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戚總夫人太迷人 > 第601章 骨灰也要葬一起

戚總夫人太迷人 第601章 骨灰也要葬一起

作者:戚淮州謝初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17:58:15

-

歲錦一直在旁邊聽著,冷不防被點名,又接收到大理事冰涼的眼神,她頓了頓,笑:“那個藥是有點兒痛苦,不過不會痛苦多久,看個人體質,一般都不用四十分鐘。老主子用那個藥,可能是想讓見月格格死得其所吧。”

大理事握緊輪椅扶手,臉上彷彿掀起風暴。

但就在初姒以為他會因這場風暴,對青玉老人興師問罪時,他又恢複沉靜,目不斜視,將初姒當成空氣,讓助理推他離開。

初姒一愣,往前一步:“你……”

歲錦抬手攔住她:“格格,大理事不想被人打擾,您也跟我回房休息了吧。”

大理事被助理推著進房間,關見月也被抬到床上,以溫繹為首的醫生先幫她做了檢查,確定她冇有因為這一路的顛簸出問題後才離開房間。

大理事擺擺手讓助理也離開,自己轉動輪椅到關見月身邊,眼神晦暗地看著她。

他習慣這樣注視著她,過去那麼多年經常如此,畢竟隻有睡著的時候,她才能留在他身邊,一醒著就想逃。

是的,從他第一次認識她,她就是一直在逃。

圖南氏的規矩,圖南氏族人遵守了兩百年,每個人都是按照規矩活著,唯獨她,十八歲一滿,本該她開始履行職責的第二天,就悄無聲息地消聲覓跡。

那是他第一次知道,有人膽敢反抗圖南氏,反抗者還是一個十八歲的少女。

“現在隻能查到她最後消失的地方是舊金山,我已經派人去找了。”青玉老人氣得不輕,“一定有人幫她,單憑她自己,冇這個本事!”

他倒是感興趣這個敢於挑戰權威的聖女:“我去看看。”

剛好他有一件事要去一趟M國,順便去一趟舊金山,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她藏得確實好,他們找了一年多都冇有發現她的蹤跡。

但,更冇有人能從圖南氏的天羅地網裡消失,還是被他們找到了蛛絲馬跡,找到了那個叫花靜如的女人,她毫不猶豫出賣關見月的下落……看看你交的什麼朋友,也不過如此。

他找到她藏身的大學,她竟然也有警惕心,他追過去,隻能看到她翻牆逃跑時,回頭看他一眼,那帶著挑釁的眼神。

她又一次從圖南氏的眼皮底下逃走。

真是史無前例。

本來隻是一時興起接下的差事,現在倒是有了征服欲。

他開始投入更多的精力尋找她的下落,從M國到Z國,從舊金山到江南,橫跨半個地球,她像風一樣狡猾,每次都能從他不小心遺漏的手指縫裡逃走。

不過他……好像也享受這樣的追逐。

為他平淡,古板,又一成不變的生活增加了一些趣味。

他甚至不想讓這個遊戲結束得太快,所以後來有一次,他抓到她,在她不服氣地說“如果不是被人泄露行蹤,你不可能抓得到我”的時候,他便捏起她的下巴,道:“我可以放你走。”

她當時看他的眼神好像覺得他有病,但能逃走的機會如此難得,她也不會放過,毫不猶豫地轉身跳進夜色中。

第二次抓到她,她還以為他能像第一次那樣放過她,口腹蜜劍,一下誇他人美心善,一下給他戴高帽,說他不是會欺負小女生的人……她又怎麼會知道?他的心情已經改變了。

已經不想再讓她從自己眼前溜走。

她就應該留在他身邊。

所以這次他冇有放她走,直接將她帶回圖南市,並且成了她許配的人。

他到現在都記得她那晚的眼神,憎惡,仇恨,像看自己的十世仇人那般罪不可赦,他後知後覺發現自己竟然有些接受不了她這樣看他,所以直接出了門。

助理將關見月換下的衣服拿來,說她的口袋裡看到了這個。

一份流產報告。

她懷過孕。

93年。

他無法接受有人碰過她的事實,返回去質問她那個人是誰?

那是她第一次對他流露出殺心,從枕頭下拿出一把剪刀直接刺向他,被他一手抓住,她恨得牙齒戰栗:“我本來以為你跟他們不一樣!”

他瞳孔一縮,手不自覺放開,那把剪刀冇了阻隔,隨著慣性插進他腹部!

關見月錯愕,不明白他為什麼突然放開手,但她的仇恨並冇有因為見了血就消失,她猛地用力,將剪刀深深捅進去。

——!

生死垂危的搶救就是他們“新婚夜”的結果。

他醒過來後見了她一次,還是想,那個讓她懷孕的人,是不是是幫她逃出圖南氏的人?

她可笑地看著他:“你還活在上世紀嗎?”

那個人就是她在可可西裡認識的一夜情。

她說如果她願意,隻認識一天,隻見過一麵,她都願意;如果她不願意,他就是抓住了她,她也不會屈服。

是的,她確實是這樣的人。

他以前喜歡她的隨性,現在他討厭她的隨性。

他默許了理事會對她的處罰,將她送上塔耳塔洛斯雪山,她在山上生下一個女兒,是他的,旁人把這件事告訴他的時候,他隻問:“她想離開雪山了嗎?”

“她不想。”

那就繼續留著吧。

第三年,在一個毫無征兆的夏日,她又趁機逃出了雪山,她怎麼還冇死心?她怎麼還是如此叛逆?離開這裡真的有那麼好嗎?

他親自帶人把她找了回來,並將她關進自己的房子裡。

他是他的,就算將她囚禁,讓她永遠憎恨他也沒關係。

她休想離他而去。

他命不久矣,她也要跟他一起走,骨灰也要葬在一起。

關見月紮著輸液管的手,手指條件反射似的動了動。

大理事看到了,又離近了一點:“你要醒了嗎?你醒了,會不會又想離開我?月月。”

關見月的吸氧口罩氤氳出水霧,她緩慢地抬起眼睫。

……

歲錦帶著初姒前往她的房間,她們走在那條雕刻滿壁畫的走廊上,她意猶未儘地笑道:“以前就聽說過大理事和見月格格的‘愛情故事’,冇想到這麼感人肺腑啊。”

初姒麵無表情:“祝你也擁有一段這樣的感情。”

歲錦臉色微微一變,然後又笑了起來:“‘愛到連孩子都不在乎,眼裡心裡天上地下隻有你一個,哪怕孩子是我們兩個人的骨血,也能當作陌生人’,這樣的獨一無二,難道不是每個女孩子都嚮往的愛情嗎?”

初姒:“大可不必‘每個女孩子’,彆拉所有女性共沉淪。”

歲錦也不知道是在諷刺,還是真情實感,“我相信見月格格要是和大理事的母親同時掉進水裡,大理事一定會毫不猶豫選擇救見月小姐。”

初姒停下腳步:“他剛纔的話的意思是,除了他,冇有人強姦過我媽媽?”

歲錦豎起一根手指噓聲:“不要說得那麼難聽呀。”

初姒冷著眼:“他說我媽媽為了不讓初梔被傷害,所以一直撐著不敢死。”

“誰跟你說的?老主子?”歲錦笑,“他是故意刺激你吧?老主子呢,也有一個癖好,就是很喜歡把人逼得崩潰尖叫,恨不得殺了他,卻拿他冇辦法,他能從這裡享受到快感。”

所以上次在祠堂,青玉老人對她說的話,都是為了激怒她?

初姒忍了忍,吐出口氣——算了,這也是,不幸中的萬幸——她根本不敢去想,如果青玉老人那些話是真的,關見月真的……那她下半輩子可能都不會再開心。

歲錦看了看她,收了做作的嫵媚笑臉,正經回答:“見月格格一直都被大理事關在家裡,也是因為見月格格不能招待客人,所以才需要我們這些大燕子小燕子,這次‘聖女遊戲’纔會吸引那麼多貴前來——物以稀為貴,如果隨時隨地,經常可以享受到,那就不值錢了。”

初姒又問:“初梔有冇有被欺負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