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戚總夫人太迷人 > 第607章 正文主線結局五

戚總夫人太迷人 第607章 正文主線結局五

作者:戚淮州謝初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17:58:15

-

是本應該被鎖在地下室的戚淮州!

關河盯著他的臉看了幾秒,倏然眯起眼:“你不是戚淮州。”

歲錦靠著牆滑坐在地上,咳嗽著,卻笑了:“他是懷淵啊。”

戚懷淵隨意地蹭了下臉,蹭掉一點畫出來的淤青,勾勾唇。

這就是,那個國際象棋的棋局裡的,王車換位。

如果戚淮州不被抓,青玉老人怎麼會放鬆警惕?他要是不放鬆警惕,也冇那麼多可乘之機給他們用。

所以他們一早就商量好,讓戚懷淵假扮戚淮州被他們抓,戚淮州轉入地下,更方便活動。

親兄弟間的容貌本就有二三分相似,再加上專業人士的化妝技術,以及畫上傷痕讓臉變得更難以看清,騙過幾個冇真正見過戚淮州,隻憑照片認人的人,還是很容易的。

戚懷淵那天在樓梯間交手就認出他是那個口罩男了。

那把刀。

大馬士革刀!

懷淵……關河也想起來了,是那個雨夜救言寧的人。

“不錯,都來了,今天我就送你們去見你們的言寧!”

戚懷淵握緊拳頭,積攢多年的仇恨幾乎是在瞬間爆發出來,他比關河還要快一步衝上前,電光火石間,兩人已經“砰砰砰”拳拳到肉地互相過了幾招,戚懷淵勝在反應更加迅捷,一把掐住關河的脖子,不留情地往他腹部猛搗數拳!

“是我,送你去向言寧謝罪!”

他聲音冷然,一拳比一拳狠!

關河手中握著匕首反手一劈,戚懷淵迅速收拳,側身,避開鋒利的刀尖。

關河左劈右劈,br/>刺突擊,第一殺手的身手確實不容小覷,戚懷淵往後下腰避開一刀,順手抓起一張椅子擋在胸前,大馬士革刀直捅過來,冇想到剛好卡進椅子木板,冇辦法再進一寸,也暫時無法抽出來。

關河眉心一跳!

戚懷淵低吼一聲往前猛衝,關河因為刀被卡住冇有鬆手,被他懟到窗前,椅子四條腿卡住他的身體讓他無法動彈,窗戶大開,他半個身體都懸在半空。

關河表情微微扭曲,扯著嘴角卻笑了。

“不是你殺了言寧嗎?那一刀不是你捅進去的嗎?對著心臟,好狠啊!”

戚懷淵眼睛、眼角甚至淚痣都憋著紅,關河一腳踹中戚懷淵的腹部,戚懷淵手上一鬆,腳下後退,關河甩開那張椅子的桎梏,剛要反擊,一根繩子突然從窗外飛進來,直接套住他的脖子!

那根繩子猛力往後一扯——

關河一下被拖回視窗!

他雙手本能抓住脖子的繩子,但繩子那端特彆用力,勒得他呼吸困難,他反手一揮,想將繩子切斷。

戚懷淵見狀,立刻襲身上前,抓住關河的手,先對著他的肝臟的部位幾下重拳,然後挾住他的手臂反向一擰!

手骨“喀啦”一聲彷彿被擰斷,關河清晰地感受到劇痛:“啊——!”

噹啷一聲,大馬士革刀落地。

從樓下拋上來勒住他脖子的繩子也猛地往後用力,關河頓時陷入痛苦的窒息中,雙手本能卻無力地抓住繩子。

繩子勒得很緊很緊,關河額頭的青筋凸起,齜牙咧嘴,眼睛凸出。

絕命時刻他大吼一聲,從窗戶翻出去,掙脫繩索,重重摔在地上。

兩層樓的高度,不會致命但會重傷,但他是專業的,很清楚怎麼規避要害,落地後他整個身體被震得往上彈了一下,但隻咳嗽幾聲,就踉蹌地翻身爬起來。

“草,這都不死。”

樓下拋繩勒脖的人是溫繹,他脫掉白大褂,“來吧,我跟你打。”

關河也認出溫繹了。

也是在那個雨夜跟他交過手的。

……還真都來給言寧報仇了啊。

嗬,言寧,死了這麼多年,依舊有這麼多人為你前赴後繼。

猩紅的眼睛滋生出嫉妒,關河麵不改色地將被戚懷淵擰脫臼的手腕扭回去,骨頭又是哢哢的令人毛骨悚然的脆響。

下一秒!他如閃電那般衝了上去!

鞭腿當空而下,直劈溫繹咽喉!

那一腳力拔千鈞,能當場將人的喉骨踢斷,戚懷淵眉心猛一跳!

溫繹及時避閃,腳尖堪堪從他眼前掃過去,勁風吹起他的髮絲,他順勢兜住關河的腿,要將他掀翻。

然關河及時將身體扭轉回來,同時猛烈一拳直接將溫繹的臉打歪了,然後一手抓住溫繹的肩膀,另一手抓住他的衣服,想要將他整個人扔出去。

近身肉搏的反應都隻在千分之一秒裡,溫繹被拎起來時,順勢一腳踹向關河的襠下——

“啊!”

關河慘烈地大叫一聲。

戚懷淵扯了扯嘴角,所以說溫繹這廝陰毒得很,都是打架,他就會挑地方。

溫繹趁關河短暫喪失反抗能力,反過來將他掀翻,單膝頂住他的胸骨,把人按死在地上,握緊一拳狠狠砸下去!

關河口鼻頓時噴出血,溫繹又一拳下去,打掉他一顆門牙。

歲錦腳步踉踉蹌蹌地走到窗邊,看著樓下的關河被按著打,眼前閃過七年前那個雨夜,她也是躲在樓上,看著巷子裡言寧被關河一刀捅進心臟!

當時言寧仰起頭,虛虛地望著她,動了動唇,喊她“阿錦,跑”。

歲錦喉嚨發緊,低且凶狠地說:“殺了他!”

溫繹嘴上再怎麼不承認,言寧對他也是亦師亦友,他對這個凶手的仇恨不比戚懷淵少,他一拳一拳,拳頭的骨節都打出血,關河一動不動,好像已經被砸暈過去了,他劇烈地喘氣,膝蓋稍稍一鬆要起來。

戚懷淵卻看到關河突然睜開眼,疾聲大喊:“小心——”

但一切發生得太快,關河右手有雪光一閃,緊接著溫繹就感覺大腿根外側一涼,旋即鮮血噴湧而出!

是彈簧刀!

直接捅進溫繹肉裡!

人的神經高度在緊繃的時候,是感覺不到痛的,所以溫繹第一反應不是喊疼而是迅速後退,然而為時已晚,關河反撲過來,手肘狠狠一搗在他的胸口,溫繹踉蹌一步,然後被他按倒在地!

滿臉是血的關河掐住他的脖子,溫繹咬牙掙紮無果,關河握緊了彈簧刀要從他的眼睛捅下去,爆破他的眼球刺穿他的顱腦將他釘死在地上!

黑暗裡有雪光一閃。

——!

“諸位是圖南氏的貴客,對圖南氏有疑問,圖南氏理應給大家一個解釋,短兵相接,實在不像話。”

大理事邊說話邊被助理推過來,目光在初姒身上落了一下,再看向其他人。

“還是大理事說話中聽。”班賽吹了一下冒煙的槍口,“那你說怎麼辦?”

“不是我說怎麼辦,而是諸位的訴求是什麼?”大理事雖然是坐著,但麵對體型是自己兩倍,像一座山一樣擋在自己麵前的班賽,也是不卑不亢。

班賽動手可以,講道理就不懂了。

大理事拍拍手,兩隊侍應生從後麵走出來,一隊拿著打掃工具,一隊端來美酒佳肴,快速將剛經曆過戰火的宴會廳,重新恢覆成剛纔宴客的樣子。

“諸位請坐,都是認識這麼多年的老朋友了,有什麼問題,我們邊吃邊喝邊解決。”

大理事做了個請的手勢,班賽吃軟不吃硬,給他這個麵子,拉開椅子坐下,另外十二位貴客見狀也窸窸窣窣坐下。

餐桌是長方形的,青玉老人還是坐在首位,大理事坐在左手第一位,對麵是二理事。

初姒舔了一下牙齒,大理事一來,本來都掀桌、開槍、殺人、鬨翻的場麵又恢覆成“一派和氣”,難不成他們針對青玉老人針對錯了?圖南氏的boss其實是大理事?

初姒都忍不住在心裡罵了一句草,這就好比打怪獸通關,打到最後才告訴玩家有個王中王,這不是玩不起作弊嗎?

三理事的臉上戴著兜帽看不清臉,不知道他在想什麼,隻是輕輕捏了一下她的尾指,然後也走到一個空位坐下。

大理事倚著輪椅:“初姒,坐。”

初姒掃了一圈,隻有他身邊有空位,隻能走過去坐下。

他們那邊倒是已經交換好意見,他們這十三個人也不全是班賽克洛那種要麼暴躁要麼瘋魔的人,還是有精明的,一個霓虹國人就說了:“兩個選擇。”

“一,我們和圖南氏的合作,到此結束,但圖南氏必須歸還我們之前付出的所有東西,並且做出賠償——圖南氏這幾十年來發展得如魚得水,靠的是我們的人脈資源,我們提出,平分圖南氏全部資產,非常公平。”

初姒挑起眉笑了,不愧是你,霓虹國,平分資產,是非常“公平”。

青玉老人當然不可能接受這樣的條件,佈滿皺紋的臉上,每一道刻痕都是在極力忍耐,麵無表情道:“你們寧願相信一個不願意履責的小丫頭,和一個瘋了七年的二理事,也不願意相信庇護你們那麼多年的圖南神。”

“班賽親王,你難道忘了七年前,你在南美遭遇刺殺,子彈距離你的心臟隻有一厘米,如果冇有圖南神庇佑,你會這麼幸運嗎?而這件事,我早在事件發生前就提醒你了,我說是圖南神托夢,是你不相信,結果不就印證了嗎?

還有克洛伯爵,你也忘了三年前你被人舉報挪用皇室財產,差點被皇室清算的時候,檢察官突然暴斃的事情?這難道不是圖南神為你化解劫難?而且同樣的,事發三天前我也提醒過你。

這些都是你們自己親身經曆,不比他們三言兩語的指控要可信嗎?你們現在來跟我要回上供給圖南神的物品,就不怕圖南神降罪你們?”

“……”

此言一出,班賽克洛等人的臉色都有些變化,剛纔多少是有點血氣上頭,現在坐下來冷靜了好好談,又開始對圖南神圖南氏有畏懼之心。

初姒想的則是,難怪圖南氏能源源不斷從這些人的口袋裡騙錢,原來真有點兒本事啊?

她把玩著手腕上的珠子:“真的是圖南神嗎?該不會賊喊捉賊吧?你們自己派出殺手,再裝作圖南神通風報信,自導自演,取信於人。”

二理事扯了下嘴角:“圖南氏就靠這一招騙人,早就做出經驗了,也就你們還相信。”

班賽一會兒覺得青玉老人的話有道理,一會兒覺得初姒二理事的話有道理,左支右拙,煩得不行,乾脆一聲吼:“那就定第二個選擇!”

大理事問:“第二個選擇是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