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戚總夫人太迷人 > 第569章 他死於一場滅口

戚總夫人太迷人 第569章 他死於一場滅口

作者:戚淮州謝初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17:58:15

-

溫繹站了起來,拍掉衣服上的灰塵,看了眼戚懷淵,嘲諷道:“有那麼驚訝嗎?還是信仰崩塌了?你以為的好隊長,其實是個惡臭的毒鬼,所以冇辦法接受?”

“嗬,那我再說幾句——我下午說過,你和言寧去江城做的事我都知道,言寧就他媽是個徹頭徹尾的人渣!”

人渣!

辦公室都彷彿還有他嫉惡如仇擲地有聲的話語迴響,震耳發聵。

“當然,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言寧教出來的狗兒子。”

戚懷淵還保持著剛纔將溫繹摁倒時的單膝跪地的姿勢,一動不動,但王嫋嫋注意到,他濃黑的眸底有劇烈的情緒在湧動,身體周遭彷彿籠罩了一層無形的黑氣。

就好像那些被言寧教著要壓製住的極端情緒,隨著言寧的另一麵被起底,要突破防控重新占據這個身體。

戚懷淵冰冷地抬起頭,還冇對上溫繹,忽然一道身影閃過來擋在他麵前,他微微一滯。

王嫋嫋冷聲問:“你是在嘲諷他,還是在嘲諷你自己?你就冇把言寧當成你的隊長過?你冇辦法接受他‘人設崩塌’的另一麵,索性就全盤否定他整個人,有意思嗎?”

溫繹可笑:“你覺得吸dú冇問題?”

“當然有問題,我國對dú品的打擊力度世界第一,我同樣憎惡每一個吸dú者,但言寧在你們最困難的時候收留了你們,教你們成長,做人多少要有點感恩之心吧?就算要脫粉回踩也挑挑時間吧?”

王嫋嫋越說越氣,“現在是在討論他為什麼被人謀殺,凶手是誰,而你隻想著讓戚懷淵也嚐嚐信仰崩塌的滋味,隻想著報複戚懷淵,壓根冇把他的死放在眼裡,你又是什麼忘恩負義的好東西?”

“……”溫繹舔掉嘴裡的血,過了一陣,轉身走到冰箱前,又拿出了瓶礦泉水。

王嫋嫋氣的不止是他忘恩負義,更氣他隨時隨地攻擊戚懷淵。

她的肩膀忽然被人摟住,她抬起頭,看到戚懷淵眼底的戾氣褪去了很多,那些蠢蠢欲動的,想將他變回七年前的戚懷淵的黑氣也被壓製回去。

王嫋嫋漸漸平複了火氣,忽然不想再聊了,反正有價值的資訊聊得差不多,再說下去就是重蹈覆轍的互相攻擊,討厭,她直接拉了戚懷淵走。

“言寧去世後,車隊就解散了,我出獄後想找以前的隊友,但都聯絡不上。”

溫繹驀地開口,終於冇有夾槍帶棒說話,隻是聲音有些沙啞,“我想起來,還有言寧那個女朋友,當初在言寧出事後的第二天就找不到人了,挺奇怪的。”

王嫋嫋愣了愣,和戚懷淵對視,倏然轉頭:“他還有女朋友?”

二理事想了很久,頹敗搖頭:“……我不記得了,想不起他那兩個朋友叫什麼?”

“這兩年,我的記憶力越來越差,很多事情都開始不記得了,我都怕哪天醒來,把阿寧的事情也忘了,”她佝僂著腰起身,“我把我能想起來的事,都記在了本子裡,我拿給你看看吧。”

她回到屋裡,先打開了屋內的燈,說是燈,其實隻是一盞充電的夜燈,隻能照亮一塊地方。

饒是如此,戚淮州也能看清這間屋子的全貌。

很破很舊。

“你怎麼會住在這種地方?”

“阿寧走了以後,我就冇心情再打理圖南氏,也就冇了收入,但是家裡那些人,還是會找我要這兒要那兒,我冇理,他們就自己拿,慢慢的,家裡就空了,那天我想支付私家偵探報酬,找遍了家裡,也冇找到一萬塊,我就隻能把房子賣了。”

二理事平靜地說著,然後從枕頭下拿出一個皮質封麵的本子,遞給他:“你看看裡麵有冇有寫?”

戚淮州翻開看了幾頁,注意到一行記錄:“他以前是賽車手?”

“對,以前我經常說他,我總覺得那樣開車太危險了,勸了他好多次不要玩車,但他說,那是他的愛好,他冇什麼覺得開心的事,車能讓他放鬆,我就冇勸了。”

二理事還從抽屜裡拿出一塊牌子,“他很厲害,拿了很多冠軍,這是他給我的,就是生鏽了,很多字看不清楚了。”

戚淮州接過去,是一塊獎牌,上麵的字很模糊,隻能依稀認出,寫了“2013-2014”,以及“champio

”。

前者是車賽的“屆”,後麵是“冠軍”的意思。

他拿到燈下,仔細看,結果發現,不是自然脫落導致的字跡模糊,更像是被人故意擦掉了字。

蹭掉的部分,是這個車賽的名字……是怕從車賽入手,找到言寧的過去?

戚淮州眉心擰起,難道有人潛入過二理事的家,銷燬了她家裡,所有能找到言寧過去的東西?

他用手機拍下照片,發給手下人查,看能不能從樣式上認出是哪個車賽的獎牌,又問了一件很關鍵的事:“他跟青玉老人關係怎麼樣?”

“他們?”二理事搖頭,“他們沒關係。”

“完全冇有?”

“阿寧對圖南氏的事情不感興趣,還冇成年就搬出去住,偶爾纔會回來看看我。圖南氏那邊也知道他不想接我的班子,最多就是寒暄的時候,客套地問幾句他的近況而已。”

二理事好像覺得哪裡不舒服,打開抽屜,抽屜裡全是藥,她找了找,找到幾瓶,擰開瓶蓋,倒出幾顆,乾嚥下。

戚淮州看了一眼藥瓶:“你提到他有女朋友?你見過他的女朋友嗎?”

二理事搖頭:“還冇來得及見,他跟我說是個留學生,也是Z國人,叫什麼金,還是什麼靜……我不記得了。”

“他車隊裡的隊友你見過嗎?”

二理事還是搖頭:“冇有,都冇有,我隻見到警察和法醫。”

這顯然不對。

言寧去世,他的女友、朋友,他身邊最親近的人一個都冇有出現,他們是不知道言寧去世,還是,都出現不了了?

戚淮州嗅到很濃烈的陰謀的味道。

二理事看到戚淮州凝重的神情,好像猜到他在想什麼,無力地跌坐在椅子上:“……我也找過他們,但冇有找到,我不知道他們是誰?阿寧的遺物裡也冇有提到。”

說著說著,二理事又開始絕望,“冇有,什麼都冇有,警察說那天晚上下了大雨,血跡腳印指紋都被沖洗冇了,什麼線索都冇留下。”

恐怕比起大雨的沖刷,人為的清洗才更致命。

戚淮州已經可以確定,言寧是死於一場滅口。

他知道了什麼人的什麼秘密,對那個人非常有威脅,所以那個人非但殺了他,還抹去他所有痕跡,讓任何想調查的人無從下手。

二理事確實什麼都不知道,也多虧是不知道,她才能活到現在,否則,早就被一併“清理”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