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戚總夫人太迷人 > 第609章 正文主線結局七

戚總夫人太迷人 第609章 正文主線結局七

作者:戚淮州謝初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17:58:15

-

歲錦閉了一下眼睛,走到關河的屍體邊,蹲下身,將他翻過來,想將他心口那把大馬士革刀拔下來。

不過刀插入身體後,會被血壓緊緊吸住,她剛纔全憑一腔恨意,爆發出了超過自己本身的力氣,現在是做不到了,她抬頭望著戚懷淵和溫繹:“能幫我,拔出來嗎?”

戚懷淵單膝蹲下,握住刀柄用力往上一拔,關河的屍體跟著往上彈了一下又摔回地上。

歲錦伸手去接那把刀,戚懷淵冇有情緒地問:“言寧身上另外九個傷口是你捅的嗎?”

歲錦眼睫一顫,雨水不斷打在她臉上,讓她又回到七年前的雨夜。

她一開始,確實是青玉老人派到言寧身邊監視他的人,那時候她隻把他當成自己一樁任務,後來才知道,他們的靈魂如此相似,都想離開圖南氏。

那天她因為跟丟了他,被罰下跪,烈日炎炎,空氣裡都彷彿冒著煙,她麵無表情地跪在院子裡,地板很硬,膝蓋很疼,連頭頂的頭髮都燙到發疼。

忽然,頭頂壓下一頂帽子,她抬起頭,那黑影卻繞到她麵前蹲下。

她扭開頭不忿地說:“惺惺作態。”

言寧嘴裡叼著一根草莖,被太陽照得微微眯起眼:“我知道,你其實也不讚同圖南氏的一些規章製度。”

“你以為你很瞭解我?”

“他讓你尋找長得像關見月的孩子,你不是偷偷放走了很多?我觀察你很久了,我們做過一樣的事,那麼,要不要再一起做一件事?”

“什麼?”

言寧仰起頭,望著被四麵圍牆包圍起來的天,她當時以為他要說的是,從這裡逃出去,結果玩賽車的果然比較野,他說的是——

“試試看,我們能不能把這座青菀府,掀翻了。”

“……”

她當時明明就覺得,他的想法太天方夜譚太狂妄,卻還是在看到他眼底燃燒的烈火時鬼使神差點頭。

好像有個聲音在說,試試吧,哪怕粉身碎骨呢。

青菀府控製他們這些人的手段有很多,從身體,到心靈,他們不斷被打壓馴化成隻會服從命令的機器,關河就是一個成功的“作品”,但不止他們,這裡還有很多人都是被逼著接受,並且在那一日接著一日的屈服中逐漸麻木失去自我。

如果需要有人先站出來當靶子反抗才能讓他們重新清醒,那麼他們願意去做這個殉道者。

隻有他們兩個還遠遠不夠,他們又暗中聯絡其他的燕子和烏鴉,人之初性本善,冇有幾個人甘心做劊子手,他們就從放走那些無辜的孩子開始,就從暗中攪黃青玉老人和貴客的交易開始,就從舉報青玉老人的所作所為開始。

聚集著微小的火苗,試圖引來天火焚了這座表麵富麗堂皇,內裡肮臟汙垢的青菀府。

儘管他們做得足夠謹慎和隱蔽,卻還是被青菀府察覺到了異樣,隻是冇有實證,加上言寧是二理事的兒子,輕易殺不得,才逃過一劫,隻是青菀府從不會仁慈,“小懲大誡”還是要的——

他們在言寧身上注射了一種毒品,需要定期注射才能緩解痛苦,他們就停了他一次注射,讓他毒癮發作受儘折磨。

那天他在床上痛苦地翻滾低吟,那感覺,就好像有人用刀一片一片切下他的肉,歲錦看不下去,用自己黑市的人脈買到那種因為過於昂貴所以很難搞到的毒品,她拿給他,他卻狠狠丟出去!

歲錦蹲在他床前:“反正我們一時半會也逃不出去,你何必這樣折磨自己?等我們都自由再戒毒也來得及啊!”

“等毒入骨髓,我想戒也戒不掉,我不要一輩子和這種東西在一起,那樣我和被青菀府控製有什麼區彆?”他厭惡極了這種被人控製的感覺!

可他又那麼痛苦,脖頸,手臂,額角的青筋全都繃緊了出來,人是很難抵抗生理性的反應的,他開始用腦袋撞擊牆壁自殘,歲錦看不下去了,翻身上床鉗製住他的身體,言寧猜到她想乾什麼,竭力反抗:“放開!”

不過他現在毒癮發作力氣冇那麼大,她直接用繩子捆住他的雙手,將他綁在床頭,然後抓住他的手臂,將注射推進他的身體。

“藥”到病除。

很快他就恢複平靜,但他非常生氣,扯開繩子翻身淩駕在她身上,他們對視著,然後她勾住他的脖子將他拉了下來,吻住他。

在圖南氏,女間諜叫燕子,男間諜是烏鴉,這是燕子和烏鴉第一次毫無保留地在一起,他們一定會掙脫牢籠飛出去,就憑他們都有一雙翅膀——哪怕這個名字是他們最厭惡的圖南氏給他們的命名。

他們受青玉老人控製,逼不得已幫他做了一些事,但他們也儘可能救下那些無辜的孩子,以長得不像、身體有殘缺、不符合要求等等藉口將她們帶到黑市上低價“賣掉”,美其名曰是處理“廢品”,其實買家就是他們自己,他們把那些孩子救下來送回了家。

歲錦坐在言寧的摩托車上,看著遠處抱在一起哭的一家三口,有發自內心的開心,笑著道:“我們像做好事不留名的雷鋒。”

說完頓了頓,自嘲一笑,“我們算什麼雷鋒,本來就是我們害了人家骨肉分離。”

言寧坐在她的身後,捏住她的下巴掰過去接吻,遠處夕陽西下,海麵金光燦燦,他們又像亡命天涯的海鷗。

錯的不是他們,是青菀府。

但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青菀府還是知道了言寧陽奉陰違的事,冇有聽一句解釋,滅口的殺手便來到門口。

那天歲錦也在出租屋,言寧將她塞進櫃子裡,讓她躲著彆出來,又讓她想辦法逃,她不能再回青菀府,青玉老人已經不信她,回去就是一個死。

她心慌意亂,抓住他即將抽身而去的衣服,聲音帶著哭腔:“我不走!我不走!我在這裡等你!你一定要回來!你答應我!”

言寧看著她,臨彆一吻:“我答應你,我一定會回來找你。”

但是她最終冇有等到他。

她親眼看到他死在關河的刀下,他最後一眼望向了她,他那個眼神就是讓她彆出來,躲好了,快跑……跑啊,阿錦。

她在關河去追殺溫繹後,連滾帶爬到他身邊,捂住他不斷湧出血的傷口,哭著喊他的名字,但他都不會再回答她了。

她的愛人啊。

死在了那個磅礴的雨夜。

他們的人生,像一首悲劇的讚歌。

歲錦低頭吻了他的眼皮。

“對不起。”

她不能聽她的話,她不能逃,她要回去,血債血償!

但她身上也帶著共犯的疑點,她必須做點什麼,才能讓青玉老人相信她冇有背叛,才能順利回到青菀府,回到她的仇人的身邊蟄伏。

雨還在下,不斷打在她的身上和言寧蒼白了的臉上。

她從短靴裡抽出了匕首,雙手握住刀把,高高舉起。

“啊——”

關河追不到溫繹,返回來檢查言寧的屍體,就看到歲錦跪坐在言寧身邊,手裡握著一把帶血的刀,他挑了挑眉,走過去,將大馬士革刀抵在她的脖子上:“還以為你跑了。”

“嗯?我為什麼要跑?”她抬起頭,衝他笑得眉眼彎彎,“剛纔看到他動了一下,所以替你補了下刀,現在應該死透了,我們可以回去向老主子覆命。”

關河這才發現,言寧身上七零八碎多了好幾個刀口,不像是殺人,倒像是在泄憤。

關河收了刀:“看不出來,你對他有這麼深的仇恨。”

歲錦站起來,將濕噠噠的頭髮往耳後一挽,風情萬種:“你不知道的事情多著呢。”

她越過他往前走,背影婀娜多姿,隻有她自己知道,她捏緊的手,指甲將掌心刺得血肉模糊。

言寧一死,敲山震虎,那些原本受他們鼓勵,要一起反抗青菀府的燕子和烏鴉都退了回去,歲錦隻剩下一個人,但哪怕隻有一個人,她也要走下去,縱使掀不了青菀府,也要報仇!

重新回到青菀府的歲錦,表現得像一個冇事人,照樣執行青玉老人派下的任務,以美貌和手段遊走在男人身邊,輕易套取情報,一開始青玉老人對她將信將疑,到後來完全信任,甚至將她當做他的左膀右臂,她的等級越高,能做的事情就越多。

但她想殺青玉老人還是太難做到,他身邊有那麼多武功高強的護衛,比如關河。關河,也是她的仇人,她決定用她最擅長的手段,勾引著關河墜入情網,她一定能找到時機殺了他的。

現在,不就成功了嗎?

她從認出戚懷淵開始,就猜到初姒的計劃,她知道她也想殺青玉老人,關河也會是她的麻煩,畢竟有關河在青玉老人身邊,他們根本近不了青玉老人的身,所以那天她塞了一張紙條在初姒的口袋裡。

她說,我替你殺關河,你替我殺青玉老人。

歲錦從戚懷淵手裡接過了那把大馬士革刀,搖搖晃晃站起身:“……言寧的骨灰,其實冇有被你帶去江城,也冇有被二理事帶回家,我開著他的摩托車,沿著哈納公路,一邊開一邊撒,他是哈納之王,那纔是他最應該去的地方。”

溫繹走過來,悶聲說:“我看看你的傷。”

“不用了,你看看你自己吧,”歲錦道,“我好累,我想找個地方休息……你們去幫初姒吧,你們一定要,殺了青玉老人。”

她步履蹣跚,戚懷淵望著她的背影,皺眉:“你要去哪裡?”

歲錦好像冇有聽到,冇有回答,一個人走在暴雨中,這麼多年已經習慣踽踽獨行,在她的愛人離開她以後,一個人頂住風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