裡麵有些沙啞,不知道寧伯程剛剛聽清楚冇有,她心跳都在那瞬間加速,腦海裡想著說什麼話才能把剛剛的尷尬化解。

不過寧伯程坐在一側,將衣服蓋在孟繁星的身上,指了指孟響說:“還在睡覺。”

孟繁星彈長脖子看著床8上的孟響,緩緩地籲出一口氣。

坐在病床邊的寧伯程問:“發生這麼大事情,為什麼不告訴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