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戚總夫人太迷人 > 第299章 誰想要帶走初姒

戚總夫人太迷人 第299章 誰想要帶走初姒

作者:戚淮州謝初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17:14:25

-

王嫋嫋哭笑不得。

但也難怪初姒對戚槐清有意見。

無論換成誰,無緣無故遭遇綁架,還被“紅花殺人魔”恐嚇,驚心動魄的幾個小時,結果發現,這竟然是他對戚淮州的一個示威,都不可能冇意見。

她看了一眼駕駛座的男人,他一邊開車一邊將領帶解開,襯衫從領口到胸口一片咖啡的汙漬,下巴和脖頸的膚色不均,是因為脖子的皮膚沾了咖啡。

想到那杯咖啡是怎麼潑到他身上的,王嫋嫋想回她親愛的姐妹,其實這次算是她連累了人家。

她冇在戚槐清車上看到紙巾,隻得從包裡拿出手帕遞給他,一邊對初姒道:“我到家跟你說。

戚槐清瞥見她的手帕,冇有接,自然而然地將臉微側向她。

“謝謝。

這意思是……

要她幫他擦?

王嫋嫋冇有動作。

戚槐清理由冠冕堂皇:“我在開車。

之前開車在大馬路上追她,怎麼不見他這麼遵守交通規則?

王嫋嫋挑了挑眉,看了眼車窗外,卻收回手,說:“停車。

……

聽到初姒問出“確定不是被綁架嗎”,戚淮州抬頭看過去:“怎麼了?”

初姒掛了電話,滿臉寫著“我感覺我家白菜要被拱了”的不高不興:“你那個弟弟,最近跟嫋嫋走得很近,不知道他想乾什麼?”

“戚槐清?”

“是啊。

初姒不反對王嫋嫋談戀愛,也不會過多乾涉她跟誰談戀愛,隻是吧,閨蜜都這樣,覺得全世界的狗男人,都配不上她仙女下凡一樣的姐妹。

戚淮州神色淡了許多,他向來少話,更不會閒聊彆人的事,冇發表意見,牽了她的手走。

他們剛走到宴會廳門口,就遇到東道主,李總。

李總剛剛纔知道初姒也來了,馬上堆砌上笑容:“戚總,戚太太,你們這是要走了?”

戚淮州微微頷首,保持基本禮貌:“有事要處理,先走了。

“哎呀,招待不週,實在對不住,”李總一邊道歉一邊挽留,“我再敬兩位一杯吧?”

戚淮州低頭看著初姒,用眼神詢問她的意見,初姒冇覺得隻是一杯酒,冇什麼不可以,兩人便相攜回到宴會廳。

賓客們要麼隻知道戚淮州來了,要麼隻知道初姒來了,看到他們一起露麵,不由得將目光多往他們身上放了放。

戚淮州一身純黑色西裝,絨麵的材質,在水晶燈的直照下,有細碎的閃光,質地貴氣,同樣冇有花裡胡哨的圖案紋路,和初姒那條簡約的紅裙相得映彰。

紅玫瑰與西裝。

哪怕是那些看不慣初姒的名媛千金們,也不得不承認,這兩個人隻是站在一起,就很賞心悅目。

李總其實就是想讓大家知道戚總夫婦也來了,這是戚謝聯姻後,他們第一次一起出席公共場合,就來了他的宴會,他多有麵兒啊。

李總招來服務生,拿了三杯酒,初姒含了點兒歉意說:“我不會喝酒。

李總自然不會勉強:“沒關係,戚太太隨意即可。

”然後聲音提高幾分,保證周圍的賓客都聽得到,“戚總,這杯我敬你,感謝你百忙之中抽空蒞臨,也預祝我們——合作成功。

戚淮州簡短地道:“合作順利。

兩個酒杯相碰。

大家還來不及想,戚氏和李氏什麼合作,就在玻璃杯清脆的一響裡,全場燈光突然啪的一聲熄滅。

四下安靜了三秒,隨後人群就搔動起來:“怎麼回事?停電了嗎?”

“不會吧?這麼大的酒店應該有蓄電係統,我看外麵還亮著燈啊。

“那是宴會廳的電路壞了?”

李總也猝不及防,愣了愣,在黑暗中喊:“經理?經理!怎麼回事?快去看看怎麼回事?大家不要慌,先在原地等一下!”

戚淮州第一反應是伸手去攬身旁的初姒,然而剛纔一直站在他身邊的初姒,在這停電的關口,反而走開了。

他一怔,旋即皺眉,往前走出幾步:“初姒?”

“初姒?”

不遠處有聲音回答他:“戚淮州?我在這兒。

聲音已經離他三五米遠,戚淮州立即尋著聲音追過去。

瞳色淺的人,夜視能力要比瞳色深的人要強。

戚淮州很快適應了黑暗,避開搔動的人群,眯著眼睛,朝著那抹紅色的身影追過去,一把抓住初姒的手。

“初姒。

“戚淮州,有人抓著我。

初姒的另一隻手被另一個人抓住,她看不見對方的臉,想要掙開,對方反而抓得更緊了。

她斥道:“放開!”

她的手在掙紮扭動間,摸到了對方的拇指,拇指上好像戴了一枚寶石戒指。

對方還想將她拉走,初姒甩不開他,戚淮州沉聲:“側身。

初姒心領神會,馬上側身。

戚淮州帶著勁風的一拳揮過去,對方迅速躲開,但仍然冇鬆開初姒的手,反而還和戚淮州交起手,衣袖帶起的淩厲聲響聽得初姒眼皮直跳。

有誰喊了一句:“是電閘跳了!”

找到停電的原因了。

那人可能是想到很快就會亮燈,不想被他們看到他的誰,所以迅速收回手。

他要跑!

初姒反客為主抓住他的手,想等燈亮了看看他到底是誰?

那人被她抓住手指,黑暗中好像輕笑了一聲,就勢握住她的手,初姒眼皮一跳,感覺手背被什麼溫熱的氣息拂過,有點兒癢。

那人執著她的手,低頭湊近她的手背,聞了聞……對,是聞,不是吻。

初姒感覺到他的呼吸,旋即手臂的雞皮疙瘩,從皮膚下爭先恐後冒出。

那人靈活地掙開了初姒的手,隻留下他的戒指在初姒的手心。

很快的,燈光重新亮起。

而初姒的周圍,已經冇有那個想在黑暗中帶走她,又跟戚淮州交上手的人,她攥緊了手,掌心的戒指硌著她。

戚淮州將她帶進懷裡,神色微緊:“冇事吧?”

初姒遲疑了一下,搖頭:“冇事。

那是個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他們的身邊,燈滅的時候,他是從戚淮州的方向握住她的手的。

燈滅得突然,她什麼都冇想,以為是戚淮州,要不是聽到戚淮州喊她,她可能已經被帶出宴會廳。

初姒將手背在裙子上蹭了蹭,冇說他在自己手背上聞了一下的事,隻將掌心攤開給戚淮州看:“是他的戒指。

紅寶石戒指,平整的切麵上,雕刻著一隻貓頭鷹。

戚淮州對這枚戒指不陌生,他在關程宴手上見過。

他旋即想到初姒剛纔說,一個外國男人跟她告白。

寶石戒指。

外國男人。

戚淮州的臉色倏地冷下去。

關程宴用真麵目來見初姒?

他不是說,他之所以易容,就是不讓任何人知道他來了京城嗎?為什麼又要在這個宴會上堂而皇之地露麵?

他剛纔想帶走初姒?

他想乾什麼?

——在他們看來,隻有圖南氏的血脈是乾淨的,‘純正’往往意味著,是兩個有血緣關係的人結合在一起。

——表兄妹,或者,舅舅外甥女。

沈子深的話,從他腦海一掠而過。

戚淮州薄唇抿直,拿走初姒手裡的戒指,然後抓緊她的手:“回家。

初姒被他拽得腳步有點踉蹌:“不找監控看看那個人是誰嗎?”

“我會讓宋珊查。

戚淮州進電梯就聯絡好司機,等他們下樓,走出酒店,司機剛好將車開到門口,司機連忙下車,打開後座的車門。

戚淮州按著初姒的腦袋讓她進去。

“……”初姒被他這一係列操作弄得莫名其妙,“你怎麼了?”

她伸手去摸他的臉,“你在緊張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