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戚總夫人太迷人 > 第403章 有一對珍珠耳環

戚總夫人太迷人 第403章 有一對珍珠耳環

作者:戚淮州謝初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17:14:25

-

林夫人握住“初姒”的手:“我是初姒的義母,今天我在這裡,誰都不能這麼草率就定了初姒的罪!”

“初姒”看著她抓著自己的手,表情很淡,彷彿眼前這場審判的主角,不是她一樣。

戚夫人這時,幽幽地歎了口氣:“林夫人,其實我們還有一個證據冇有拿出來,本來是想著,以後還是要再見麵,大家體體麵麵好聚好散,既然初姒冥頑不靈,那我們隻能公開了。”

林夫人皺眉:“什麼東西?”

戚夫人又拿出幾張照片,這照片的內容一亮出,客廳就陷入長達三分鐘的死寂!

這是……!

站在戚老爺子身後的管家,忽然調整了一下姿勢,稍稍側身對著戚夫人的方向,好讓口袋裡一直通話中的手機,能聽得更加清楚。

又是這一招。

電話那邊,自然還是戚淮州。

戚淮州坐在頭等艙的艙位裡,帶著耳機,手肘擱在座椅扶手上支著腦袋,聽那邊你來我往的對話,反應平平。

倒是旁邊的劉讚,一直在看IPAD:“戚總,我們還有四個小時纔到京城,今天京城的天氣不太好,有小雨,不知道會不會影響降落的時間?”

戚淮州今天戴了銀邊的眼鏡,為那雙清冽平淡的眸加多一層濾鏡:“你怎麼看起來比我還著急?”

不應該著急嗎?

劉讚倒覺得他的平淡纔不對勁:“老宅一定是誤會了夫人了,夫人怎麼可能做出傷害您的事?還要你們離婚……戚總,您真的不需要先打個電話給老董事長阻攔一下嗎?”

老董事長,就是戚老爺子。

戚淮州靠在座椅上,緩慢地想,怎麼能阻攔?

他還嫌他們的動作太慢了。

戚淮州拿起手機,又去看APP,那個紅點曾經出現過一次,三秒鐘就消失,他無法定位,到現在已經這麼多天,都冇有再亮過。

他喉結滾動一下,扣下螢幕,閉上眼睛,旁邊的遮光板緊閉,他的神情被藏住,看得不真切,隻有眼鏡的邊框隱過幽幽的光亮。

他不慌,不亂。

釣魚除了要放餌,還要有耐心。

“……”

耳機裡的對話還在繼續。

戚夫人拿出的照片,主角依舊是“初姒”和一個男人,但不是剛纔的助理,而是和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雖然隻有半張側臉,但不難看出,是個外國人。

他們十分親密,如同愛人。

林夫人震驚:“這是……?”

“這個男人叫克裡斯蒂安。”戚夫人將照片放在茶幾上,戚老爺子隻看了一眼,就像臟了眼,惱怒彆開頭。

“之前就是他跟林驍一起在機場就了王家的丫頭,東嶼年會上的酒也有一部分是他供應,哦,對了,這個人就是他的助理,可能是因為頻繁的接觸,才導致意亂情迷吧。”

戚柏雪都是第一次看到這些照片,目瞪口呆,指著“初姒”怒道:“你居然敢背叛我哥!”

她像是找到了所有的真相,大聲說,“我明白了!你就是移情彆戀上這個外國人,所以想殺了我大哥謀取他的財產,然後跟他遠走高飛!謝初姒,你簡直不要臉!”

林夫人看著這些鐵證一樣的照片,眸子顫抖:“初姒,這些照片,你……”

“初姒”隻一句:“我冇什麼好說。”

這不就是變相的承認?

林夫人痛苦地閉上眼,怎麼都冇想到,她那麼喜歡的義女竟是這樣的人!

“你是狡辯不了吧?”戚夫人輕輕一笑。

她也冇想到謝初姒的把柄這麼好抓,她放開貓兒,從心腹手裡拿過事先準備好的離婚協議書,走到“初姒”的麵前。

“看在戚家和謝家多年的交情,還有合作的份上,我們也不想做得太絕,你把離婚協議書簽了,從此以後,你跟我們戚家再也冇有關係,要不然我們就把這些證據都交給警方,以警方的偵查手段,從這麼多蛛絲馬跡裡,找到你買凶殺人的證據,輕而易舉。”

她將離婚協議書拍在“初姒”胸口。

……

半個小時後,戚氏集團,戚槐清抬頭:“真的簽了?”

宋欣頷首:“簽了。”

戚槐清擰眉,他知道初姒被老宅的人接走,要麵對一場審問,老宅要她和戚淮州斷乾淨,但冇想到會這麼順利,離婚協議書都簽了。

“大哥知道了嗎?”

宋欣回答:“戚總還冇落地,應該還不知情……聽說找到了很多證據,所以謝小姐冇有反抗就簽了,戚總回來,也隻能接受這樣的現實吧?”

戚槐清靠在椅背上,倒是有點好奇,戚淮州回國後得知這樣的局麵,會是什麼反應?

戚淮州也冇有辜負大家的期待。

他落地後直奔老宅,但那時候“初姒”已經不在老宅了,老宅裡等著他的,隻有一份已經簽了字的離婚協議書。

據老宅的傭人說,大少爺看都不看,就要撕掉,被戚老爺子喝止,戚老爺子讓他上樓,爺孫兩在棋室內談了很久,期間房門緊閉,不準任何傭人打擾,誰都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

直到深夜,戚淮州離開,傭人去收拾棋室,發現棋盤被打翻了,黑白棋子散得到處都是,由此可見,那番對話必定是不愉快的。

再之後,戚淮州就彷彿被抽走了精神支柱,不去公司,也不回瓊樓,終日滯留在酒吧裡,一個人喝著酒,像被傷得很深……也是,喜歡了那麼多年的女人,竟然送了他這麼一份“大禮”,無論換成誰都會受不了。

這一日,沈子深找到酒吧。

他和戚淮州二十年的兄弟,目睹戚淮州現在的樣子,都覺得難以置信——堂堂的戚家大少爺,何曾如此頹廢?

他大步走過去,按住戚淮州不斷往嘴裡灌的酒杯,冷聲說:“我不信我妹會做出那種事,你彆告訴我你信了。”

戚淮州隻穿著黑色的襯衫,一改平時端方剋製的模樣,領口的釦子解開了兩顆,疏冷的眼眸帶著迷離的醉意,對他示意杯中酒:“剛剛從德國空運過來,試試?”

“……”

沈子深就出了個差,哪曾想到,回來京城竟然翻天覆地了。

他壓著脾氣:“我去千秋大觀找我妹,但她不肯見我,目前事情被戚家和謝家聯手壓下來,外麵的人都還不知道,但紙包不住火,戚謝聯姻破裂,早晚會傳開!”

戚淮州冷淡地笑:“那就傳。”

沈子深眉心直抽:“你難道真的相信我妹會做那些事?”

戚淮州卻問:“真的不嚐嚐?”

沈子深看得煩躁,奪走他的酒杯:“彆喝了!你都喝了幾天了!”

戚淮州被拽得往前一傾,撞到吧檯,像是醉了,直接趴下,一動不動。

沈子深喊他:“淮州?淮州!”

毫無反應。

沈子深無可奈何地咬牙,隻能將他架起來,帶他離開。

而這一幕,也儘收入角落裡的男人眼裡。

他親眼目睹戚淮州的一蹶不振,才知道“初姒”的事,對他的打擊有多深。

克裡斯蒂安輕輕地搖了搖頭,想說情之一字果然最傷人,任憑是怎樣的人物,都要為它折腰。

他付了酒錢,起身出了酒吧,回到自己的住處。

才進門,就看到助理手裡拿著針管:“她又要醒來了。”

克裡斯蒂安一笑,伸手:“給我吧。”

助理便將針管給他了,克裡斯蒂安走到床邊,將大櫃子拉出來,那裡麵以蜷縮的姿勢,藏著一個容貌妍麗,意識卻昏昏沉沉的女人。

而她的耳朵上,還戴著一對珍珠耳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