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戚總夫人太迷人 > 第398章 戚總今天不當人

戚總夫人太迷人 第398章 戚總今天不當人

作者:戚淮州謝初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17:14:25

-

電梯門叮咚一聲打開,戚淮州闊步走出,繼續吩咐:“把昨晚甲板的監控錄像,調來給我。”

劉讚快幾步上前,幫戚淮州推開辦公室的門:“全部嗎?”

從宴會開始到宴會結束,可是長達十個小時。

“嗯。”戚淮州進了辦公室,隨手將槿槿抱起來放在沙發上,又脫掉大衣,他手臂往後展時,胸膛的肌肉線條在襯衫後若隱若現。

“初姒落水那段,再單獨擷取一份,一起發到我郵箱。”

劉讚點頭:“好的。”

“找一個會照顧小孩的員工,過來照顧他。”戚淮州抬起下巴對著槿槿點了點。

槿槿不難帶,甚至可以說很容易,他跟保姆隻相處了兩天,就肯讓保姆帶他吃飯洗澡和睡覺,所以他今天對初姒的排斥,很奇怪。

戚淮州走到他麵前,蹲下:“為什麼不讓初姒抱你?”

槿槿聽不明白彆人的話的時候,就會重複自己能聽懂的字,他對著戚淮州伸出雙手:“抱!”

戚淮州換了個說法:“為什麼不讓姨姨抱你?”

槿槿這次聽懂了,癟了癟嘴:“不要,怕怕!”

戚淮州眸子一眯。

過了會兒,劉讚帶了個女員工過來,戚淮州將槿槿交給女員工,又對劉讚吩咐:“安排一個律師團隊,去幫司徒家的大房上訴。”

劉讚表示明白,同時還很欣慰地看了槿槿一眼,有戚總相助,小傢夥總不至於落得無父無母。

戚淮州放在桌麵的手機震動一下,收到一條資訊,來自溫繹。

“AB型。”

“初姒”的血型是AB型。

血型是對的……但得到這個答案,戚淮州心頭縈繞的某種感覺,卻還是冇有消失。

他反覆觀看初姒落水時和爬上岸的監控錄像,每看一遍,神情就凝重一分,最後雙手交疊成塔型,抵在下巴,凝神思考著什麼?

劉讚大氣不敢出,生怕打斷他的思路。

戚淮州將昨晚所有事情串聯在了一起,已經理出一個完整的邏輯,但這個邏輯成立還有一個前提……他索性發了條資訊給雪姨。

“去初姒的衣帽間找幾根初姒的頭髮,送去醫院給溫繹。”

雪姨回覆:“枕頭和梳子上的頭髮,可以嗎?”

“不行,去她以前的衣服找。彆讓初姒知道。”

枕頭,梳子,昨晚初姒回來後都用過,隻有以前的衣服她還冇有碰過,隻有那上麵的頭髮纔沒有被混淆。

雪姨為戚淮州服務多年,很懂規矩,冇有問他為什麼要找初姒的頭髮,直接回了好的。

而在他身後,看到這些資訊的劉讚,卻是膽戰心驚。

頭髮?

難道是要驗DNA?

戚總這是懷疑現在的夫人不是……怎麼可能?!又不是拍電視劇,這世上不存在以假亂真的人皮麵具,她明明就是總裁夫人啊!

……難怪戚總要追問宋秘書是為什麼受傷,難怪戚總還要調取監控錄像,他還真是對昨晚夫人落水的事情,心存疑慮啊……

劉讚見狀,也不敢馬虎,催促派去醫院驗證宋珊傷口是怎麼造成的人,快點給出答案!

雪姨是家裡的保姆,日常就是四處打掃,出入衣帽間很正常,此時“初姒”和王嫋嫋在客廳看電影,也冇覺得她不對勁。

找到頭髮後,雪姨假借要出門買菜,離開了瓊樓,打車去了阿波羅醫院,將頭髮交給了溫繹。

溫繹收到頭髮,同樣很驚訝,發了資訊給戚淮州:“州哥,你懷疑什麼?”

懷疑什麼?

戚淮州身體後傾,靠在椅背上,鼻梁上架著的金邊眼鏡,折著暗光,隻說:“對比這些頭髮,和初姒早上留在你那兒的血液的DNA。”

什麼都可能是假的,隻有DNA不可能造假,那是人體密碼,每個人都不一樣,絕不可能發生改變。

戚淮州:“儘快給我答案。”

溫繹回了很快。

而這個“很快”,就是在戚淮州臨近下班時。

看到螢幕上出現溫繹的名字,戚淮州簽發檔案的手頓了一下,但冇有立刻點開去看那個答案。

他走筆遊龍地簽了自己名字,又接了一個電話會議,吃飽喝足的槿槿在沙發上睡覺,突然哭了起來,他看了一眼,按了內線電話,讓人進來幫他換紙尿褲。

做完這些,大廈的下班鈴聲準時響起,戚淮州還是冇有去看資訊,而是回了一份英文郵件,直到半個小時後,他纔拿起手機,垂下眉目,終於點開那資訊。

溫繹十分簡言意駭:“一致。”

“兩組DNA均屬於同一個人。”

劉讚進來送檔案,瞥見戚淮州丟在桌麵上,還亮著屏的手機,他鬆了口氣,慶幸自己的三觀冇有被重塑,這個世界依舊很現實,並不存在魔幻的人皮麵具。

就說嘛,現在的總裁夫人怎麼可能不是總裁夫人?

可他覺得戚總好像冇有因為這個答案放鬆的樣子,不禁問:“戚總,您對這個結果不滿意嗎?”

戚淮州搖頭。

初姒好好的在他身邊,冇有出任何事,他怎麼可能不滿意?

所有的證據,從相貌,到言行舉止,再到血型,乃至無可改變的DNA,都是證明是他想多了……也許,真的是他想多了。

劉讚道:“戚總,您可能是太累了。”畢竟昨晚他們開會到了淩晨四點,人冇休息好,就會胡思亂想。

戚淮州斂眸:“宋珊的傷情怎麼樣?”

李讚尷尬道:“我們請了法醫驗證,法醫說,單從傷口的表狀看,可能是撞傷,也可以說是棍棒襲擊,因為傷口已經縫合了,加上宋秘書畢竟還冇有死,冇辦法做真正的屍檢,所以隻能得出這兩個結論。”

廢話文學了屬實是。

戚淮州冇說什麼:“把她轉去最好的病房,找最好的醫生診治她,醒了第一時間告訴我。”

或許隻有同樣下水的宋珊才知道,在初姒落水後的短短三分鐘裡,水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處理完手邊工作,戚淮州抱起槿槿,下班回家。

車子開到瓊樓,戚淮州按下車窗,抬起頭,夜幕綽綽,哪怕星光明亮,也看不見高樓的頂,更看不清楚二十一樓在哪一層?

戚淮州轉了轉無名指的婚戒,然後將槿槿叫醒。

槿槿睡得好好的,突然被吵醒,一時隻覺得委屈,嘴巴一癟就要哭了,戚淮州淡淡道:“敢哭,明天就讓你跟姨姨在一起。”

“……”槿槿瞬間就不敢哭了,眼淚要掉不掉地含在眼眶裡。

前排的司機雖然不明白這是什麼威脅,但知道戚總是在威脅一個一歲多的小孩,有句“這也太不是人了”不敢說出口。

戚總繼續不當人:“交給你一個任務,做得好,我明天還帶你去公司。”

槿槿:“……”

司機:“……”

戚總就是戚總,全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充斥著資本家腐朽的氣息,連一歲三個月的小孩都不放過,都要拉出來交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