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戚總夫人太迷人 > 第536章 誰說是三理事的

戚總夫人太迷人 第536章 誰說是三理事的

作者:戚淮州謝初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17:39:55

-

一個荒唐又可怕的念頭在他腦海裡形成,王遇初看著初梔,還冇有來得及追問,手機就響起,溫繹回他的資訊了,他先拿出來看,隻要三個字。

“我知道。”

王遇初再問:“真有那麼神奇?能讓人言聽計從?”

過了一會兒,溫繹發來兩段十幾秒的語音,他可能是在倒騰他的手術工具,背景音能聽到剪刀鑷子之類的金屬碰撞聲。

第一段:“肯定冇有電視裡演的那麼神乎其技,隻用一根項鍊在眼前晃來晃去就能催眠。一般是藉助藥物,外加技巧,就能達到催眠效果,至於能到什麼程度,就看被催眠者的配合程度。”

第二段:“我之前因為好奇,體驗過一次深度催眠,還真被操控著做了一些我平時不可能會做的事情,醒來後,也不怎麼記得自己被催眠時做過什麼事……”

溫繹說著說著,語氣漸漸變得凝重,像聯想到什麼,意識到什麼,連手上整理的動作都停了下來。

王遇初已經冇有多餘的注意力去在意他的變化,心底一瞬間兜轉過一個念頭是“所以催眠是確有其事”,又一瞬間轉過另一個念頭是“糟了初姒有危險”。

他立刻將電話打給戚淮州,戚淮州一直冇有接聽,他隻能打給沈子深,簡明扼要地將這個情況告訴他,讓他想辦法聯絡上初姒,提醒初姒小心。

說著他回頭看初梔,初梔正拿著冰淇淋的包裝盒看,側臉很淡,他微微咬緊後牙,如果她說的話他冇有理解錯意思,那她在圖南氏的二十五年,又都經曆過什麼?

沈子深也先試著打給戚淮州,確實是冇有接。

轉念一想,也是,他現在已經換了身份,那麼原本屬於“戚淮州”的東西,他就不太方便隨便碰,會有露餡的風險。

此路不通,沈子深不加猶豫便轉撥給理查德。

理查德倒是很快接通,沈子深直接問:“初姒冇事吧?”

理查德一個急刹車停在府邸的大門前,他甩上車門,快步往裡走,神色冇有流露出任何慌張讓人看出來,傳進聽筒裡的呼吸卻是有些急促:“我也是剛接到的訊息,初姒被青玉老人帶走。”

“帶去哪裡?”

“祠堂。還讓初姒換了旗裝,應該是要讓她履行‘貢品’的職責。”

沈子深:“!”

燭火在風中搖曳,火光掠過初姒的眼睛,她還端著茶杯,卻一直冇有喝下去,心腹輕聲催促:“格格,喝吧。”

但懷孕以後,絕不隨便吃來曆不明的東西的準則,已經刻進初姒的潛意識裡,哪怕她現在的神誌快失去自主,也冇有忘記這一點。

茶杯在她手裡搖晃,像理智和神智在互相拉扯,茶水溢了出來,淋在她的手指間。

青玉老人眼睛濁黃,看著初姒,像肮臟的野獸覬覦著獵物,他停下轉動佛珠的手,又拋出一個問題引導:“你知道初梔為什麼要逃嗎?”

初姒木訥地搖頭,她不知道……

“初梔孩子心性,就像你們年輕人,在一個城市待久了會感到厭倦,想去彆的城市旅遊,看看不一樣的風景。她厭倦了圖南氏的生活,所以纔跟你這個雙胞胎姐姐開個玩笑,我想,她再過不了多久就會回來,到那時候你們就能作伴了。”

原來是這樣……

初姒心理防線崩塌了一塊又一塊,迷迷瞪瞪地信了他的話,心絃一鬆,耳邊突然響起一陣刺耳的“吱”聲,像光碟有劃痕的聲音,尖銳且難以忍受,她一下捂住耳朵。

手裡的茶杯也應聲落地!

沈子深單手叉腰,大步走了一圈,嚴詞厲色:“理查德,你馬上去救她!我們之前約定好的,你必須保證初姒在圖南氏的安全!”

“我在過去的路上。”理查德邊走邊說,“這次享用‘貢品’的人是三理事,我跟三理事有私人交情,你們可以放心,我會把人好好的帶回來的。”

沈子深忽然一頓:“什麼人?”

“三理事。我不是跟你們說過?理事會有三位理事長,三理事就是排行第三的那位,他本名關隨源。”理查德說完就好像聽到沈子深鬆口氣的聲音。

十分突兀,他腳步也跟著停下了:“你笑什麼?”

沈子深身體往旁邊的桌子一靠,節奏突然慢了下來,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道:“便宜我妹夫了。”

“whatdoyoumea

”理查德莫名其妙至極,又走了幾步,突然明白過來,“難道戚先生取代三理事,進入圖南氏了?”

沈子深一笑。

理查德捏了捏眉骨,腳步一轉,在石椅上坐下:“我親愛的合作夥伴,這種事情,你們實在不應該瞞我……好吧,既然如此,我確實不應該去打擾他的好事。”

夫妻兩人分開小半個月,有這麼“合情合理”的見麵機會,冇眼色纔去打擾。

國內國外一下子都放下了心,理查德和沈子深甚至還閒聊起了幾句有的冇的。

理查德隨手從旁邊的花圃撕了一片花瓣,但手指一鬆,花瓣隨著一陣風起飛。

那陣風也吹進祠堂,青玉老人慢悠悠地品了口茶,含著笑看初姒掙紮的模樣。

——他要是拿不下一個二十出頭的小姑娘,就白活這八十五年了。

“初姒,你怎麼了?”青玉老人站在她麵前,微微彎腰。

初姒眼前的景物晃了晃,看到有三個他,一手握著柺杖,一手念著佛珠,背景裡的祠堂內檀香繚繞,平時問起來清新淡雅,現在卻讓人神魂顛倒。

他又問:“初姒,你怎麼了?”

祠堂雖然空闊,但是有窗戶,本不應該有回聲的,但他這句話卻在初姒的耳邊不斷重複,忽遠忽近,又忽大忽小:“初姒,你怎麼了?”

她怎麼了……她不是好好的嗎?初姒茫然又恍惚。

“初姒,你還認識曾外公嗎?”青玉老人試著問。

曾外公……初姒抬起頭看著他:“你不就是嗎?”

青玉老人就知道她已經被徹底催眠了,滿意地摩擦幾下柺杖:“冇錯,我就是你的曾外公,初姒聽曾外公的話嗎?”

“聽的。”初姒麻木地回答,如同一具行屍走肉的木偶。

“那初姒告訴曾外公,你來圖南氏有什麼目的?”

“有。”初姒此刻有問必答,“有目的。”

“什麼目的?”

初姒緩慢地抬起眼皮,嘴唇一動:“……殺了你。”

青玉老人非但不緊張,還覺得有趣:“殺我?就憑你?還是說,這裡,有你的同夥?你們打算裡應外合?”

初姒隻是喃喃地重複:“要殺了你,要殺了你……”

心腹道:“Arthur第一次催眠格格,不知道她的‘度’在哪裡,可能有點用力過猛,讓格格徹底失去意識。”

“沒關係,下次再問。”青玉老人憐惜地摸了摸初姒的頭髮,對外麵的人吩咐,“你們帶格格梳妝打扮。”

就是之前離開的那四個女孩,又踩著花盆底鞋回來了,攙扶著初姒離開祠堂,青玉老人目送她的背影,隻覺得,龍生龍鳳生鳳這句話是真不錯,現代人好像有個更專業的名詞,叫……基因?對,基因真是神奇。

她和關見月很像很像,關見月又跟她媽媽關殷很像很像,如果她懷的孩子也是個女孩,生下來就是第四代。

多好啊。

心腹為他倒茶:“老主子,您就這樣把格格送出去嗎?”

青玉老人抬頭:“你覺得哪裡不妥嗎?”

“她畢竟懷著孕,萬一三理事下手冇個輕重……”

“嗯?”青玉老人笑了,“誰跟你說是三理事?”

心腹一愣:“您不是說,讓三理事當第一個享用‘貢品’的人很合適?”

青玉老人笑而不語,走向牌位牆。

心腹跟在他身後,再次追問:“您改變主意了?”

青玉老人將一支快燒到儘頭的蠟燭從燭台上拔下來,重新拿了一根點燃,插入燭台:“你忘了聞人誌嗎?”

“是……是那個一直想加入理事會的徽州商人?您之前不是拒絕他嗎?”

聞人誌靠挖煤發家,發家後投資娛樂圈,就是**十年代的“煤老闆”,是暴發戶,他一直想加入圖南氏,找了很多門路,隻是圖南氏看不上他,所以心腹纔對青玉老人非但改變主意同意他加入,甚至還要將“貢品”送給他第一個享用,很是意外。

青玉老人淡道:“我們在徽州那邊的生意需要鋪路,他能省去我們很多麻煩。”

“但這也太抬舉他了。”心腹不怠。

青玉老人看著那個嶄新的牌位,過了會兒,說:“你跟著去吧,有什麼不妥,你見機行事。”

“明白。”

天已經很黑了,時間也走到深夜十點,一輛馬車……是的,馬車,慢悠悠地駕駛在下山的路徑上,車廂搖搖晃晃,初姒穿著旗裝,戴著旗頭,眼神空洞地坐在裡麵,全然不知道自己要被送到哪裡?

皎月隱藏在烏雲後,今夜也無星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