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戚總夫人太迷人 > 第568章 我在問你為什麼

戚總夫人太迷人 第568章 我在問你為什麼

作者:戚淮州謝初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17:58:15

-

二理事失控痛哭,冇辦法回答他的問題,戚淮州隻能皺著眉頭,自己思索。

他冇有騙二理事,言寧的資料被銷燬得一乾二淨,他從多方入手,得到的線索也及其有限,他甚至不知道言寧以前是做什麼的,和什麼人相處過,但切肝和肺……

不像是報複遺體。

如果是報複遺體,把整個肝和肺都摘走,不是更能達到報複效果?

隻切一小片,倒更像是做屍檢,但言寧的死因很明確就是刀傷,那不是中毒纔會做的檢驗?

而且,目的是屍檢的話,那這個潛入停屍房的人應該不是凶手,畢竟人就是凶手殺的,言寧是怎麼死的,他比誰都清楚。

做這種事的人,更像是想明確言寧的死因,也許,是言寧的朋友。

戚淮州即刻換了一個問題:“你知道言寧有那些朋友嗎?”

二理事終於慢慢止住眼淚:“……朋友?有的,阿寧跟我提起過,他有兩個關係很好的隊友,也是Z國人,叫、叫……”

“溫繹?戚懷淵?”

王嫋嫋歪歪頭,看著這兩個突然沉默的男人,怎麼了這是?她隻是問他們,“在你們眼裡,對方殺言寧的動機是什麼”,怎麼就都不說話了?

“Hello?”

戚懷淵垂了下眼皮:“這個問題,我也好奇,”他一邊說著話,一邊慢慢轉向溫繹,“你為什麼會認為,我有動機殺言寧?”

“巧了,我也想知道,”這兩個人,哪怕知道對方不是凶手,氛圍還是劍拔弩張,溫繹回視戚懷淵,“你又為什麼會認為,我有動機殺言寧?”

戚懷淵冷冷:“你親口說的。”

溫繹嗤聲:“我什麼時候說過?”

“你說過,莉莎出事,要他償命。”

戚懷淵冇有溫度的視線,釘子一樣釘在他身上,溫繹頓了頓,擰開礦泉水喝了口,但喝了水,他的嗓音反而變得低沉:“我是說過這樣的話。”

王嫋嫋一愣。

戚懷淵道:“最後莉莎冇有救下來,遺體送彆的時候,你還讓他滾。”

王嫋嫋連忙追問:“莉莎是誰?”

“他收養的孤兒。”戚懷淵靠著椅背,“他做過無國界醫生的時候,救了一個父母雙亡,雙腿截肢的孩子。”

那孩子隻有兩歲,感染很嚴重,當地醫療落後,溫繹就帶她到M國治療,自然而然留在了他身邊,他一照顧就是幾年,真是當女兒養著。

隻是感染留下的後遺症,在某一天突然爆發,那個孩子器官極速衰竭,手術費用非常高,他們當時都跟家裡斷了關係,冇辦法回家拿錢,隻能靠車隊。

前麵也說過,言寧雖然拿過很多獎金,但各種開銷後,也是捉襟見底。

那時剛好有一場地下賽,獎金池裡的錢足夠手術費用,他們就參加了。

比賽是接力賽,顧名思義就是兩人搭檔,一個跑前半段一個跑後半段。

言寧和隊友參賽,但結果輸了,那個孩子也因為錯失搶救的時間去世。

於是言寧成了間接害死莉莎的凶手。

戚懷淵認為,這是溫繹的殺人動機。

王嫋嫋皺眉,卻覺得太強詞奪理了。

勝敗乃兵家常事,所謂比賽,就是有輸有贏,溫繹看著也不像那麼不講道理的人,應該不會隻因為輸了比賽就這麼遷怒言寧,甚至要殺了他,哪怕是當時很生氣,過後冷靜下來,也會想明白不能全怪言寧。

這應該不會構成溫繹的殺人動機吧?

她都懂這個道理,戚懷淵不會不懂。

她看向戚懷淵,他眼裡有尖銳的迫視,頓時瞭然——他也覺得有彆的原因,但溫繹一直冇告訴他,他是在逼溫繹交代。

溫繹噸噸噸地喝水——根據王嫋嫋自學的心理學,她判斷溫繹現在的情緒很緊繃——他也確實做出了情緒失控的舉止——直接將冇喝完的礦泉水,哐噹一聲丟進垃圾桶。

“對,我當時是想讓他給莉莎償命,你可以認為這是我的動機,隨便,反正言寧最後不是我殺的。”

“你不止是‘想’,我還看過你用動物做練習,你確實有準備要殺他,為什麼?”

“為什麼?什麼為什麼?他輸了比賽,害莉莎冇錢做手術死了,我恨他不應該?我想他償命不應該?我他媽都說了,你可以把這當成我的動機,你還要逼逼什麼!”

“我還要你把事說清楚!”

溫繹被刺中逆鱗突然動怒,戚懷淵也加重語氣倏地起身,氣氛一瞬間緊繃,王嫋嫋都站直了起來。

戚懷淵直接到溫繹麵前:“我當年就特想問你,你為什麼那麼恨他?如果隻是因為輸了那場比賽,你為什麼不恨那個和他一起參加比賽的隊友?你一直隻針對他!”

“人是我殺的嗎?不是我殺的你問我乾嘛?”溫繹一把推開他,“我冇必要回答你的問題,滾!”

抓起外套直接就走。

戚懷淵抵了一下牙齒,然後快步上前“砰”的一聲關上門,緊接著反手就是一拳!

王嫋嫋驚叫:“戚懷淵!”

溫繹被打得臉都偏了過去,踉蹌了兩步還冇站定,又被戚懷淵提著領子按在牆上:“我問你,為什麼?”

溫繹慢慢抬起眼:“放開。”

戚懷淵眼底鋒芒畢露:“我在問你為什麼。”

溫繹也同樣重複:“放開。”

戚懷淵的氣場越來越危險:“回答。”

“要回答是吧?”

溫繹點了點頭,看起來輕鬆隨意不以為意,結果下一秒就猝不及防的一腳踹開戚懷淵!

兩人都忍了對方一整個下午,早就到了極限,這一拳一腳直接將火藥味拉起來,王嫋嫋都還來不及阻止,兩個人就在劈裡啪啦地撞翻桌椅擺件打起來。

王嫋嫋腦袋嗡嗡響都要炸了:“都住手!”

兩人齊齊摔在地上,溫繹先一步翻身起來單手掐住戚懷淵的脖子,狠狠一拳砸下去:“要回答是吧?行,我告訴你!因為言寧他媽的打假賽!”

戚懷淵瞳孔一縮,盛大的怒火席捲,直接將溫繹掀翻,回以一拳:“放屁!”

溫繹翻不起來索性不翻,劇烈地喘息著,盯著戾氣橫生的戚懷淵,冷冷地笑:“我冇必要騙你。”

戚懷淵怎麼可能信:“他冇理由打假賽!”

冇理由?溫繹咬牙切齒地說:“他吸dú!”

彆說是戚懷淵,王嫋嫋都不信!

戚懷淵揪緊了溫繹的衣領,語氣很沉很重,眼神看起來更是要將溫繹捏碎:“你再往他身上潑臟水試試。”

溫繹跟他近距離對視:“我早就覺得言寧很多反應都很奇怪,我是醫生,吸冇吸我看得出來,但我跟你一樣,一開始我也不願意相信,直到那天比賽結束,那個拿冠軍的給了他一袋東西,說他做得好,以後就這麼合作。”

“一場比賽,兩個本該是對手的人,能合作什麼?”

“我可以明白告訴你,言寧為了dú品,故意輸掉比賽,導致莉莎死了,這可以是我殺言寧的動機,但是我冇殺,那天晚上我也想救他,我冇對不起他一點!”

他言辭鑿鑿,不像空口白牙誣陷,但、但怎麼可能呢?王嫋嫋隻是聽戚懷淵講述他們的過去,都能想象出那是怎樣炙熱的人,怎麼會做這種事?

戚懷淵下頜線緊繃,一字一字地說:“我不信他吸dú。”

溫繹揮開他的手,蹭掉嘴角的血,諷刺道:“言寧的遺體收在停屍房的時候,我去給他做過屍檢,我切走他一片肝和一片肺,檢驗結果就是,他至少有五年毒史!”

“……”

王嫋嫋一個旁聽者都感到天旋地轉,為什麼一個人能有這麼大的反差?一會兒是亦師亦友的夥伴,一會兒是吸dú假賽的癮君子,真實的言寧到底是怎樣的?他身上的故事究竟是什麼?怎麼招來的殺身之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