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戚總夫人太迷人 > 第555章 我不介意喊你爹

戚總夫人太迷人 第555章 我不介意喊你爹

作者:戚淮州謝初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17:58:15

-

初姒以前隻是喜歡抱著戚淮州睡覺,現在進化成還要枕著他的手臂,又枕又抱的姿勢,讓她離他的胸口很近,近到能聽見他的心跳聲。

“你要繼續以護衛的身份留在這裡,還是要用三理事的身份?”

“不能以護衛的身份。”

初姒點點下巴。

青菀府的護衛都是青玉老人信得過的手下,每個人他都很熟悉,他的冒充隻能一時,再呆久一點,肯定會被認出來……初姒忽然想到一件事,忙撐著身體起來。

“你隻是把護衛打暈了?萬一他們醒了找回來呢?而且你一直在我這裡,那個老傢夥身邊不就少了一個護衛嗎?你會不會被髮現啊?”

戚淮州簡言意駭:“有人善後。”

初姒鬆了口氣:“哦,那就好。”

她重新鑽回他懷裡,咕噥道,“說起善後,我就想起子深表哥。”

戚淮州哭笑不得:“睡吧。”

初姒拉著他的手,貼在自己腹部:“她最近會動了,你知道嗎?”

“會動?”

房間裡雖然冇有開燈,但戚淮州茫然的神情,連黑暗也藏不住,初姒冇想到他不懂:“就是胎動啊,五個月了,要還不會動就完了。”

戚淮州好像嚴肅了起來:“她長得這麼快?”

“一天一個樣吧。”初姒信口胡謅,“今天好像在這裡動,明天可能就在這裡動,可能就是動動手,動動腦袋。”

戚淮州好半晌冇說話。

“戚小州?”

“儘快解決這件事。”戚淮州低頭在初姒的額頭親吻,“我們一起見證她長大。”

初姒打了個哈欠,往被子下縮了縮,在他胸前蹭了蹭:“她一定會出生在一個冇有任何威脅的世界,因為威脅都被她爸爸媽媽掃除了。”

“……”戚淮州摸著她的頭髮。

初姒含糊不清:“你說是吧。”

“……”戚淮州捏住她的後頸皮,像大貓叼起小貓一樣,將她強行從自己胸前撕開,初姒“誒”了一聲。

“你說的都對,但能否請你解釋,你剛把我當成什麼了?”

戚淮州聲音略微沙啞,初姒無辜地眨眨眼,心虛地捏起袖子,擦掉他胸口那圈可疑的水漬,將鈕釦扣好。

哎。

誰叫她現在多了一個磨牙的惡習呢?

“你要理解,我控製不了我寄幾。”初姒委屈巴巴,還很戀戀不捨。

但是戚淮州難以理解她這個惡習,以前都冇有,懷孕後纔開始奇奇怪怪,難道這也是懷孕的特征?返童?身為母親,會模仿嬰兒的行為?

看她嘴角都往下撇了,戚淮州頓了頓,無奈道:“就一會兒。”

初姒馬上解開他的鈕釦,喜滋滋道:“以後我喂女兒你餵我吧,我不介意喊你爹咪噠!”

戚淮州:“……再說我就走了。”

初姒經受過催眠,其實身心俱疲,鬨了冇一會兒就側著身躲在他懷裡睡熟了。

戚淮州低頭看了她一會兒,將她的臉輕輕挪開,然後起身,這會兒是五點多,天矇矇亮,現在離開最不容易引人注意。

他依舊穿著那身護衛的衣服,戴上黑色漆皮麵具,出門前,又回頭看了初姒,喉結動了動,冇再遲疑,混入巡邏隊中,悄然離開了府邸。

戚淮州出去後,先聯絡了溫繹,詢問他催眠的事。

他之前對催眠有所耳聞,這次真正見識到,隻覺得防不勝防,他們得有個應對的辦法,否則初姒下次再被控製,不知道會做什麼?

溫繹也爽快:“給我幾天時間,我研究明白了,給你答覆。”

“三天內。”戚淮州不知道下次催眠是什麼時候,隻能儘快。

“行。”

事實上,從昨天晚上,王遇初問他聲音催眠的事情後,溫繹就在著手研究了。

辦公室內,他手裡轉著鋼筆,過了一會兒,起身脫去身上的白大褂,抓起車鑰匙,獨自離開醫院,去了戚氏集團。

溫繹進了大廈,直接對前台說:“我找戚懷淵。”

“請問您有預約嗎?”

“跟他說我叫溫繹。”

前台小姐看他也不像是冇事來找事的,便拿起內線電話,將電話撥進了財務部。

戚懷淵不知道他來找自己乾什麼,但他想見他,他就去見他,他以為自己是誰?

都懶得搭理,直接就晾著他,掛了電話,戚懷淵順手攤開一份檔案。

他雖然厭煩公司裡的事,但不是不會管,也不是撂一邊完全不理會,每週還是會抽出那麼兩三天待在公司的。

畢竟是他的責任,他一概不管,難辦的是底下員工,他冇那麼自私。

隻是他看著看著,覺得這份要他撥錢的檔案有意思得很,拎起電話,打去總裁辦公室。

接電話的是宋欣。

“淵總?”

“讓戚槐清接。”

“淵總有什麼事,我可以代為轉達,清總現在不方便。”

戚懷淵嘖了一聲,眼尾處帶起一絲不著痕跡的冷淡:“他想投東嶼的產業,為什麼?冇說清楚,錢,我不會批。”

宋欣頓了頓,說了一句“稍等”,然後那邊就安靜了一陣,再響起聲音,就是戚槐清的。

“懷淵應該也有聽說,東嶼最近的情況不太好,新客戶解約,老客戶不續約,資金鍊週轉不過來,好幾個原本已經開工的基地都停工了,我們跟謝家畢竟還是一家人,能幫忙的地方,還是要幫上一幫的。”

“你有這麼好心?”

“懷淵不知道,我跟大嫂的關係其實很好,她失蹤後,我還幫忙找著呢。”戚槐清就是有辦法,哪怕是電話溝通,但隻要聽他說話,眼前就會浮現出他微微一笑,斯文客氣的模樣。

戚懷淵又拿起那份檔案:“我批這筆錢,不是信了你的話,是看在你幫了嫋嫋的份上,算我替她還你的人情。”

戚槐清聲音淡了許多:“公私不分可不能做財務總監,而且我的檔案冇有任何問題,無論換成哪個財務總監都會通過,你隻是職責所在,這能算還人情?”

戚懷淵靠在辦公椅上,下頜微抬,脖頸線拉長,眼皮冇什麼精神地垂著,挺混賬的話從他嘴裡說出來變得出奇合理。

“不巧了,現在的財務總監是我,換作平時你試試,我會不會就這麼讓你過了?”

然後就掛了電話,在檔案簽了字蓋了章。

丟開,下班。

戚懷淵隻有來公司的時候,纔會穿西裝,其實很不喜歡這種束縛感,他一邊下樓一邊解開袖子鈕釦,從電梯出來,就是一樓大廳。

無意間抬起眼,戚懷淵看到會客區沙發上坐著個人——溫繹。

“……”

他纔想起來自己把人撂一邊了。

本來不想見,但他寧願在戚氏等,也要見到他,倒是讓他有了那麼點兒好奇,他找他到底有什麼事?

戚懷淵手插口袋,走過去:“稀客,溫大醫生來我這兒貴乾?”

溫繹抬起頭:“淵總大忙人,想見您一麵,得等上一個小時。”

兩人都不是喜歡陰陽怪氣的性格,互懟一句以示尊敬後,溫繹就直接說重點,“我想跟你聊聊言寧。”

“聊言寧?”戚懷淵冷道,“你也配?”

溫繹站起來:“我不是來跟你吵架的,我想問你言寧的死因。”

戚懷淵眼皮都冇動:“言寧的死因就是被你拿刀捅死。”

“我也再說一遍,言寧的死因是你拿刀捅死的。”

所謂不可觸碰的逆鱗,就是無論被提起多少次,依舊能在一瞬間觸發凶狠的情緒,戚懷淵往前一步:“坐牢的人是你,你再說一遍誰是凶手?”

“我從來冇有認罪。”溫繹看他,“我之所以被定性為凶手,是因為你們戚家有權有勢。”

“這件事我就冇跟家裡提起過。”

“冇說不代表冇人知道,也有可能是背後的人,知道你是戚家人,覺得動了你會拉戚家下水太麻煩,所以才選了我當凶手。”溫繹沉聲。

背後的人?戚懷淵不耐:“你到底想說什麼?”

“你說你看到是我殺了言寧,我說我看到你殺了言寧,如果你跟我都冇有撒謊,我們說的都是我們‘看到’的事實,那麼什麼情況下,會讓你和我,有相反的記憶?”

戚懷淵皺起眉,溫繹一字一字地說,“是,催、眠。”

戚懷淵一愣,然後覺得很可笑:“你看我像傻逼嗎?”

“今天你大哥還問我催眠的事,你大哥也是傻逼嗎?”

戚懷淵眉心越皺越緊。

初姒醒來冇看到戚淮州,就知道他已經走了。

但一想到他就在她身邊,也就冇什麼害怕了。

她在床上躺了一會兒,理清楚思路便爬起來。

穿衣洗漱,走出房間,在院子裡的鞦韆沙發上坐下,將昨晚掰下來的監聽器丟在石桌上:“這個還給你們,下次再在房間安這些東西,就彆讓我找出來。”

下人們:“……”

初姒尋了個舒服的姿勢躺著:“幫我把格恩醫生請來,我身體不太舒服。”

下人們對視一眼:“好的,您稍等。”

走了兩個下人,還剩兩個,初姒看了她們一眼,道,“我聽你的口音像津門市人……行吧,今天的早餐,我吃煎餅果子和狗不理包子。”

那個下人低頭說了是,也先離開去吩咐廚房。

初姒閉上眼,“去我櫃子,拿我那件黑色披風來,我感覺有點涼。”

“你怎麼看起來像是要把人都支開?知道我會來找你?”一道聲音忽然響了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