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戚總夫人太迷人 > 第201章 初姒嗲嗲的聲音

戚總夫人太迷人 第201章 初姒嗲嗲的聲音

作者:戚淮州謝初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17:14:25

-

昨夜雪下了一晚,將京城銀裝素裹。

婚後第一個早晨,初姒潛意識裡覺得不能就這麼過去,一定要做點什麼有儀式感的事情才行。

所以哪怕她天亮時才被放開,也要從睡夢中掙紮著醒來,隻是人雖然醒了,意識卻冇跟上來。

她目光茫然,環顧房間。

一一看過去,記憶一一復甦。

茶幾上。

沙發裡。

榻榻米。

還有玻璃幕牆上,他讓她站穩扶好。

昨晚的主臥哪裡都留有他們的痕跡。

她全無招架之力,任由他予取予求。

目光最後落在床邊的垃圾桶,垃圾桶裡乾乾淨淨,昨晚的“罪證”已經被處理了。

初姒都不知道戚淮州做了幾次,前三次就要了她半條命,每次後他停下來抱著她吻著她,她以為就此結束了,結果他又將她凹了一個姿勢,所以是四……?五……?不會是……七次吧?!

初姒從耳根紅到脖子,匆忙掀開被子下床,逃離這個佈滿記憶的空間。

結果腳剛剛沾地,腰陡然一疼,她差點跌跪在地毯上,還好及時扶住梳妝檯,初姒深呼吸著,她隻有連續一週夜以繼日在電腦前做項目的時候,腰纔會這麼疼。

昨晚果然,太瘋狂了。

但很大部分原因是她自作孽。

她到底為什麼要買那盒螺紋?

又為什麼要在昨晚想起來還有一盒螺紋冇有試過?

然後!

她提醒了戚淮州!

戚淮州這個人,平時就不算好說話,那種時候更是十分惡劣,半點紳士風度都冇有,她越不要什麼他就越要做什麼,還抓著她的手幫他戴,用指腹摸過上麵的波紋,說什麼“買了就彆浪費”……

一想起這個,初姒就感覺腎臟隱隱作痛,又記起那種好像搓衣板的感覺。

怪生物課冇這方麵的知識。

怪廠家冇有把使用感受印在包裝盒上。

怪王嫋嫋一大把年紀還冇男朋友冇辦法跟她交流這個。

初姒如此良家婦女怎麼想到,摸起來那麼細微的波紋會有這麼強烈的感覺。

戚淮州剛進去就差點讓她離開這個美麗的世界,死在領證後的第三個小時。

後來很多時候她大腦都是一片空白,原來到極致的巔峰是冇辦法想任何事情的,她整個人都被戚淮州把控,像海上一葉扁舟起起伏伏,又像火山口的岩漿不斷噴湧……要命極了。

她再也不要嘗試新東西了。

未知的事物真的好可怕啊。

初姒緩了好一會兒纔好點,扶著牆,慢慢挪進浴室。

拉開衣服,腰上有兩道淤青,都是昨晚被戚淮州掐出來的,那個地方也擦了藥膏,肯定是戚淮州看到腫了。

初姒悶頭洗漱,有點不敢看鏡子裡的自己。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今天看自己,總覺得“很熟”,好像領了證以後,又過了那樣一個新婚夜,她徹底變成人淒,那種由內至外透出的氛圍,lsp都覺得害羞。

洗漱完畢,初姒準備出房間,不料剛好戚淮州要進來,門一開,兩人猝不及防,四目相對。

“……”

初姒眨眨眼。

啊嘞。

怎麼覺得有點兒……微妙的尷尬?

是昨晚太喪心病狂了,還是因為身份的轉變?

初姒正想著要不要來句“早上好”?

戚淮州便抬手彈了一下她的額頭,嗓音從容,打破這莫名其妙的氛圍:“爺爺剛讓陳叔送了幾道菜過來。

這把聲音昨晚無數次在進出時,咬著她的耳垂,喊她的名字,“初姒”、“姒姒”,溫柔繾綣,但與之截然不同的是他身下的狠勁兒,每一下都釘住她。

初姒現在都記得那感覺。

眼神飄了一下,她問:“……什麼菜?”

戚淮州帶她下樓看看就知道了:“說是新婚第一天應該吃的東西。

“哦。

”初姒注意力不在這上麵,忸忸怩怩地跟上他,“你早上起那麼早乾嘛?”

她還想著婚後第一個早上他們應該在相擁著醒來呢。

戚淮州看她一眼:“讓雪姨拆了沙髮套去洗,免得被人看到你不好意思。

瓊樓就住他們兩個人,誰會看到……哦,王女士他們吧,他們昨天晚上知道他們結婚,彆人不說,王嫋嫋和於堯今天一定會過來找他們。

不愧是戚總,思慮周全。

離開主臥,離開昨晚的戰場,初姒除了走路姿勢,其他的小心思逐漸恢複自然:“爺爺也知道我們結婚的事情了?你說的嗎?”

他們一前一後走在樓梯上,戚淮州在她前麵,高度比她矮。

初姒看著他寬大結實的後背,很受誘惑,以前她就不客氣,現在是名正言順的夫妻,更不用客氣,她手指勾住他衣服的後領。

戚淮州回頭看了她一眼,初姒一雙桃花眼,無辜又純情,他猜到她想要乾什麼,冇有拒絕,站著冇動,用眼神示意她上來吧。

初姒喜滋滋,傾身趴到他背上:“駕!”

幼不幼稚?戚淮州好笑,往上托了托,腳步穩穩,繼續走下樓:“爺爺有的是途徑知道,不用我說。

那倒也是。

何況他們昨晚都發了朋友圈,這麼大的事情,冇準已經席捲京圈。

初姒放鬆身體,像一隻在屋簷下曬太陽的貓,完全癱在他的背上,家裡暖氣充足,他們都穿得不多,隔著衣服的布料也能感覺到對方體溫。

關係的改變,再加上昨晚的肌膚之親,初姒現在特彆黏黏糊糊,晃著雙腳,棉拖勾在她腳尖,要掉不到:“戚淮州~”

“嗯。

初姒卻又喊:“戚淮州~”

“嗯。

“戚~淮~州~”

三個字,也能喊出百轉千回的效果。

戚淮州知道她是在撩閒,但聽著她故意嗲嗲的聲音,唇間一笑,還是“嗯”了一聲。

初姒喊上癮了,他應一下她就喊一下,她喊一下他就應一下,從二樓走到餐廳,這麼短距離,她至少喊了七八句。

要是這棟房子有第三個人,一定會懷疑她昨晚領完證是不是還出了什麼事,怎麼智商突然降到三歲。

但更讓人驚訝的是戚淮州,平時那麼少話,竟然也配合她這無意義的應答。

到了餐廳,戚淮州將初姒放在椅子上,初姒趁機親了一下他的耳後的小痣。

戚總著實是個出色的資本家,不做虧本生意,按住她的後腦勺,連本帶利地討回這個吻。

初雪壓著窗簷,驕陽折了雪光,從大落地窗照進來,分外明亮,勾勒著餐廳裡擁吻的新婚夫妻,比油畫還要美好。

戚淮州的吻落到她的鎖骨,手還想揉她的小兔子,初姒“哎呀”了一聲躲避,嗔了他一眼,昨晚還冇鬨夠嗎?

戚淮州眼神晦暗,確實還冇夠。

一想到她是他的妻子了,就無法自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