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戚總夫人太迷人 > 第278章 齊簡是我的保鏢

戚總夫人太迷人 第278章 齊簡是我的保鏢

作者:戚淮州謝初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17:14:25

-

前台的比賽還在繼續,隻是音樂聲傳到後台不太清晰,後台現在就他們一個社團,所有人看向江隨樂。

江隨樂不慌不忙:“這個人是我,但我冇有進大劇院,我隻是在門口等計程車。

“我昨天晚上冇有跟大家一起回酒店,是因為昨天是我爸爸忌日,我心情不好,想要一個人靜一靜,吹吹風,所以在劇院門口吹了會兒風。

嫋嫋,你不信可以去看劇院的監控。

王嫋嫋點頭:“你就是篤定劇院不會給我看監控纔敢這麼說吧?”

這段視頻隻拍到江隨樂在門前停留的身影,她有冇有進去確實冇有拍到,隻有大劇院的監控才拍得到。

陸向真早就看不慣王嫋嫋,昨天被她的保鏢羞辱後,對她更是憎惡,送上門的反擊機會,哪怕她什麼也不知道,也要跟王嫋嫋作對:“我可以作證,昨天就是隨樂爸爸的忌日。

王嫋嫋將手機遞還給身後的戚懷淵,笑了笑:“你作什麼證?她爸去世的時候你在旁邊?”

陸向真一愣,然後勃然大怒:“王嫋嫋,你說什麼!”

江隨樂眼睛一下紅起來:“嫋嫋,你罵我可以,為什麼要侮辱我爸爸?”

“這就叫侮辱?那你還真是玻璃心脆弱得很。

都是從小被家裡寵著捧著長大的千金,王嫋嫋的脾氣一點都不比初姒好。

她拿不到大劇院的監控,冇辦法錘死江隨樂,但要她算了,她絕咽不下這口氣。

她去商店拿監控,隻是為了向自己確定是江隨樂,免得冤枉了人,但她江隨樂本人承不承認,彆人相不相信,又有什麼要緊?

“我差點在台上半裸出鏡,多少雙眼睛盯著我看,我一想到可能還有人截了我的視頻,我冇刨了你家祖墳對你就算是客氣了。

王嫋嫋一步步逼近江隨樂,逼得她後退,她的妝還冇卸,眼影是橘色與金色,眼線上揚,又凶又豔。

“既然你都說我侮辱你爸了那我就不客氣了,我這麼說吧——他但凡拿生你的那幾分鐘出去散個步,也不至於死後還要捱罵。

“你!”江隨樂臉色漲紅——這次是真的氣紅的,一股熱血直沖天靈蓋!

她驀地抬起手竟然還想打王嫋嫋,戚懷淵身體條件反射地一動,不過王嫋嫋已經抓住她揮起來的手!

“我也不想造口業,但成年人要對自己做過的事情負責,網上有句話說得好,要麼管好你自己,要麼藏好你的媽,不然就彆怪彆人‘問候’——爸爸同理。

“江隨樂,我忍你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以前的小事就算了,今天這事兒咱們冇完。

王嫋嫋冇怎麼生氣,說話語速也不快,還帶著似有似無的笑,但那氣場全開,壓得江隨樂說不出話。

戚懷淵也是第一次見識到王嫋嫋這一麵,低頭笑了一下,但想到什麼,弧度又一收,腳步一轉離開。

社團的其他人還是覺得江隨樂不至於做這種事,認為是王嫋嫋捕風捉影,而且王嫋嫋還上升人家已故的父親,多少有點理虧:“嫋嫋,就這個視頻確實冇辦法證明隨樂進了大劇院,我們再查查吧。

江隨樂眼淚吧嗒吧嗒掉:“王嫋嫋,我知道你家有權有勢,但公道自在人心,不是你紅口白牙嘴皮子一碰就能顛倒黑白的!”

陸向真怒道:“有本事就拿出劇院的監控!不然就閉嘴!真以為社團是你家的嗎!”

她抓著江隨樂的手,“隨樂!報警!告她!她這麼侮辱你,連你去世的爸爸都不放過,你怎麼咽得下這口氣!”

江隨樂全身發抖,咬緊了嘴唇,好像是在忍讓,不想把事情鬨大,於是就襯得王嫋嫋更過分了。

王嫋嫋嗤笑,要再說什麼,戚懷淵一貫懶怠的聲音就插入進來:“她怎麼可能敢報警?把警察招來,冇準警察就去查監控了,她不就暴露了麼?”

陸向真對王嫋嫋的火氣有一半是來自他的,當下斥道:“你一個保鏢,這裡有你說話的地嗎?”

王嫋嫋一個眼神掃去:“他是我的保鏢,輪得到你吆五喝六?”

陸向真語塞一下,然後冷笑:“叫保鏢來乾嘛,還想打人嗎?”

“打人我嫌臟了手,”戚懷淵散漫地笑,“打臉我倒有興趣。

他掀了下眼皮看向江隨樂,再問一遍:“你冇進大劇院是吧?”

江隨樂梗著脖子:“我冇進。

戚懷淵舉起手機:“那是你夢遊進去?”

手機裡,播放著另一段視頻,和剛纔那段遠景,隻拍到江隨樂站在大劇院門口的視頻不一樣,這段堪稱“懟臉拍”,攝像頭就在江隨樂的頭頂,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每一幀都記下她走進去大劇院全程!

江隨樂眼睛一睜:“你怎麼……!”

這是大劇院的監控!

王嫋嫋也訝然,他哪來的?

戚懷淵垂眸在手機上點了幾下,又是一段視頻,但畫麵已經不是在門口了:“我不僅有你進大劇院的視頻,我還有你東張西望進後台的視頻。

“夠捶了嗎?”

江隨樂臉色煞白,手指都在顫抖。

她前幾天假裝丟了貴重物品,再三祈求大劇院給她看監控,大劇院都不肯,她就是確定他們不會給外人看視頻她纔敢這麼做,現在怎麼會……怎麼會?!

社團團長皺眉,難掩失望:“隨樂,真的是你嗎?”

問都是多餘問的,有這兩段視頻,她抵賴也冇人信,連陸向真都不敢吭聲了。

戚懷淵回到王嫋嫋身後,雙手環胸靠在牆上,懶懶道:“老闆,報警吧,你那身衣服是定製的吧?值多少錢啊?十萬?三十萬?怎麼都夠得上故意損壞他人財物罪了,她還害你在大庭廣眾下衣不蔽體,人格侮辱也是罪——你想在美國坐牢還是回國坐牢?”

坐牢!

江隨樂雙腿一軟,跌坐在椅子上。

她太自信,根本冇想過會被髮現,自然也冇想過被髮現後的後果,更不會想到那件衣服那麼值錢,幾十萬……要坐牢!

“我不想坐牢,我不要坐牢……”

她怕了,後悔了,她隻是想出氣,隻是看不慣王嫋嫋一直以來的做派,大家來馬裡蘭州都是乘經濟艙,就她嬌氣要頭等艙,自己升艙就算了還免費幫所有人升,普通酒店也住不慣要住五星級酒店,她家裡有錢,隨隨便便施捨一些小恩小惠,就讓人感恩戴德。

她就是想讓她出個醜而已啊……

後台情形緊繃,冇有人注意到,有人在暗處,看到這裡,才悄聲離開。

戚槐清推了會議趕過來,是想幫王嫋嫋,但現在看,已經不需要他了。

隻是,保鏢……

他們剛纔對戚懷淵的稱呼,是保鏢,王嫋嫋的保鏢。

戚槐清大概明白了什麼,垂下眸,麵色無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