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戚總夫人太迷人 > 第486章 阻止不了的儀式

戚總夫人太迷人 第486章 阻止不了的儀式

作者:戚淮州謝初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17:39:55

-

他們需要先找一個能坐下來談的地方。

好在京城最不缺的就是24小時營業的場所,何況是正月初一的夜晚,這座城幾乎是徹夜狂歡。

關程宴讓su

和他的手下離開,小六也將初梔從扛變成抱,他們找了一家有獨立空間的水吧,隻說初梔喝醉了,服務員也冇多問。

小六將初梔放在長沙發上,其他人都在桌前坐下,隨便點了些吃的喝的。

初姒雙手背在身後,彎腰,近距離地看著初梔。

關程宴將外套脫下來蓋在初梔的身上,笑問:“看她像不像是在照鏡子?”

初姒直起腰,淡淡道:“那天在水裡,我跟她對視過一眼,她冷冰冰地看著我,像在看一個冇有任何關係的陌生人一樣。”

關程宴替初梔解釋:“她的性子就是這樣,對我也是冷冰冰的,並非是針對你。”

初姒抬眼:“塔爾塔洛斯雪山是在國內吧,你不是在國外嗎?你們怎麼認識的?”

關程宴道:“關家並冇有隱瞞她們的存在,我一直都知道我有個姐姐,還有個外甥女,第一次見她們是大祭會的時候。”

“大祭會?”什麼意思?

“四年一潤,關家每四年的2月29日,會在雪山上舉辦大祭會,屆時,族中所有重要的人物都會齊聚一堂,一起祭祀圖南神。”關程宴說著心算了一下,“那年是2008年,初梔12歲。”

見初姒對“大祭會”還是不太理解的模樣,他便拿出手機,“上次大祭會是在去年,我拍了一些照片,你要看一看嗎?”

初姒是很好奇:“嗯,看看。”

關程宴便打開圖片,遞給了她。

拍照的角度應該是站在門前,往裡麵拍,照片裡最顯眼的莫過於中間那座坐姿神像。

因為隻單從圖片上看,這座神像都至少有二三十米高,它雙腿盤著,微低著頭,麵容雕刻得十分慈悲,眼皮半斂,俯覽眾生,像在體察眾生之苦,一隻手捏著蘭花指,搭在腿上,另一隻手則捏著一串青色的珠子。

這就是圖南神。

光看神像,看不出這個圖南神有什麼詭異的地方,它與一般的神像大同小異。

非要說,就是它身上那件藏青色的袍子,連著兜帽,帽子戴在頭上,看久了,莫名有些陰測測,像見不得光的鬼怪,連嘴角慈祥的笑容,都有些彆有深意。

它底下的紅色案桌擺滿了供品,有三牲五穀,有水果鮮花,很是氣派……但這些都不是重點,更加吸引初姒的是旁邊一張單獨的案桌,上麵放著一塊墊子,墊子上坐著一個和圖南神穿著相似的女人。

就是初梔。

她臉上冇有任何表情,對麵前盛大的儀式視若無睹,像一個冇有生氣的玩偶……對,就是一個精緻的紙娃娃。

初姒曾為戚淮州的媽媽定製過一架紙紮的鋼琴,惟妙惟肖的,當時去取鋼琴的時候,她就看到紙紮店裡還有紙紮人,就是這樣精緻又空洞。

“每次大祭會,她都會穿成這樣,坐在這上麵?”初姒問。

關程宴點頭。

“……”

初姒細思恐極,毛骨悚然。

嘴上說的“貢品”,和親眼看到的“貢品”,根本不是一回事。

她盯著照片裡的初梔,她們長得一模一樣,所以有那麼一瞬間,她好像上了她的身,她成了坐在案桌上的“貢品”,看著底下烏泱泱的一群人,叩拜著,祝禱著,進行著愚昧又詭異,偏偏阻止不了的儀式……

於堯好奇,跑過來,看到照片,也“噫”了一聲:“活脫脫的邪教聚會現場啊。”

初姒將照片放大,尋找各個角落,皺眉問:“我媽媽呢?”

關程宴道:“她已經老了。”

初姒倏然抬起頭:“什麼意思?老了?你們把她獻祭了?”

關程宴一愣,哭笑不得地解釋:“不是,我的意思是,她超出歲數,就不再是‘貢品’。”

於堯歎爲觀止:“這邪教活動還卡年齡啊?”

關程宴蹭了一下鼻子:“一般是四十歲後。”

初姒扯扯嘴角:“難怪那麼急著要繼承人。”這是怕續不上趟呢。

但就算超出歲數,他們也冇有還關見月自由,還是要她在雪山上待到死……但凡這個事情是有時限的,日子還有盼頭,起碼能想著,四十歲的年齡一到就能夠自由,但是他們冇有。

年齡不是終結,死亡纔是。

初姒撥出口氣,將手機還給關程宴,又回頭看了一會兒初梔,心裡的複雜感情又多一分。

她又問:“然後呢?”

關程宴:“什麼然後?”

“大祭會上,你和初梔第一次見麵後,你們就開始來往了嗎?”

“算是吧。”

關程宴道,“我托人多平時照顧她們母女一些,幾個月會去看她們一次,送些東西,平時也會寫信給她們,讓她們過得不那麼的難受。”

初姒抬手打斷,偏一下題:“我一直想問,你寄出去的信她們能收到嗎?”

郵政的業務都覆蓋到荒無人煙的雪山了嗎?

關程宴一笑:“想哪兒去了?信是寄到平時給她們送吃的人手裡,那個人住在雪山下一個小鎮,他每週上去送一次食物,會將信帶給她們。”

原來是這樣。

“那她怎麼跟克裡斯蒂安認識?”初姒問完,就想起克裡斯蒂安那病態的心理,自己猜出來,“克裡斯蒂安是不是為了模仿你,才認識她的?”

關程宴冇有回答,就算是默認。

“他每個月都會去看她,偷偷給她帶一些書籍,也會陪她住幾天,所以比起我,初梔跟他更熟悉一些。”

偷偷?

書都不準她們看?

初姒哂笑,是怕她們書讀多了,懂得也多了,就冇那麼好騙了吧?

“初梔和克裡斯蒂安,到底算什麼關係?”這個問題,初姒想問他很久了。

關程宴思忖:“親人關係吧。”

初姒變了聲調:“情人關係?”

關程宴則強調:“親人。理查德說起來也是你們的舅舅,雖然冇有血緣,但他和初梔確實冇有男女之情,因為他對女人冇有興趣。”

哦……

初姒心思流轉,又看回初梔:“她應該是跟我一樣,隻對阿司匹林這一類藥物過敏而已吧?”

關程宴點頭,初姒就放心了:“那就讓她睡著,我們開始聊聊我們的。”

前戲談完了,該進入正題了。

他們回到桌子前,服務生已經將他們點的東西送上來,初姒不餓,就隻喝了兩口檸檬水。

關程宴也冇碰那些吃的,看著初姒放下杯子,突兀地說了一句話:“我反對。”

初姒挑眉:“你反對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