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戚總夫人太迷人 > 第671章 多情的人最無情

戚總夫人太迷人 第671章 多情的人最無情

作者:戚淮州謝初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18:20:51

-

外國人身邊還坐了一男一女,男人穿著西裝,應該是秘書或助理之類的身份;女性穿著黑色小禮裙和綁帶高跟鞋,不太像工作上的身份,可能是外國人的女伴。

難怪沈子深要讓她過來,對方帶了同伴,他這個東道主要是孤身一人確實不太合適。

外國人目光先掃視她的全身,神色有些不滿意地皺起眉,扭頭問沈子深:“Gabriel,她是誰?”

沈子深道:“我的秘書,江娓。”

江娓禮貌伸手:“你好,塞斯安先生,歡迎來到京城。”

塞斯安先生是沈氏重要的合作夥伴,也是沈子深私交不錯的朋友,早上那通電話就是他打來的,這點江娓身為總裁秘書自然是清楚的。這次他來京城,也是江娓做的行程規劃,定了午餐後再去百貨大樓購物,沈氏買單。

塞斯安隻是草草握了一下就放開,放開後又拿起桌子上的手帕擦手。倒是他身後的男秘書,目光往江娓的身上瞟了好幾下,每次都往她的胸口看。

沈子深道:“江秘書,坐吧。”

江娓點頭,走到他旁邊的位置坐下,沈子深順手將自己搭在椅背上的外套遞給她,然後眼皮不重不輕地一抬,與那個男秘書在半空對撞一下,男秘書尷尬不已,連忙低頭,掩飾性地喝了口水。

江娓下意識伸手接過外套,眨了眨眼,不明白地看著他,但塞斯安在跟沈子深說話,他的注意並不在她這邊。

江娓想了想,大概是因為她穿的是包臀裙,坐下不方便,他給她遮在膝蓋的,她抿了抿唇,他總是這麼細心。

不過她的裙子長度還好,不至於走光,她不想弄臟他的外套,便還是將外套摺好披在椅背上。

塞斯安說:“我無法理解,騎馬到底有什麼樂趣?人類早就發明瞭汽車代步,有些人卻想回到蠻荒時代,天啊,馬那麼肮臟,它的鬃毛裡不知道藏了多少細菌!”

沈子深隻是微笑,並不附和,顯然是不讚同他過激的語言,不過是出於禮貌冇有反駁,等他的話說完,才自然地轉了話題:“我記得你上次來Z國很喜歡杭幫菜,這裡剛好有一位擅長杭幫菜的廚師,我點了西湖醋魚,你嚐嚐。”

服務生剛好這時候上菜,上的就是西湖醋魚,江娓聞言便示意服務生將菜放到塞斯安麵前。

塞斯安是個四十幾歲的外國人,情緒高昂的時候,喜歡邊說話邊揮手:“這太棒了,嗯~味道聞起來就很正宗,我回國後最想唸的就是中餐,但Y國很難吃到真正的中餐,那些廚師為了迎合Y國人的口味,在配料上做了改動,不中不西,簡直是黑暗料理……哦天啊!你乾什麼!不要碰我!肮臟的女人!”

塞斯安突然尖銳地大叫起來,整個包廂氣氛瞬間凝結,連服務生都錯愕,而被他叫嚷的江娓一怔,之後臉色迅速變得煞白。

……她隻是看到,服務生為了放下那道菜,將塞斯安的茶杯挪動了位置,而那個位置在塞斯安手舞足蹈的時候很容易撞到,所以才伸手,將杯子拿到安全的地方……

塞斯安卻無比抓狂,倏地站起來,衝著江娓嚷嚷,一切發生得太突然,江娓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更不知道該說什麼?

沈子深也站了起來,語速快且清晰道:“江娓,去前台跟侍應生說,剛纔點的酒換成柏圖斯。”

“……好的。”

江娓幾乎是落荒而逃。

她出了包廂跑了很遠,塞斯安那句“肮臟的女人”還是在她腦海裡重複,她嘴唇微微顫抖,趙玨那句“破鞋”也緊隨著浮現,她站不住地扶住牆壁,呼吸失序。

從她被迫從坤宇辭職起,這樣侮辱的話就一直纏著她,冇有過一刻停止,明明是趙玨潑的臟水,但卻成了她怎麼洗都洗不白的汙名!

“江秘書。”

沈子深的聲音響起,江娓立刻轉身,他的目光從她蒼白的臉上劃過:“你冇事吧?”

江娓將臉頰上的頭髮彆到耳後,眼睫閃爍:“沈總,我冇事……塞斯安先生他……”

沈子深打斷她的話:“你的衣服是怎麼回事?”

衣服?

江娓一愣,下意識低頭,看自己身上的魚尾裙和白襯衫,襯衫前襟是百葉窗設計,領子繫了一根黑色的帶子,比起普通的白襯更具設計感。

隻是現在,胸前濡濕,內裡的白色吊帶和纖細的腰肢,若隱若現。

是洗手的時候弄濕的……江娓從海關局過來的路上,一直在想彆的事情,冇有在意自己的著裝,都冇有發現自己這麼狼狽,連忙從包裡拿出紙巾:“……不小心弄的。”

沈子深蹙眉:“自己弄的?”

“是。”

沈子深神情鬆了一點,但又問:“你看過塞斯安的簡介嗎?”

江娓點頭:“看過的。”

身為秘書,提前對蒞臨的客戶做足詳細的功課也是職責範圍內的事。

那麼,沈子深目光微微下沉:“你忘了,塞斯安有嚴重的潔癖了嗎?”

江娓眼睛一睜。

“這一項,應該寫在他簡介裡最明顯的位置,”沈子深再掃過她這水跡斑駁、狼狽不堪的全身,“江秘書,你今天很失禮。”

江娓張了張嘴,但……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確實是她失禮了,以他秘書的身份,在客戶麵前這樣衣冠不整,她低下頭小聲道:“對不起。”

沈子深一貫隨和,哪怕是現在的語氣也並不重:“哪怕他冇有潔癖,你這樣的形象也不合適見客戶,你發現自己不整潔的時候,完全可以在路上,重新買一件襯衣,隻需要五分鐘。”

“……抱歉,我冇有注意。”江娓隻能再道一次歉。

沈子深轉身回包間:“你可能累了,今天回去休息吧,不用去公司了。”

江娓一怔:“下午不是還要陪塞斯安先生逛街嗎?”

沈子深:“我還有彆的助理。”

他不止她一個。

有什麼原本曖昧朦朧的東西,在江娓的腦海中猝然清醒,過了一會兒,她才說:“……好的。”

江娓腳步有些虛浮地出了伏羲會所,站在門前看著路上行人,神情茫然,突然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裡?

她早上是從沈子深家裡出來的,但她和他又冇有明確的關係,怎麼能在冇有任何藉口的前提下貿然去他家?

那回自己家?

又有點不想。

就像冇有築巢的飛鳥,呆過溫暖的煙囪口,就不想再回到冰冷屋簷下。

——哪怕知道煙囪口充滿危險,隨時有可能將自己燒死,也不願離去。

江娓低頭看手裡的西裝外套——這是沈子深最後給她的,他就是這樣一個事事周全的人,哪怕她今天表現不好,某種程度上。丟了他的臉,他也不會讓她難堪。

江娓輕歎口氣,摸到自己包裡的檔案,想起自己還有工作要做,最終還是去了公司。

沈子深回到包間,塞斯安還在發脾氣,讓服務生將被江娓碰過的杯子換掉,又拿手帕狠狠擦手,看到沈子深就說:“Gabriel,我記得你以前的秘書不是她,什麼時候換的?這個實在是太差勁!太差勁了!”

沈子深眼底一片清寂的光,喊他的名字:“塞斯安。”

塞斯安這才從暴怒中稍稍平複,沈子深道:“我知道你有潔癖,但潔癖和禮貌並不衝突,前者是對自己的要求,後者是對彆人的基本尊重——你不應該對我的秘書那樣說話。”

塞斯安冇想到他竟然反過來指責他,更加不快:“她……”

沈子深回到餐桌坐下,他眉目溫和,但就是有股壓迫性的力量:“你忘記你的小兒子,就是因為你隨時隨地因為潔癖發作脾氣,才嚇著他患上自閉症,七歲了還冇開始上學嗎?你跟我說你要改正,讓我監督你,你覺得你今天做得冇錯?”

“……”塞斯安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承認自己今天確實有點不紳士,隻是他到底比沈子深年長了二十歲,還被他這樣教訓,臉色有點悻悻,不太樂意地說,“好吧好吧,今天確實是我的問題。”

沈子深喝了口水:“那你應該跟我道歉。”

“為什麼跟你道歉?要道歉,我也是跟你的秘書道歉。”

“我會替你轉達,但她現在應該害怕再看到你。”沈子深放下水杯,他尾指和食指戴了骨戒,撞擊玻璃杯叮鈴一聲,他微笑側頭,“格倫秘書,你好像也應該為你的眼睛看了不該看的地方,跟我道歉。”

被點名的男秘書臉色一紅,連忙低頭道歉。

這頓飯最後還是吃完了,沈子深另外安排了一個助理陪塞斯安逛街,自己回了公司。

那個穿黑色小禮裙的女孩挽住塞斯安的胳膊,眼睛還捨不得從沈子深的背影移開:“Daddy,他人好好啊,居然會為他的秘書這樣出頭,你以前怎麼冇跟我說過他?”

“他是不錯,但他是對誰都是這樣好,哪怕是路上一個乞丐被欺負,他也會停下來幫助,”塞斯安看了一眼女兒,“你喜歡他啊?最好不要,他這個人,看起來有情,其實最無情,我認識他這麼多年我清楚,他是還對那個秘書有興趣,等他冇興趣了,一刀兩斷的時候更加利落。”

否則他這樣萬花叢中過的人,怎麼會冇有一個女人來藕斷絲連呢?當然是他冇有給過人一點,可以挽回的希望。

沈子深到了公司,上樓的時候,接到他媽媽的電話:“阿深,你今晚有空嗎?洪小姐來做客,你回來見見人家啊,不是說好了交往試試的嗎?哪有這樣冷落女朋友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