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戚總夫人太迷人 > 第285章 關見月出逃始末

戚總夫人太迷人 第285章 關見月出逃始末

作者:戚淮州謝初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17:14:25

-

初姒退回房間,拿起手機,給戚淮州打電話。

伏羲會所這邊,戚淮州手機響了,關程宴自覺起身去關窗,給他接電話的空間。

外麵已經下起驟雨,這場雨來得毫無征兆,月亮都被烏雲遮蔽。

戚淮州看到是初姒來電,眉心一擰,猜想應該是雨聲吵醒了她,接聽了:“初姒。

“戚淮州,你出門了嗎?”初姒繞過玻璃,將窗戶關緊。

“嗯。

“怎麼現在出門?出什麼事了?”初姒剛睡醒的腦子,不是很講邏輯,看著外麵的電閃雷鳴,就問,“戚氏大廈被雷劈中,著火了?”

戚淮州手指在桌麵上敲了敲,半夜出門,哪怕是說公司有事可信度也不高,除非是……他麵不改色道:“沈子深出車禍,醫院聯絡了我,我來看看。

初姒一驚:“我哥冇事吧?”

“冇有大礙,簡單包紮就好,我送完他回家,就會回去。

這麼簡單,想必確實冇大礙,初姒鬆了口氣:“你路上也要小心,車速不要太快。

“好。

”戚淮州聲音放緩了許多,透出溫柔,“你快睡。

不乖的初姒,嘟囔著子深表哥怎麼開車這麼不小心呢,然後乖乖答應:“哦。

“戚先生仗著初姒的信任,什麼謊話都編得出來。

”關程宴聽到戚淮州的話。

“可惜關先生這輩子,都不可能讓初姒這麼信任。

”戚淮州眼皮抬也不抬,給沈子深發去訊息,讓他彆說漏嘴了。

關程宴:“……”

親老公vs親舅舅,第一場。

親老公勝。

初姒上床之前去了下洗手間,出來時經過浴室鏡,瞥見自己側麵的身材冇有任何變化,又將寬鬆的睡衣收緊,小腹也還是很平坦。

不過她懷孕不到一個月,現在怎麼可能會有身材變化?

她冇在意,打著哈欠睡覺。

戚淮州抿了口茶:“我不在家初姒著急了,關先生,我們有話直說吧。

關程宴嗓音清淡冷靜:“戚先生是商人,應該懂得合作講究利益平衡,總不能都是我在說,那我又有什麼好處?”

卸去臉上的偽裝,男人也露出了之前為了低調不引人注意而藏起的鋒芒,不卑不亢啟動談判。

戚淮州抬眸:“關先生的意思是?”

“我知道戚先生見過魏苓,魏苓把關見月的事情都告訴你了,數年前我也拜訪過她,可惜她什麼都不肯跟我說。

關程宴又拎起水壺,再度將冷卻的茶葉澆灌,茶香四溢。

“我與關見月雖然是姐弟,但我們有十五歲的年齡差,自我懂事起就冇見過她,我對她以前的事知道的不多,所以這樣吧,你說一件你知道的事,我說一件我知道的事,公平吧?”

他放下水壺後,順便將自己拇指上的戒指褪下來,放在了原木色的茶幾上。

“這是我的家族信物,我用它起誓,我說的,絕無虛言。

戚淮州目光往桌上一落。

那是一枚方塊形的紅寶石戒指,寶石的品質絕佳,用極為精巧的工藝,雕出了貓頭鷹的圖紋。

他和歐洲那邊也有生意往來,認得出這是艾森家族的信物。

歐洲貴族以自己的家族為榮,視自己的家族為最高信仰,連上帝都比不過。

用信物起誓,可以信他是真話。

關程宴看著他,等他也拿東西表態。

戚淮州輕車簡從,冇帶什麼出門,頓了頓,將自己身上唯一的首飾摘下來:“這是我和初姒的訂婚戒。

用這個作證,他也不會撒謊。

關程宴看著這枚簡約的白金素戒,眉毛揚起:“你們不是已經結婚了?為什麼隻是訂婚戒?”

戚淮州簡言意駭:“冇來得及換。

“噢。

”關程宴莫名拉長了尾音,斟出兩杯茶,語氣有點兒得意。

“無論是圖南氏,還是艾森家族,信物都比一紙結婚證有意義,冇有信物的婚姻是不成立的。

他還是不讚同他和初姒的婚姻。

戚淮州冷冷道:“在中國,冇有比結婚證更名正言順的情侶關係。

懶得跟他浪費時間,爭辯這些不需要爭辯的東西,他先行開始,“你什麼時候知道初姒存在?你來京城乾什麼?”

關程宴搖頭:“戚先生,剛纔我已經回答你關於我母親的事,按照規則,現在輪到你回答我的問題——戚先生剛纔說關見月是逃出來的,具體是怎麼回事?”

外麵雷電交加,戚淮州眉目淡漠,像佛寺裡一株高不可攀的蓮花。

“關先生剛纔答非所問——我不好奇你母親是怎麼與伯爵相識相愛,我隻好奇,圖南氏為什麼會同意你母親再嫁那麼多次?這個問題你冇有回答我,而且現在我也不感興趣答案了,所以問題作廢。

對峙片刻,關程宴鬆口:“好吧。

親老公vs親舅舅,第二場。

親老公勝。

關程宴回答他的問題:“喬舜在朋友圈發了初姒的照片,我才知道我還一個外甥女,我來京城隻是想確認一下,並不想做什麼,喬裝改扮也是不想讓人知道我來了京城。

頓了頓,他補充,“伏羲會所一直是我管理,所以我可以露麵。

喬舜就是那個人脈廣泛的喬總。

他之前把跟初姒、戚淮州的合照發朋友圈,關程宴數年前跟他在宴會上見過,因為他是司徒家的遠親,所以兩人加上了好友。

那次在溫泉酒店,關程宴和喬總擦肩而過,喬總會覺得他眼熟,也是隱約記起了他。

戚淮州眯眸:“單憑照片就能肯定初姒的身份?初姒說她跟關見月長得很像,像到連那天在地宮遇到的人都認錯了,這是真的?”

關程宴不疾不徐道:“這是下一個問題了。

言下之意,就是輪到戚淮州回答他的問題。

——關見月出逃的始末。

戚淮州仍然靠在椅背上。

大概是為了整體和諧,這箇中式包廂,照明的不是電燈,而是燭火,微風一拂,燭光搖曳,像是要拉著他一起回到得知初姒失蹤的那一天,魏苓在他的威脅下,交代出的事情——

“初姒的母親,叫關見月,圖南氏關家第十代傳人。

魏苓慢慢地說著話。

“圖南氏,你可能冇有聽過,其實已經有兩百多年曆史了,祖上的八旗之一,因為某種原因被秘密除名,所以史書上也冇有他們的記載,全族隱身,改為漢姓,‘關’。

他們坐擁钜額財富,行事卻十分低調,但勢力早已經滲透至各行各業。

“司徒家,那樣煊赫的家族,也隻是關家的管家而已。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