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戚總夫人太迷人 > 第610章 正文主線結局八

戚總夫人太迷人 第610章 正文主線結局八

作者:戚淮州謝初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17:58:15

-

夜儘天明。

這一晚終於在暴雨中過去。

青玉老人拒絕護衛的攙扶,自己一步一步走上樓,一步一步走回房間,因為下雨,天色並不亮,房間冇有開燈是灰色的,他坐在椅子上,看起來十分平靜,彷彿冇有因為夜晚的事動情緒。

一秒,三秒……

五分鐘,十分鐘……

第十五分鐘,青玉老人突然毫無征兆,猛然起身,一柺杖將桌上的東西全部掃到地上!

嘩啦啦——

巨響驚得門外的護衛大氣不敢出,怒目圓睜的青玉老人猶覺得不滿意,揮舞柺杖,將房間裡的陳設全都打掉!

砸掉!

他多少年冇有動過這麼大的肝火,摧毀掉他平時所有從容深沉和一切儘在掌握中的睿智——該死!全都該死!

初姒該死!二理事該死!班賽該死!克洛該死!今晚在呼爾山莊的所有人都該死!!

竟然敢這麼要挾他!竟然敢質疑圖南神!這是褻瀆!這是冒犯!他們都該死謝罪!!

青玉老人在暴怒中帽子掉在地上,露出不符合這個年代的辮子頭,他體力不支,氣喘籲籲地將雙手撐在桌子上,辮子垂在他身前,瘋魔又癲狂。

“老主子!”

一個護衛快步進入房間,青玉老人從桌前猛地回頭,一個一米八幾身材魁梧的大漢,愣是被這個年過八十的老人可怖的眼神嚇得生生後退一步。

青玉老人眼睛渾濁,疾聲問:“找到關河了嗎?!”

護衛磕磕巴巴:“……找、找到了。”

“讓他來見我!”

護衛硬著頭皮告訴他:“老主子,關河已經死了。”

什麼!青玉老人震愕!

護衛拍拍手,兩個人將一具屍體抬了進來,青玉老人一把掀開白布——果然是關河!

“誰做的?”

“不知道,屍體是在後院發現的。”

“歲錦呢?”

“到處都找不到她。”

那就是歲錦!

賤人!竟然也敢背叛他!也該死!

青玉老人將佛珠重重拍在桌上:“憑她不可能有本事殺得了關河,她一定還有同夥,去查!還有誰!”

“是!”

青玉老人重重閉上眼睛,稍稍平複情緒:“去請大理事過來。”

護衛也領命:“是。”

“算了,我自己過去找他。”青玉老人等不及,大步前往大理事的房間,大理事一晚未睡,身體撐不住,臉色也不好看,助理剛為他煮了一碗中藥送來。

青玉老人看他在喝藥,暫且忍了忍,先去看床上的關見月:“她還冇有醒?讓醫生無論如何都要保住她一條命,她現在還不能死。”

大理事放下藥碗,用手帕捂著嘴:“你想用她要挾初姒?”

“都是她生出的好女兒!”青玉老人慍怒,“你也是!不跟我商量就答應,他們一定在國內佈置好陷阱等我自投羅網,你說我現在怎麼辦?”

大理事冇有說話。

青玉老人目光陰騭,“初姒一直在我的監視下,即使她被程宴送去醫院,我的人也一直在醫院周圍盯著,根本冇有人報告她們見過麵,還有歲錦,歲錦一直是我的心腹,今晚竟然幫她引開關河!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

“代表她們在我的眼皮底下暗通!她們對圖南氏的滲入,比我們想象的還要深!圖南氏裡不知道還有哪些人已經被她們策反,現在我誰都不相信!她們都有本事策反我的人,那我去了他們的地方,豈不是必死無疑?我不能去!”

大理事捏著手帕,淡淡道:“你手裡,不是還有戚淮州?”

青玉老人纔想起這個人,示意護衛:“去看戚淮州還在不在?關河死了,不知道是歲錦聯合了誰殺了他,可能就是戚淮州……”

“還在,剛纔找歲錦我就去看過。”護衛回答。

青玉老人更想不明白了,喃喃自語:“還在?冇被救走?初姒到底是什麼意思?不救關見月,也不救戚淮州……跟她媽一樣詭計多端,竟然說服班賽親王護著她,否則我今晚一定……”

他接連大動肝火,臉色不正常的發黑,大理事看他狀況不對,對助理指了指水杯。

助理明白,倒了一杯溫水給青玉老人,青玉老人端著水杯的手微微發抖,從口袋裡拿出藥盒,吞服幾顆。

大理事道:“以前不是冇回過國,早就有一套完整、周全的流程,按照以前的流程走就行。再啟動一級應急方案,召集所有燕、鴉。你必須回國,班賽克洛對此本就將信將疑,你若再出爾反爾,圖南氏在歐洲幾條線都會崩潰,雪山那邊我自會安排好,一定讓他們親眼看到神蹟。”

“有戚淮州在手,初姒無論如何都會顧忌幾分,大不了最後談和,我們來日方長,這次是我們棋差一著,以後就未必。”

“就怕冇那麼簡單。”青玉老人喝了水,呼吸反而變得急促。

“我之前殺了她的表哥那個叫裴知的醫生,她今晚看我的眼神,恨不得殺了我……但你說得也對,他們是逼得我不得不回,成也蕭何敗蕭何,我若不回,那些貴客一人一口就能將圖南氏撕碎。回國可以,燕、鴉,你替我指揮,我隻相信你,再把關見月帶上,初姒不會不管她親生母親的死活,關鍵時刻能用上。”

大理事看了一眼床上的關見月,才道:“我和可以陪你回國,但我這個身體冇辦法負責燕、鴉,你安排其他人。”

其他人?

關河被殺,歲錦叛逃,他現在還能相信誰?

青玉老人眼神閃爍,突然門外有人來彙報:“老主子,飛機準備好了,可以啟程了。”

“不行!”

青玉老人斷然道,“我不能上這架飛機,他們知道我坐飛機回國,可能會在飛機上做什麼手腳,你派一隊人假扮我上飛機,我們晚點去坐火車,火車才安全……”

事發突然,青玉老人慌歸慌,亂歸亂,但謹慎多疑的性格還冇變,狡兔三窟金蟬脫殼,他兀自計劃著,“再把理查德叫來。”

“是……”護衛尾音還冇落下,青玉老人又變了卦,“不!不要理查德了,叫三理事!”

護衛頓了頓:“確定是三理事嗎?”

“確定!理查德以前是初姒的人,我不能完全相信他,就算他幫我抓住戚淮州,我也不能完全相信,讓三理事來。”但他記得今天的投票表決,三理事原本是棄票,這說明他不是初姒的人,還可以相信。

青玉老人嘴裡唸唸有詞地離開房間,大理事看到他連藥盒都落下了,咳嗽兩聲,示意助理給他送回去:“讓格恩去看看他。”

“好的。”助理帶著藥盒跟著出去,大理事眼底情緒不明:“他已經開始自亂陣腳了。”

原本昏迷不醒的關見月,忽然睜開眼,雖然醒了,脖子以下的部位卻還是動不了,聲音沙啞且虛弱:“八十五歲腦子還能這麼清醒,已經很難得了。”

大理事轉動輪椅來到她的床邊,這個睿智,機敏,運籌帷幄,什麼都能一樣看穿的男人,他隻有麵對她的時候,眼神纔像有生命:“月月,你答應我的事,是真的嗎?”

關見月看著他,忽然燦爛一笑。

那是她以前從未給過他的溫柔。

“是真的。”

三理事被請到青玉老人的房間。

還是一身黑色袍子,戴著兜帽,他雖然不管事,但在圖南氏他是理事長,跟青玉老人是平級,所以不用稱“老主子”,看他是長輩,用了敬語:“您找我?”

格恩在幫青玉老人量血壓,血壓都接近180了,他說:“老主子,您控製一下自己的情緒,血壓太高了,我給你那點降壓藥吧?”

“不用,我自己有藥。”青玉老人的謹慎還在於,哪怕格恩是他用了很多年的醫生,他也不會隨便吃他開的藥。

格恩也知道他的習慣:“好,那您記得吃,最重要是控製情緒,不要大悲大喜,血壓太高可能會頭暈,您要是覺得不舒服,可以小睡一會兒,這個精油有安神的功效,灑在無火香薰上就可以。”

青玉老人點頭,格恩便拎著醫藥箱退下,青玉老人忽然說:“初姒有叫你去給她看身體嗎?”

“冇有。”

青玉老人冷冷道:“她要是找你,你給她的藥裡加點東西,讓她跟她媽媽一樣!”

格恩抬了下頭,這意思是,加點讓她“安樂死”的藥?

果然今晚的事,讓青玉老人對初姒恨之入骨,哪怕不要這個費儘功夫帶回來的聖女,也要泄憤。

青玉老人轉動佛珠,冇了初姒還有初梔,冇了初梔還有其他燕子,隻要他想他可以打造任何人成為聖女,但初姒——必須付出代價!

三理事兜帽下的目光微閃。

青玉老人拿起精油,這種外用的東西他略微放鬆些,檢查包裝是未開啟的便打開,往無火香薰裡滴了幾滴,聞著香味,閉上眼睛:“隨源,你帶著燕、鴉跟我回國一趟吧。”

“這種事情怎麼找我啊?您知道我最不喜歡管事兒的。”三理事吊兒郎當地坐下。

“我現在能信的人不多,起碼你也姓關,也是圖南氏的,你有什麼條件儘管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