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戚總夫人太迷人 > 第164章 我一向不做君子

戚總夫人太迷人 第164章 我一向不做君子

作者:戚淮州謝初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17:14:25

-

初姒本來隻是心情好,想浪一下,但腰上的觸感不容忽視,她笑都笑不出來了:“……你認真的嗎?”

這不好吧?

這不合適吧?

這有點過了吧?

車廂裡光線,隨著車輛從路燈下掠過而忽明忽滅,但戚淮州都能看清她受驚的表情,輕笑一聲,收回了手,冇再嚇她。

初姒也默默將身體收回去,還好戚總冇喪心病狂到真想跟她“浴血奮戰”……怎麼感覺戚淮州最近越來越不禁撩了呢?

因為這段時間親密次數太多,他徹底放開自我了?

“什麼時候去上班?”戚淮州手肘擱在車門內側扶手上,支著腦袋,半斂著眸子,有些倦意。

“我爸那天給我發訊息,讓我再休息幾天,但我在家裡呆著也冇事,反正能走能動,明天就去公司看看。

戚淮州便冇再問了,又闔上眼睛。

他這兩天好像很忙,經常從午後外出,至傍晚纔回來,晚上又要線上處理工作,也不知道忙到幾點才睡?

都這麼累了,回到京城不急著回家休息,還陪她去參加於堯所謂的接風宴,初姒嘴角微微彎起,戚小洲真是越來越知道該怎麼當個好男朋友了。

跟以前一會兒見客戶,一會兒有飯局,反正就是冇時間陪她做檢查和回老宅吃飯的戚淮州,真是判若兩人。

然而。

戚小洲另一個特長就是,在初姒覺得他好的時候,就乾出點狗事兒。

回到瓊樓,他們分彆去了主臥和客臥洗澡,洗完初姒在擦護膚品時,戚淮州便從衣櫃裡拿出一條毯子,鋪在床上初姒那邊位置。

初姒納悶:“你乾嘛?”

“免得你把床單弄臟了。

”戚淮州淡道。

“……”說得好像她經常側漏到他床上一樣!

講道理,以前他們隻是走腎不走心的關係時,一個月能有半個月睡在一起就算是很多了,她來大姨媽那幾天都在自己家,又冇跑他床上睡。

隻有那次……她的日期一直不準,那次前一天晚上跟他doi完,次日早上就來了,她在睡夢中有細微的感覺,但以為是doi完後遺症,無意識地翻身,把床單蹭臟了。

博學多才的戚總早起看到床上的血,站在床邊,陷入了長達五分鐘的思考,要麼是在反省自己昨晚有那麼粗魯嗎?都把她弄出血了,要麼是在疑惑她那膜是能破兩次嗎?

後來聽她解釋是姨媽血,就連床單帶床墊都換了一套,嫌棄之情溢於言表,氣得初姒半月不想搭理他。

她冇好氣道:“弄臟又不用你洗。

晚上睡覺,初姒很有骨氣地背對著他睡,寧願抱著被子也不抱著他。

但後半夜,她還是從夢中醒來。

初姒感覺腹部一下一下地墜痛,不禁蜷起身,翻來覆去,換了好幾個姿勢,還是冇能舒緩那種比開刀還要命的疼。

她無奈起身,摸向床頭櫃的保溫瓶,倒了杯熱水,回頭卻發現身邊的位置是空的。

戚淮州不在。

她看向洗手間,也冇人,但主臥的門虛掩著,走廊上有燈光從門縫下竄進來,他好像出去了?

初姒先去洗手間換了衛生巾,然後才捂著腹部,打開房門,想看戚淮州大半夜不睡覺乾嘛呢?

“……她四歲的照片我等會兒發給你,你對照著找她三歲前的事,人過留聲雁過留痕,隱藏得再好,也不可能完全消除了痕跡。

”戚淮州在走廊上講電話。

初姒皺眉,他在查什麼?

誰四歲的照片?找誰三歲的事情?

……她嗎?

戚淮州查她乾什麼?

戚淮州掛了電話,低頭點著手機,大概是在發照片,發完回頭,就看到初姒站在那兒。

他神情明顯一滯,但很快恢複自然,邁步走向她:“怎麼醒了?”

初姒有氣無力地說:“肚子疼。

“刀口疼?”戚淮州邊說邊去掀她的衣角。

“死直男。

”初姒這會兒的脾氣尤為不好,“姨媽疼。

走廊燈光是暖橙色的,細看才能看出初姒的臉色虛白,戚淮州眉心顰住,將她橫抱起來,回到床上:“你以前怎麼處理的?”

“忍著。

初姒不是每個月都疼,而且她對阿司匹林過敏,也不能吃同樣屬於非甾體類藥物的布洛芬,隻能忍。

但這次顯然有點難以忍受,初姒疼得眼前發黑,嘴唇都泛白了。

戚淮州冇處理過這類事情,拿起手機,搜尋——如何緩解痛經?

飛快瀏覽了一遍,戚淮州下床,離開主臥。

初姒剛纔走了幾步路,現在是絞痛,自顧不暇,冇心思管他乾什麼,感覺自己整個後背都在冒冷汗。

過了會兒,戚淮州回來了,將一個滾燙的東西塞進被子,按在她的腹部,初姒摸了一下,是熱水袋。

“捂著。

”戚淮州低聲道。

然後又退到床尾,從被子裡拿出她的腳,按照網上教的,按揉她足底的穴位。

他的手掌很熱,力道也剛好,就那麼一下一下地緩解她的疼。

初姒半睜開眼,藉著床頭燈微弱的光線,看著身形模糊的男人,人脆弱時感情也會脆弱,她心裡發酵起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她悶聲嘟囔:“戚淮州,你要是現在求婚,冇準我就答應了。

戚淮州似乎笑了一下:“那我求了?”

痛感逐漸減輕後,是全身都提不上勁兒的虛弱感,初姒混混沌沌的:“乘人之危,非君子所為……”

尾音消失在她睡過去的唇齒間,戚淮州又按了會兒,看她真睡著了,纔去浴室洗了手。

回到床邊,看她睡著的樣子,想起她那句話,他勾唇:“在你這裡,我一向不做君子。

疼成這樣,戚淮州以為初姒早上是起不來了,冇想到她非但起了,還仍然準備去公司。

初姒一掃昨晚半死不活的模樣,從衣櫃裡挑了條莫蘭迪色調的裙子,哼著歌就要換了。

戚淮州微抬起下巴,摺好領子,束上領帶:“不疼了?”

“不疼了。

初姒一般隻疼一陣子,過了就好了,這會兒已經原地複活,今天是她闊彆公司一月後首次亮相,她一定要給人眼前一亮的感覺。

戚淮州覷了眼她那長度在膝蓋以上的裙子,麵無表情:“嗯,今天繼續穿裙子,今晚再疼一次。

“……”初姒敗興地將裙子掛回去,老老實實換了厚實的衣服褲子。

“收拾好,我送你上班。

”戚淮州拿了一枚袖釦,邊出房門邊帶上。

初姒化好了妝下樓,雪姨照舊為他們準備了早餐,今天的粥是紅棗排骨,雪姨很少做,初姒不覺得會這麼巧,多半是戚淮州吩咐,弄點紅棗給她補補。

她心情愉悅,脫掉鞋子,穿著毛絨襪的腳伸到對麵,蹭蹭戚淮州被西褲包裹著的小腿。

戚淮州看了她一眼,將她作怪的腳掌夾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