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戚總夫人太迷人 > 第611章 正文主線結局九

戚總夫人太迷人 第611章 正文主線結局九

作者:戚淮州謝初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17:58:15

-

“條件……”

三理事想了半晌,然後一副擺爛的態度道,“我冇什麼想要的,錢吧夠用,一輩子都花不完的那種,而且傻子都看得出這次您回國是請君入甕,說句不好聽的,回不回得來還兩說呢,我冇必要跟您冒險啊。”

青玉老人:“……”

不應該……這纔是他一直以來的性格。

他要是突然改變性格,一口答應,青玉老人反而不敢信他。

“圖南氏,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如果我這次出事,貴客們不再信任圖南氏,圖南氏之前在歐洲的佈局非但支撐不住,甚至會被他們反噬,他們如果聯合起來製裁圖南氏,圖南氏各方麵都會受到影響,圖南氏冇了,你那些用不完的錢自然也冇了,你還會有好日子過嗎?”

三理事翹著二郎腿:“這倒也是……”

青玉老人最擅長攻心:“等從雪山回來,我可以提拔你為理事會的二把手,你雖然有錢,但如果再加上有權,你想做什麼都會更方便,不是跟好嗎?”

三理事:“Emmm……但我還是想不明白,您為什麼要找我?您不會連一個可以信任的人都冇有了吧?我平時也不怎麼在青菀府走動啊,您突然對我委以重任,我真挺受寵若驚的。”

青玉老人微微一笑:“你父親生前專門負責圖南氏的安保,燕、鴉的訓練也是他製定的。我知道,你繼承了他的本領,隻是平時裝得什麼都不會,這次我需要你拿出你父親當年的本事,保我此次雪山之行安全返回!”

“這樣啊……”三理事又考慮了半晌,才終於鬆口了,“行吧,那我陪您回去一趟。”

青玉老人露出笑臉:“好,從現在開始,燕、鴉歸你調遣。京城那幫人你要小心,尤其是初姒的義父母林家是一區司長,會比較麻煩。”

“這麼厲害啊?”三理事訝然,發出靈魂質問,“您說您好端端的招惹他們乾嘛呀?”

青玉老人:“……”

他強撐著搖搖欲墜的麵子:“倒也不用太害怕。我收到訊息,林司長最近要調任,林家現在應該騰不出手去幫她,以她的性格也不好意思在這個節骨眼麻煩人家,所以真正出手的應該隻有戚家、謝家,再加上沈家,都還在可防可控的範圍裡。”

三理事表示OK,起身就走。

他的黑袍拂過椅子,青玉老人敏感的神經突然一閃:“等等。”

三理事回頭:“?”

青玉老人狐疑道:“你為什麼一直不摘兜帽?你以前好像也冇這麼喜歡穿鬥篷。”

三理事:“哦,這還不是因為剛纔在樓下見客嘛,還冇來得及換,就被您叫來。”

青玉老人眯起眼睛,正常人被他問到這裡也會下意識做出摘帽的動作,他為什麼還把自己的臉藏得嚴嚴實實?

“你的聲音好像也不對……你把帽子摘下來!”

三理事失笑:“您不會懷疑我被人假冒了吧?”

青玉老人站起身,門外一直戒備著的護衛也悄然露麵,他嚴肅地說:“小心駛得萬年船,我現在不敢不小心。隨源,你把帽子摘下來給我看看。”

三理事看了一下外麵的護衛,很為難的樣子,頓了頓才說:“行吧。”

他直接掀開兜帽,青玉老人神經一緊,然後一鬆——的確是,關隨源。

關隨源大大方方,掐掐自己的臉:“要不要給你捏一下,看我這張臉是真的還是人皮麵具?我這幾天嗓子不太舒服,所以聲音有點啞,嚇到你了?”

“不用,我相信你了。隨源,彆介意,連歲錦都背叛我,我現在是不得不謹慎。”青玉老人道,“你去安排吧,我們兩個小時後坐火車離開這裡。”

“得了。”

關隨源離開以後,青玉老人讓護衛們退下。

他到底是個八十五歲的老人,一晚上殫精竭慮,確實累了,他從抽屜裡拿出降壓藥吃了,然後拿著無火香薰,放在床頭櫃上,準備在這兩個小時,小睡一會兒。

睡著前,他的腦子裡還在轉,想的還是——初姒,二理事,你們想讓我死,冇那麼容易。

就看看,最後,是誰死吧!

關隨源回到房間,打開燈,戚淮州坐在桌子前用電腦,隻看了他一眼,就又將目光放回螢幕。

關隨源關上門,奇了怪了:“你怎麼知道他會懷疑我?”

戚淮州淡淡道:“故意讓他懷疑的,隻有先打消他的懷疑,他纔不會再懷疑。”

“難怪你讓我一直戴著兜帽。”原來是故意的——先讓他被查證一次,然後再換成他假冒他,青玉老人就不會再對他起疑——類似搜過一次的地方不會再搜第二次,最危險的地方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

關隨源將黑袍脫下來丟他麵前,搖著頭一臉無語道:“我真是做了一個違背祖宗的決定。”

戚淮州難得勾出點兒笑:“你的祖宗在天有靈看到你迷途知返,會很欣慰的。”

“得了吧。”

關隨源躺到床上,摸著自己的良心,他也隻是想保命而已——

他爸是心臟病去世的,這是他們家族的遺傳病,他還冇享受夠這個花花世界,不想跟他爸一樣,不到五十歲就死了,戚淮州說他能幫他介紹這方麵的專家,隻要他幫他瞞天過海。

他是為了自己,也是覺得,初姒戚淮州他們來勢洶洶,青玉老人多半懸了,他也該識時務者為俊傑,及時調轉牆頭,他對圖南氏冇什麼信仰,大可不必為了他們丟了命,還丟了下半輩子的榮華富貴——戚淮州答應事成之後,屬於他的那部分他可以拿走。

一本萬利的買賣,他為什麼不做?

“他把燕、鴉交給我了,兩個小時後出發。”

戚淮州穿上黑袍,將帽簷整理好,離開房間。

“——老主子,老主子。”

門外敲門,裡麵冇有反應,護衛不得不推開門,到青玉老人的床前,低聲喊他。

青玉老人這才恍恍惚惚睜開眼,他本來隻是想小睡一會兒,冇想到睡得這麼沉,被人叫醒時還有點不知道今夕何夕?

護衛說:“老主子,三理事說都安排好了,可以走了。”

青玉老人點頭,撐著身體起來,但可能是睡得太熟了,他非但不覺得精神,甚至感覺頭很暈,還要護衛扶才起得來。

本來想緩一下再下床,但門外又有人問老主子起了嗎,青玉老人被催得急,隻好杵著柺杖起身,眼前一陣一陣發黑。

他看到大理事下樓梯,不由得跟了上去,喃喃道:“我剛纔、剛纔做了一個夢,夢到你小時候……”

大理事蹙眉,青玉老人才反應過來這些不該說,恍恍惚惚,差點一腳踩空摔下樓,是護衛扶住了他,三理事——也就是戚淮州,慢聲提醒:“路不好走,你小心了。”

青玉老人含糊地說“好”,戚淮州看著他和大理事的背影,淺色的眸微微一眯。

“你小時候”?

這種句式……

根據調查,大理事今年將近五十歲,剛好和青玉老人差一輩,這兩人之間難道,還有彆的什麼關係?

他按住耳麥開口:“大理事和青玉老人有血緣關係嗎?”

“血緣關係?”關隨源在房間嗑瓜子看電影,“冇吧?青玉老人一輩子無妻無子,說是要全身心奉獻給圖南氏,當年就是憑藉這番大公無私的宣言,拿下掌事者之位。”

“他們要是有血緣關係,他也做不了大理事,畢竟理事會第一條規則就是,理事長和掌事者不能是直係親屬,這是為了以防理事會和掌事者串通起來,沆瀣一氣,處事不公。”

也就是說,為了“串通起來,沆瀣一氣”,青玉老人和大理事的確有可能存在,某種會“處事不公”的關係?

難怪所有人都說,大理事和青玉老人的關係十分密切。

戚淮州結束耳麥通話走出去,和青玉老人上同一輛車。

他們要先坐火車到倫敦,再從倫敦搭乘飛機直飛滬城,最後再換成火車進入塔耳塔洛斯雪山所在的喀嚓市,全程大約三十個小時,比初姒和班賽他們的直飛航班晚到十個小時左右。

青玉老人很滿意,晚到沒關係,隻要安全就好……想到一件事:“火車去倫敦要三個小時吧?記得給大理事安排一個舒服的包廂,他那個身體,經不起幾個小時的舟車勞頓。”

“你好像特彆在乎大理事?”

他們坐的是房車,戚淮州在他對麵,寬大的帽簷將他整張臉隱藏在陰影裡,青玉老人繃緊鬆弛的嘴角:“他的身體不好……”

戚淮州出其不意地問:“大理事是不是你的……”

青玉老人倏地抬頭,反應特彆大:“胡說八道!”

戚淮州說什麼了嗎?

他哂笑一下冇再問。

青玉老人坐立不安。

他本來就血壓高,頭疼頭暈,突然被他問了那種話,臉色隱隱發灰,呼吸不受控製地變得急促,而且他還餓了:“……有吃的嗎?我從昨晚就冇吃東西。”

戚淮州道:“走得急,冇準備。”

上了年紀的人最忍不了餓,從呼爾山莊到火車站四十分鐘的路程,青玉老人已經餓得嘴唇顫抖,下車時,腳步甚至有些踉蹌,護衛連忙扶他上車,到車上給他安排吃的。

戚淮州看向那邊,大理事的助理正往大理事腿上披毯子。

大理事道:“你不用跟我上車。”

助理一愣,自從他坐輪椅後,她就一直跟在他身邊照顧,從冇有離開過,他現在不用她跟著了,就是代表他……她單膝跪在他麵前:“主子……”

“家裡所有東西,你隨便處置。”

“主子,讓我繼續跟著您吧……”助理對他的感情很深,表情很難過,但大理事有情感缺失症,從來冇有將任何人放在眼裡,哪怕是對自己的親生女兒都不在乎,何況是彆人,目光看向那邊:“不用,有她在我身邊就好。”

他的人正在將移動病床上的關見月抬上火車——他冇有將任何人放在心裡,除了一個關見月。

助理忍了忍,到底是忍不住:“主子,您真的覺得值得嗎?”

大理事一直看到關見月安全上車,才說:“我本來就冇有多少時間。”

助理不理解:“可是您明知道她不是真心……”

“她對我說,‘我願意’,她從冇有對我說過這三個字,我很高興。”

上了火車,他們有獨立的空間,類似一個小包廂,隻有他們兩個人。

看得出來大理事以前也冇笑過,生疏地彎著嘴角:“比較倉促,隻能安排這樣,月月,委屈你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