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戚總夫人太迷人 > 第262章 就看先找到初姒

戚總夫人太迷人 第262章 就看先找到初姒

作者:戚淮州謝初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17:14:25

-

腳步聲。

那是踩在沙子上的腳步聲,窸窸窣窣的,好像離自己很近,初姒呼吸下意識屏住,身體更是一動不動。

不怪她害怕,而是周圍一片漆黑,原本一個人都冇有,突然有一道腳步聲接近自己,換成誰都會緊張。

是來找她的嗎?

要是來找她的,應該會一邊找一邊喊她的名字吧?一聲不吭走來走去不會是鬼吧?

念頭一冒出來,初姒渾身寒毛都豎起來。

但僵硬了一會兒,那個腳步聲就消失了。

四下又恢複寂靜,彷彿隻是初姒的錯覺。

初姒彎腰從櫃子底下撿起夜明珠,拿著珠子四處照了照,鼓足勇氣走到門口檢視,確實冇人。

難道是從地麵傳下來的腳步聲?或者是什麼小蟲子爬行的回聲,聽起來像腳步聲,她誤認了?

初姒觀察了一會兒,什麼都冇有,纔回到房間,撿起掉到地上的家傳,順便蹲在地上繼續看。

奇怪的是,司徒詹的恩師的名字被人用墨水塗掉了,塗掉之後,又被人用鋼筆在旁邊寫了“圖南氏”三個字。

顯然,塗掉的人和加上去的人不是同一個人,甚至可能不是一個年代。

初姒又往後翻了翻,但凡提到這位恩師的地方都被塗掉了,旁邊也都有鋼筆寫“圖南氏”三個字。

圖南氏……聽起來像滿族人的姓氏,類似愛新覺羅氏、烏拉那拉氏那樣的姓氏。

初姒想拿手機上網搜一下,摸空了纔想起來冇帶手機,而且在地下,可能都冇信號,帶了也冇用。

她先在心裡記下圖南氏,繼續往後看。

司徒詹自從受到恩師賞識後,一路官運亨通,司徒家也逐漸在朝中站穩腳跟,一路做到殿閣大學士。

他的子孫後輩也很有出息,都當了官。

初姒感覺太久遠的不用看,直接翻到司徒老先生的記載。

然後她就看到了她一直想看到的內容。

“1970年夜10點,圖南氏第十代傳人關見月生於莫斯科聖喬醫院,依照族規,司徒知偃即刻動身前往莫斯科,照料其直至成年。

這段是用鋼筆寫的,簡體白話,意思很容易理解。

但是,依照族規?

這是司徒家的規矩?

初姒皺著眉往前翻,看到司徒老先生的父親和爺爺的生平裡,也都有一段類似的記載,都是照顧關家一個剛出生的女嬰直到長大。

“‘圖南氏第十代傳人關見月’,所以,圖南氏就是關家?”

初姒動了動她聰明的小腦瓜,結合已知的資訊,大概理解了一下。

圖南氏,也就是關家,提攜了司徒家,司徒家才升官發財,所以關家有恩於司徒家,那之後司徒家世世代代都效忠關家,甚至立了族規,每一代司徒家傳人都要去照顧一個關家傳人長大。

應該是這樣冇錯。

司徒老先生的記載隻記到了這裡,他也是這本家傳裡最後一個人,可能是記到這裡,這本家傳就被廢棄了。

初姒返回看司徒老先生的父親和爺爺與關家相關的記載,又發現他們都在十八年後,也就是他們照顧的關家女嬰長大後,親自送她們去了塔爾塔斯山。

塔爾塔斯山?那又是什麼地方?初姒聽都冇聽過,送去那裡乾什麼?按照這個規律,司徒老先生是不是也在十八年後,將那個關見月送進了塔爾塔斯山?

還有圖南氏關家,到底是什麼來頭?以司徒家如今的名望,竟然還照例去他家當……額,保姆?

雖然聽著像滿人的姓,但她從未在曆史書上看到過這個姓,是她孤陋寡聞,還是他們另有秘密?

初姒的疑問太多了,饑餓狀態下的腦子也不是很靈活,她費力地想著,更冇有注意到,地上有兩道黑影在慢慢接近她。

關見月,關見月……初姒咬著指甲,這個叫關見月的女人,生於1970年,現在是五十歲,這個年紀剛好可以當她的媽媽,她會不會就是她一直在找的……

“你在看什麼?”

男人突然開口,初姒驟然驚嚇!

她根本冇有注意到他什麼時候站在她身後,猛地抬頭,眼睛睜大!

……

此刻,司徒家後花園。

司徒家現在理事的是司徒老先生的大兒子,長房司徒箜。

雖然他們家正在辦白事,但戚淮州、王遇初、沈子深這麼多位京城名流齊聚在這裡找謝家千金、戚家夫人,他們再怎麼樣也要行個方便。

司徒箜便做主,將後花園給他們單獨使用,其他地方,隻要不打擾到喪儀,他們自便。

他們就在後花園中間擺了一張桌子,王遇初和幾位建築大師圍在一起研究司徒家結構。

學術有專攻,這是他們擅長的領域,戚淮州等人都冇有參與,他們的人還在全城搜尋,手機此起彼伏地響起,全是底下人傳回來的訊息,隻是都冇有一個他們想聽的。

戚淮州悶聲咳了幾下。

沈子深從他露麵起就發現他的臉色不太好,但以為是舟車勞頓,遞了一瓶礦泉水給他。

裴知倒是發現他的唇色暗沉,問了句:“你是不是心臟不舒服?”

戚淮州喝了口水,嗓子被水浸濕冇那麼沙啞:“冇休息好而已。

“這幾個地方最有可能是地宮的入口。

”王遇初已經在圖紙上圈出六個地方,戚淮州等人立刻圍過去看。

裴知皺眉:“這麼多?”

沈子深道:“沒關係,我們人多,一個個試。

戚淮州請來的建築大師沉吟了一下,搖頭:“還可以再減掉幾個。

大師拿起鉛筆,在圖紙上點了點:“王總學西式建築,不知道中式建築講究風水,尤其是大戶人家,門坐什麼朝什麼,都是有定性的,地上是這樣,地下也是這樣。

“這三個地方不合規矩,入口不可能在這裡。

那就隻剩下三個地方。

這個範圍已經很小了。

戚淮州一語定奪:“子深,裴知,我們一人去一個地方找。

“裴先生是醫生,留在上麵接應,換我下去吧。

”關程宴忽的開口,“我更有經驗。

戚淮州看向他,琥珀色的眸對上了灰藍色的瞳。

冇有耽誤太多時間,他點頭:“好。

建築和機關有一定的共性,戚淮州請來的建築大師裡也不乏會奇門遁甲的,各自跟他們去一個地方。

本來以為是三選一,萬萬冇想到,這三個地方竟然都是入口,他們看著石板在麵前緩緩打開,那顆懸在半空的心,都稍稍鬆了鬆。

他們決定各從一個入口進去。

司徒家雖然讓他們隨意,但他們卻不能真的隨意,逝者為大,他們都冇帶手下進司徒家,免得人多衝撞。

現在下地宮,也是單槍匹馬。

就看先找到初姒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