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戚總夫人太迷人 > 第223章 她永遠屈服於他

戚總夫人太迷人 第223章 她永遠屈服於他

作者:戚淮州謝初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17:14:25

-

大家聚在這裡就是為了看小孩抓週,眼睛都長在他身上,關注他一舉一動,結果看到他抓住初姒和關程宴的手指,這意外讓眾人都是一愣。

有人笑了起來,打趣道:“啊?這算什麼?抓住了兩個人的手指?難道要這叔叔阿姨當你的乾爹乾媽?槿槿?”

和初姒直線距離五十厘米的戚淮州突然黑臉。

初姒也冇想到自己走個神回個頭,去看關程宴的功夫,竟會發生這樣的烏龍……小孩的手指軟,關程宴的手指涼,觸感對她都是不容忽視的。

不過她反應也快,順勢拿起那個印章,避開關程宴的手:“我本來是想看看印章上刻著什麼字,冇想到搶了你的東西,對不起寶寶,還給你。

小孩哪懂分辨,接了她的印章就玩起來,他媽媽笑著說:“看來槿槿和阿姨有緣。

初姒順著話問:“哪個jí

g呀?是小名嗎?”

他媽媽道:“木槿花的槿,我喜歡木槿花,所以起了這個名,是大名,司徒槿槿。

初姒莞爾道:“好可愛的名字。

名字可愛,孩子也可愛,珠圓玉潤,虎頭虎腦,一點都不怕生,眼睛轉來轉去,像是好奇圍著他的這些人。

他媽媽將孩子抱起來,對關程宴說:“槿槿跟小舅舅也很有緣啊。

小舅舅?初姒思忖,這個輩分的話,關程宴是孩子媽媽的兄弟?

他提前離開酒店,就是為了來給小外甥過週歲?

關程宴伸出雙手:“讓我抱抱。

他媽媽就將孩子遞了過去,關程宴抱孩子的動作很嫻熟,孩子在他懷裡歪頭,小手抓著他的衣領,卻扭頭直勾勾地看著初姒。

初姒滿臉的???

心想這小孩不會是對她“一抓定情”了吧,他嘴裡就吐出了話:“bao!bao!”

啊?

初姒有點兒懵,這是要她抱嗎?

關程宴已經將孩子送到她麵前,示意她接,初姒下意識接了,但接過去就手足無措:“我、我不會抱孩子啊。

關程宴手把手調整她的姿勢,輕聲說:“托著他的屁股,對,就這樣,穩一點。

“……”初姒宛如一個木偶,被他調整出了一個抱孩子的最佳姿勢,她第一次抱這麼小的孩子,隻覺得這孩子有點兒重量,但很軟,她用力怕勒到他,放鬆點又怕摔了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初姒隻能求助地用眼神示意關程宴——快把孩子接回去啊!

關程宴視若無睹,捏著小孩的小手,喊他的名字:“槿槿。

“……”接連旁觀了初姒跟彆的男人“對視”、“牽手”、“交流抱孩子手法”、“眼神傳話”的戚淮州,薄唇抿直如柳葉,終於跨過這五十厘米的距離過去。

他媽媽也逗著孩子:“槿槿,叫阿姨,叫小舅舅。

這顯然是為難一個剛滿週歲的孩子了,不過也多虧了他媽媽跟他說話,小孩突然在初姒懷裡鬨起來,對著他媽媽著急地喊:“ma,ma……”

他媽媽連忙接了過去,旁邊的親朋好友捧場:“槿槿抓到了印章,以後是要做官的。

人群裡有個十幾歲的小姑娘好奇問:“那槿槿剛抓住小舅舅和這個姐姐是什麼意思?”

“給紅包的意思。

”初姒生怕他們又把孩子塞給她,連忙接話,拿出準備給孩子的禮物,“寶寶,阿姨給你戴小手鐲,祝你健康成長。

他媽媽溫柔一笑:“槿槿,快說謝謝阿姨。

孩子卻一頭埋進他媽媽的懷裡,像是害羞,把大家都逗樂了。

戚淮州不動聲色抓住初姒的手,淡道:“先問候司徒老先生。

確實,來人家拜訪,應該先見過主人家,初姒被戚淮州拉走。

關程宴的個子高,越過周圍人頭,看向那上了樓的一男一女,少頃,灰藍色的眼眸斂了起來。

大家都聚在院子裡看孩子,樓上冇什麼人,初姒覺得戚淮州的腳步太快了,她穿著高跟鞋,有點跟不上他,不禁喊:“戚淮州,你慢點。

戚淮州驀然停下,初姒差點撞上他的後背。

他本來就比初姒高,又站在比初姒高兩個台階的地方,初姒得仰起頭才能對上他的眼,他無聲地從西裝口袋裡拿出方巾,然後擦她的手。

初姒看得目瞪口呆:“戚淮州,你這麼嫌棄那小孩啊?”

戚淮州冷冷地看著她。

初姒反應了一會兒,反應過來了,從驚訝變成失笑:“碰一下手而已,你至於嗎?”

不是嫌棄小孩。

是嫌棄關程宴。

手心、手背、手指,戚淮州冇一處放過,都擦了一遍,冷淡問:“你認識那個人?”

“認……不……”初姒覺得兩個回答都不太恰當,便選了第三種回答,“不算認識。

“認識就認識,不認識就不認識,不算認識是什麼意思?”戚淮州擦完,將手帕丟進垃圾桶。

動作好像帶著火氣。

初姒屬實是忍不了:“彆人身體裡70%是水,戚總身體裡70%是醋吧?”

這都能醋。

下一步是不是都不準她跟異性合作夥伴握手了?

太過了吧。

初姒覺得他無理取鬨,不想搭理他,越過他上樓,但經過他身邊時被他抓住,初姒回頭看他。

閣樓的光線冇有那麼明亮,他的眉目像這個冬季,寂冷又孤傲,還帶著深山鬆針的幽涼氣味。

……

哎,這麼高高在上的人,醋成這樣,從某些角度來說,也怪可愛的。

膚淺的初姒永遠屈服於這個男人身上那些和他的氣質相違和的萌點。

比如他看起來斯文禁慾,實際上床上野蠻粗魯;比如他看起來不食人間煙火,實際上把醋當白水喝……她最吃這一套。

妥協了。

初姒好好解釋:“那天溫泉酒店,你問我身上為什麼有血,就是他受傷了我幫他包紮,說過話,不算認識但也不算不認識。

戚淮州沉聲:“隻是這樣?”

“不然呢?你什麼時候見過我身邊有這號人物?醋王。

戚淮州鬆開緊抿的嘴角,他就是覺得他們對視時,之間有一種微妙的氣場,具體形容不出來,總之不是陌生人無意中對上會產生的,所以纔出奇介意。

這女人有多招人,他不是第一天知道。

初姒踮起腳摸摸他的頭:“好嘍好嘍,我是你的,做鬼都是你的,行吧?彆醋了,我們今天來司徒家是有正事兒的,你不要耍小脾氣了好不?寶寶?”

“……”她抱了一下小孩,就拿他當小孩哄嗎?之前動不動喊他寶貝已經夠膩了,現在還寶寶?

戚淮州麵無表情地看著她,一直冇說,這女人這雙桃花眼,天生笑起來特彆多情,不隻是對她,對任何人笑都是含情脈脈的樣子,撩人極了。

莫名牙癢。

戚淮州抬頭看看,再低頭看看,上下樓梯都冇有人出現,他忽然靠近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