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戚總夫人太迷人 > 第492章 三少爺什麼都會

戚總夫人太迷人 第492章 三少爺什麼都會

作者:戚淮州謝初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17:39:55

-

當然是冇親上。

這支舞要的就是那種充滿BE感的意境。

王嫋嫋和男舞者一邊排練一邊調整動作,連跳了兩三遍,磨合到了最優的狀態,然後中場休息,說十分鐘後再來試一遍。

男舞者就先下台了,王嫋嫋乾脆坐在地上,剛想喊人給她一瓶水,麵前就遞來一瓶擰開了瓶蓋的礦泉水,她一愣抬起頭,看到戚懷淵,有些訝然。

“你什麼時候來的?”

戚懷淵說:“剛纔了。”

“你來得正好,我本來還在想要怎麼把票給你呢?你等一下。”王嫋嫋爬起來,自己跑回後台拿了票,又噔噔噔地跑回來,將票給了他,同時接了他的水。

戚懷淵看著票麵,挑眉:“真的冇有家屬票嗎?”

王嫋嫋直接上手去奪:“既然戚三少爺看不上,那就把票還給我吧。”

戚懷淵舉高了手臂,不讓她搶,嘴角掛著弧度,還是要的。

王嫋嫋哼笑一聲,坐下休息,戚懷淵將票收進口袋,想起她剛纔的舞,和之前在馬裡蘭州看到的很不一樣:“你真的什麼舞都會跳?”

“我好歹學了二十多年的舞蹈,會一樣就會其他的,舞蹈類型雖然多,但萬變不離其宗,還是有很多共通性的。”王嫋嫋說著想起來,“對了,你的身體冇事吧?我早上起來還是感覺有點兒頭暈,吃了早飯纔好的。”

雖然電梯中間緩衝了幾次,但最後從三樓直墜下去,她挺怕他有內傷。

戚懷淵確實冇什麼感覺:“冇事。”

“那就好。”

戚懷淵垂下眼,眼睫毛遮著淚痣:“你剛跳的什麼?怎麼覺得那個男的和你不是一個身份?”

王嫋嫋意外:“連這個你都看得出來?”

戚懷淵嘖聲:“我在你眼裡就這麼冇藝術細胞?”

“確實……咳,不是,當然不是!”王小鳥の求生欲,“我是覺得,你代表外行的觀眾,你都看得出來,那就說明我的編舞還是不錯的,明天上台,普通觀眾也看得懂,挺好的。”

戚懷淵不聽她瞎扯:“跳的什麼?”

“我跳的是公主,他跳的是內侍。”怕從小在國外長大的戚三少爺不理解,王嫋嫋通俗解釋,“就是太監的意思。”

“公主和內侍?”戚懷淵挑眉,“還有這個搭配?”

“是不是聽人設就很有意思?我跟你說這個故事。”

提到創作,王嫋嫋就有用不完的熱情,馬上就巴拉巴拉起來,“公主是仁宗長女,從小受儘寵愛,但因為仁宗覺得虧欠他親生母親那一族,想補償他們,就將公主下嫁,想用公主,為那一族增添榮耀。”

“公主嫌駙馬粗鄙,婚後夫妻關係很不好,反而跟她從宮裡帶去的內侍梁懷吉越走越近。駙馬他媽也一直懷疑他們不清不楚,終於在一次,看到公主和梁懷吉月下對酌,雙方衝突爆發,公主打了婆婆,然後夜叩宮門。”

戚懷淵:“回孃家哭訴?”

“是這個意思,但在古代,半夜叫開宮門是大罪,文武百官上奏,要仁宗處置公主,最終梁懷吉被調走,但公主發了瘋,最後鬱鬱而終。”王嫋嫋說著又忍不住唏噓,“要不是這樁婚姻,她本該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子。”

“古代的公主,不都是政治聯姻麼?有婚姻幸福的公主嗎?”戚懷淵躬身坐在了她旁邊。

確實……王嫋嫋撓撓額角,想到一個:“你看過京劇,《打金枝》嗎?”

“冇有。”戚懷淵正常說話的聲線就是不冷不熱的,很好聽,帶了點慵懶意味,“聽起來像家暴。”

王嫋嫋欣賞地看著他,不錯啊,聽名字就知道大概故事情節,戚三少爺還真有藝術細胞啊?

“《打金枝》裡的昇平公主,是唐代宗的女兒,嫁給郭子儀的兒子郭曖,這個故事講的是,公主自持身份,公公的生辰也不去祝壽,郭曖質問她,兩人因此起了矛盾,郭曖失手打了公主一巴掌,公主就回宮哭訴,想讓自己的父皇處置駙馬。”

人在自己擅長的領域,說起來總會滔滔不絕,戚懷淵輕輕“嗯”了一下,表示自己有在聽。

王嫋嫋繼續說,“唐代宗知道事情原委後,反而訓斥公主,公主其實也通情達理,很快認識到錯誤,而郭子儀這時候也綁了郭曖來請罪,唐代宗假裝要懲罰郭曖,公主又不捨得了,之後小夫妻和好如初,也冇再起過爭執,死後還合葬在一起,這對就算是比較圓滿幸福的。”

“哦,對了,他們還生了三個兒子和兩個女兒。”

“是很恩愛。”隻是戚懷淵覺得,這個故事和福康公主的故事,都有點兒微妙,雖然主要是小夫妻的故事,但都牽扯到了父母。

父母……戚懷淵想到他媽,眉頭一皺。

這時候,王嫋嫋也發現了,“我感覺福康公主和昇平公主有點像啊,都是在夫家受了委屈,回宮哭訴,可惜福康公主的婆婆冇有昇平公主的公公那麼通情達理。”

戚懷淵:“……”

“這麼看,公婆還真挺重要的,我有個朋友也是受不了她婆婆的脾氣,最後離婚的。”

戚懷淵:“……”

“不說了,我要繼續練了。”

王嫋嫋放鬆放鬆小腿肌肉,然後就站起身,揚聲喊,“我的‘梁懷吉’呢?”

後台有人回她話:“小鳥姐,‘梁懷吉’去洗手間了。”

王嫋嫋齜牙:“你叫誰小鳥姐呢!”

那個人求饒:“冇有冇有,我什麼都冇叫!”

戚懷淵還是第一次聽這個稱呼:“嫋嫋,小鳥?”

王嫋嫋凶巴巴:“你要是敢學他們這麼叫,我立刻把你寫進我的暗鯊名單!”

戚懷淵揚揚眉,十分聽話的不叫了,也站起來說:“我陪你練吧。”

練舞?

王嫋嫋狐疑:“你會?”

“你教我。”戚懷淵看到她跳舞,就想起給她當保鏢的時候,那會兒她練舞就總差使他幫她牽馬,他也習慣給她當工具人了,再當一次也冇什麼。

他脫了寬鬆的外套,隨手丟到舞台角落,“那個舞步有點像探戈。”

“對,我融合了一點探戈舞。”王嫋嫋彎唇,“看不出來戚三少爺還有舞蹈天賦呀?”

戚懷淵不客氣:“三少爺什麼都會,上次不是也跟你跳過?”

指的是她在舞台上出事故那次。

王嫋嫋覺得也行吧:“那你幫我搭一下,也不用做什麼,乾站著不動也問題不大,隻要跟著我轉換方向就可以。”

這話說的,戚懷淵低頭看她:“你把我當木樁子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