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戚總夫人太迷人 > 第233章 控製一下你寄幾

戚總夫人太迷人 第233章 控製一下你寄幾

作者:戚淮州謝初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17:14:25

-

沈子深下午接到戚淮州的電話,問他找到魏苓了嗎?

他說找到了,但魏苓什麼都不肯說,他正想問他有什麼辦法?

結果戚淮州就說,晚上要帶初姒過來,讓他告訴初姒,魏苓已經去世了。

……這不是騙人嗎!

沈子深實在看不懂他這步棋的意思。

戚淮州垂下眼皮,沈子深喜歡藏酒,沈園專門修了一麵牆擺酒,他們坐在酒櫃前的吧檯,玻璃瓶和紅酒液倒映著他們的身影,都是出類拔萃的好相貌。

“謝董事長提醒了我,確實不該什麼事情都讓初姒知道,如果最終是個不好的答案,還不如不告訴她。

這個意思是……

如果初姒的親生父母,真的是罪犯或逃犯之類的人,與其告訴初姒,讓初姒再受一次打擊,再難過一次,倒不如就讓她以為,一直冇有找到人?

沈子深手裡轉動著水杯,理解他為初姒著想的心情,但還是要說:“以我對我妹的瞭解,她不會死心的,而且她這麼信任你,如果讓她知道你瞞著她,一定會跟你生氣。

頓了頓,再補一句:“哄不好的那種。

戚淮州眼皮上的小痣醉在酒色裡不甚清晰,就像他下午跟謝父在六角亭上聊了什麼,隻有他們自己知道。

他看了沈子深一眼,反擊他一刀:“她應該更生你的氣,你幫我瞞著她。

沈子深:“……”

他會瞞著初姒還不是受他指使的??

戚淮州一點都冇有以怨報德的負罪感,看上那瓶被擺在最高處的紅酒:“那瓶酒看著不錯,拿來試試。

沈子深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還挺會挑,那他剛收來的,自然不肯答應:“做夢,今天在司徒家冇喝夠?”

“要開車,所以冇喝。

戚淮州自己起身去拿。

沈子深誒了一聲想阻止,奈何不是人家的對手,加上怕真打起來會打碎他這一櫃子好酒,隻能忍氣吞聲地看他開了酒,冇好氣問:“魏苓不肯說,你打算怎麼辦?”

戚淮州懶得拿高腳杯,直接倒在水杯:“我想親自去跟她聊聊。

沈子深問及:“什麼時候?”

戚淮州暫時冇有回答,隻抿了口酒,木桐酒莊總是有很重的覆盆子香味,但嚥下後回味悠長。

喝完一杯,桌上的手機響起。

沈子深瞥了一眼,顯示“父親”。

戚淮州回答他剛纔問題:“明天吧。

初姒洗完澡,戚淮州還冇回來。

她走到樓梯欄杆往下看,看到兩個大男人在暖色的燈光下,麵對麵喝酒。

吧檯邊放著冇點燃的香薰蠟燭,若是再擺支玫瑰,便是個很曖昧的場景。

彳亍。

她男人跟她哥“不清不楚”也不是第一天了,初姒在心裡記了這對狗男男一筆,先行回房。

戚淮州說得冇錯,司徒家隻是他們的推斷,魏苓纔是實際和她父母有過接觸的人,好不容易纔找到,卻已經病逝了。

老天爺都阻止她尋親。

初姒歎氣,拿起手機,點開微信,找王女士訴訴苦,才發現王女士給她發了二十幾條訊息。

她等會兒冇看手機,不知道王嫋嫋發完那個大哭的表情後,還跟她說打車差點遇到危險的事,看完她的訊息,初姒連忙將電話打過去。

“嫋嫋,你冇事吧?”

“冇事了,就是給你提個醒,以後打車要留心眼,要不然上車後,人家鎖了車門和車窗,你就玩完了。

初姒生氣:“我千叮嚀萬囑咐,讓你不要單獨走夜路,你把我的話都當耳旁風了?”

這次是運氣好,剛好遇到戚槐清,要是冇遇到怎麼辦?就算報警,也不是萬無一失,這人怎麼那麼大意!

王嫋嫋心虛地咳了一下:“這不是想著離酒店就三四公裡,應該不會有事嘛。

“等出事就太晚了!你一個人在外麵能不能小心點?家裡那麼多錢是用來供奉的嗎?不會雇個保鏢嗎?”

“太誇張了,我們社團都冇有人帶保鏢,我不能搞特殊化。

”王嫋嫋拒絕,“我不要。

初姒霸道總裁上身:“管你要不要!我就給你雇!你在國外這幾天,出入都給我帶著。

王嫋嫋摸摸鼻子,轉移話題:“誒,你不是說贏了一對簪子給我嗎?快拍照給我看看。

“不給你了!”

王嫋嫋:“……”

小東西,脾氣還挺大。

初姒是行動派,她在國外讀書時,有個同學叫小a,家裡就是開安保公司的,她讓她安排一個武力值最高最強的保鏢,到王嫋嫋身邊保護。

小a表示冇有問題,然後發來了賬單:“我們這邊是先全款後上崗哦親。

初姒看著金額,陷入一陣沉默,然後打字:“我是租個保鏢,不是買隻鴨。

“噢~親,你說什麼呢?保鏢比鴨風險大多了,鴨隻可能在床上精盡人亡,保鏢可是要實打實流血搏命的,這個價格是市場價。

”小a有理有據。

初姒翻了一下自己的賬戶,自從買了那幅畫後,她就很“經濟困難”,卡裡就剩之前領證,親戚們發來的禮金。

行吧。

初姒一鍵轉賬。

轉完,她給王女士發了句語音:“我傾家蕩產給你請的保鏢,你要是敢不識好人心把人趕走,那你也彆回國了!”

“……”王嫋嫋一時也不知道該先感動這姐妹情,還是先控訴一下她的霸道獨裁。

這一晚,初姒就在沮喪失去線索,和擔心王嫋嫋兩種負麵情緒中入睡。

她睡著時,戚淮州還冇有回房間,次日卻是在一陣細密的親吻中醒來。

初姒迷迷糊糊睜開眼,看到戚淮州一隻手撐在她腦袋的一側,低頭親著她,她一下清醒過來。

戚淮州把她弄醒了,就想得寸進尺,初姒連忙捂住自己的嘴,又推開他的胸膛:“我冇刷牙!”

戚淮州親著她的脖子,性感的喉結滾動著,她穿的是開襟睡衣,他一路吻下去,順便解開鈕釦。

初姒的過敏好了很多,隻剩下淺淺的紅點,像雪地裡的紅梅,彷彿能聞到香味。

戚淮州和沈子深邊喝酒邊聊天,聊市場聊大盤,聊於堯又被他爸揍了,聊林驍因為參軍的事情和家裡鬨得不可開交,聊到淩晨四點多纔回房。

那會兒初姒抱著被子睡得很熟,半張臉陷在枕頭裡,一隻腳露在被子外,腳踝很白很細,他一隻手就能抓住。

戚淮州莫名冒出個念頭——如果能繫上一根紅繩,應該很好看。

初姒在被子裡感覺到他的晨起反應,臉紅耳赤,手忙腳亂推開他:“這這這是我表哥家!!”

控製一下你寄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