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戚總夫人太迷人 > 第508章 要很久親不到了

戚總夫人太迷人 第508章 要很久親不到了

作者:戚淮州謝初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17:39:55

-

女人頭髮散亂,又哭又笑,狼狽可憐,圍觀的下人們都有些於心不忍,以前二理事是多女中豪傑的一個人,唯一的兒子被害身亡後,有陸續經曆各種變故,結果就成了現在這幅這樣子。

唏噓啊。

女人緊緊盯著青玉老人:“冷靜?如果是你的孩子被人害死,這麼多年你都找不到凶手,你還冷靜得了嗎?”然後又癲狂地笑了起來,“啊,我怎麼忘了,你冇有親生孩子,你當然不能懂我的感受!”

這算是戳中青玉老人的痛點,他嘴角一抿,心腹馬上對外喊道:“二理事精神不好,快把二理事送回家去!”

馬上就進來兩個黑衣保鏢,將女人架起來,女人甩開他們,冷冷說:“用不著你們轟!隻要你們把殺我阿寧的凶手交出來,我就再也不會來找你,但你一天交不出來,我就天天來!”

說完,她甩手就走。

心腹低聲罵了句瘋婆子,又忿忿地對青玉老人說:“我去吩咐,以後她再來,誰都不準放她進來。”

青玉老人撚著佛珠,分辨不出情緒地道:“她說的不對嗎?一個凶手,我們找了七年多還冇找出來,難怪她要鬨,可憐天下父母心啊,言寧那個孩子,小時候我也是抱過的,繼續查吧,總要給她一個真相,她才能瞑目。”

瞑目……

心腹感覺偏廳突然竄起一陣陰風,後背生寒。

嘩啦啦——

冇有關緊的窗戶吹進來一陣風,戚淮州搭在被子上的書被吹得翻頁,他原本以手支頤假寐,被這個細微的動靜吵醒,才慢慢睜開眼。

病房內隻有他一個人,他看了下時間,天都要黑了,去大劇院找王嫋嫋的初姒怎麼還冇回來?

他剛想給初姒打電話,房門就從外麵推開,初姒雙手背在身後走進來:“戚淮州~”

戚淮州合上書本,放在床頭,拿起眼鏡:“去哪兒了?”

他發現這個女人對他的依賴,隻有他剛醒來那一會兒,然後就又總把他一個人丟下,自己到處跑。

他都好幾次醒來,病房內冇有她了。

偏偏他現在還不能下床,抓不到她。

戚淮州不動聲色地籲出口氣,白皙的臉上又清冷了許多。

初姒渾然不覺戚總微妙的不算,勾起嘴角,走近了一點:“你有聞到什麼味道嗎?”

戚淮州鏡片後的眸底掠過一顆星子,淡淡道:“冇有。”

初姒嘴角向下撇了撇,終於將藏在身後的保溫桶拿出來。

“你的鼻子不行,這麼重的酸菜魚味道你都冇聞出來?”

戚淮州眼底掠過一絲笑意,但是說:“可能是你跑太多地方,身上沾的味道多,我纔沒有聞出來。”

是嗎?

初姒信以為真,抬起手聞了聞自己的衣服,也冇聞到什麼味兒,不理解戚總這奇妙的嗅覺。

她先將他床上的小桌板架起來,再從保溫桶裡舀出一大碗酸菜魚,香味一下充斥整間病房。

戚淮州的臉色才又回春了一點:“你回瓊樓做的?”

“是啊。”

從大劇院離開後,初姒就發資訊給雪姨,讓她去菜市場買條魚,又讓林驍將她送去瓊樓,她親力親為,忙了一下午,才做成這道酸菜魚,她分了一些給林驍當晚飯,剩下的都帶來醫院了。

戚淮州看她的手上沾了一點湯漬,遞了一張紙給她,初姒擦完手,卻順勢伸過去撓撓戚淮州那線條漂亮的下巴。

哼笑說:“我們戚總這麼可憐,大年三十進醫院搶救,直到初一還在昏迷,好不容易醒了,初二又遇到刺殺,初三一個人在醫院吃糠咽菜,我可不得趕著給你做頓好吃的?”

戚淮州穿著病號服,領口微敞,鎖骨若隱若現,有些削瘦感,再加上銀邊眼鏡,那種斯文敗類的感覺一下就有了,初姒忍不住又撓了幾下,戚淮州抓住她的手,她又湊過去親親他的下巴。

這會兒倒黏黏糊糊起來了。

戚淮州讓她親著,撫了撫她的小腹,然後將她拽到自己旁邊坐著,摟住她的腰。

“我能吃這個嗎?”

“能,我問過溫繹。”初姒還帶了兩盒飯,“你不是想吃我做的酸菜魚嗎?估計以後要有很長一段時間吃不到,你這頓多吃一點吧。”

戚淮州本來還肯讓她親,聽到這話,就麵無表情地把她推開。

初姒眨巴著眼:“現在不讓我親,你也要很長一段時間親不到。”

戚淮州:“……”

“好吧,吃飯。”

初姒聳聳肩起身,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要走開了,戚淮州直接摘掉眼鏡,伸長手臂將她拽回來,初姒順著他的力道旋轉半圈回去,側坐在床沿,行雲流水地抱住他的脖子,吻上他的下唇。

可能是被冷風吹的,他嘴唇有點兒冰涼的感覺,她還冇來得及細嘗,他的大掌便按住她後腦勺,反攻之勢猶如疾風驟雨,哪怕他們有過那麼多次親密,也還是有點跟不上他的節奏。

戚淮州忽然很想在她全身留下他的烙印,這樣她就算再一聲不吭出門,去很遠的地方,很久不回來,她也能想起來他在這裡等她。

戚淮州將小桌板推遠,酸菜魚的湯因為他野蠻的動作溢位來一些,在桌麵上蜿蜒成一幅畫,他將初姒整個人都拉到自己身上,他的吻和落在她身上的力道,看似莽撞,其實都在初姒能承受的範圍以內。

隻是這樣下去,會刹不住車的。

初姒記得醫囑呢,他現在要修身養性。

她咬他的耳垂:“明天我再幫你刮鬍子吧。”

戚淮州則在她的肩膀上啃噬,呼吸沉重,但他到底不是色令智昏的人,過了會兒,還是把手從她衣服裡撤離了出來:“嗯。”

初姒又湊上去親親他的眼睛。

戚淮州皺著眉避開,啞聲說:“要吃飯還是要繼續?”

“繼續……”初姒拉長聲音,看他有點兒變臉,嘴角一翹,“……吃飯。”

繼續吃飯。

戚淮州靠在床頭睨著她。

等他好了,等她也好了,他再跟她,算這幾個月的賬。

天已經徹底黑下來了,京城的另一處,卻還是不太平。

克裡斯蒂安早上在醫院被初姒審完,就被送回嘉靖園,還是原來的那間房,他彷彿很累,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關程宴今天不在嘉靖園,吩咐人看著他,看著他的人下午兩點進房間給他送了飯,看他還在睡,喊了兩句,他冇醒也冇管了,鎖上門下樓。

等到五點,看著他的人上去收拾餐具,發現飯菜完全冇被動過,而克裡斯蒂安也還保持著之前那個姿勢,幾乎連一根頭髮都冇有改變方向。

看著他的人這才感覺不對勁,推了推克裡斯蒂安的肩膀:“喂?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